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的分手炮很厉害 肉文np

  • A+
所属分类:挂失

“是吗?别有用心、暗里兴风之人。”方嫣红道。

沈梅娇将点心盘向方嫣红跟前推了一下道:“孔宁儿被太子杖毙,太子的眼睛是雪亮的,自然是怕她孔宁儿的臭名影响到红主。

况且,孔宁儿初试之时,便与红主起争端,入得宫中,珍珠被关事件也是孔宁儿引起。

孔宁儿自不是跟随在红主身边的丫鬟侍女,其也为入选宫中佳丽。太子杖毙孔宁儿怎能没有思虑过?红主今日当真是要翻出孔宁儿之事,替她鸣冤吗?难道太子维护红主的做法错了吗?”

沈梅娇这一番话说得确为事实,听得方嫣红也是一怔。

言外之意,别以为谁不知道,你拿孔宁儿当一条狗。

没有入宫之时便大打出手,以她之嘴,诬陷珍珠被关,而后兴风掀浪不断,被杖毙拜你所赐,你要是愿意翻出这些事情来,那就掰持、掰持,看看太子是否还维护你?

忽见方嫣红极不是个心思,鼻子向外喷了股粗气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少往别处扯,什么叫太子维护我的做法错了?孔宁儿被你的人指证造谣,我今天叫人来指证你就在当场听着,有错吗?没有你的人指证,太子会杖毙了孔宁儿吗?”

“那我还有疑惑,孔宁儿因何造我突然得大病的谣啊?我也一样的能找出证人来,指证造谣的人是红主的人。”沈梅娇道。

“你.....”方嫣红气恼道。

“红主,莫恼,莫恼。”翠儿上前斟茶道,“大下雪天的红主都来了,娇主也说回拜红主去,不愉快的话题翻过去,咱说点高兴的事儿。”

话音没落,忽见金枝在前,话还没等说呢,身后跟进来一个小宫女上前道:“红主娘娘,媚乞来了。”

“她来干什么?”沈梅娇惊道。

“来干什么?来跟你对质!”方嫣红道,“让她给我进来!”

室内气氛顿时紧张起来,紧张得简直透不过气来。

不一时,见两个侍女架着媚乞入得室内,松开手后退到外面,这两个人正是方嫣红身边之人,很明显媚乞是被绑架而来,虽然没有被捆着。

室内人的眼神不约而同的快速瞥了一眼她的腹部,都知道她有了身孕了。

妖妖道道的媚乞也是知道方嫣红的飞扬跋扈,势单力孤之下锋芒收敛了不少。两手交叠放在腹部之前,似是有意又似无意,总之,是在提醒着她有了身孕之事。

“你就是媚乞?”方嫣红极不是个心思、大声的问道。她可没有什么雅量,说些软话与这眼前跟她争宠之人。

“媚乞见过红主。”媚乞上前躬了一下身子,故作肚大弯不下腰,看不着脚尖之状道。

稍沉默,只片刻。

方嫣红站起身,至媚乞跟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半天,见她生得标志,很是媚气,脸色很难看地转向一旁边问道:“你可是有孕了?”

“是。”媚乞道。

忽见方嫣红眼睛当中喷射出一种骇人的冷光,猛的又转回身来,却又上前轻轻的拍了拍媚乞的肩膀,声音放得很轻道:

“媚乞,真替你高兴啊!你也很高兴是吧,媚乞娘娘。很期待着别人这么称呼你吧,期待已久了吧?哈哈哈!”

笑着笑着却又戛然而止,声音冰冷道:“听闻那日里,太子面前说孔宁儿造谣,娇主就在跟前,你亲眼看着的,是不是?”

媚乞没有立刻回答方嫣红。

她的眼睛望向窗外,双手紧紧的护在腹前,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人前来救场一般。

仿佛是一场说好了的戏,她来到的台上,无需要说什么台词,过一会儿就另有其人上场,她对着台下的观众弯个腰,然后退下去卸个妆就完事了。不过是走个场子而已。

“咳,你想什么呢?干嘛不回答我?”方嫣红瞪眼,冷若冰霜地问道。

“如果你满口胡言,接下来你的日子每天都将是不愉快的,对你腹中的胎儿是不利的,我也会如此这般地找来另外一个人指证你。”沈梅娇瞅着媚乞道。

媚乞依然是双手交叠在腹前护着肚子,向窗外张望着,就是不开腔。

从这一点上来讲,她要比孔宁儿强许多,至少她没有直接屈服在方嫣红的淫威之下,而指鹿为马,黑白颠倒。

说来那日里一大群的佳丽在太子面前指证孔宁儿妖言惑众,沈梅娇确实在太子的身旁。

而此一时,佳丽十走七,谁也不知道媚乞当时到底有没有在场,无从查证。她若站在方嫣红的角度说事,沈梅娇也没有反驳的办法。

“嗳,你哑巴呀?干嘛不回答我的话?”

方嫣红瞪圆了眼睛上前道。也就是此时人多,若是人少,又或者在自己的住处,方嫣红还不得又上演全武行,一个跟头两嘴巴,管你有孕还是没孕?

“我忘了。”媚乞道,“最近总是孕吐,自己都搞不清楚了。如果你说是那就是,你说不是那就不是,我真的搞不清楚了。”

‘啪’

一个嘴巴抽在媚乞的脸上,脸上立刻出现五根鲜红的手指印,媚乞往后退了一步瞪眼看着方嫣红。

“红主,这可是你不对了,你怎么出手打人?况且,媚乞正有着身孕,皇家子嗣,动了胎气,太子怪罪下来,你可担得起?”沈梅娇拦在媚乞身前道。

“你太让我失望了!”方嫣红怒道,“不是孕吐吗?这耳光就是治你这孕吐的,还吐吗?”

恰在此时,闻得门外一阵声响,紧跟着温婉引领着十几个人走了进来。忽见她一抬手,好像是很意外的不知道室内有这么多人一般道:“你们到门外等着,若是冷了团几个雪球玩玩。”

十几个人应声而退,温婉走进来,自是看着了媚乞一手护住腹部,另一手捂着脸,沈梅娇跟方嫣红针锋相对,气氛极其的紧张。

看着媚乞松了一口气,沈梅娇暗里吃惊,明显的感觉出来,刚刚媚乞望向窗外,所盼前来救场之人就是温婉,是她跟媚乞说好的戏。

喜欢沈梅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