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se 绝爱动漫

  • A+
所属分类:挂失

翠西女士肯定不会知道她对第二名女士的警告不仅没有什么作用,反而给她又找了一个新麻烦。

而且,还是一个大麻烦!

不过就算她知道了,她也制止不了,她还不具备插手这种麻烦的资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发生。

在联邦为了保护任期中的政客制定了很多的法律,对总统先生的保护又是最极致的,别看历史上很多总统先生都被普通人起诉过,那只是他们允许的。

或者说那只是那些总统们愿意配合的案例,更多的是没有被披露出来的。

仅仅是总统在任期间免于各种法律责任的规定,就可以让任何起诉对他们毫无意义!

他们能上法庭,去接受那些诉讼,是在他们明白他们必定胜诉,或者即使败诉也不会给自己增加任何负面效果时才会去。

就像是那位在法庭上说出“我他妈的再也不说脏话了”的总统先生,人们不会因为他说脏话就不喜欢他,反而会觉得这位总统先生非常的真实。

真实到他也会在说话时候用“妈的”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和观点,他在民众中树立起来的形象不仅没有因此而毁掉,反倒得到了更多的人的支持。

政客从来都不是简单的群体,如果有谁被电视上那些表现得连福利院里智力障碍者都不如的政客欺骗了,那么谁是傻子还真不好说。

有各种特权的总统先生,自然也有各种应对,如果有人过分的关注他的私生活……很有可能会惹上大麻烦!

几天时间几乎一眨眼就从人们的身边溜走了,社会上对于总统先生赢得了保龄球比赛的第一名没有什么负面的评价。

他没有拿到任何一分钱,这就让民众相信这不是一场钱权交易,而且第二名的女士差点就赢了他,就差一分,这不像是表演出来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对于总统先生能够和普通人一起参加社会上越来越流行的运动,社会的反响非常的积极。

也就在人们庆祝联邦有一个非常亲民,非常和蔼的总统时候,北方马里罗境内的战斗又一次打响。

瑞恩靠在墙壁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在一分钟前,他受伤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城市里的军阀反抗意识非常的强烈,他们还在城市的外围,战斗就已经打响了,到处都是枪声,爆炸声。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腿,血已经止住了,子弹没有正中他的大腿,而是从很浅的位置射了进去,然后从外侧穿透飞了出去。

弹头没有留在肌肉里,他只要清理一下伤口,然后缝合一下就好了。

他的缝合技术不错,至少从现在来看的确是如此。

他的战友向对面的房子投掷了一枚手榴弹,随着那栋平房整体的猛烈震动了一下之后,这里的枪声似乎短暂的停了下来。

可下一刻,又有子弹从其他地方射过来,仿佛所有地方都有人在隐藏着向他们射击。

这是瑞恩经历过的,最顽强的抵抗和对抗!

“这些人都疯了!”

他咬着牙说道,然后快速的伸出脑袋看了看周围,又缩了回来。

下一秒,几个子弹落在房间里的地上,瑞恩摇了摇头,“太多了,根本来不及看,三

sese 绝爱动漫

点钟方向二楼有花盆的窗户后有一个人,十点钟方向一楼木格栅后的有人,我只看见这两个。”

他的同伴点了一下头,“你吸引一下火力。”

瑞恩看着同伴,嘴唇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

他的同伴看着他,“你一定在骂我。”

瑞恩翻着白眼快速的跑到了另外一边,他在几个窗户之间的跑动立刻吸引了足够的火力,而他的同伴则快速的转身,半蹲,枪身放在窗沿上,对准了右侧二楼有一个花盆的窗户中人影的轮廓扣动了扳机。

子弹打着旋从他的武器中飞射了出去,下一瞬间,没入了一个男人的脑门里。

啪的一声,男人的脑后开了一个窗口,脑浆和鲜血染红了喷溅了整整一个房间!

房顶上,墙壁上,地板上,都是那些该死的东西,黏糊糊,湿哒哒,令人恶心,又让人感觉到恐惧。

“三点钟的解决了,我想办法找个好位置对付十点钟的……”

两个人商量着,应对着,他们只是尽力去那么做,从战斗爆发到现在,他们就推进了一条街,而一天的时间就要过去了。

也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这些人居然能抵抗到现在,这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而此时后方的指挥车也同样的感觉到不可思议,之前碰到的战斗往往都集中在某几个区域,比如说市中心,或者一些易守难攻的地方。

像是这样全线对抗的局面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原本指挥车的打算是在今天夜幕降临之前推进到市中心的位置。

他们面对的就是一座小城市,就算是步行,两个小时也足够他们走到市中心了,这还不是说直线距离。

但实际上到现在接近九个小时,他们就前进了不到一百米。

那些人疯了一样的狙击他们,这也让这些指挥官,黑石安全的外勤员工,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绞肉机”是什么样的。

明明他们不断在歼灭敌人,明明他们自己也在不断的伤亡,但始终很难前进。

哪怕是一条街的距离,都没办法穿越!

指挥官们沉默了一会,决定动用轰炸机进行覆盖饱和轰炸。

电波发射出去之后没多久,就接到了机场那边的回应,轰炸机正在装弹和进行检查,预计四十分钟后对指定目标进行轰炸。

随后指挥车向所有前线部队发出了指令,要求他们在二十分钟后开始撤离,在三十分钟后必须撤离出城区,等轰炸结束后再确认是否要重新进攻。

这些信息让前线进攻人员松了一口气,有轰炸机的话,他们进攻端的压力就会骤减。

瑞恩也及时的得到了消息,他看着趴在地上满头都是墙灰的同伴,咧嘴笑了笑,“我感觉我们刚才的付出都没有什么意义,他们应该早点轰炸。”

瑞恩腿上的纱布里透着一些鲜红,为了吸引火力和观察敌人火力,他在房子里冒着被击中的危险不断的奔跑。

结果现在后面说要轰炸了,他感觉自己刚才冒的危险都白冒了。

万一要是被人打中了,岂不是……他又想说脏话了。

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他都不喜欢说脏话,可现在他总是忍不住。

最终他骂了几句,他的战友只是咧嘴笑着,“好了,他们也得有应对的时间,鬼知道这些人就像是吃了毒蘑菇一样都疯了似的。”

“谁能料想到?”

两人在掩体后说了一些话,随后看着时间,然后开始后撤,在二十七分钟时候,彻底的离开了城区。

就在联邦人大规模撤退的时候,城市中突然升起了一面旗帜,上面写着……

“联邦人从这里滚出去!”

这面旗帜被一些战地记者用镜头忠实的记录了下来,他们觉得这将会是一个很好的题材,卖给媒体的话能卖不少钱。

第三十六分钟时候,耳边轻微的嗡嗡声让大家都振作了精神,轰炸机这种玩意对现在的战场来说,简直就是违规手段。

人们挥舞着手中的什么东西,向飞机和飞行员致敬,然后看着轰炸编队飞到了城市的上空,看着它们投掷出一枚枚炸弹,看着它们……中的一架飞机突然栽了下来!

一架轰炸机冒着黑烟打着旋栽在了地面上,紧接着就引发了剧烈的爆炸,炸弹和燃油殉爆带来的可怕效果让火光腾起了二三十米高,也许更高一些。

天空中剩下的轰炸机开始疯狂的拉升,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火光消散的地方,他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此时,轰炸编队的飞行员们正在频繁的使用无线电沟通,地面上的人们可能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他们已经察觉到了,地面有什么东西在针对他们。

刚才那架坠毁的飞机就是被地面的什么东西击毁的,它不是自己坠下去的。

“赶紧投弹,投完立刻返航,我们可能遇到麻烦了!”

消息很快就传递到了更后方的飞机场,在半个小时之后,伴随着剩下的飞机返航,检修员从四架飞机的机身上,发现了数量不少的弹孔。

研究人员在现场进行了分析,他们认为那架坠毁的飞机,很有可能是被击毁了机翼导致了坠落。

而这四架飞机因为它们的机翼完好,虽然机身受有明显的损伤,但不构成致命伤。

这一消息很快就传回到联邦国内,毕竟飞机这玩意还处于神话期,这个时候飞机被击毁,对很多事情都会带去很大的影响。

此时此刻,在沃德里克先生的庄园中,林奇正品尝着鲜美的上好牛排。

切得很厚,这种牛排的纹理很好看,脂肪分布均匀,这也让它即使煎的时间长一点,也不会咬不动。

反而会因为那略微有些焦褐的表面,给人更多的享受!

餐桌边就他们两位先生,他们正聊着一些寻常的话题,此时管家突然出现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林奇先生,有您的电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