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之光老周赵青目录 莹莹的成长日记阅读

  • A+
所属分类:挂失

天命谱,宿命的至高传承之一。

和绝大部分对命运的印象颇为相似,这位支配宿命论,掌握命运,选择和自由,统御万物的伟大存在,其实颇为有艺术家气息。

祂的至高传承【注劫书】和【天命谱】,就是注定劫难的纪录,以及歌颂胜利的歌谣,而最后的,苏昼在得到天命谱后,就不言自明的【道转篆】,却是在确定万物众生自由选择宿命的权利。

听上去就像是不知道哪来的扑街作者,三流作曲家和书法家.jpg

总之,天命谱的本质,乃是规划一整个命运谱系,其力量可以做到预知未来,支配宿命,了解万物之讯息等作用——虽然如今时光系的力量被禁绝,宿命和雅拉一样都吃了策划(伟大存在全体)一刀,被削弱不少,但正如苏昼之前所见,天命谱的力量足以构筑出一整个宿命宇宙,乃是规划整个体系的力量。

和般若纹不一样,般若纹的力量,乃是为了倒转,而天命谱的本质,是规划。

得到天命谱的传承后,苏昼在瞬间就将其解析完毕。

毕竟,他在乐章大宇宙经历了理论上来说相当漫长,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完整纪元的时光,并且亲手轰下了五位神王,见证永恒与改变的流转,自然对天命谱的本质力量知之甚深。

但宿命的有趣点就在于此:时间对于宿命而言没有意义。

就像是之前,苏昼和【宿命】与【先驱】,见证第五乐章宇宙从诞生至文明最为发达兴盛的时光,但那不过是宿命的图景罢了,一种可能性的预兆。

数以亿万乃至于无穷的时光,对于宿命来说,也不过是一种可能性的蔓延,祂早就全部记录,故而早就全部知晓。

“难怪先驱和宿命不对付——一个探索边界之外探索的正开心呢,突然蹦出来个宿命过来说‘你探索的我早就知道了,都是宿命’。”

想象了一下,苏昼不禁虚起眼,看向一侧的宿命和先驱:“这两位没打起来吗?不对,说不定已经打过了,哎,算了,反正伟大存在的事情,我不需要搞的这么清楚。”

想到这里,苏昼突然一愣。

“等等,倘若将所有伟大存在集合的话……”

“一个伟大存在,譬如说先驱提出一个想法,首先要经历雅拉的质疑‘你是对的吗?你是不是有错啊?你这里肯定有哪里不合理!’。”

“然后,祂还要经历黄昏的念叨:‘有意义吗?’‘没有吗?’‘哦’。”

“紧接着,还有双神木那干瘪无味,听上去就非常没有诚意的赞同:‘是哦,你存在你对’‘嗯,没错,你延续就有道理’。”

“最后,还要去听宿命的小声强调‘你说的这些我早就知道了,都是宿命’。”

想一想,拳头就硬的抖动起来,忍不住想要给这些伟大存在一拳。

这还是苏昼比较熟悉的几位,算上不怎么熟悉的那几位,恐怕终结也要来一句‘反正都要完球’,协调要说一句‘差不多得了就行’,平衡的‘我来均衡一下’。

不算奇迹和超越的‘你说的未必’‘我超越了,你自己看着办’,可能也就轮回和归一比较可能不多话……

“哦!”

想到这里,苏昼突然若有所悟:“难怪寂主人缘好,感情是祂不开口!”

沉默是金啊!

这么看来,苏昼觉得,自己当初恐怕是错怪雅拉了,伟大存在的正确之战恐怕并不仅仅是围攻黄昏顺便把混沌揍了一顿这么简单,而是所有伟大存在之间都在乱轰其他存在。

这下合理多了。

【革新,拿着】

而就在苏昼思索这些事情的时候,一侧的先驱意志开口道:【尽远道】

“啊,多谢。”

道了声谢,接过传承,又是一个伟大传承——苏昼已经见怪不怪了。

苏昼和先驱空间的合作已经持续很长时间,虽然说先驱空间并不是先驱意志本身,但这其实就和【创造】麾下的创世巨手那样,先驱空间也秉持了先驱的意志和任务,和它合作,本质上也就是和先驱合作。

苏昼和先驱也非常熟悉,先不说在雅拉的带领下,他早就见过先驱一次,先驱其实也一直都在关注苏昼,并且影响着整个多元宇宙的交流活跃程度,催动苏昼的成长。

当然,并不仅仅是催动苏昼,先驱平等地催动所有文明所有个体成长,只是苏昼从中脱颖而出,最为瞩目。

而这一次,苏昼在乐章大宇宙的行动,其实就是在秉持‘先驱’的道路,去尝试开拓‘可能性之外的可能性’。

也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原来如此。”

此刻,苏昼默默体会尽远道中蕴含的讯息,以及先驱的道理和正确。

然后,若有所悟:“的确,先驱和宿命,确实互相看不顺眼。”

先驱的无限探索,本质上,就是无尽的扩展‘可能’的边界,去追逐‘不可能’,将‘不可能’化作‘可能’。

这就是地平线之主,地平线内的,就是可能的一切,所有可能的集合,可地平线之外的,就是所有不可能的集合。

作为伟大存在,先驱早已知晓一切——这个一切,就是能够描述,能够得到,能够实践,可以被人感知,理解且行动的一切,那就是地平线中的万事万物。

过去,现在,未来,所有发生过,即将发生,可以被无限的宿命描述的一切,都绝不是先驱要追寻的东西——可是宿命能够描述的一切,就已经是‘全部’,不可能有其之外的存在。

对于有限的生命而言,无限的宿命就是自由,就是永恒未知,就是不可能的可能。

但是,对于无限的洪流,超越者,乃至于超越了无限,本身就超越了‘不可能的可能’,故而得以成就的伟大存在而言,祂们的‘不可能’又在何方?

先驱探寻此路,等同于主动走向绝境。

但是,祂就是要探寻可能性之外的不可能,探寻‘自己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的东西’,追逐‘永恒的未知’!

“非常理想,非常美丽,令人向往的道路。”

这就是苏昼对先驱之路的评价,那是他根本不需要去验证和思考,单单凭借本能,就能感觉到‘浪漫’的道路:“宿命描述一些,混沌质疑一切,提出不一样的可能,而先驱实践道路,要开辟出宿命未曾描述过的不可能之现实。”

但这也是一条究极的‘疯狂之路’‘虚无之路’。

先驱的正确,其实是苏昼最为理解的正确,非要说的话,先驱和奇迹之间的道路及其相近,甚至可以说一模一样,但先驱会败,进入伟大封印,大概就是败在了自己的疯狂上。

追寻‘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道路,太容易陷入疯狂,只有最智慧的智者,最坚定的先驱,才可以在知晓自己究竟作了些什么疯狂无意义的举动后,仍然坚持着自己的梦想。

但……失败者呢?

先驱是要牺牲的。为了探索不知晓的世界,死亡的人究竟要有多少?

奇迹是要造就的。为了铸就奇迹的存在,为此而纷战的天地有多少灭亡?

这梦想上的倾向性不同,越是相似的存在,就越是难以互相理解。

而【尽远道】。

【就是这样一条道路】

先驱知晓苏昼的想法,因为苏昼并没有隐瞒,祂知晓苏昼对自己的评价,也知晓对方对自己道路的看法:【尽头之外,还有更远的远方,先驱,就是铸就通向‘尽头’之外道路者】

【无限的人会为之牺牲,但都是自己的选择】

尽远道的究极目的,就是探寻已知外的未知,可能外的不可能,这点起码要超越者才能去探寻,没有无限的本质,思考这件事本身就会发疯。

但是,在此之下,通向‘已知’的任何地点,自由前往‘可能前往的任何区域’的能力,却是具备完足的。

【革新,你已经达成我们的约定】

相较于宿命,先驱的意志干脆直接,坚定又简单,正如同那贯穿整个多元宇宙的放射线一般,直直地蔓延至谁也不知晓的远方,祂直接了当道:【你要去浑天,混沌的原初世界,宿命给了你钥匙,我会给你路】

【用天命谱的力量,将你的目的传颂下来吧,然后,尽远道就会为你展开道路】

“这么简单?”

苏昼倒不是不相信,主要是这话说的和开任意门一样:“说出我的目的地,尽远道就会为我开门?”

【不然呢】

先驱话充满理所当然的韵味:【你有没有可能抵达浑天?】

苏昼觉得,不算那些浑天土著和拿着信标的存在,倘若就连自己都不能抵达浑天的话,这个多元宇宙恐怕就没人可以抵达浑天了。

【就是这样】

知晓苏昼的想法,先驱笃定道:【你就可以到浑天】

“行。”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那苏昼还能说什么,他就尝试运转尽远道的法门。

然后,通向浑天的道路,就对他敞开了。

骤然间,多元宇宙虚空中明亮起来,然后又黯淡,一阵不可思议的光照耀周边世界星辰,乃至于乐章大宇宙的光辉都盖过了,纯白,纯黑,混沌交织的光溢出,将一切宇宙的表层都映射的模糊不清,不知晓是光明还是幽暗。

而后,一条银色的道路呈现,那是无穷无尽纹路交织而成的光带,精细玄秘,光从这些纹路中绽放,甚至穿透了混沌的光辉,直抵其深处。

一条道路,一扇门扉,银色的光引领向前,抵达混沌的境界。

而这道路,乃是自苏昼体内迸发而出,交错而成——苏昼身怀的混沌因果之大,简直不可计数,铸就这条道路简直简单无比。

凝视着眼前的道路,以及在道路尽头处闪烁的混沌之光,苏昼登时就明白,只要自己踏上这条道路,那么他就直接进入了浑天之界。

就是这么简单。

“原来……如此!”

此刻,苏昼算式彻底搞明白了尽远道的力量——也算是彻底搞明白了所有伟大传承的本质。

所有伟大传承,都需要打底‘无限’的力量,才能发挥出完全的功效。

换而言之,不是洪流,就根本无法发挥出其最根本的意义。

譬如说这尽远道,其本质上的功理,就是‘忽视所有的过程,只要可能就能抵达’。

换而言之,就是一种‘无限非概率引擎’。

就好比苏昼,他觉得自己倘若自己出发,不依靠任何信标,抵达浑天,原本是50%可能,50%不可能,这是一种概率,其中所有概率都是他自己瞎填的,反正数字大小无所谓,因为尽远道不讲究概率。

那么结果就很明显。

1——苏昼不依靠信标出发,能抵达浑天。

2——苏昼不依靠信标出发,不能抵达浑天。

而苏昼选择‘1’,他就到了。

一切只剩下单纯的‘逻辑’。

而尽远道直接将逻辑的可能性实现——所以苏昼现在只要不依靠信标出发,他就能抵达浑天,忽略了其中无限的过程和可能。

可能发生的事情,将可能发生,这是概率引擎;而可能发生的事情,变成‘发生的事情’,就是无限非概率引擎。

归根结底,先驱追逐的是‘未知’,这种已知世界的所有可能祂都无所谓……那就快进省略呗!

“忒虚无了,伟大存在果然都有病。”

嘟囔了一句,苏昼心中有些牙疼地想到:“当初还不觉得,越强越能体会到这些伟大存在的极端。”

他大概也弄明白先驱为啥被关进来了,快进和省略党活该啊,人快进就是死,当然有一部分可能会永生,那便是先驱和超越者的原形……但怎么能这样快进?

而且这种快进,本质上,是将概率事件变成确定事件,这需要无限的成本,无限的能量和时间去推进,不是无限的本质,根本用不来尽远道。

不是洪流,根本用不起——而没有无限的本质作为压底箱,无限非概率引擎本质上也就是个好用的传送门罢了,成功率不能算百分之百,就和先驱空间的传送一样,有代价,有风险。

而这就是冒险者和探索者存在的意义。

【尽远道】需要无限的力量去推动,才能从概率传送门变成无限非概率引擎,虽然前者已经是这个多元宇宙中一等一的超级神通,但相比起后者,显然拍马也算不上。

而就算是这样超级神通,本质上,也只是【尽远道】真正力量,追逐‘不可能的未知’这一根本神通的‘衍生’。

就像是人类追逐宇宙真理的道路上,发现用轮子滚动可以让前进速度更快那样,就像是人类在追逐微观世界的本质时,发现了原子分裂可以用来作出超级炸弹一样。

一个是道,一个是神通。

“而且先驱这家伙,快进掉了所有和我交流的过程!”

到了这个地步,苏昼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和先驱交流的感觉和宿命的交流完全不一样了,因为先驱快进掉了所有和苏昼交流所需的东西,只留下必要的对答和解释!

或者说,先驱选择了最简单明了,最理所应当的交流可能性。

就像是现在,先驱什么都没说,而苏昼已经做出自己的决定。

青年挥了挥手,打散了身前的银色道路。

“现在先暂时不去。”

摇了摇头,苏昼笑着道:“既然已经随时可以去,那么反而不着急。”

“浑天之界……似乎和其他的原初世界都不一样,或许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旅途。”

先驱没有问为何,因为没有意义,可以省略,更何况,祂也知晓为什么。

而宿命更是如此。

所以,三个意志凝视着身前的乐章大宇宙,以及第五乐章宇宙。

虚空之中,只剩下苏昼的声音。

“先回家看看。”

如此说着,青年踏上归家的旅途:“还有事情没有做完。”

于是,尽远道的力量发动,他便回到了地球。

……

地球,电影院。

“回来了,阿昼?”

邵启明侧过头,看向似乎仅仅是出神一瞬的苏昼,他似乎有些见怪不怪:“你又……进阶了。”

他甚至都懒得用疑问句:“忙活了些什么事情。”

“是。”

而回来的苏昼笑了笑,他抬起头,看向眼前刚刚结束停电的荧屏。

已经彻底不在乎电影结局如何的青年耸耸肩:“至于我去做了什么……”

“不过是扭转一个悲伤的宿命。”

“改掉一部电影的结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