御前宫女有孕 从网络神豪开始 小说

  • A+
所属分类:挂失

“你看这事整的。”

看着灵巫门一下子死绝了,陈远一时间无言以对,表情甚是复杂。

巫飞鸣摇头:“这不怪你,今天没有你,以后也会有其他人,灵巫门,算是废了。”

陈远道:“不是还有一批孩子吗?”

巫飞鸣笑了,看向陈远:“如果我们是一家的,我作威作福,败坏家庭数十年,然后假模假样的给你留两个好苗子,让你重振家风,你会怎么做?”

“做你麻痹。”陈远毫不犹豫的反驳。

说完,陈远反应过来,连忙道:“不,我不是说你,我是针对这个事。”

巫飞鸣道:“对,做你麻痹。”

陈远:“……”

巫飞鸣继续道:“当初我师父因为与人结怨,重伤垂危,这个老婆子,不仅不关心我师父,反而趁机夺了我师父门主之位,害我师父气的吐血而死,我当时年幼,无力对抗,只能忍气吞声。而后坐看灵巫门风气慢慢变化,到了今日,更是一窝蛇鼠,不堪入目,真觉得大快人心。”

陈远叹息道:“人心隔肚皮,难以捉摸,不过恩怨归恩怨,这灵巫门,你有什么想法吗?”

巫飞鸣笑了:“什么想法?灵巫门与我有何干系?你真以为我喊她一声师叔,就真的愿意帮她承担这份后果?我刚才的目的,本就是主动引诱她做出这个判断,自己亲手把灵巫门葬送罢了,只有这样,她死后才会得到最恐怖的惩罚。”

陈远愣住:“死后惩罚?”

巫飞鸣道:“我巫门和道门佛门不同,我们有属于自己的体系,尤其是死后,如果生前为巫门贡献极大,巫神必有奖励,来世重修也不是不可能,如果损害巫门利益,危害巫门传承,别说来世,只怕连地府都去不了。”

陈远悚然一惊:“还有这种事?”

巫飞鸣道:“若非如此,我何必隐忍至今。”

陈远叹息:“真是大开眼界,不过这样一来,你确定这老婆子死了吗?毕竟你都知道的事,她不可能不知道。”

巫飞鸣道:“这就是她的算计了,培养了一批新苗子,让我来接手,这样灵巫门就不算断绝。她也有个交代。只要我不接手,她这个算计就不成。”

说完,巫飞鸣一顿,道:“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这老婆子心思叵测,老奸巨猾,可没有这么简单,不可能全部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必然还有后手。”

嘴里说着,巫飞鸣手捏法决,一指点在了老婆子眉心。

旋即,巫飞鸣面色一沉:“果然有后手,哼,不过真以为舍了这个躯壳,就能避免惩罚吗?天地之大,我巫门后裔,谁能逃得过巫神掌控之外?”

陈远好奇的道:“怎么了?”

巫飞鸣道:“老婆子的灵魂不在,她也是够狠,牺牲了血亲和徒子徒孙的生命,庇护自己的元神遁走了,这是我巫门一种秘术,血魂遁。这老婆子怕是早就在准备,今日恰逢其会,一边给我挖坑,一边给自己留后路。”

陈远目瞪口呆。

这就是老阴比吗?任何时机,都能操作出对自己有利的一面?

这尼玛,我只能说一句,姜果然是老的辣。

“那你该怎么办?”陈远问道。

巫飞鸣目光看向陈远:“老婆子答应你什么条件了?”

陈远不好意思道:“我就随口说一说,要赔偿五十亿,当然,现在您要是执掌灵巫门……”

“必须赔偿,把整个灵巫门卖了也要赔偿,如果不够,我就用她的名义,以灵巫门气运相抵。”巫飞鸣果断回答。

陈远一头雾水。

这操作有些搞不懂啊。

巫飞鸣道:“你也不用询问,只要这么做就行,此事一成,不管她有什么通天的手段和准备,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陈远沉默片刻,点头道:“好。”

反正已经得罪了。

陈远不认为自己就这样算了,那元神遁走的老婆子会放过自己。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整死,以绝后患。

很快,罗宾和三个灵兽过来了。

灵兽身上都有不同的伤,显然它们并没有闲着,而是和那些飞虫毒蛇对抗,虽然对陈远来说,并没有多少助力,但心意和态度绝对到了,没有白费陈远修行时给予的善意。

“巫老,您没事就好。”罗宾看到巫飞鸣,一脸笑意。

巫飞鸣叹息:“师门内乱,让罗队长见笑了。”

“没事,巫老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罗宾询问。

巫飞鸣道:“这里的东西麻烦罗队长帮忙收拾一下,关于事情的经过,我会和上面汇报。”

罗宾松了一口气。

御前宫女有孕 从网络神豪开始 小说

关于这一类存在有个相关单位,他知道一点,所以一旦那个单位交接了,就等于没他什么责任了,而且他带队出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必然有好处给自己。

“好的。”

随后,这边交给警察洗地,陈远带着巫飞鸣离开了山坳。

三只灵兽没有跟随,陈远也没说什么,但这事儿放心里了。

回到小镇,巫飞鸣带陈远来到了一个小区,这里也有他一个家,装修的古香古色,看着有很浓郁的巫门文化气息。

坐下来喝了杯水,巫飞鸣看向陈远道:“这一次真是太谢谢道友了,如果没有你,我的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陈远笑道:“这也许就是缘分吧,我得了你的好,必然也要付出。”

巫飞鸣眼神认真的看着陈远道:“道友,如果我邀请你加入巫门,并许你五门副门主之位,你可有兴趣?”

陈远一愣,然后摇头:“我觉得现在就挺好,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心意到了就行,又何必牵扯过深,到时候味道就变了,反而不美。”

巫飞鸣欲言又止,最终叹息:“也对,道友天赋绝伦,前途无量,是我奢求了。”

陈远深深看着巫飞鸣,听到他说的这句话,不知为何,心中原本对他有的一些好感,突然有些散了。

此刻巫飞鸣给他的感觉,和之前不一样。

那种微妙的变化,陈远感觉很明显。

这是经历一难后的心态转变,还是头上压着的某个威胁去了,自己有可能掌握巫门一道,而带来的思维转变?

陈远想不通,但陈远知道。

今天之后,自己和巫飞鸣,再也回不到之前那些天

御前宫女有孕 从网络神豪开始 小说

谈笑风生,畅聊厨道的日子了。

心如明镜,不容裂痕。

喜欢从火场捞人开始签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