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姪女日出水了 污文乖不疼的

  • A+
所属分类:挂失

传说中阿拉丁神灯可以帮人实现三个愿望,于是有聪明的人就想出一个绝佳的主意——在对灯神许第三个愿望的时候,再向灯神要三个愿望不就可以了?

故事中的灯神虚无缥缈,人类无止境的贪婪却是实实在在。

沈约心静,是以一口就能道破八道门的本质,众人微有恍然,感觉事情就该如沈约解释的样子。

杨幺点头赞道:“沈先生就是非同凡响,亦有大的智慧,一语道破真相。”

沈约随即道:“但每个人想要的愿望不同,酆都判官和你的愿望差别很大?他有什么愿望呢?”

杨幺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没有问过,我只知道,要实现这愿望,还需要一个契机。”

“契机就是众妙之门吗?”沈约清醒道。

林逸飞心中微震,他自然早看到众妙之门,暗想为什么渡劫迷宫内,却没有这种说法?

若真的有这个传说,萧楚没有道理隐瞒?!

他对师父萧楚本来只有师徒之情,可如今深想,却发现萧楚实在有着太多的秘密。

杨幺缓缓点头,“不错,契机就是众妙之门。当年仙人有言,就在今日,众妙之门会在此间出现,而众妙之门出现之日,就是愿望可以实现之时!”

话音落,杨幺对面那个门内蓦地有声响传出。

众人惊凛。

岳银瓶盯向那道门,却亦没有忘记留意杨幺的举动。

对面那道门倏然而上,没入山壁中。

门口有个洞口,黑黝黝的,没有声息,却像有个洪荒怪兽随时都要窜出般。

林逸飞不禁稍上一步,略微挡在了岳银瓶之前。

岳银瓶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心中奇怪——这人究竟是谁?为什么对我如此关心?

她和林逸飞联手,一方面是因为对林逸飞有莫名的好感,另外一方面,却是因为林逸飞对当前战情分析绝佳,在对阵杨幺的时候,说出很多独特的见解。

岳银瓶倒不知道林逸飞不过是将旧事重演,认定林逸飞实有大才,这才想将林逸飞引见给父亲,是以才和他协同做事。

可对于林逸飞的底细,她是着实不知的。

四周静寂的听得到心跳,随即众人又听到脚步声缓缓从那道门内传来,片刻后,一双碧眼最先出现,然后就是酆都判官的身形。

众人内心均警。

他们知道酆都判官不是傻的,这时候出现,必定是对如今的局面有几分把握的。

杨幺盯着酆都判官,微有吸气,却不发声,反倒是酆都判官淡然道:“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的。”

沈约皱起眉头,他初次见到酆都判官时,这人虽有不差的能力,却远不如当下的自信。

自信是需要本钱的。

酆都判官的本钱何在?

岳银瓶并未立即动手,她不是事事都抢先锋的,如今事态诡异,她还需要盯着杨幺,自然不肯当这个出头鸟。

“杨幺,到你杀死酆都判官的时候了。”岳银瓶只是动口道。

她说的是真相,一句话就将矛盾引到酆都判官、杨幺之间。

酆都判官目光游转,本来是定在岳银瓶、林逸飞的身上,他看起来很想再和二人交手,但听岳银瓶所言,终于看向了杨幺,“她说的是真的?”

杨幺笑笑,“不错。我和他们定了契约,他们暂时不对我动手,我要先杀了你!”

酆都判官双眼中碧绿之意更浓,很是嘲讽道:“天王,这绝对不是个聪明的决定。”

一拍脑门,故作恍然,酆都判官又道:“天王想必是兵不厌诈,故意这般,就是为了和我汇合?”

岳银瓶内心凛然道:“酆都判官,那你背叛杨幺,说出水寨军力的如实布置,带我们从隐秘路线潜入,让我等在这里暗算伏击杨幺,也是兵不厌诈吗?”

她说的仍是事实,用意仍旧是彻底的分裂杨幺、酆都判官的关系。

杨幺面无表情。

酆都判官神色似有丝尴尬,不过转瞬消散,“此一时、彼一时。我信天王明白我的意思。”

杨幺淡然道:“我不明白。”

斜睨岳银瓶几人,酆都判官凝声道:“天王想必知晓,如今我的心愿已成!”他那一刻嘴角露出笑意,露出还算洁白的牙齿。

沈约却留意到酆都判官的脸色、相较他初见的时候更黑了几分。

这是很诡异的事情。

人的肤色本展现出体内的环境,酆都判官的脸色很不健康,可许愿后,酆

我把姪女日出水了 污文乖不疼的

都判官看起来更不健康。

那他许的是什么愿望?

“因为昔日情谊……”

酆都判官缓缓道:“我仍想和你联手。此间的秘密只有你我知晓,知晓秘密的你我若是联手,不要说可以尽杀此间障碍,甚至要一统天下,又有何难?”

岳银瓶内心凛然,她看得出酆都判官绝非疯子言语,而是有着十足的信心。

什么心愿让酆都判官有着这种信心?

杨幺淡然道:“我却不想和你联手。”

“哦?”

酆都判官微怔,反问道:“为什么?”

杨幺缓缓道:“因为我对杀戮和一统天下已经没了兴趣。”

酆都判官先是发愣,随即大笑起来。他的笑声激荡在石室中,众人听闻,着实有震耳欲聋的感觉。

牛皋等人暗自骇然,心道人类怎么会发出如此宏亮的笑声?

哪怕是内家高手,能发出这种声响的亦是不多。

笑声终歇,杨幺仍旧淡漠道:“你笑什么?”

酆都判官盯着杨幺,冷峭道:“我若不是深知天王的底细,还真以为天王是个大善人!可你自起事以来,屠戮难数,死在你手下的有真正的恶人,也有无辜之辈,你为得兄弟们的信任拥护,昧心事也做了不少吧?”

杨幺未语。

酆都判官冷冷道:“但这不能怪你,因为哪怕刘邦、项羽,秦皇汉武,亦采用过血腥屠戮、收买军心的方法。”

没人

我把姪女日出水了 污文乖不疼的

回应。

因为众人知道酆都判官说的是事实。

为统天下者,要收买军心,多数人靠的不是理智,而是血性、或者世人内心潜藏的兽性。

兽性一定要发泄,是以暴乱初起时,每逢克城,都少不了烧杀掳掠来发泄!

喜欢极限警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