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无奈迎合粗大 想开个加工厂

  • A+
所属分类:挂失

“夏老板一看就是很有本事的人,我可比不上。”郑瑞林笑呵呵的说道。

说着话的工夫,郑瑞林赶紧给夏泽凯泡上了一壶绿茶。

俩人简单的聊了一下‘儿童马桶’最近的产量情况和出货量。

郑瑞林可算逮住机会了,赶紧叫苦:“夏老板,你们这个量长得也太快了,我这边都反应不过快,还有啊,你们这个推陈出新的频率也太快了,我专门跟踪了一下,旧款的发货量还是挺大的,市场上对旧款的认可率还是挺高的,咱们能不能先缓一口气,要不然我这边生产线也有点照应不过来啊。”

“是吗?”夏泽凯随口问道。

郑瑞林点头:“真的,夏老板,你看看我这头上最近都多了多少白头发了,全是愁的。”

“咱这产量大,不要紧,大不了我多加人生产,可产品的品类太多了,我一条线一个品类加足了量生产也照顾不过来啊,我最近就在考虑扩大生产线的事,可是这钱……”

明白了,可能是看着夏泽凯挣钱了,他也想着加点钱了。

夏泽凯多精明的一个人,马上读透了他话里的意思,说道:“哎呀呀,这个事是我的问题,是我考虑不周了,没考虑到郑老板的难处。”

郑瑞林心里乐呵了,觉得夏老板还是挺好说话的。

可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就破碎了,夏泽凯说:“既然郑老板这边生产有困难,我也不能把所有的压力都压在你们身上,这样吧,我抽个空再另外找个代加工工厂,等我找到了就把其中一部分品类较复杂的产品拿到其他OEM工厂那里加工,郑老板,你看这样安排行不行。”

郑瑞林还想着夏泽凯是不是会主动提高一下成本价格,可他万万没想到夏泽凯来这一手。

这明摆着的意思就是你不愿意干,我就找别人去,想加钱,没门!

“夏老板,咱一直以来合作都挺好的吧。”郑瑞林苦着脸问他。

夏泽凯点头,这一点他不否认,可是半道加钱就算了

人妻无奈迎合粗大 想开个加工厂

,这很不地道。

他说:“夏老板,说真的,我现在也就赚个辛苦钱,工厂接下来要加产加线,还要继续招人,还有原材料现在也有抬头涨价的趋势,你也得考虑一下我的成本。”

“郑老板,我也不和你开玩笑,你要涨价是你的事,可你也应该注意到了,现在市场上做这个东西的越来越多了,价格竞争太激烈了,现在降价都降成什么样了,我这边正在考虑降价的问题,你不给我降成本也就算了,今天还要给我涨?”

“再说,现在的PVC和CPE的市场价格大趋势下降了,按照周期性,未来一年内能涨上来的概率都不大,你和我说原材料涨价了?”夏泽凯眨巴眨巴眼,他这会儿标准的商人模式。

脸上带着一副狠劲,你敢涨价,我就敢开撕。

郑瑞林都忘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曾经还是李金川的同事,他也是干塑料颗粒助剂销售出身的……

“是吧,那看来是我记错了,回头我再看看,不过夏老板这边连续推出的新产品,我们工厂的开模频次很高,这一块的成本费用确实很大。”郑瑞林解释了一下,算是互相给了个台阶。

夏泽凯点头笑着说道:“这一点我也懂,郑老板放心,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主要维稳市场,会暂缓开发新品。”

郑瑞林陪着点头,他说:“根据我的经验,夏老板这边每年推出三到五款新品就可以了,多了反而不好,也算给市场一个慢慢接受的时间。”

“毕竟这买卖还是细水长流的好。”

……

去瑞林塑胶这次总体不算愉快,但有争执是很正常的事情,谁都想让自己多赚点钱,这个无可厚非。

只是这个事也给夏泽凯提了个醒,光用瑞林塑胶一家OEM代工厂,还是存在很大的问题,在关键时刻会让他很被动。

一个是对方的产能始终是有限的,他可以多排产,但是峰值是固定的,他也不会把所有的产能都替换成夏泽凯的产品。

第二个就是把产品全部集中给一个代工厂,有很大的风险。

如果因为某件事没谈拢,对方说撂挑子就撂挑子了,到时候夏泽凯哭都没地方哭去。

“唔,这个事倒是给我提了个醒,还是要再多开发两个OEM代工厂啊,别真的最后出了什么问题。”夏泽凯心里盘算起来。

中午,夏泽凯一个人在外边找了个挂着‘单县羊汤馆’的快餐店,点了一碗大份的羊杂,才5块钱,两角店里自己做的大块油饼,3块钱一斤。

边吃边想着关于再另外找代工厂的事。

这个事不能耽搁,他还没吃完饭,就给薛晨打了个电话,让他明天早上直接来工厂这边。

薛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老板亲自召唤,他不敢耽搁,当即答应了下来。

一碗大份的羊杂汤喝完,两角油饼下肚,夏泽凯觉得浑身都暖和了,额头上还出了点汗,真舒坦。

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一点,他又去了趟工厂。

在那里一直待到下午三点多就走了。

让夏泽凯没想到的是,他这回到了齐韵幼儿园这边,发现老保安王德顺回来了。

“老王,你这是刚回来?”夏泽凯见到他还挺高兴的,打了个招呼。

王德顺看到夏泽凯后,也勉强扯着嘴角笑了笑,他说:“小夏,你来了啊。”

“哎呦,这是怎么了,笑的有点难看啊。”夏泽凯用调侃的语气问了一下。

王德顺这一下子被问到点上了,他叹了口气,说道:“我大姐走了。”

“我一直在她那里待了大半个月,不过她还是没能挺过来,最后还是走了。”王德顺脸上有些伤心和落寞。

夏泽凯这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张张嘴,最后说了句:“老王,节哀顺变!”

“嗯,我没事。”王德顺看来是找到说话的人了,他有满肚子的话要说,可此时不大合适,他说道:“小夏,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我请你吃个饭,咱们俩好好聊聊。”

话落,他又想起来夏泽凯现在可是大老板,平时应该挺忙的,就赶紧说道:“你要是忙,有应酬就算了。”

“没事,我一直说请你吃饭,也一直没兑现,赶早不如赶巧,今天晚上就我的了。”夏泽凯笑呵呵答应了。

王德顺还想争,夏泽凯说道:“你非得请,那就下次,咱们怎么也得有个前后顺序。”

放学的铃声响了起来,没一会儿的工夫,幼儿园教学楼里就传来了孩子们‘啊啊’的叫唤声,声音里充满了欢快的味道。

夏泽凯随着人流排队往前走,没多久就接上了丫头和桐桐她们俩,他还问了王德顺说了一声:“老王,你几点下班?”

“五点,最晚不过五点半。”王德顺说道。

夏泽凯心里头有数了,他指着这条街西头说道:“咱就去那边的那家鲜花椒炒鸡店,你想喝点什么酒?我回去拿。”

“随便就行,我酒量一般。”王德顺最后这样说的。

丫头和桐桐听到爸爸要和这位‘王爷爷’吃饭喝酒,她们俩也想跟着,桐桐就说道:“爸爸,我也要去。”

“我也去。”丫头跟着喊道。

王德顺看到她们姐妹俩的欢快劲,心里头因为大姐过世导致的苦闷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他说:“你们都去。”

夏泽凯先带着俩闺女回家了,先给她们俩洗洗手,洗洗脸,重新换了套干净的厚衣服,快到五点了,夏泽凯就带着她们俩走着出门了。

先去地下室里拿上了两瓶酒,夏泽凯也没忘了给他媳妇打个电话说一声,让她等会儿回来了直接去后边的鲜花椒炒鸡店里吃饭,顺便把吃饱的丫头和桐桐给接回来。

人上了年纪,喝点酒后,大多数都会伤春悲秋,容易响起一些伤心的往事,说话也就黏糊。

他这是第一次和王德顺吃饭,不清楚王德顺会不会也是这样,但是不妨碍他提前做这个打算。

路过幼儿园门口的时候,看到王德顺还在门口守着两个没被接走的孩子,他就知道老王今天铁定要加班了。

“哎,这个行当也不好干,看着挺挺快的,可时不时的就要加班。”夏泽凯心里琢磨着。

他朝王德顺喊了一嗓子:“老王,我去店里等你。”

“好嘞。”王德顺回应了一声。

丫头和桐桐很高兴的跟在爸爸身后,小胳膊一甩一甩的,她们一个劲的问:“爸爸,咱们吃什么?”

“爸爸,我要吃肉肉。”

“爸爸,妈妈来吗?”

小姐妹俩问题可多了,夏泽凯都耐着性子一一回答她们。

他们爷仨过来的时候,店里的老板娘正在门口的马扎上坐着,看到夏泽凯带着俩闺女过来了,她赶紧站起来招呼。

“兄弟,来了啊,都好久不见你了,今天想吃点什么,几个人啊

人妻无奈迎合粗大 想开个加工厂

,姐给你安排一下。”

“哎呦,这俩就是咱家的小公主吧,长得可真可爱,我都有点想抢一个回去当儿媳妇喽。”老板娘说道。

夏泽凯看着她一说话,一动身子,就上下乱颤的雪白巨丘,忍不住替她担心,别介一不小心就从衣服里跳出来了。

这可爱的大白兔真让人心慌慌。

“大姐,先炒3斤鸡肉,再来上个酸菜鱼,鱼来条大的,其他的菜等会儿再点。”夏泽凯顺口点了菜。

老板娘‘哦’了一声,说道:“好嘞,你们先上二楼找个地方坐下,我让他们马上做。”

老板娘的凶器逼人,夏泽凯可不敢呆时间长了,他说:“那我们先上去了。”

这个点还不到吃饭的时候,店里只有一桌,在一楼东南角放空调的那地方坐着。

桌上放着一大盆用不锈钢盆盛着的鸡肉,三个人一人两瓶啤酒,都起了盖子,放在自己面前。

“爸爸,好香啊。”桐桐抽动着小鼻子,高兴的说道。

夏泽凯笑着点头:“那你等会儿多吃点。”

“好呀好呀,我可喜欢吃鸡肉了。”桐桐才不知道什么叫客气。

路过厨房,夏泽凯想起一件事来,他喊道:“姐,别放辣椒啊,我闺女不吃辣椒。”

“好嘞,兄弟放心!”老板娘比划了一个‘OK’的姿势。

爷仨上了二楼,夏泽凯选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每张桌子中间都有一张折叠的屏风隔开了,倒也不显得乱。

夏泽凯先把四套杯具给洗干净了,又用热水烫了一遍,他和他老婆各一套,老王自己一套,他俩闺女用一套喝水,要不然这桌上全是杯子了,等会儿光听杯具的击打交响乐吧,不用干别的了。

洗刷完后,夏泽凯先给俩闺女和他老婆的杯子里倒上水冷着,再慢慢等着。

桐桐问:“爸爸,快了吧,怎么还不见鸡肉呀。”

“快了快了,你饿了呀,你们幼儿园中午给吃的什么啊,咱是交了钱的,怎么还没管饱饭。”夏泽凯总算逮着机会了,他准备借题发挥,要是有猫腻,他准保让田青老师下不来台。

可桐桐哼哼唧唧的说道:“我吃饱了呀,可现在又饿了。”

“你是小猪猪吗。”夏泽凯点着老二的葱头鼻尖,笑着说道。

桐桐不乐意了,抬起小手就要抽打爸爸的手,嘴里还哼哼着:“你才是猪猪,我不是。”

爷仨嬉笑着闹了二十多分钟,老王总算过来了,丫头和桐桐都喊了声王爷爷。

夏泽凯让他点几个菜,老王很墨迹的点了个醋溜土豆丝,一个风味茄子,这是还有点放不开,竟捡着便宜的点了。

夏泽凯一看这样哪成,他加了个糖醋里脊,回锅肉,还给丫头她们点了个拔丝地瓜,正好吃着玩了。

“哎呦,太多了。”王德顺说道。

夏泽凯则说:“我老婆等会儿还来呐,吃不了打包。”

罗希云五点四十多就到了,她过来的时候,鲜花椒炒鸡和酸菜鱼才刚刚端上来,其他几个菜也上的差不多了,放了满满的一桌子,丫头和桐桐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吃拔丝地瓜了。

“妈妈,我吃那个甜甜的。”丫头都指着拔丝地瓜不放手了。

罗希云是一通忙活,王德顺则伸手把这道拔丝地瓜拿起来放到了罗希云跟前,说:“让她们俩慢慢吃吧。”

夏泽凯把带过来的白酒给拆开了,他说:“老王,扳倒井啊,我觉得这酒还不错。”

王德顺笑眯眯的点头:“这个就挺好的,度数低,我喜欢喝,你要是弄个高度的来,我还真喝不了。”

夏泽凯笑了:“好嘞,咱慢慢喝,不着急。”

让罗希云她们娘仨先吃着,夏泽凯和王德顺也不着急,慢慢喝了起来。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