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让我把腿张开给他看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 A+
所属分类:挂失

“你的舅舅这段时间做的不错。”

看完了手中的情报,韦赛里斯顺手便把信纸放在了烛火上点燃。

火光照亮了他的脸颊,随后扔到了地面上,化为了一团灰烬,然后这才抬起头来。

“奥柏伦舅舅么?”

而坐在韦赛里斯对面的亚莲恩王后刚刚也看过了情报,然而她的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喜悦,反而露出了忧虑的神情。

“可是我觉得他用刑有一些太过残酷了。”

“比如那个什么石盔城的继承人巴隆·史文,我觉得放他一马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帮我们杀了史坦尼斯。”

亚莲恩认为巴隆·史文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杀他和放他都不会影响大局。

她不明白为什么奥柏伦没有选择放过对方,反而一定要置他于死地,韦赛里斯离开君临之前全权放给了奥柏伦,他有极大地自主权,没有人会干涉。

“古利安·史文大人会因为此事谋反么?”

“毕竟那是他最后一个儿子。”

明亮的烛火下,随后漂亮的多恩王后忧心忡忡的开口道。

“会,或者不会,这并不重要,奥柏伦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然而韦赛里斯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开口道。

“正如你所说,亚莲恩,我不需要考虑古利安·史文究竟是什么感受。”

“他如果隐忍就让他活下去,他如果心怀不满想要造反,那就顺手灭掉他。”

“正好起到了一个杀鸡儆猴的效果,七国统一不代表将士们已经解甲归田。”

事实上因为新政的原因,士兵们的好战情绪空前高涨,七国虽然没有了大的战争,但小的冲突还在不断发生,比如某一个村子被屠杀洗劫,某一个贵族女儿被绑架等等。

而昨日,谷地刚刚快马加鞭送来了几颗头颅还有一副青铜盔甲,那是属于符石城罗伊斯家族最后余孽的头颅。

谷地战事结束后,约恩·罗伊斯和他的长子葬身在了内战中,他的次子罗拔·罗伊斯带领士兵们重新逃回到了符石城,然后闭门不出。

随后林恩·科布瑞爵士主动请缨率军攻打符石城,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攻克了这座坚固的城堡,砍下了罗拔·罗伊斯和他的幼弟威玛·罗伊斯的人头。

而前林恩·科布瑞爵士的侍从,如今在约恩·罗伊斯伯爵‘扶持’下成为的红垒伯爵米歇尔·雷德佛,他惶恐的亲手砍下了自己妻子的人头,宣布与罗伊斯家族彻底割裂,防止受到牵连。

米歇尔的举动让谷地贵族有些不齿,然而他的果断行事还是起到了效果,最终清洗约恩·罗伊斯党羽的行动没有牵连到他。

而罗拔、威玛还有雅西娜·罗伊斯的人头还有罗伊斯家族祖传的青铜盔甲被快马加鞭送到了高庭。

然而韦赛里斯对此也没有太大的感触,仅仅只是看了一眼,然后便摆了摆手让士

同桌让我把腿张开给他看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兵把三颗人头埋了,至于那一副历史悠久的青铜盔甲则是留了下来。

他其实也并没有想要把罗伊斯家族抄家灭族,仅仅只是收回符石城而已,然而没有想到这群刚刚投诚的谷地贵族很想要证明自己,或许也是皈依者狂热,用力过猛,直接把罗伊斯家族给斩尽杀绝了。

韦赛里斯没有那么憎恨约恩·罗伊斯伯爵,哪怕对方曾给他制造出来不少的麻烦,相反他对于这个人还有几分看好,如果约恩·罗伊斯肯屈膝投降的话,谷地总督或许也轮不到小指头来坐。

不过可怜的是这位‘青铜约恩’站错了队伍,最终导致了一个身死族灭的下场。

而曾经诞生过‘谷地、五指半岛及明月山脉至高君王’的罗伊斯家族也从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消失。

然而韦赛里斯却并不会为他感到惋惜,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而负责,尤其是当他身为族长和全军统帅的时候,肩膀上肩负的责任更多。

“君临的那些贵族太烦了,不过...躲在这里讨清净的时间也已经够多了。”

韦赛里斯逗弄了一下自己的女儿,襁褓中的婴儿咿呀着伸手想要抓住他,但却被躲了过去。

戴安娜扁了扁嘴韦赛里斯赶忙把手指送了过去,抓住了自己的父亲,戴安娜这才露出了笑容,一双紫罗兰眼眸的纯粹至极,不染丝毫尘埃。

“咿呀——”

这个世界上能够让韦赛里斯心甘情愿屈服的也只有这位小公主了,而银发青年也不由得微微露出了笑容,捏了捏了自己女儿的脸颊,随后开口道。

“明天启程,返回君临。”

...

虽然如今的公审大会是君临城中乃至整座维斯特洛最引人注目的活动,然而整个国家的运转当然不会因此而停摆。

君临城中的政治活动依然还在继续,贸易城邦甚至远至奴隶湾和盛夏群岛的使者已经在红堡等候多时了。

自由贸易城邦的使者自然是来恭贺韦赛里斯统一了七国,而奴隶湾的使者则是正常来和铁王座交流感情,然而等到了之后才一脸懵逼的发觉铁王座已经换了主

同桌让我把腿张开给他看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人。

至于盛夏群岛的消息则是更加的闭塞,他们是来看热闹的,想看看传说中的异鬼是什么?

而韦赛里斯低调的返回了君临,这些等在这里的使者想要见到这位国王陛下其实也没有那么容易。

本来这些使者们被晾在外面还有些不满,但当他们发现布拉佛斯和铁金库的使者也和他们一样乖乖在门外等候的时候,所有的不满全都烟消云散了。

铁金库使者在王座厅觐见了韦赛里斯,他带来了正式的文书,免除了铁王座名下润有的欠款。

同时为了彰显布拉佛斯和坦格利安家族的友谊,他们愿意提供了一笔不小于一百万金龙的免息贷款,帮助王室恢复建设国家,这引起了在场七国贵族的诧异和震惊,要知道铁金库一向是锱铢必较的。

而布拉佛斯的使者和铁金库的使者分开,递上了一封他们海王托尔莫·弗雷加的亲笔信。

“知道了。”

上面书写的内容关于曾经两个人做出来的口头约定,韦赛里斯看后便把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把这封信放到了火上烧掉。

而这名布拉佛斯使者似乎是托尔莫·弗雷加的亲信,同样一言未发,鞠了一躬然后便退了下去。

喜欢睡龙之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