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 A+
所属分类:挂失

幽灵,是幽冥界中数量最多的种族,基本每一层,都有幽灵的存在,也正是因此,幽族在幽冥是一个庞大的种族,虽然幽族数量多,但是战力不高,所以幽族在第十二层,也只是排名靠后的领地。

幽族也不是一无是处,幽族能够在十二层屹立不倒的原因,主要是幽族拥有幽冥界最强大的情报系统,凭借这一点,幽冥界也没有多少种族敢碰幽族,毕竟,得罪幽族就是等于断了自己的眼耳!

幽族和尸族世代相好,幽族和魂族交恶多年,就是因为背后有尸族撑着腰!

幽灵宫,幽祖最近有些心情不好,因为,骨族趁着幽族配合尸族攻打鬼族,对领地东部首府幽阳城虎视眈眈。

幽祖好不容易说服了怪祖,怪祖答应派出怪族最强战队,虎头隼骑士团入驻幽阳城,想掐灭骨族入侵幽阳城的野心!

两日后,五万虎头隼飞骑达到幽族领主府所在地幽城之外驻扎,准备一日后幽祖接见后,再赴幽阳城!

怪族五万虎头隼驻扎在幽城南门二十里的幽南山大营,幽祖很重视怪族的支援,而且这次带领五万虎头隼的大将军,可是怪族亲王,身份尊贵,幽祖为了表达感谢,很早就带着百幽卫直奔幽南山大营!

幽祖和怪亲王见面后,举行了盛大的晚宴!

但是,在晚宴中途,闯入了一个不速之客,这个不速之客,正是幽祖的侄子,幽复亲王!

幽祖看了一眼闯入的亲侄子,威严而不悦的问道:“你不在幽北山大营守着,怎么敢没经过本主同意,闯到这里来了?”

幽复没有说话,而是暴起,手中一把黑色的刃一动,一个空洞出现,幽复进入空洞,再次出现时,已经在幽祖的身后,幽复刺出了黑色的刃,黑色的刃扎在了幽祖的幽冥格上!

幽祖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被偷袭,同样也是风雷不及掩耳之势,避开了致命一击!

但是,幽祖虽然避开了幽复的刺杀,但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此时的怪亲王动了,怪亲王伸隼爪,插入了幽祖体内,抓住了幽祖的幽冥格,然后使出全身冥力,捏爆了幽祖的幽冥格!

......

骨城,骨族领地的首府,骨祖就生活在骨宫之中!

楚牧城看着眼前的骨祖,骨祖知道眼前的黑衣人不是善茬,做好了一切防御后,问道:“阁下,夜入骨宫,可有见教?”

楚牧城道:“杀你!”

骨祖嘿嘿一笑:“等你很久了,我知道幽祖卑鄙,一定会派人暗杀我,我等你很久了!”

楚牧城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无所谓,瞬间动了!

足足三百个来回,楚牧城见骨祖力有不逮,也不想再拖下去,该演的招式已经演完了,楚牧城伸出爪一扭,骨祖的喉咙断了!

楚牧城没有再给骨祖任何机会,再次伸手,抓住了骨祖的幽冥格!

可是,就在此时,异变突起,楚牧城全身感受到了强大的压迫感,一股灵魂深处的忌惮萌生出来,只是灵魂微动的一瞬间,楚牧城手中一空,骨祖的幽冥格活生生的从自己手中脱手了!

一团灰色的烟雾消散开来,一个身材苗条的灰衣女子,走了出来,这个女子身无粉黛,但是吹弹可破的皮肤上坠着几点红晕,蛋脸凤眼,妩媚高贵,灰色的贴身长裙将完美的身材包裹出一道惊艳的弧形,完美贴合!

一头白色而有力的短发,给娇柔增添了不少英武之气!

这个女人,哪怕是放在恒源大陆,也会是第一等倾国倾城的美人吧!

这个美丽的女人死死盯着楚牧城!

女人甚至忘了手中的骨祖幽冥格,就是盯着楚牧城。

楚牧城反而后退几步,因为楚牧城发现,这个女人可能是第十二层的天花板级的实力,楚牧城不得不小心

很久以后,女人终于说话了:“你,回来了?你,回来怎么不来看我?”

楚牧城心中大惊失色,心中暗付:这个女人应该是认识鬼瑰,根据鬼祖提供的情报,当年,有三个绝世美女,同时爱上了鬼瑰,眼前这个女子,应该就是其中一个!

楚牧城没有鬼瑰的记忆,也不认识这个强大的美女,只能故意取下蒙面,伴着深沉转身背对着美女覆手而道:“我不想见你!”

美女果然中计,继续道:“为什么,为什么,你知道这百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楚牧城心中尴尬,但是不得不继续下去:“你问我为什么?你竟然问我为什么?你又何尝不知道,这百年来,我是怎么过的吗?”

楚牧城依然背着手,是那么的挺拔,那么的深沉,那么的光辉!

但是,楚牧城装的太过了,美女哭了,飞奔而来,抱着的楚牧城,哭泣道:“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小瑰!我知道,最后你还是选我的!”

楚牧城尴尬至极,但是面无表情的推开美人说道:“我不想见你,你走吧!”

美女急了,急忙问道:“小瑰,你为什么不想见我?”

楚牧城道:“我不在的这些年,你有没有照顾我族人,现在,有人要吞并我的领地,怎么不见你出手相助?你心里,从来没有我,只有你自己族人,我很失望!”

此时,楚牧城依然不知道这个女子是谁?

美女急忙回答道:“小瑰,你也知道,我们魂族族人稀少,不利于卷入战争,这不,我已经要求骨祖威胁幽族幽阳城,迫使幽族放弃攻打鬼城!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楚牧城终于搞清楚了这个美女的身份,据鬼祖说,当年鬼瑰的三个女人中,其中一个就是出身魂族的魂族大小姐,当年,魂族大小姐横空出世,以一人之力杀灭怪族,并就此强势崛起,就是这个魂族大小姐!

楚牧城冷静下来,安抚道:“芊芊!我要去拯救我的族人,再见吧!”

楚牧城说完,冷冷的转身。

果然,魂族大小姐先是一震,因为不是鬼瑰喊出自己的名字,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了,因为在这个世界,没有几个人敢喊出自己的名字!

魂芊芊,魂族大小姐的名字!

魂芊芊听到这个名字,心中暖流升起,心想,再也不想放走这个男人

魂芊芊急忙拦住鬼瑰,真诚的说道:“我们一起!”

楚牧城松了一口气,然后故意叹了一口气:“哎,芊芊,你这又是何必呢?”
“这...这是....”当看见冥邪身上的这套金色战甲时,出手的那名太始境老者顿时虎目一瞪,心脏也是在这一刻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目光中露出骇然和不可置信的神色。

没有丝毫迟疑,他立即一声低喝,竭尽所能,拼尽一切力气的收回刚刚打出的这一击,强行逆转自己的力量。

“噗!”他立即受到了强烈的反噬,张口喷出逆血,不过他却丝毫顾不得这些,他拼劲了一切力量,急的眼珠子都快滴出血来了,最终终于是在付出了严重反噬的代价下,强行收回了这一击。

不仅仅是他,汇集在这里的所有强者,无论是混元境的太上长老还是太始境的老祖,在看清冥邪身上的那套黄金战甲之后,无一不是心神大震,纷纷在惊骇之中飞速退后,第一时间远离冥邪,再也不敢去阻拦了。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最终就使得冥邪一路势如破竹,带着混元境九重天的威势,刹那间来到那名出手攻击鸣东的太上长老面前,毫不留情轰击在他身上。

作为彼盛天宫的神将,冥邪的战力自然是非同一般,拥有越阶而战的能力,从而使得他这一拳的真正威力,实际上已经隐隐的快要超出混元始境的界限了。因此,当他这一击打在那名太上长老身上时,顿时让那名太上长老感觉自己此刻,似乎是承受了来自太始境强者的一击。

“砰!”只听得一声闷响,这名修为在混元始境五重天,并且还是来自于圣界某个顶尖大族的太上长老,其身躯在半空中爆裂开来,落得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换做其他的顶尖势力,除非是真有无法化解的深仇大恨,否则绝不会出手击杀对方的一位太上长老。

因为这等人物,纵然是放在这些独霸一方的顶尖势力当中,都是属于位高权重之辈,可以视作为家族的顶梁柱。

若是击杀了这等人物,那两大势力之间的仇恨可就大了,绝不是一件能轻易摆平的事。

即便是冰极州的天鹤家族,也仅仅是毁去了一位太上长老的肉身,留下了他的元神。

可冥邪却全然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当着众多顶尖大势力的面,毫不留情的斩杀了一位来自某一顶尖势力的太上长老。

别说是太上长老,纵然是太始境的老祖级人物,他只要打得过,也会毫不犹豫的下杀手。

戛然间,整个天地都变得安静了下来,静的落针可闻,唯有那名陨落的太上长老,其身躯所化的漫天血雨洒落在地时所发出的“滋滋”声响。

没有人去关注那名太上长老的死,此时此刻,汇集在这里的所有外来强者,目光皆是凝聚在冥邪身上,确切的说,是那一套覆盖在冥邪身上的黄金战甲。

就连人群中,那几位始终闭着双目,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的太始境老祖,也是纷纷睁开了眼睛,瞳孔缩小成针眼大小,齐刷刷的凝聚在冥邪身上,神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们当中,或许有些人并不认得冥邪这个人,可穿在他身上的那一套战甲,所有人都并不陌生

因为那是彼盛天宫的制式战甲,能穿上这套战甲的人,自然是彼盛天宫的神将!

特别是这位神将,还是一位混元始境九重天的强者!

“彼盛天宫的道友,不知您为何会出现在天元家族这样的小地方?”人群中,一位太始境老祖开口了,没有了那股盛气凌人,也没有以境界压人,而是冲着冥邪抱拳,彬彬有礼。

然而刚问出这句话时,这位太始境老祖忽然心神一震,他突然回忆起眼前这位来自彼盛天宫的神将,之前分明是站在一名青年的身后。

想到这里,这位太始境老祖心中顿时一个啰嗦,他目光立即看向正翘着二郎腿,正一脸悠闲的坐在椅子上的鸣东。

特别是当他看清鸣东的面庞时,竟刹那间与他记在脑海中的一副画像完美重叠在一起。

也是在这一刻,这位太始境老祖终于知道了这名年轻人的真实身份,脸色立即变得十分精彩了起来。

不仅是他,就连悬浮在高空中的其他强者,此刻也是注意到鸣东。

先前他们并没有将鸣东当回事,甚至都没正眼看上一眼。如今仔细看去,立马就认出了鸣东的真实身份,脸色纷纷大变。

“是九...九...九...九殿下......”一名混元始境太上长老嘴唇都有些啰嗦了,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打颤,脸上尽是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神色。

顿时间,所有人都知道了鸣东的身份,就连极少部分不知晓鸣东身份的太上长老,也是通过询问明白了这名青年的真正身份,使得他们的一颗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下一刻,所有外来强者不约而同的落下了身子,全部都站在了地面上。

彼盛天宫的九殿下正在下方呢,他们继续保持浮空,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九殿下,那可是对彼盛天宫的大不敬。

“九殿下,您...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名混元境太上长老小心翼翼的问道,尽管眼前之人修为在他眼中,实在是不值一提,可其身份之高贵,即便是他削尖了脑袋,也是高攀不起的存在。

望着眼前这名一脸阿谀,满是讨好之色的老者,鸣东眼中流露出一股淡淡的不屑和嘲讽,冷笑道:“我可是天元家族的副家主,身为副家主,呆在自己的家族中难道不应该吗?”

“啊...什...什...什么...九...九...九殿下...您...您...您是天元家族的副家主?”这名老者顿时张口结舌,他一下子想到了自己等人之前的所作所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

“九殿下,您不是开玩笑吧,您如此高贵的身份,怎么会是天元家族的副家主?”又是一位太上长老开口了,语气有些结巴,满脸的不信之色。

在他身后,来自数十股顶尖势力的所有太上长老以及老祖等,一个个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他们兴师动众的来天元家族,本是想控制天元家族的所有人,以整个天元家族的生死存亡去威胁剑尘,从而逼迫剑尘交出暗星界内的所获。

可谁能料到,彼盛天宫的九殿下竟然在天元家族,并且更是自称是天元家族的副家主,这可让他们如何是好?

天元家族控制的整个南域,已经被他们完全封锁,并且就连存在于南域上的所有传送阵,也全部被毁去。

还有天元家族的守护阵法,也尽数被破去。

然后却突然告诉他们,彼盛天宫的九殿下,竟是天元家族的副家主?
一行几个人到了狼千言房间门口,叶琉郁从里面出来,“几位?”

“叶公子,不知言姑娘此时如何。”

叶琉郁一眼就看出了他们要干嘛,一起过来想从小千千口中得到不一样答案罢了。

他们联合算是盟友,这时候打起来简直笑话,一堆人在看着,要是打起来其他几个门派怎么看。

他没听说那些事,猜测狼千言大概是和姬家一起帮天骨山的,她做这些大概也是为了天骨山。

好歹是老乡,叶琉郁这种大事是非还是不会玩点别的花样。

“言姑娘伤的很重,怕是快不行了。”

狼千言在里面听着翻了个白眼,不三小少年的嘴巴还是那么毒呢。

“这......”

无畏派掌门有点犹豫,此时非要进去俨然很冒犯,可不进去的话,他该怎么堵住悠悠众口,来云派有没有人他不知道,他知道打起来那这事就更棘手。

这姑娘还真是会给人出难题。

“言姑娘让你们进来。”

赤羽推开门道,让几个人进来,几个心下一喜赶紧进来,见狼千言格外虚弱的靠在床上,喘气艰难,这口气吊着,让人看了都觉得她下一口气喘不过去要嗝屁了。

“言姑娘,我等前往来云派,可来云派并未承认。”

这话说的让来云派两个长老多看了一眼掌门,你小子,这话说的,没承认就说明还是有可能在他们这里喽。

“所以,想请言姑娘看看是不是他们做的。”

让狼千言认人,狼千言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几个不认识的,顿时咳嗽起来,一顿猛咳,让人觉得她能将肺咳出来。

就尼玛离谱。

要不是叶琉郁和赤羽知道她是装的,这会也都揪心了。

“我并不认识他们。”

见狼千言这么说,来云派的几个顿时一喜,“那岂不是......”

“可那个人说是来云派的。”

狼千言又是捂着胸口一顿猛咳,给无畏派和来云派整的都吓死了

“可......姑娘......”

冷静下来,会觉得这事很是蹊跷,然而已经做了,蹊跷也没办法。

“姑娘,还请详细说一下事情经过,我们好给姑娘一个公道。”

“不,是给姬家一个说法,杀人偿命,那个人绝不能活。”狼千言纠正道。

几个人忍住干脆掐死她的冲动,又问一遍,狼千言便道:“来云派也不止他们,还有很多人,你带几个人过来说不是,我岂能信。”

给他们噎的说不出话,一想也是这样,来云派掌门道:“既然言姑娘这么说,我去门中拿我们派手册,姑娘看看认出那个人,我们必然会严惩。”

“不,是杀了他,还有,交出少主和二少爷。”狼千言再次纠正。

反正折腾的也不是她,她就安安静静躺在床上指挥别人就行了。

好爽

几个又是再一次忍住了,毕竟这里还有帝心国国王的人

几个出去后狼千言拍了拍胸口,赤羽非常有眼力见的递给她一杯水,刚刚咳累了。

狼千言一口认出来,狠狠瞪了赤羽一眼。

这臭小子,竟然玩她,辣死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