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肉又污的黄文 时瑾姜九笙肉车

  • A+
所属分类:挂失

吴钢和焉荣的死讯传开之后,厉潭马上命令封锁消息,可消息已经传开了,怎么封锁的住g。

为此,他还连续数日大发雷霆,骂的手下人个个狗血淋头,几天以后,连给厉潭送茶的小厮都不敢进屋了。

至于外界的舆论,更是风向诡异。

有人说勾魂使者原本是为了求财,杀几个人、抢些宝贝,是厉潭死了手下不甘心,对他下了格杀令,才激怒勾魂使者实行报复的。

也有人说勾魂使者原本就跟死的吴钢和焉荣有仇,这两个人多年来跟着厉潭,没少干些丧良心的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罪勾魂使者,要不然,勾魂使者怎么会冒着风险用一天晚上的时间把两个人同时干死?

这么危险的事,不一个个来,非要一起干,没有深仇大恨,怎么解释?

还有人真猜到了是因为龙牙幻境的事,说是这一场乱局就是天鹰都里面那几个二转神人闹出来的,大家为了争夺矿源,不惜施行暗杀,削弱对手的势力,而天鹰都城主足不出户,任由事态发展,也是想减轻城内的负担。

除此之外,还有种种听起来不太靠边的传言,也都是传的沸沸扬扬。

总之,这一件事情从最初的暗斗已经开始变成明争了,并且事态开始往更混乱的局面发展。

……

黄冲府……

掌使黄冲看着盖琼带来的消息,乐的前仰后合:“哈哈,这个厉潭,总算是遇到对手了,这些年他跟我明争暗斗的,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我这还没出手呢,他那边先乱了套,死了六、七个下级管事不说,现在连吴钢和焉荣都遭遇了不测,我看他这次拿什么跟我斗,哼,这样一来,龙牙幻境的矿源,看来非我莫属了。”

黄冲座下的盖琼闻言,马上提醒道:“掌使大人,切莫轻敌,如今这城内乱成了一锅粥,也不知道有多少双眼晴正盯着龙牙幻境里面矿源呢,远的不说,就说那奇铭,最近貌似也不安分守已,暗中招兵买马。”

“奇铭?他就是个废物,厉潭在的时候就把他压的死死的,现在厉潭不行了,他反倒跳出来了,你以为我会怕他?”

黄冲说着,话机一转道:“不过你的提醒也不是没有道理,这样,你亲自走一趟,给我探探他的底,如果没有他有争斗的心思,你就说本掌使愿意在日后与他共掌天鹰都,这话说出去,他便明白了本掌使招揽的意思,可若他不答应,他也能看出他到底在想什么,我们再从长计议,反正凭借我们手底下的人,到是不必惧怕他。”

“是,属下亲自走一趟。”

“哦,对了,还有那个勾魂使者的事,你到底打没打听清楚,这个人不简单,倘若要是归于本使麾下,定能如虎添翼,你再多派些人手去找找他啊。”

盖琼听完苦笑道:“回大人,属下不是没找,只是个勾魂使者太过狡猾了,他好像在躲着所有人,现在不光是我们和厉潭找他,就连奇铭也在找,可就是找不到,吴钢和焉荣一死,想找他更难了,属下觉得,这个人一时半会肯定是不会出现了。”

“哦?为什么啊?”

“据一些小道消息,那天厉潭的人在收吴钢和焉荣的尸体时,还发现了破损的下品神器以及布阵的痕迹,还有第三个人的血迹,判断可能是勾魂使者的,他有可能受了伤,伤势还不轻,属下预计,此人应该在某个地方疗伤呢。”

黄冲摸着下巴点了点头:“是啊,以一敌二,又是吴钢和焉荣这种实力的选手,断不可能全

又肉又污的黄文 时瑾姜九笙肉车

身而退,要是我,也得找个地方躲一阵子,不过该找还得找,不仅要找,还要下大力气去找,一旦找到了,你可以告诉他,他杀我的人那件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他投靠本使麾下,本使亏待不了他。”

“这是当然,属下一定尽力。”

“还有,吕朝元那边……”

“这个吕朝元更加狡猾,蓝乾死了以后,他就彻底躲了起来,我怀疑,他有什么不诡的心思。”

黄冲一听,怒道:“王八蛋,就凭他还想在天鹰都争一席之地吗?你把消息给我放出去,他要是再不知好歹,休怪我不客气。”

……

吴钢和焉荣一死,天鹰都的这场乱局就更暗流汹涌了。

厉潭那边羽翼折尽,除了放出风要搜捕勾魂使者之外,便再也没有了其它的消息。

厉潭的势力遭到了迎头痛击,却没能让人警醒,反而又跳出一个掌使,想在龙牙幻境上面下下功夫。

黄冲全力筹备,一边找吕朝元报仇要说法、一边找勾魂使者准备抛橄榄枝,最重要的是,关于龙牙幻境的争斗也一直在用心准备着。

各种暗流,在天鹰都内外悄然涌动着,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股的火药味。

如此大形势下,天鹰都的混乱就更不用说了。

几掌使争权夺利,各自筹备,下面没人管了,杀人越货、抢劫偷盗更是屡见不鲜。

最近一阵子城内也不安全了,各家各户到处雇佣小神看家守院,也是比比皆是。

……

城外往东南的某个山谷中,吕朝元和梁参等人聚集在一起。

这段时间,为了防止被黄冲的人盯上,吕朝元他们已经换了四个地方了。

这是他们早就准备的备选方案,一处地处偏僻,不易被人察觉的幽谷。

幽谷中,已经很久没有回天鹰都和独木林的吕朝元带着小妾言姬,正跟梁参等人布局。

“……龙牙幻境开放那天,咱们的底牌就要逐渐掀开了,梁兄,你是摆在明面上的人,逃避不了,到时候就跟着我一起走,至于其他人,各自准备,尽量藏在小神当中,别让人发现,我准备的道符一定要提前使用。”

梁参:“那天到来,大家就都藏不住了,一百人,咱们的人手安排应该比他们差不了多少,只是对付黄冲、奇铭得有二转高手,吕兄,你有把握?”

吕朝元叹了口气:“不试试怎么知道,总之我就一句话,那天开始,我,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只要黄冲和奇铭动手,我就会出手,我不是说了吗?我有一件威力十足的神器,就准备那天用呢,如果我所料不差,他们应该挡不住,但有一点,交手的时候,我不会被打扰,最好让黄冲他们几个先斗斗法,消耗一下,我才更有把握。”

一个神人挺担心的问道:“那如果吕兄和黄冲比,有多大把握?”

吕朝元十分霸气道:“不自负的说,一对一,我有五到六成的把握。”

“那不错啊,可以一战。”

“是啊,黄冲的修为还在要厉潭和奇铭之上,能有五成把握就不容易了。”

“不过也要小心啊,谁知道他们两个这些年淘了什么好宝贝。”

“哼,有再多的宝贝,我也不想再忍了,这么多年,黄冲和厉潭一直拿着天鹰都的大权为所欲为,城主又看重他们,任由他们胡来,咱们不得赏识,日子艰难,我的洞府里很多下人都没有神石用了,再不拼一把,大家都要喝西北风。”

“对,拼了,此战一胜,我们的好日子就来了,到时候吕兄把持大权,大家还愁不吃肉喝汤。”

“唰!”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时,一个神人飘落在树林间,快步走来。

“徐兄,你回来了。”

“老徐,你可回来了。”

“大家都在呢。”

走进幽谷的神人快步来到众人面前,来不及停顿道:“好消息,吴钢和焉荣死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众人杀了蓝乾之后,又跟黄冲手下的几个下级管事斗了两、三个来回,最近为了避风头就一直没出去。

外面的消息也不知道。

所以,他们听到吴钢和焉荣的死讯,都很诧异。

这个回来的徐神人道:“就前两天,厉潭想捂着消息,没想到没捂住,现在已经传的街知巷闻了。”

说着话,徐神人看向吕朝元道:“吕兄,你这个风兄弟,真是个狠人啊,一举双杀,同时拿掉厉潭手下两大得力助手,不简单啊。”

“风兄弟干的?”吕朝元也没想到这件事是风绝羽干的,听完了十分惊讶。

旁边的梁参就不敢相信了:“你是说,是风绝羽杀了吴钢和焉荣?这不可能吧?他一个人,能同时杀了他们两个吗?不可能,我不相信?你是不是听错了,又或者他是用了什么奇谋巧计,暗算得手的?”

徐神人道:“具体的情况我还没有掌握,不管怎么说吧,吴钢和焉荣确实是死了,而且根据尸体上的伤口可以看出,就是勾魂使者所为……现在整个天鹰都有谁不知道勾魂使者的手段啊,那人是怎么死的,都不仔细检查,一眼就瞧出来了。”

“嘶……”

众神人听完纷纷往嘴里吸着凉气。

如果说之前两个月,风绝羽逐一暗杀了几大掌使手下十余下级管事是个奇迹的话,那么现在他一人双杀吴钢和焉荣,那就是个神话了。

吴钢和焉荣是什么修为?

众人心里能不清楚?

一个人杀两个人,这太恐怖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