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错一题学长就x我一次

  • A+
所属分类:挂失

面对再次来临的袭击。

日军做出了自己的反击。

八门山炮早已组装好就用驮马拖行着放在步兵部队的序列里,收到步兵们传过来的袭击者大致方位,其中的四门山炮就在旷野中一字排开,对袭击者大致坐标位一阵狂轰。

四门山炮,足足倾泻了近一个基数近百发炮弹,一向抠逼的日军竟然舍得拿炮兵打蚊子,也可以看出日军对于袭击者是如何彻骨仇恨。

可惜,唐刀跑得比兔子都快,在山炮的炮火覆盖之前,就已经在旷野中狂奔出三百多米,甚至都没顾忌四百米外向他逼来的步兵小分队。

好不容易找到袭击者身影的日军步兵小分队如何会放过让旅团长阁下咬牙切齿的中国人?

一口气打出三枚信号弹,不光是召集了一公里内的六支小分队大约一百号日军,甚至日军本阵中还冲出了三十多名骑兵,高速向信号弹方向追过来。

那是第六师团部给36步兵旅团留下的骑兵联队一部,主要是给36步兵旅团做侦察用的。

只不过中国人的骑兵数量远超日本骑兵,加上黄浦江边一整支骑兵中队全军覆没,对中国骑兵战斗力重新评估的日本骑兵们再不能向以前那么大胆,敢欺近至中国军队行军队列一公里外进行窥探,他们甚至只敢游离在己方主力三四公里之外。

而中国大量骑兵反而要胆大的多,最近的距离第36步兵旅团主力只有两三公里,日本骑兵们甚至都能看到他们驱马离开的背影。

只是,日本骑兵们很冷静地克制了追过去消灭他们的欲望。

遗落在旷野中大量的马粪,无不向他们展示着中国骑兵的规模,他们这三十号骑兵追过去,整不好就是团灭。

清晰地认识对手并看清自己,让日本骑兵们到现在为止还活着。

否则,被雷雄下令撒在你追我闪两军之间充当自己眼睛的200余中国骑兵,完全可以在冲破云霄的铁哨帮助下,在20分钟之内汇合成一个骑兵连,两倍于日军骑兵的兵力。

光是靠耗,也能耗死这拨变得谨慎的日本骑兵。

牛岛满倒是对这帮骑兵们能不能成为自己的眼睛没太在意,中国人的骑兵再多又如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如何挣扎,都是徒劳的。

日本步兵因为有马车和汽车拖行重装备和辎重,加上自身营养补充足够,行军速度要高于正在竭力奔逃的中国步兵。

12日一个白天,别看被唐刀用冷枪冷炮骚扰过好几回,但经过侦察机确定,双方距离至少拉近了3公里,按照这个速度,不管中国人怎么逃,只需四日,无需其余部队帮助,中国人就再也逃不掉了。

这就像是狐狸遇到了老虎,不管你怎么狡猾变换逃跑路线,只要老虎不放弃,狐狸迟早都是老虎的口种之食,它唯一的反抗也不过就是被一口咬上之时绝望的露出满嘴白牙。

然而,那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在这个白天牛岛满干脆把骑兵都收归到本阵中,用来对付可能的袭击者。

四条腿当然比两条腿跑得快,哪怕是尽是荒草灌木的野地中。

然后,迈开大步走的日军骑兵们首先倒了霉。

安装着重机枪型长枪管的MG34平射有效射程高达800米,加上‘黑子’身边还有个拿着望远镜的夏大雨。

“黑子叔,标尺800,目标十一点方向,60发连射!”一手拿着望远镜,头戴着大号钢盔的夏大雨的脸上虽还是满满的稚气,但镇定严肃的语气无不证明着他已经适应了战场。

西林寺佛塔上的经历让少年明白了什么是生死,明白了为何要放弃生却去选择冰冷未知的死亡。

一个明白了生死意义的人,成熟的总是会快一些。

唐刀独自出城的那24个小时,跟在杨小山和牛二等人身边参加巷战的夏大雨或许战斗力没有飞快的提高,但一些战术用语和战术却是牢牢记在心中。

“叫我黑子哥!俺那有那么老?”来自山东的黑大哥咧咧嘴,却是掌控着越来越得心应手的MG34瞄准向肉眼看不清的方向。

巨大的力量将连射导致不断跳动的枪口死死压着,将弹道极为精准的控制在他射击的方位。

60发子弹,在3秒钟内,倾泻一空。

30名跑得贼拉快的日本骑兵,轰隆隆倒下五六个,战马凄厉的悲鸣让六百多米外的日本步兵们痛苦的闭上眼睛。

中国人真的太毒了,拿机枪扫骑兵。

“开炮!开炮!干掉他们。用上所有山炮!”拿着望远镜观察的牛岛满简直快气疯了。

打冷枪,打冷炮,现在连机枪都用上了,中国人也太不拿豆包不当干粮了。

以天照大神之名发誓,老子不用炮轰死你,就不姓牛。

怀着切齿的痛恨,超过12门山炮和步兵炮向旷野中打去,无法确定具体坐标,那就根据大致方向。

“轰!轰!”不断在旷野中和树林中腾起的火球堪比一场规模不小的战斗。

吓得跟在牛二身后的‘锤子’把尾巴夹得紧紧的,一瘸一拐的跑得一点都不比牛二慢。

真是吓死狗了。

而在日军开炮之前,射完60发子弹的‘黑子’直接把机枪一扛,拉着夏大雨就大步狂奔,一口气跑出去300多米远,才在早已选好的另一个工事位趴下。

等到日军炮火暂歇,步骑兵又开始加速时,又是一通精准连射压制,然后再在炮火轰过来之前跑路。

这种程度的压制虽然能拖慢日军追击的步伐,但绝不能动摇他们的决心。

所以,到唐刀一口气狂奔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错一题学长就x我一次

到距离日军本阵大约1500米的区域时,他也不逃了。

汇合着右翼500米外的牛二,你一枪我一枪,在距离日军500米外就开始精准狙杀。

八嘎!被连续击杀五人的日本骑兵们快哭了,这还咋打?不过刚看到中国人背影,就死伤超过一半。

步兵呢!你们干啥吃的,你们的掷弹筒呢?八嘎的倒是给老子轰啊!

日本骑兵们叽哩哇啦的吼声在旷野中很清晰。

然并卵,步兵们没理会他们。

500多米呢,帝国的财产哪能如此轻易浪费?日本步兵们的理由也很充分。

日本步兵当然不傻,现在骑兵们骑在高头大马上目标明显,中国人当然搞他们,拿掷弹筒毫无意义的瞎几把打是白白消耗弹药不说,搞不好还吸引了中国人的注意。

用这帮平时抬着下巴看人的马陆们去吸引中国人的子弹他不香吗?六个步兵小分队近百号日军中的一大半估计都是这么想的。

伴随着枪声响起,不断有骑兵坠马,或是骑兵被枪击或是战马被击毙,来自未来的超级特种兵和天赋被点亮的中国士兵用超出这个时代理解能力的远程狙击教日本骑兵们做人,想来追他们,30人不够,得翻倍才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错一题学长就x我一次

成。

如果放在丛林里,人数再翻上两倍唐刀也不怕。

日本骑兵硬着头皮维持的骑兵最后骄傲也被粉碎了,82迫击炮开炮了。

停留在更远距离的82迫由吕三江亲自操炮,在一名炮兵观察手的指挥下,开炮!

骑兵发射的炮弹,还能咋的?就像体育老师教数学一样,炮弹落在距离日本骑兵100多米的位置爆炸了。

‘撤!’日本骑兵们一拉缰绳,向侧面跑了。

那一炮没打准,下一炮呢?

步兵......

慢点追呗,别又落中国人圈套里了。旅团长阁下不是有炮吗?用炮搞。

八嘎!都死啦死啦滴,看着落荒而逃的骑兵和蜗牛般追击的步兵,牛岛满一口老血差点儿没喷出来。

这,是让牛夫人要改姓的节奏啊!

把日本人打慢了的唐刀等人当然没兴趣在日军炮兵的射程里和他们纠缠,交替着撤退至2000米外,骑上马拍马屁股跑路了。

这个时代,没灰机是真美啊!唐刀由衷的感叹。

换成数十年后,他敢这么干,早就被闻声赶到的直升机用机枪和火箭弹打成碎片了。

当然了,用尽了手段也没得逞的牛岛满少将阁下终究还是没改姓。

因为,他姓牛岛,不姓牛。

天照大神这会儿都忘记了他的信徒了,那被信徒随便拿来发个誓,也是可以理解的。

。。。。。。。。。。。

PS:假期过得太快了,一转眼都已经是放假第四天了,兄弟们,送你们一句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主要是人山人海!你在繁花山巅看夕阳下.......的人脑袋,我在寂寥书房想你......的订阅!大家假期愉快!

喜欢从八百开始崛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