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怎样建猪舍

  • A+
所属分类:挂失

“今天已经是第三次波动了,看来情况已经越来越严重。照这样下去,恐怕坚持不了三天,城外的水犀就会全部毁掉了。”

那一名官员道。

“没有水犀坐镇,都不用那些水族和黑龙君动手,城外的洪水就会蜂拥而入,彻底的淹没洪州,那时这里的所有一切恐怕都会化为乌有。”

一群人看着那里,心中沉甸甸的。

“水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城外的水犀不是好好的吗?”

陈少君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而且水犀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冲击?”

“陈公子初来乍到,还不了解洪州的情形,城外那八座巨型水犀由来已久,是整个洪州的生命保障线。不过由于时间久远,八座水犀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裂痕创伤,其中又以西南那座最为严重。”

“这八座水犀本身浑然一体,共同构造成一座大阵,护卫洪州城,一旦出现大的破损,其他七座水犀也一样会受到影响,最后整座大阵彻底土崩瓦解。”

一名穿着红袍的洪州官吏道。

“这么久了,难道就没有人去修补吗?”

陈少君微微皱了皱眉头道。

“公子想的太简单了,要修补水犀哪有那么容易。这么多年,其实户部和工部那边一直都有修缮,但都只是一些细节方面的旁枝末节。至于水犀的核心技术,因为时间久远,八座水犀都是八百多年前建造的,相关的技术早已失传,就算知道出现的问题,我们也根本没有办法。”

“另外三百多年前的时候,朝廷方面曾经派出过阵法方面的大宗师,试图修复八座水犀,但也只是稍微改善而已,并没有彻底的根除。”

另一名洪州官吏补充道。

“相比起水族的威胁,这八头水犀的问题反而更为紧迫。”

声音一落,所有洪州官吏眼中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就连陈少君的父亲陈宗羲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里的事情他出发之前自然早有了解,不过在场众人都是文官,哪有什么办法。

数百年都没有解决的问题,又岂是朝夕之间可以解决的?

广场上气氛压抑,沉甸甸的,而陈少君目光光芒闪动,却是若有所思。

“咦,小子,你不是擅长阵法吗,那几头水犀你有没有办法修补?”

小蜗的声音突然在陈少君的脑海中响起。它离得不远,也一直在关注这边的事情。

“不好说,还必须得仔细查看才行。”

陈少君道。

他和小蜗何尝不是想到一块了,不过修复大阵并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简单,身为仙界的器君,陈少君并不认为八头水犀能够难住自己,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他可没有上辈子那么高的器道修为,也没有那么多的材料在手中。

有些东西即便他知道如何去处理,但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和修为未必能够解决,这都是陈少君不得不考虑的。

所有这些都需要实地考察再说。

“这件事情等一段时间再说吧,我已经汇报朝廷,希望能够想办法解决。”

陈宗羲道,显得心事重重。

如果不能解决水犀大阵的问题,那就只能想办法把洪州的百姓撤往北方了,只是故乡难离,又涉及到这么多人,近百万的人口不是一件小事。

真出现这种情况,恐怕是下下之策。

“父亲。”

就在这个时候,陈少君突然上前一步,开口了。

“请允许孩儿前往一探究竟,水犀的事情,说不定孩儿有办法。”

一席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刹那间,无数人的目光纷纷望了过来,就连陈少君的父亲陈宗羲也是如此。

“你真有办法?”

陈宗羲有些不相信道,他知道陈少君踏足了武道,但却不知道他在阵法上也有造诣。

“暂时还不知道,但是孩儿愿意前往一试。”

陈少君道,在事情做成之前,陈少君还是相对保守,阵法和炼器终究还是有不少差别的。

“你去吧。”

陈宗羲沉默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不过,一切小心。”

说完这句话,他的衣袖轻拂,迅速朝着洪州城内的方向而去。

倒是陈少君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父亲的背影,心中掠过一丝暖流,不过很快陈少君就转过身来,朝着西南方向而去。

“小蜗,我们走吧。”

一路翻过城墙,迅速朝着出事的那座水犀而去,有了之前那股强烈的冲击波做指引,陈少君很轻易就锁定那头水犀的位置。

陈少君乘着那艘小船,风驰电掣而去。

一路上,陈少君同时联系灰衣老者和那些隐藏在城外汪洋中的水族,让他们进入洪州,配合朝廷方面,退去进入到城池内的洪水,清理出那些被淹没的区域。

这些水族天生都能够控水,以他们的能力,自然不成问题。

很快,波澜壮阔的河面上,一座山峦般的黑影黑压压的,矗立在远处的河面上。

和其他地方的水犀不同,这头水犀明显分成两节,而且在能量洪流的冲击下,就连周围的水面都荡漾着,明显显得有些紊乱。

“公子,前面我就不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船上,水族的灰衣老者突然开口说话了。

“咦,为什么?”

陈少君还没开口,蹲在他肩膀上的小蜗顿时一脸好奇道。

“公子有所不知,这水犀虽然是用来镇水的,但和我们水族也有莫大的关联,只是并不是什么好的影响,而是所有的水犀内部都有一道强大的远古符箓。这种符箓对我们水族拥有很大的克制作用,十里之内,所有的水族都会受到影响,而且距离水犀越近,影响越强。”

“水犀是用来保护人类的,而最有可能威胁到人类的,其实恰恰就是我们水族。水府君虽然一直和人类友好相处,但并不代表我们水族所有人都是如此,比如杨蛟……,公子也已经看到了。”

“虽然这八座水犀在我们水族内部也引起过很大的争议,但这么多年,在江南确实起着平衡水族和人类关系的作用。”

灰衣老者道。

“哦?”

陈少君也有些惊讶了,他倒没有想到水族和水犀之间竟然还有这样一种关系,而且之前他经过水犀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感觉。

——他体内的冰魔神和水官大印也是属于水系的力量。

“难道是因为我是人类吗?”

陈少君暗暗道,心中若有所思,不过仅仅只是一瞬,他就回过神来:

“老先生你去吧,这里交给我就可以了,我可以自己处理。”

灰衣老者点了点头,很快从小船上纵下,潜入水里,消失不见。

这水犀只要不靠近五千米以内,对他们的影响其实还不是很大,完全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目送灰衣老者离开,陈少君大袖一拂,轰出一股股劲气,很快朝着前方加速而去。

和陈少君预想的不同,当他和小蜗抵达那头受损的水犀附近时,附近的河面上,密密麻麻,已经停了不少的小船,还有几艘硕大的官船停在那里,如同鹤立鸡群一般。

陈少君只是扫了一眼,也没在意,注意力很快就集中到了前方的水犀上。

或许是因为这一片区域的河床相对

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怎样建猪舍

较高,这头水犀果露在水面上的部位相对较多,除了高昂的头部、翘起的尾部,甚至还露出上三分之一以上的背脊。

“好高啊!”

尽管之前早就见过水犀,不过真正近距离的接触,陈少君依旧感觉到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和震撼。

和高达一百多米,山峦般的镇水水犀相比,陈少君乘着那艘小船,就像尘埃一样渺小。

鬼斧神工!

这就是陈少君的直观感受。

不知道当初设下的这八头水犀的那些人是怎么做到,这巨大的水犀浑然一体,虽然足有一百多米,但通体却是由一整块完整的岩石雕刻而成的,看起来宏伟而壮观。

不过,尽管如此,水犀的状况显然有些不妙。

当陈少君抵达水犀的尾部时,仰头望向,可以清晰的看到,这巨大水犀的表面遍布着一条条蛛网般,仿佛瓷器碎裂的裂痕。

这些裂痕每一条都幽深无比,其中一些黑漆漆的,甚至深入到了水犀内部的极深处,让人不禁担心,这头水犀随时都可能破裂开来,土崩瓦解,化为一堆无用的瓦砾。

“小子,你看那里!”

就在这个时候,小蜗伸长了脖子,头顶一根触角突然指向远处水犀巨像的腰部位置道。

陈少君顺着它所指的方向望过去,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洞窟窿,而窟窿两端,则是两条被巨斧劈开般的碎痕,一路曲曲折折,从水犀腰身的一侧,朝着另一侧延伸而去,几乎要把这头巨大的水犀拦腰截成两断。

“走,上去看看!”

陈少君眼中精芒一闪,右脚在身下小船上一踏,迅速纵身而起,一个闪身之后,宛如鹞子一般,在虚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落在了水犀的

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怎样建猪舍

臀部,然后兔起鹘落,迅速向着水犀的腰部而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