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张开点学长让你舒服 进入学校处罚室被处罚的作文

  • A+
所属分类:挂失

“好多书啊……”

狐九望着,吧唧了一下嘴,心中嘀咕道:‘真是浪费,这么多书,足够买好多蜜饯了!’

有些架子上都生出了灰尘,这些书放这里也极少有人看,这不就是浪费吗。

狐九漫无目的逛着,随手抄起了一本来,

腿张开点学长让你舒服 进入学校处罚室被处罚的作文

翻开来看了看。

“有画?”

书中画着人像还描述了穴位,更像是一个动作。

前半段画的都是些穴位,狐九看不懂,后半段则是一个人拿着棍子,朝着前方挥舞,应该是招式之类的,连贯起来总共有二十多页。

“这就是先生说的武学?”

狐九看得津津有味,便试着模仿着图上的动作。

练了一会后就觉得没意思,总觉得是差些什么东西。

或许就是书中的前半段它没看懂的东西,那些画在人身上的点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偷学藏书阁中的武功可是要被关进大牢的。”

狐九回头看去,便是方才那个老太监。

守阁大监将《法华经》放回原处后便下来找这小狐狸了,免得出什么乱子。

“呜嘤。”狐九回应了他一声。

守阁大监说道:“方才我听见了。”

不要怀疑一个八品武者的耳力,就算隔着楼上楼下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狐九坦然开口道:“嚯,没意思。”

守阁大监强装镇定道:“你会说话为什么要装呢?”

狐九坐在架子上,说道:“先生说不能随便在凡人面前开口,会吓到你们。”

守阁大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小狐狸。

狐九见他那眼神,便说道:“你想法倒是蛮多的,不过你可要考虑后果,御书房那位老大爷都得对我客客气气的。”

“老大爷?”守阁大监愣了一下,说道:“你是说陛下?”

狐九挑眉道:“为什么你们都这么喊他?他不是姓萧吗?不能叫名字吗?”

守阁大监再一次被震骇到了。

狐九想了想,又说道:“那司天监那个小老头,你总认识了吧。”

“监正大人?”

“对,就那小老头,前两天我还拔他胡子来着,你是这宫里的人吗?我都在这呆了大半月了,就你胆子肥,敢对我动手的。”

守阁大监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这小狐狸什么来历?

莫不是胡咧咧的?

狐九倒也无所谓,抬了抬爪子道:“你不信就算了。”

守阁大监沉吟了片刻,说道:“所以你就是只妖怪?真是成精了。”

“对,怎么样,怕了吧?”狐九洋洋得意道。

守阁大监笑了笑说道:“没你这样的妖怪,若是让宫里的娘娘瞧见了,不得给你抱走咯。”

狐九打了个哆嗦,说道:“女人都是洪水猛兽……”

它那次去后宫玩,宫里的娘娘见了它就要抓它回去做宠物,几位娘娘还为此争了起来,想想就可怕。

守阁大监被这话逗的一乐,说道:“你跟冷宫那位关系匪浅?”

“你说茹姐姐?还好吧……”狐九说道。

“想来是了。”守阁大监道:“自她被打入冷宫开始,就没跟外界任何人事有过半点交流,你也是第一个,还是只成了精的狐狸。”

狐九不想解释这件事,低头看了一眼踩着的武学典籍,说道:“对了。”

它接着说道:“先生总说凡世的武学很有意思,刚刚我对着图练了练,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是不是哪里出错了?”

守阁大监走上前去,拿起那典籍看了一眼,说道:“此为《伏魔棍法》乃是佛家武学,你方才练的是哪一部分?”

“就后面那些。”狐九指了指道。

“这只是棍法。”

守阁大监解释道:“武者先练筋骨,再练内力,以心法催之,施于四肢,方显武学之威,后半部分的棍法只是个形,重要的在这心法之中,也就是前半本所述的穴位,也就是内力流动的方向。”

狐九眨眼道:“听不懂。”

守阁大监叹了一声,将那《伏魔棍法》放下,说道:“你并非是人,估计是练不得这门功夫。”

他顿了一下,问道:“话说回来,方才在门口你躲咱家用的是哪门武学?”

“先生教的。”狐九只是答道。

“你不愿说就算了。”

守阁大监也不多问,他也只是觉得有趣。

这小狐狸虽是妖物,但却羸弱无力,若是他动真格的,也不就是抬抬手指的功夫。

狐狸学武……

这可有意思!

守阁大监说道:“咱家给你找几本不用心法的窍门,这你倒是可以看看。”

狐九起身,道了一句:“多谢!”

“你倒也懂些礼数。”

守阁大监笑了一声,迈步朝里面走去。

他没有去问这小狐狸的先生是谁,大抵不是他能得罪的人物,估计也是借了‘先生’的威,这小狐狸才能在皇宫里作威作福。

莫不是仙家?

或许真有可能。

但哪有如何,他一个半只脚迈进黄土的人,也只是图个早日解脱,成仙什么的可算了吧。

短短几十年他都活的煎熬……

《解元手》《松州十二路腿法》《凝霜指法》《缠龙手》……

守阁大监一连拿出了数本,让那小狐狸挑。

狐九翻开看了一眼,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守阁大监疑惑道。

狐九叹了口气,说道:“我不识字。”

守阁大监倒是一愣,怎么忘了这茬,其中许多武学都是言语记述的,极少会有图解,这小狐狸又怎么看得明白。

“无事,咱家念给你听。”守阁大监说道。

狐九瞧了他一眼,口中嘀咕道:“先生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老太监不仅不怕它,而且还对它这么好,不由得让狐九有些担心。

“你先生说得不错。”

守阁大监说道:“但咱家可不是对你有所图谋,只是因为在这藏书阁守了太久了,闲的。”

狐九问道:“宫里的大监不都该是恪守规矩的吗?”

“规矩是给活人定的,半只脚进了黄土了,还守着这规矩又有何用。”

守阁大监看着它,笑了一声,说道:“再者说,咱家可从未见过狐狸习武,觉得有趣,便想着教你些东西。”

“往后你若无事,可经常来藏书阁寻我,咱家也多教你一些武学。”

“着实有趣。”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