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在线观看免费观看 男主城府极深的高干文

  • A+
所属分类:挂失

随着人物模板上源点的数字不断减小,华寻至今未能搞懂的本质极高的能量涌入经脉,他的真气也在以极快的速度增长。

丹田之中,似乎在酝酿着某种惊人的变化,点点真气凝结成的星辉在其中绽放流动,并组成恍若星河的格局。

【气海星云】,这是华寻的《和光同尘》突破至第七层衍生出来的特效,正是华焱最初在书上所写的那样。

一如先前的【剑心通明】,未有详尽的注释。

似乎自第六层之后的境界,《和光同尘》已然是某种超脱飞升之法的雏形;越是修炼,越能感觉到它的立意之高远。

无尽的真气在体内奔涌,就连【混沌系统】都有些受益,最顶级的超神级基因打开了部分枷锁,让华寻的生命完成了小幅度的进化。

他的肌肉,他的骨骼,他的血液,都更胜往昔。

紧紧地追在华寻身后的天泽眉头一挑,自然能感受到发生在华寻身上的巨大的变化。

这种变化,让天泽对自己能否将华寻截回百越不再那么肯定。

前方那似是而非的背影,总让人想起太多的往事。

“可那又如何呢?最差,也不过一死罢了,就当把这条命还给那人。”

天泽在心中低语,他的人生经历过太多的起伏;以这样的结局收尾,倒也不错。

或许后人在翻看史家那群人撰写的记录时,瞥见他的生平,也会有所感慨吧。

就在天泽思绪飘飞之时,华寻脑海中的感应也越发清晰。

那是呼唤,来自于剑的呼唤!

远处,韩非所在的山庄已可瞥见一个轮廓,这样的距离,足够了。

一念至此,华寻便停了下来,落脚处,是毗邻山溪的空地。

华寻和天泽二人的到来,让正在此地饮水嬉戏的小动物分散而逃。

“便是这里吗?”天泽问道。

他的蛇头骨装锁链已经开始颤动,似乎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便会毫不留情地发动霸烈的攻击。

“嗯。”

华寻点了点头,神情十分庄重。

得到肯定的回答,天泽便径直出手了。

他的锁链之上,有黑色的真气升腾,它们在颤动与碰撞中,发出奇异的乐曲,像是在歌颂,像是在追悼……

先前被华寻破开的左臂伤口本已经愈合,可在此刻,又有鲜血涌出,被凌空勾勒出神秘的巫文。

百越天泽,并不仅仅是当世一流的高手,更是一位精通百越巫术的天才

琅琊榜在线观看免费观看 男主城府极深的高干文

随着锁链与真气的作用,源自百越的巫术在奏响,寄宿于龙蛇将军蛇纹之中的巫灵被唤醒了。

它们多是化作亮起猩红双瞳的灵体长蛇,但仍有更恐怖诡谲的存在,以类人型或半兽型登场。

这些巫灵聚拢在天泽的周围缓缓飘动,像是拱卫将帅的士卒,等待着那代表征伐的指令。

莫名的阴气充斥四野,连阳光都为之暗淡。

在一众巫灵的环绕中,天泽的蛇头骨装锁链化作先锋大将,率领它们发动了进攻。

于是,它们便发出诡异且刺耳的幽鸣,如同漆黑的潮水一般,要将华寻吞没。

对此,华寻笑了笑,踏入《和光同尘》第七层,他已有足够的实力面对这一切。

他一手指天,万丈豪情在胸中澎湃。

我于天使之城诞生,以幼龄之姿头戴冠冕,所继承的辉煌与荣耀曾将脊背压弯;

长辈的教导化作此身纵横的无双武艺,杀戮和鲜血在我脚下铺垫成一条成长的道路;

此时此刻,便以与父亲故人的倾尽全力的一战,来彻底告别曾经的软弱,书写属于我自己的故事。

我刻苦的训练,便是为了惊艳所有人!

“剑来!”

少年的轻喝铿锵有力,音量并不高,毕竟只是走过形势,做做样子而已。

他的心与他的剑,早已联系在了一起。

最初降临时一头撞碎荧惑之石的登场,虽然是充满传奇色彩的滑稽,但是也让华寻因穿越时空而不稳定的生命结构受到刺激,溢散了不少生命粒子。

这些生命粒子与带有莫名寓意的荧惑之石相融,又被始皇帝下令收集后送往墨家机关城,以当世最顶尖的材料和最顶尖的技艺锻造成了那把剑。

华寻的生命粒子参与了这整个过程,亦是组成这把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它,本就属于华寻。

韩非所在的山庄庭院内,这把藏于匣中的宝剑听到了主人的呼唤。

于是,它便破开了束缚,冲上了云霄,划过了天空。

然后,落入了华寻的手中。

在掌心与剑柄接触的那一刻,华寻便知晓了这把剑的名字。

它说,它叫【青冥】。

……

秦舞阳表示自己现在很慌;

在最开始受到旧农家侠魁田光邀请,参与这次的行动时,他是很乐意的。

故主燕丹虽然驾鹤西去不复返,但是留下了一个精通吃喝玩乐的儿子;

少主毫无一点复国的心气,让秦舞阳十分失望。

可“龙师火帝,鸟官人皇”的星象预言,又让他燃起了希望。

想着就算不能在群狼环伺中夺得玄学复国的希望-鸟官华寻,怎么着也能为小主子谋取争取一些利益。

所以,他率领为数不多的绝地死士参与

琅琊榜在线观看免费观看 男主城府极深的高干文

了这次的行动。

然而秦舞阳万万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的。

当韩非从石椅上站起,秦舞阳开始是想笑的——你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王公贵子,能打得过谁?真以为自己和太子丹一样文武双全吗?

可在被韩非抬手就是一巴掌拍翻在地的时候,秦舞阳是懵逼的,心中直呼:我是谁?我在哪儿?我怎么就躺下了?

然后,在与他一同前来的田光和楚南公出手,结果同样被韩非无情镇压后,他就开始慌了。

不过问题不大,因为慌也没用。

和秦舞阳相比,田光和楚南公思考得更多,更深入。

田光的农家真气试探着要压制自己的无形禁锢,敏锐得察觉到其中的力量已然超出了真气的定义,达到了某种形而上学的程度。

严谨,森严,不容触犯,恐怖如斯!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喜欢开局超神的诸天寻父之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