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玩儿熄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 A+
所属分类:挂失

……</p>

“帝子安,守哲家主,这边请。”</p>

一位德高望重的蛊长老——讫,作为代表之一,态度恭敬地迎接着帝子安等人。</p>

长老讫是一名敦厚和思想开明的蛊长老,同时也是圣女黛的忠实拥趸。三十多年前,他还曾经以“蛊师打工团队”的监护人身份,前往过陇左郡和王氏,在那里待过一段时间。</p>

他与王守哲也有过接触和交流,对于彼此的理念都比较认同,在王氏对南疆的开拓中,也给予了较大的帮助。</p>

“多谢长老讫。”</p>

略做寒暄几句后,帝子安一众就被引导到了观礼台的正中间,在贵宾席的主宾位上落座。</p>

帝子安的亲卫们,则是在后方散开拱卫,一副严阵以待时刻准备的模样。</p>

他的亲卫虽然仅有数十人,却都不是简单人物,其中有五个是德顺亲王一脉中优秀而年轻的族人,他们都是有着天人境实力的天骄,年龄最大不超过一百八十岁。</p>

这部分人,就是德顺一脉需要重点培养的对象,未来都可以成为帝子安的左膀右臂。</p>

其余,也有来自支持帝子安的世家中的子弟,例如公冶氏、王氏、陈氏,上官氏等以及其他家族的年轻天骄,像什么陈牧英,王安南,上官云虹等“年轻天骄”,都在这行列之中。</p>

剩下的,就是来自皇室其他各脉,以及军武世家的年轻天骄了,他们在军武世家年轻一代的排名中,也都算是佼佼者,名声响亮。</p>

因此,亲卫的总人数虽然不过数十人,但是个个都是杰出的年轻天骄。其中有不少年龄较大的,已经达到了天人境后期,未来前途不可限量。</p>

除此之外,还有归龙城著名的几个年轻的大天骄赫然在列,分别是归龙上官氏的上官云阙,吴氏的吴志行,以及公冶氏的公冶正平。</p>

其中公冶正平年龄最大,已经快一百八了,修为也已经突破到了紫府境。</p>

还有那吴志行,他虽然过继到了德馨一脉中的福郡王名下当继子,但他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家里修炼,向来不参与乱七八糟的事儿,与康郡王也不熟,帝子安觉得他人品和实力都不错,还是将他捞在了自己身边悉心培养。</p>

如今帝子安还未登基,能作为亲卫随着他出征,未来前途之广阔,自不必多提。各家各户都恨不得将优秀子弟,全然塞给帝子安呢。</p>

也正是如此,这一支亲卫队伍可不简单,综合战斗力相当惊人。哪怕放到神武皇朝时期,也算是一支精锐队伍了。</p>

不过。</p>

这还不是亲卫队中最厉害的,其中有两个完全笼罩在战甲之中的玄武修士,才是亲卫队中的核心人物。他们身材魁梧,气质肃穆,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也从不与其他亲卫交流,连住宿都是单独的营帐。</p>

所有天骄亲卫们都是在暗中纷纷猜测,这应当是两个神通境护卫。</p>

而且其中一个多半是德顺亲王。自家帝子安出来打仗,他略做乔装,随身护卫着以防止意外发生,也是合情合理之事。</p>

另外一个身份就不明朗了,极有可能是陛下暗中培养的顶尖高手,安插在帝子安身边做护卫。</p>

毕竟,帝子安身份太尊贵了,对大乾也极为重要,不容有丝毫闪失,深入敌营,岂能没有点周全的安保工作?</p>

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更猜不到,这个不知名的神秘高手,竟然会是隆昌大帝。</p>

而且,他此刻心中还满是怨念,盯着王守哲的后脑勺心里不停碎碎念。</p>

这护卫装得可真够憋屈的,王守哲那小子大大咧咧在他面前坐着。他堂堂大帝,却要身板挺得笔直,在他后面装雕像。</p>

哼哼~~等回家后,再想办法给他穿穿小鞋,把不平衡心态找补回来。</p>

帝子安一众的到来,自然是引起了蛮蛊族众人的猜疑不定,心中或有敌视,或有好奇。</p>

就在众人内心纷纷扰扰间。</p>

一声大喝蓦然响起。</p>

“圣女黛驾到,准圣女静驾到。”</p>

众人凝神看去,只见在一群青春靓丽的女孩们恭敬地簇拥下,圣女黛正从竹楼的方向缓步走来。</p>

她依旧穿着那身绣满神秘符号的玄色蛊师裙,头上戴着华丽的金饰,从裸露在外的脖颈和小臂上,还可以看到诡秘繁复的刺青图案。</p>

尽管她的神色看上去有些疲惫,但依旧无损其威仪,整体气质高贵而神秘,带着股久居上位者才有的从容。</p>

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同样身穿玄色蛊师裙的女子。</p>

比起圣女黛,她的打扮就要低调多了,身上没有纹神秘的刺青,头上也没有戴华丽的金饰,但一身的气质,却同样从容而淡定,让人不敢小觑。</p>

这女子,自然是蛮蛊族下一任圣女的继承者,也是这一次祭典仪式的主角——王珞静。</p>

见到两人,嘈杂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p>

那些蛮蛊族的长老们立刻起身迎了上去。</p>

别看他们私底下掐得起劲,但在圣女黛面前,却始终保持着恭敬地态度,不敢随意造次。</p>

帝子安和王守哲等人,自然也是起身朝圣女黛相互致意,寒暄了几句。</p>

圣女黛也顺便安抚了一下大家的情绪,表示他们是自己请来的客人。</p>

认真说起来,这还是双方第一次见面,但却是神交已久,在很多事情上都已经达成了默契和共识。</p>

此刻,圣女黛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也是波澜起伏,远没有外表上那么平静。</p>

她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了王守哲的计划

老汉玩儿熄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但看着帝子安身后,那两位散发着强大气息,让她体内的天蚕都忌惮不已,频频向她示警的强者,还是忍不住暗暗心惊。</p>

即便她传承没有失败一半,将来晋升为蛊圣,也不过就是相当于大乾那边的神通境而已。可帝子安出行,身边居然就有两个神通境的强者随身护卫。</p>

哪怕这其中有着一些特殊原因,也已经足以证明大乾的强大。圣蛊族跟他们相比,实在是太弱了,太弱了~~</p>

圣蛊族想要跟大乾抗衡,几乎没有可能,除非,除非能寻回真正的传承秘典,或者寻找到能让天蚕安全蜕变为十一阶天皇蝶的方法……</p>

罢了~想这些做什么。真要是这么容易,历代蛊圣们早就想出办法了。何况,时至今日,她早已没有了别的选择,想这些,也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p>

在心下暗叹了一口气,圣女黛的目光再次从王守哲脸上划过,忍不住再次感慨。</p>

这些大乾人果然各个都长得出挑,尤其是王守哲,长得是真俊啊~难怪把那些个女娃娃们迷得五迷三道的。相比之下,自己寨子里的男娃娃们就太不争气了。</p>

思忖间,吉时也到了。</p>

圣女黛挥了挥手,鼓乐声便再次响了起来,年轻的少男少女们也齐齐跳起了取悦先祖的舞蹈。整个寨子里的气氛,顿时又欢快了起来。</p>

圣女黛则是在这欢快的氛围之中,带着王珞静踏上了祭台。</p>

王守哲等人在旁边看着,都觉得很是新奇。</p>

跟事先想象的不同,蛮蛊族祭祀先祖的仪式出乎预料的简单,没有长长的悼词,也没有冗长的歌功颂德,圣女黛只是在恭敬地祭拜了一番后,便将自己要将圣女之位传给王珞静的事情说了一遍。</p>

她的神色庄重认真,语调却是轻松的,就仿佛是在向先祖汇报一件喜事一般,告诉他们圣蛊族后继有人了。</p>

就连祭台上摆放的祭品,都只是新鲜的水果,以及刚刚狩猎来,还带着血的新鲜凶兽尸体。</p>

见王守哲他们好奇,有去过王氏的蛊长老在旁边给两人传音解释:“在我们圣蛊族的古老传说中,认为先祖死后并不会彻底消散,而是会化为无数蛊灵融入天地之间。我们圣蛊族能够驾驭蛊虫,也便是靠着祖先的遗泽。”</p>

“这些祭祀用的新鲜水果和凶兽尸体,之后就会放到野外,让野生的虫豸,以及我们驯养的蛊虫啃噬。”</p>

说话间,圣女黛就已经结束了祭祀仪式。</p>

从这一刻开始,王珞静便算是获得了先祖的承认,从“准圣女静”正式成为了“圣女静”。</p>

当然,这还不是圣女继承仪式的结束。</p>

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一步,那便是交付《蛊圣真法》全本,以及让圣蛊“天蚕”认王珞静为主。</p>

只有完成了这一步,王珞静才算是彻底成为了蛮蛊族的圣女。</p>

从此以后,她的地位再无人可以撼动。</p>

当下,圣女黛便让阿雅嬷嬷取来了早已准备好的坛子。</p>

那是一个陶制的罐子,也不知道用了多久了,已经被盘得黝黑发亮,看起来很是古朴。</p>

在所有人屏息凝神的注目下,前圣女黛先是召唤出了那条白白胖胖的天蚕,随后伸出纤长的手指,用特制的一根粗针在五根手指的指尖分别戳了一下。</p>

五滴猩红发黑的鲜血顿时被滴入了陶罐之中。</p>

这五滴血一离体,前圣女黛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身体也跟着晃了晃,显然是消耗巨大。阿雅嬷嬷看得是心疼不已,连忙上前扶住了她。</p>

前圣女黛这才缓了口气,用古老的圣蛊族语言念起了咒。</p>

咒语声一起,原本懒洋洋的天蚕宝宝顿时像是闻到了什么诱人的味道一样,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而后循着味道爬进了陶罐之中,将那五滴血液舔舐了个干净。</p>

片刻后,它就开始吐丝结茧,很快就化为了一个淡金色的光茧。</p>

前圣女黛念的是解除契约的咒语。</p>

随着光茧的成型,她和天蚕之间的契约联系也越来越淡,直至最后彻底断裂。前圣女黛的脸色愈发难看,整个人都仿佛被一下吸干了精气神一般,看着苍老了许多。</p>

陶罐里,天蚕吞噬了前圣女黛五滴精血后化成的光茧却散发出了强盛的气息。</p>

作为圣蛊族的传承圣蛊,这条天蚕已经经过了好几代蛊圣的蕴养,实力比之一般的九阶蛊虫还要强出不少。</p>

此刻,化为茧后,它的力量没了约束,顿时完全绽放了出来。强大而恐怖的威压笼罩了整个祭台,带着仿佛来自远古蛮荒的凶戾之气。</p>

祭台下的圣蛊族人情不自禁露出了敬畏之色。</p>

“静,你过来。”</p>

前圣女黛疲惫地朝王珞静招了招手。</p>

“是。”</p>

王珞静安静地走了过来。</p>

“按照我之前教你的,滴血,念咒,完成契约。”前圣女黛嘱咐道,“小心一点,你最多只有两次契约机会。咒语千万不能念错,一个音调都不能错。”</p>

她倒不担心天蚕会不认可王珞静,就担心她不熟悉圣蛊族的古语,会念错咒。</p>

“您放心。”</p>

王珞静表演严肃,从前圣女黛手里结果那根粗针,便准备开始契约天蚕。</p>

见得这一幕,王珞静的支持者们纷纷露出了喜色。</p>

静终于要成为圣女了~~有她在,未来圣蛊族的日子肯定能越过越好,不用再害怕和大乾打仗了。</p>

便是连心中碎碎念不断的隆昌大帝,此刻都忍不住暗自感慨了一句。</p>

王守哲那厮终究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谁能想到,那小子竟然一声不吭的,早早就将南疆兵不血刃地攻陷了下来?</p>

嗯~~这还多亏了朕对他的悉心教导,教他在下棋之时,告诉他不能着眼于眼前的一城一地,要把目光放得长远,谋划大局。</p>

这不,守哲果然学得很快。</p>

孺子可教,朕深感欣慰。</p>

可正在此时。</p>

却听得祭台下传来一声大喝:“等等!我反对将圣蛊大人传承给王珞静!”</p>

众人齐齐一惊,却见开口的竟是脸色阴沉如墨,眼眸中闪着阴冷之色的长老嘎。</p>

见众人朝他看来,嘎负手而立,不动如山,显然是早就有准备,就等着这一刻发难呢~</p>

“嘎,你疯了不成?”长老婵怒不可遏地喝骂道,“准圣女静继任圣女,是我们圣蛊族全体长老共同决议,且已经祭告过先祖,你又有什么资格反对?”</p>

“这一切都是王珞静和乾国的阴谋。他们假意帮助我们圣蛊族,实则包藏祸心。”长老嘎目光炯炯,环顾四周,声音朗朗道,“他们用金钱和奢靡的生活来瓦解年轻人们的意志,用妖言摧毁掉了我们圣蛊族的粮食产量。”</p>

“他们的目的,就是彻底奴役我们圣蛊族,让我们成为工作上的奴隶,战争上的走狗。”</p>

“族人们,你们睁开眼睛看看!乾国的军队,就在蛊神寨数百里外虎视眈眈。帝子安,更是已经深入我圣蛊族,操控着圣女更迭传承。”</p>

“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是耻辱吗?”</p>

“难道,你们想让族人世世代代成为奴隶吗?”</p>

长老嘎一系列极具煽动性的话,让许多掌控一方的上位者们,都纷纷陷入了沉思之中,而观礼台外的一些年轻人们,更是有些热血上涌,觉得长老嘎说得对,这一切都是乾国的阴谋,静没有资格担任圣女。</p>

情绪,渐渐激动了起来。</p>

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起哄煽动下,祭台下很快就喊起了口号:“圣女黛,你为什么要把圣蛊族卖给乾国,你出来解释一下!”</p>

“赶走帝子安!赶走帝子安!”</p>

长老婵等支持静的长老们,脸色都变得有些难堪。如今圣女黛刚刚解除与圣蛊天蚕的契约,正是元气大伤,无法用武力来控制局面的时候。</p>

长老嘎在这种时候跳出来反对,分明就是吃准了这一点。</p>

圣女黛本就苍白的脸色愈发难看。</p>

眼见着形势一下子陡转,帝子安的亲卫们纷纷行动,护住了帝子安与王守哲。</p>

“嘿嘿,守哲啊守哲,你这是翻船了啊?”隆昌大帝的声音,在王守哲耳朵里响起,“朕教你学个乖,哪个国家的人心都不可能会统一。总有人为了权力,会做出许多出乎你预料的蠢事。”</p>

不过埋汰归埋汰,隆昌大帝是一点都不担心拿不下南疆蛮蛊族的。毕竟,大乾十万精锐大军就在边上盘踞着呢,大不了直接武力平推就行。</p>

如今的蛮蛊族,年轻人们的战斗意志已经很薄弱了,更是完全没有粮食来支撑他们抵抗军队。</p>

守哲这一招,干得还是很漂亮的。</p>

“陛下,你答应臣一件事,一会儿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您的情绪别太激动。”王守哲的传音,也是在隆昌大帝耳朵里响起。</p>

“啥?朕会有啥激动的?”隆昌大帝不屑地撇了撇嘴,“你也太小看朕了,就这点小场面,朕保证连心跳都不带加快的。”</p>

他觉得眼下这场面就是小问题,凭他堂堂凌虚大帝的实力,护着众人安全离开问题不大。</p>

就在骚动渐起时。</p>

“肃静!”</p>

王珞静一声威严叱喝响起,声音虽然不大,却如同波浪一般横扫过全场。</p>

这数十年来,准圣女静的名头,在整个圣蛊族中日渐走高,如今更是被无数平民们传颂着,自然有着她的强大威势。</p>

霎时间,现场一片安静,连带着别有用心带节奏之人,都暂且偃旗息鼓,生怕暴露后被揪出来。</p>

“自从大乾和王氏帮助咱们圣蛊族以来,还不足四十年。”王珞静神态威严,声音传向四面八方,“我们圣蛊族人民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总人口,已经从原先不足千万,成长到了一千八百万,其中增长的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和孩子。”</p>

“如今谁家的老人,还需要为了节约粮食而去‘虫葬’?还有哪户人家,吃不饱,穿不暖?寨子与寨子之间的争斗,也变得少了。所有人都扪心自问一下,现在的日子和过去,有了多少变化?”</p>

“还有人说,大乾是异族,对圣蛊族包藏祸心。可寒月仙朝的调查和研究早就已经证明,如今大地上所有的国家,部落,不管是先进还是落后,都是当年的神武遗民,并无其他人种。”</p>

“我们圣蛊族人与大乾人,甚至是南秦人,西晋人,亦或是仙朝人,身体结构都并无两样。我们的血液之中,都流淌着相同的血脉——那就是神武皇朝的血。”</p>

王珞静的话也同样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尤其围观群众中还有太多的年轻人。他们过惯了现在的日子,怎么可能愿意回到过去?</p>

更何况,在见识过大乾的繁华和强盛之后,他们对于大乾的敬畏,也让他们根本不愿意和大乾开战。</p>

“圣女静,圣女静!”</p>

王珞静的拥趸们,也开始喊起了口号,拥护圣女静继位。</p>

长老婵又跳出来道:“大家一起共同富裕,共同发展,一起走向美好的未来不好吗?如果有人包藏祸心,要破坏掉圣蛊族的气运,那就是我长老婵的敌人!”</p>

“也是我长老讫的敌人。”</p>

一个个蛊长老,都站出来表明态度。</p>

两拨人马,仿佛陷入了僵局之中。一时间,不少中立派都不知道该如何抉择。</p>

……</p>

几乎是与此同时。</p>

蛊神寨外数十里,一片密林之中。</p>

一支三百人的队伍,隐藏在了密林之中。他们的气息内敛而悠长,仿佛与密林融为了一体。这支精锐队伍身上的甲胄和武器,虽然都是制式装备,却都已经达到了中品法宝级别。</p>

四面阵旗在风中飘荡,激荡出一道道无形的能量,迷雾渐渐充盈起来,将这密林隔绝起来,防止神念和其他手段的窥探。</p>

他们,正是大名鼎鼎的大元帅亲卫营。</p>

这个亲卫营的配置极高,加入最低要求为天人境初期,且其中光是紫府境修士就多达三个,天人境中后期的骨干数量也不少。</p>

因此哪怕数量仅有三百,也是一支极其可怕的力量。</p>

他们非但要承担起护卫大元帅安全的重任,防止敌人的斩首战术,在关键时刻还要承担起攻坚的责任。</p>

他们不同于一般的玄武修士,军武体系出身的他们,非但忠诚度可靠,也更为令行禁止,擅长军阵搏杀。集体作战的能力,比寻常世家出身的修士要强许多。</p>

在域外战场上,大乾元帅亲卫营的名头很是响亮,曾经作为攻坚力量,成功困杀过数名神通境妖魔,创下了偌大的名声。</p>

在这支队伍前面。

老汉玩儿熄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p>

大元帅萧离墨背负双手而立,寒风萧萧之中,背影仿佛带着一抹悲凉。</p>

远处。</p>

德馨亲王与洛玉清,正在与一名皮肤上满是刺青的蛮蛊族人交涉。</p>

“佤巴克,当年你伏击王氏不成逃遁归来,之后又主动请缨潜回蛮蛊族积蓄力量,准备与我里应外合,这一点没有错。但是你为何没有将蛮蛊族发生剧变的消息传给本王?”德馨亲王的脸色略有些难看,“莫非,你已经背叛了本王不成?</p>

“亲王殿下,我在圣蛊族的所有行动都是小心翼翼,以隐藏和暗中积蓄力量为主,当然不能随意擅动。”佤巴克也是有些恼怒,“我也是没有想到,亲王殿下竟然连这种显而易见的情报,都掌控不住。”</p>

“我现在已经怀疑,亲王殿下你还能不能掌控局面,别把我好不容易拉拢的一些老兄弟给折进去。想当初,也是亲王殿下您的情报太差,严重错估了王氏的实力,才导致我伏击失败,差点被王氏杀掉!”</p>

面对佤巴克的质疑和愤怒,德馨亲王也是忍不住老脸发烫,狠狠地瞪了一眼一旁的洛玉清。破晓和洛玉清,当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p>

“亲王殿下。”洛玉清也是不满地说道,“我是仙朝人,当初为了辅佐康郡王而舍弃了一切。说实话,帝子争夺失败,我们破晓需要负责的部分极少。”</p>

“如今我们更是活得跟过街老鼠一般,收集情报的难度极大。您要是觉得玉清不行,不如就将我撤了,我这就回仙朝。”</p>

她大有一股,“你要觉得老娘不行就自己上”的意思。</p>

德馨亲王心中一阵恼怒。</p>

当真是“龙游浅滩被虾戏”。想当年,自己说话谁敢不听?结果现在连佤巴克和洛玉清都敢和他如此说话了。不过,此时此刻,他现在能动用的力量又有多少?</p>

不得以间,他还得安抚佤巴克和洛玉清,声音也温和了许多:“本王也知道眼下局面比较困难,不过过了这一次,咱们就能一举翻盘了。我只问佤巴克你一句,你和你积蓄的力量,能不能控制住蛊神寨的寨门,稳住内部局面?”</p>

“可以。毕竟我当年的影响力还在,一些老兄弟也看不惯圣女黛的作风。”佤巴克郑重地说道,“尤其是长老嘎,他早就等着我回归了。”</p>

“好,只要你能控制住寨门和局面,这一次我们就能赢。”德馨亲王振奋的说道,“帝子安身边不过是两个神通境护卫,外加一群毛头小子,根本敌不过我们的军力。”</p>

“佤巴克,玉清,你们莫要着急。事成之后,你们一定会得到你们想要的。”</p>

德馨亲王言之凿凿的说着,心中却是暗忖,你们两个在关键时刻拿乔,本亲王记住你们了。</p>

“谢亲王殿下。”佤巴克和洛玉清,双双行礼。</p>

一时间,德馨亲王的目光中,露出了炽热之色。</p>

时机已至,一局定输赢了,各位!</p>

……</p>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