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们在水里做 太大太粗好爽受不了

  • A+
所属分类:挂失

(上一章被封了,正在申请解禁。主要情节就是李家成假装对陶知命推心置腹,以及霓虹那边新一轮丑闻爆发,再到陶知命准备收章儒京的心--先这么看吧,我也不能不更了。)

听着陶知命的话,章儒京正在那里发呆,陶知命的手提电话响了起来。

他接听之后就有点意外:“桥本大人?”

一个电话打完,陶知命就笑得乐不可支的样子:“看到没有,霓虹相首的新丑闻,竟也习惯了找我这个中间人,看米国那边能不能消停一点。”

章儒京人麻了,你到底是个什么神仙?

刚才说的话信息量就够大了。可现在听他现在这样说,他明明又和米国的关系很好的样子。

赵元曦刚才只听到陶知命这边的话,不由得问道:“又有什么新丑闻?”

陶知命呵呵笑了笑:“我们的宇野宗右大人钟爱艺伎,回头你再去看吧。先不扯这个,刚才说到哪了?

小东西我们在水里做 太大太粗好爽受不了

章儒京:“夏国半导体的支柱……”

“对!”陶知命看着他狠狠说道,“很粗很壮很有劲的支柱!”

章儒京觉得他并不正经。

陶知命开完玩笑就正经起来了,认真地说:“老章,你这个人,我相信我看得准。这些话,我是不会轻易对别人说的。你别看我现在主要搞的事情很多,但我的方向其实很清晰。现在搞的那些事,全是在为将来做准备。后面的时间还很长,今天只是想让你明白:我给你这么好的待遇,就是要你安心上我这条船。我相信你也有这样一颗心,你想做这件事缺钱,我有;我想做这件事缺技术人才,你来!”

“……老实说,我到现在还没深想过这些。”

“那就先当做我想支持你做出世界最好的芯片!”陶知命甩出了一份保密协议,“签了这个,我告诉你我的计划有多大!”

章儒京工作都辞了,米国的房子也卖了,这下也不再犹豫。

只看了看文本,上面写的是他作为硅元芯片的总工程师,对公司重大研发项目的保密义务。

这很正常。

爽快地签好之后,陶知命才拿出了一份计划书,放到了章儒京的面前。

章儒京粗略看了看,就吃惊地站了起来:“这……这……”

陶知命淡定地说道:“三个主要方向,CPU,闪存,DSP。硅元芯片先从代工开始,霓虹那边,我会争取到一些解码芯片的订单;下一步,英特尔的CPU代工我去谈。这个过程你用来提升工艺水平。”

“不是这个,我是说……这些芯片设计公司……”章儒京看着上面列出来的专业术语,相信陶知命不是完全不懂了。

“除了X86架构的CPU代工,精简指令集这边,我已经找了一家罂国的的公司,他们推出了一个精简指令集的架构。听说米国也有一家硅谷的公司,正在邀请各种移动通信领域的专家和投资人看他们的CDMA码多分址技术。硅元芯片后面既要考虑X86架构CPU的代工,等到基于精简指令集的低功耗CPU有了成熟产品,后面应该也会有很大的发展前景。”

陶知命说的这两家公司,一家此时还叫Acorn。苹果尚未介入,它们还没改名为ARM;另一家叫高通,还只是有了CDMA的技术原型,尚未开发设计专门的芯片。

“闪存这一块,我随后就会把东芝在这个项目组的人都挖过来。”陶知命继续说道,“DRAM的市场已经杀得血红了,但闪存的前景我更看好,而且后面可以先用在一些别的产品上。”

章儒京无言以对,眼睛还盯着计划书上面的时间和投入上。

低功耗CPU、闪存,时间计划是10年。每一个领域,现在都规划了……10亿米元的研发投入预算。目标是:有足够宽广的专利壁垒,有可商用,成本不高于成熟替代品的20%。

而陶知命还没说完:“DSP芯片,你很熟了,德州仪器在这方面就很厉害。我想做的方向,是专门用于通信领域和消费电子领域的DSP芯片。现在先从音频和视频解码芯片开始做起,这方面我后面有音乐和影视的大量应用产品,自己就能提供大量订单。”

“音频和视频解码芯片……还要发展到DSP方向?”

“集成电路的摩尔定律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虽然单片居多,但未来在一块芯片上就集成某个系统,应该是一个方向。”

章儒京呆呆地看着他:“其实我不懂芯片设计……”

这下章儒京是真的不明觉厉了,陶知命笑了笑:“确实,现在这种设计理念还没听说。但没关系,我只是给你看看我的规划。”

“……为什么把主要的方向定在低功耗的CPU、闪存还有通信方向的DSP上?”

陶知命叹道:“谁让现在入局个人电脑已经太晚了呢?不过我觉得,将来还有更大的应用场景吧。”

他说着举起了旁边硕大的手提电话。

“……你是说,PDA?”

“PDA吗?”陶知命笑了起来,“这么理解也行,总之,如果技术、工艺、材料、通信基础继续发展下去,应该会有那么一天吧。所以才规划了10年的时间,打好这个基础。”

章儒京怔怔地看着计划书上的数字,喃喃道:“这么多钱……”

“如果做成了,是不是很粗很壮很有劲?”

个人电脑都还没普及,互联网时代的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手机都还只是大哥大。

但想在这个领域有所作为,确实是需要提前一二十年布局的。

章儒京着实没想到他盯着的居然是那么遥远的未来,哪怕是张中牟,去做芯片代工厂,应该也只是想利用更低的人力成本和更专注的管理,去赚代工的那一点差价吧?

最让他震撼的,自然还不是陶知命这一番畅想,因为他毕竟缺乏商业的思维。章儒京震撼,仍旧只是:“一共20多亿米元的投入……”

陶知命也没说自己现在就有十倍于此的钱,只是淡淡地回答:“缺钱了,我那艘游艇一卖,就是几亿米元。”

……聊不到一块去。章儒京只觉得,他确实是在进行这个行业的豪赌。

看样子,这个年轻老板把自己的将来押注到电脑行业了,像他一样年轻的电脑行业。

不过看到这样的魄力,章儒京确实激动了起来。半导体行业是一个烧钱的行业,如果他真的准备了这么多钱来烧,而且又确实有一个清晰的方向的话,那说不定真能成功。

一旦真的成功了……那就是全世界当之无愧的科技巨头!

……

“我记得你不是学这个的啊,怎么能把他说得那么激动?我看他问一些问题,你对答如流的……”

去机场的路上,面对赵元曦的问题陶知命只是冷笑着:“你以为我只是在撩妹子?老板的勤奋好学你根本想象不到!”

“……”赵元曦记得这个句式他以前用来怂恿过自己,当时是挤眉弄眼的表情,说有钱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哎,还想在香岛多呆两天,多看几个剧本,多选几个漂亮女演员的。”陶知命叹着气,“宇野宗右可真能啊,老妇爆料老头子与她的故事,还控诉对方始乱终弃。真搞不懂他怎么爬得到这个位置的,艺伎出身的女人都处理不好关系。”

“……这事对你会不会有影响?”

“怎么可能对我有影响?我和我的女人们相敬如宾、恩恩爱爱!”

赵元曦直翻白眼:“我说的是霓虹那边的计划!这种丑闻为什么要请你回去帮忙处理?”

“我处理个屁,这事我才懒得管。”陶知命和他一起翻着白眼,“天国之门我要去监工,还要慢慢地卖手上的房子,事情很多的。既然干事长请我回去见一面,那当然要给面子。对了,李家成说的那个私募基金,你尽快在香岛把它搞好,慢了就赶不上趟了。”

“……有消息?霓虹股市的问题?”

“是啊,就告诉他们,霓虹央行开始加息了呢。”陶知命想起趁着霓虹政局不稳已经开始烧火的三重野复,意味深长地说道,“风向开始变了啊!”

私人飞机从香岛起飞,前方是走向泡沫巅峰的霓虹。

有关后方的香岛,年初刚刚公布了基本法草案。

飞机的左边,一个工人的月工资是100元钱左右;与此同时,前方的东京,总是有人一晚上就要花掉上万元钱。

不久前,左边启动了一个工程,取名希望。

不久前,米国新任的大统领到了燕京访问。

不久前,红苏的领导也到访,两个国家的关系再次正常化。

而此时此刻的世界,所酝酿的巨大风暴,已经如同飞机下方翻涌的云层,开始聚集,准备横扫。

飞机上的陶知命,从云端静静看着下方。

这里像是个上帝视角,陶知命已经越来越喜欢飞行在空中的旅程。

这样的时刻,他总是能更好地思考,更敏锐地串起诸多的事。

霍英冬从内地准备好送到欧依尔特王室的货已经启运,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会是那边难受的一个时间点。

陶知命已经埋下了关于未来的伏笔,那么在接下来这段时间里,就专心地收割霓虹的泡沫财富了。

这一次之后,他就要渐渐从房地产抽身,专心经营着文化和媒体方向的影响力,培育着科技领域的种子。

就像李家成说的一样:时机还没到。

天要欲其亡,必先令其狂。

此刻最先疯狂的是霓虹的芸芸众生,随后就是即将加冕、世间独尊的那个大国。

飞机继续往前飞,左后方一片暗寂,而前方东京的灯火已经看得见了。

以新任相首的艳事为注脚的,正是东京人享乐的狂欢。

……

自诞生以来就在东京夜生活界鼎鼎大名的WanderDance居然要出售,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入手,也想借此跟陶知命这个大人物攀上交情。

陶知命还没见到桥本太郎,见到的却是青田永臣。

“……青田大人,您不是认真的吧?”

陶知命有点服气,上田正裕居然没有跟青田永臣说现在的情况。

虽然要出售的WanderDance,一直都只是租用不动产开设的舞厅,并不涉及不动资产。但以WanderDance的吸金能力,现在入股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当然是认真的!”青田永臣正色道,“我都开始到关东开料亭了,再涉足娱乐业不是很正常吗?”

陶知命觉得他说的也没错,现在还能再赚一段时间,大不了他到时候再转型风俗娱乐业嘛。

“况且你既然因为要筹钱投入到神乐町的开发中,想要出售部分WanderDance股份这种事,为什么不先跟我说说呢?”青田永臣一脸责怪他的模样,心想我家千代都已经被你祸祸了。

陶知命也是看着现在WanderStar已经成立,入江雄太也到了他的BravoAir专心打理。WanderDance交给折口雅博经营,这一个小板块对自己已经越来越不重要了。

看青田永臣这么恳切的模样,陶知命就答应了他:“也罢。因为东京这边的投入实在过重,我现在也没办法到关西那边启动原本说好的项目。现在就连北海道的高尔夫球场也卖给了堤会长,关西那边那个高尔夫球场,我也想脱手。”

“真的?”青田永臣惊喜不已。

陶知命头有点大,这毕竟是南云千代的“义父”,坑他不太合适的样子。

可他非要找上门啊!

“青田大人,您不会也想接手那边的高尔夫球场吧?那还有我本来准备在那边建造将来会社大楼的那块地,你干脆都拿走!”

“……关西什么都不留吗?”

“也不是都不留,高尔夫球场,要转一部分股份到父亲大人手上,由他和关西的大家一起经营的。”陶知命叹道,“那块地,现在暂时无力去建造了。青田大人,关西那边要是谁想要,介绍给我吧。如果不是东京这边的计划太大,那真是块好位置啊……”

青田永臣就试探着问:“国铁西霓虹在大阪那边的开发计划,第一劝业和富士他们要开发的一个新车站,离那里可不远,你真的准备现在卖掉?”

陶知命当初一口气认购第一劝业银行那么大额的债券,所挑的位置当然有讲究。

此时便说道:“东京游艇母港,今年我那艘超级游艇就要交付了,得赶在那之前建好大部分的设施。天国之门,预算是1500亿円,结果现在大项目开始这么多,建材和人工都猛涨,恐怕要超支至少300亿円;和索尼一起收购哥伦比亚影业,我这边更是要准备15亿米元,有什么办法?”

“我明白了。等我回关西,尝试问一问。”青田永臣眼神一动说道,“国铁西霓虹上市的新股,第一劝业和富士银行他们定了一些规则。听说尾上缝对这些新股很感兴趣,她现在……很有钱!”

“是吗?”陶知命笑哈哈起来,“那很好啊,买入那块地之后,立刻就能抵押贷出更多钱。”

没想到兜兜转转,关西那边的不动产还是会坑到尾上缝。

陶知命也不管那些心理负担了,如果青田永臣真的在这里面投入了一些钱,大不了将来再捞一捞他。

上田正裕既然没告诉他这些更深的实情,青田永臣既然到现在还看不破、还不清楚,那他就会一直蒙在鼓里。

终归是抱上了上田正裕和陶知命的大腿,青田家将来也不会很惨就是。

当然了,陶知命也不确定青田永臣是不是听说了什么,像堤义明一样买着关西“诺亚方舟”的船票。

反正陶知命之前的戏已经做足了,现在普通人对陶知命的认识,确实知道他需要大把的钱花。

第二天见过桥本太郎之后,陶知命也只能表示爱莫能助,毕竟之前为了推动神乐町的计划,为了推动三友财团的构筑,他可是“咬牙”帮三井承担了15亿米元,还先行将WanderDance那块宝地低价出售给了三井,让他们进一步降低资金成本。

况且这次的事,现在差不多也调查出一些眉目了。

背后真正出手的是谁不知道,但表面上在背后推动的,可是瞄准了下个月参议院选举的在野党势力。

谁让刚刚有一个里库路特事件搞得他们浑身痛呢?现在有新

小东西我们在水里做 太大太粗好爽受不了

的把柄,人家为了选情穷追猛打有什么好办法?

桥本太郎身为干事长,这个时候也只能无奈地走别的路子,希望石桥玲子帮助发挥些作用。

这个陶知命就不关心了,石桥玲子心里有数。

香岛那边,霍家再次去了一趟赵元曦的办公室,吵着要尾款之后,霍英冬竟直接跑到东京来了,一副当面追债的架势。

可见到陶知命之后,他才古怪又震撼地看着陶知命:“你非要我在5月前就备好货,难道是知道……”

陶知命头大无比,无奈地说道:“霍伯,您不至于就是因为这个,特地跑来东京一趟吧?”

“不是……”霍英冬仍然表情古怪,随后叹了一口气,“不太平啊。现在关系紧张起来了,你在霓虹这边的关系广,能不能借口你在内地也有不少生意,游说一下?现在霓虹这边的投资,在那边很多,利益应该也都是共通的……”

“他们现在自己也焦头烂额啊。”陶知命跟着他一起叹气,“您当霓虹现在顶层这么动荡,是别的原因?他们是听我的话,还是听海那边的话。”

“……这可真是。”霍英冬愁眉苦脸的。

陶知命知道他愁的是什么。

内外交困,风雨交加。但时代的大风暴才刚刚开始,黎明前的黑暗正是最惨重的时候。

因此他就说道:“好在那边的订单已经完成了。我相信这种状况不会持续很久的,明年不是还得举办亚运会吗?那应该是个契机。”

“说到这件事……现在筹备工作有很大的缺口,在考虑发起捐款。你……”霍英冬想了想又摆了摆手,“算了,你不方便出面。”

“您不是搞了个教育基金会吗?再搞个体育基金会算了。到时候在香岛办个募捐或者慈善拍卖呗,我让李佳欣去出出风头。她喜欢这个,我一举两得。”

“……这倒确实是个办法。”霍英冬神情更古怪了,反倒说了他一句,“你这老拿人家小女娃当挡箭牌,不地道吧?”

“2400万买豪宅,2000多万捧她拍电影,她开心啊,您管这个?”陶知命服了,“总之这事不用担心,困难永远只是暂时的。您放心,那边比您有定力。”

“时机合适的话,还是帮着说两句。不谈为了国家,我也投了好多厂啊!”

“我还不是有暗股,我也着急啊!”陶知命嘴上说着着急,脸上却在笑,“大家都先韬光养晦,我赚着了钱,将来您从我这里海了赚外汇,一样的。”

霍英冬还真是参与得越深,越来越投入感情了。

其实特地为了所谓“尾款”追债到东京来,显得有点刻意了。

于是出门前陶知命说道:“演戏演全套,我再气气您。”

“有多气?”霍英冬瞥着他,“我年纪也大了。”

“想对您使使美人计。”

“……胡说八道什么呢?”

陶知命笑着说:“还记得那个到香岛调研过一段时间的东大女博士吗?她昨天也给我打电话,为的也是这件事。您既然来了一趟,就和她见个面,讲讲过去这一年多来那边搞价格闯关的事吧,让她多一些思考。”

霍英冬奇怪地看着他:“你对她也有想法?你可真不消停啊!”

“霍伯,您也是过来人啊,您也不是只有一位夫人……”

“……谢谢你啊,这下是真的被气到了。”

陶知命笑嘻嘻地跟他挥手:“我订好了地方,我就不出面了。”

“你为什么不出面?”

陶知命淡淡说道:“我想培养她,让她不要只学会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她是个简单的好女孩,我反正是打定主意做渣男了。想法确实有过,但现在已经淡了。您要是觉得她不错,也好好栽培一下她吧。”

霍英冬听得一愣,随后才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挥手走了。

陶知命脸上含笑,心静如水。

喜欢重生东京泡沫时代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