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你们老公是怎么样上你的 嗯……别太大太深了

  • A+
所属分类:挂失

一个水手的惨叫声消失在翻滚的深黑色海水中。他被卷来的缆绳抓住了脚踝,高高抛起,扔进海里。

几十上百条海船上用来绑帆固桅的帆索像蛇和绦虫一样卷曲着,在海面和甲板上翻滚弹跳,然后像长了眼睛一样,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扑向伯伦希尔号的水手,在他们的胳膊、脚踝上绕上几圈,收紧,拉起。

坚硬粗大的船用绳索平日里用刀剑劈砍都不能轻易砍断,往往需要利斧才能破开。但是,来自幽灵船的黑色帆索却灵动如同活物,而且表面附着了一层滑腻、黏稠的墨绿色液体,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臭味。

水手们刚刚在暴风中队反击的带动下恢复了一点士气,转眼间就在此起彼伏的惨叫中烟消云散。

空气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抽打声。活过来的绳索在狂舞,水手们拼命想要抓住附近的火炮、木桶和桅杆,但是帆索拉扯的力量更强,将他们一个个像屋檐下的风干腊肉那样倒掉起来,或者在半空中旋转。

格里菲斯锋锐的目光在混乱狼藉的甲板上一扫,立刻回转视线,重新凝视着幽灵船阿隆比斯。

“进攻,”他沉声喝道,声音不大,却犹如苏醒的巨兽在巢穴中张开四肢,惊人的压迫力扑面而来,“暴风中队,保持队形,突击敌舰的舰桥!”

敖德萨的封印物竟然有着近乎活物的意识,帆索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在接舷战中拥有难以想象的优势。但是,并非毫无弱点——

绳索没有打散步

晚上你们老公是怎么样上你的 嗯……别太大太深了

战骑兵的队形!

结成密集队形冲击幽灵船甲板的暴风中队正处于密密麻麻的绳索包围之中。这些奇怪的黑绳像竖起脑袋的眼镜蛇一样摇摆着,嘶嘶作响,却极少发动直接攻击。

哪怕不是破法者途径的非凡者,只要有足够坚决的战意聚集起来,凡人的血气也足以令诸多神秘感到忌惮。

步战骑兵们坚决的执行了突击命令。他们中有不少人也很害怕,但是对于命令的服从已经深入本能,哪怕是大脑一片空白,也能凭借肌肉记忆结成战阵行动起来。

他们用盾牌护住两翼,齐步向前,手中扬起寒光闪闪的刀剑,如流星般成片挥下。但凡胆敢接近、触碰这堂堂之阵的缆绳都在瞬间被森然刀锋扫过,断成两截。

这便是血气的力量。哪怕是凡人为主的军队,一旦调动组织起来便可以克制几乎所有神秘,甚至可以顶着巨龙的咆哮斩出直达深渊的坦途!不死生物的阴湿、鬼魅的气息更是被炙热雄浑的力量死死按住,徒有招架之力。

格里菲斯大步登上幽灵船的甲板。现在返身援救水手们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坚决的突击,拿下幽灵船的中枢,这场诡异的战斗便会结束。

就在这时,成群的活尸和翻卷的黑色绳索像潮水一样退了下去。几头硕大的怪物迈着隆隆的脚步排众而出,堵在暴风中队的前方。

它们是头戴着黑色皮质头罩的巨汉,身高都在三米以上,肥硕的身躯裹着油腻的黑色皮套,裸露在外的身体呈现出破败的死灰色。肿胀的肌肉上缠绕着许多爬虫一般十余厘米长的黑绳,深深的扎进皮肉之中,看起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寄生在它们的身体里!

这些巨汉发出嘶哑而巨大的吼叫声,拖着船锚、锁链之类的凶器碾压过来。它们的身体恶臭难当,如同一排腐烂的肉山滚滚而来。混乱邪恶的气息浓郁的几乎要在空中沸腾。

缝合怪!将众多尸体上最强壮的器官切割下来拼接而成的怪物,厚重而残暴的怪物。

缝合怪摇晃着它们丑陋的身躯,把一块块腐肉和蛆虫状的碎片抖落下来,甩动白骨锁链。这些骨链破坏了一些士兵们的盾牌,在队形中砸开缺口。

这样的怪物,哪怕是格里菲斯亲自出手都无法在短时间内歼灭。

但是,格里菲斯并非一人,他甚至都不需要出手!

暴风中队的士兵对抗大型生物和邪恶生物的经验也很丰富。他们甚至不需要指挥官下令,各小队就拔出投枪,用火油点燃,向着巨大的怪物齐射。

连续三轮火焰投枪齐射以后,哪怕是壮硕的怪物也发出此起彼伏的嚎叫。空气中响过一连串“嘭嘭”的穿刺声,还夹杂着一两声爆鸣和灼烧的火光。

脱离了活尸掩护的大型缝合怪还没有施展自己恐怖的怪力就遭到重创,甚至有两头已经被击倒在地,烧的噼啪作响。

就在这时,幽灵船上的第二波部队也出现了。

这些怪物不像人也不像尸体,如同爬虫一般用六足着地匍匐而行,体表覆盖着坚固的甲壳和硬毛。刚一出现,这些怪物便带着黑暗而狂暴的气息从黑色战舰的下层甲板跳了上来。

它们聚集成团,挤压头部的肌肉,从口中喷射出带有腐蚀性黏液的骨刺。骨刺射穿了步战骑兵的盔甲,深深扎入肉体,腐蚀性的粘液就在伤口处发出嘶嘶白烟,剧烈溶解皮肉。

“盾墙!”

暴风中队急忙建立防御,将被击倒的同伴拖回来救治,同时用点燃的投枪急促反击。

惊人的是,这些新出现的怪物在战斗中受损以后,原地吞食地上的烂肉和碎骨,创伤便开始迅速自愈。

但是,它们的缺陷也很明显,那便是速度同样慢的感人,登上甲板以后只能抱成团推进,一点点拱进人类的防线中来。

“轰!”

在一连串轰鸣中,幽灵船的甲板突然传来了剧烈的晃动,直接向外平移了几公尺。

伯伦希尔号几乎是贴着船舷发动炮击。在密集的炮声响起后,黑色的浓烟腾空而起。遭到了炮击的幽灵船下层甲板更是发出了嘶哑的扭曲和断裂声。

塞纳蒙终于组织起来了一次炮击。炮手们用铰链弹轰击。打出去的炮弹在空中高速盘旋,破开敌舰的船舷,撕扯出一片片横飞的碎片。

这个时候,伯伦希尔号的甲板上出现了一个窈窕而高挑的身影。阿兰黛尔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战舰上。她手持指挥刀,脚步轻盈的穿过厮杀的甲板,像舞蹈般旋转挥砍,闪烁的刀锋如月光,森然而犀利,所到之处,被帆索抓住的水手纷纷脱困。

阿兰黛尔回到了自己的战舰上。

她的半边脸满是血痕,但是一出现就稳住了局面。虽然她没有展现出什么惊人的非凡能力,但是娴熟的战技和舰长的身份足以鼓舞士兵。在她的带领下,受创的伯伦希尔号也开始有条不紊的恢复组织和战斗力。一些落水的人也正在爬上伯伦希尔号船舷边的绳网,回到甲板上。

双方在甲板上拉扯,战斗陷入了僵持。人类建起防御,不死生物也攻不进来。格里菲斯开始命令让士兵们把轻炮送上甲板,准备从侧翼轰击盘踞甲板的怪物。

果然有问题……

格里菲斯感觉到了异常。幽灵船发动的攻击过于呆板了。夜间定位伯伦希尔并突然冲撞的确是惊人之笔,但是撞击后活尸冲击与缝合怪、活化缆绳、喷涂骨刺的怪物之间毫无协调。它们拥有灵活机动、肉盾、战场控制和远程攻击的多种特性,却一个接着一个排着队往前送。

这不像是活人的指挥运作,倒像是战棋游戏按回合使用技能。

格里菲斯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这艘船是一个有着类似“活物”特性的封印物,遵循一定的规则攻击。那么,舰桥中便没有可以攻击的指挥组……

“队长,他们抓住了葵曼莎小姐!”

就在这时,格里菲斯听到了德赛的喊叫声。他一低头,就看见数不清的绳索正从伯伦希尔破损的船尾退出来。湿滑、卷曲的绳索包裹着失去了意识的奈芙蒂,将她从船舱中搬出,十分迅速而稳定的搬进幽灵船的船舱内部。

格里菲斯正要跳下去追击,他的灵性却突然被触动。一个熟悉而婉转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回响:

“快回来,骑士。

“回到伯伦希尔号上来。”

这是阿兰黛尔的意志。

格里菲斯急忙带领士兵们撤退。与此同时,海面激荡的狂风中隐隐约约出现了凄厉绝望的怒吼。所有人惊疑的发现在幽灵船的前方,空气中出现了一个小的几乎无法察觉的黑点,正在不断的放大。周遭的一起似乎都被无法抗拒的吞吸捕捉,像是塌陷进去了一般。

很快,这个点已经撕裂扩张成了呼啸的黑洞,充斥着贪婪、饥渴的狂躁气势疯狂的吸收附近的黑水和空气,甚至将嵌在一起的幽灵船与伯伦希尔号也缓缓拉扯过去。

这惊人的异象一出现,幽灵船阿隆比斯上沸腾的不死生物攻势就几乎平息下来。在阵阵的嚎叫声中,它们飞快的退回自己的巢穴,重新蛰伏,像木头和石块一样嵌入甲板、桅杆、船舷的缝隙,固定在那里,俨然成了黑色战舰的一部分。

光线被扭曲,产生了某种无法描述的折射,同样被吸向那黑洞当中。仅仅几秒的时间,一声音爆响过,整个人都失控般位移起来。不等格里菲斯采取对策,强烈的眩晕就侵袭过来。

他感觉自己被扔进了一个光怪陆离的隧道,周围的景物奇妙的不像是现实。

格里菲斯似乎看到了广袤雄伟的难以置信的城市,倒塌的废墟,神话中的巨兽席卷天际,翻滚的火浪吞噬一切,他甚至看到了模糊的恍若克丽丝塔的身影……种种光

晚上你们老公是怎么样上你的 嗯……别太大太深了

影幻境汇集在脑海中,有一个无法触及的时钟的指针正在飞快的扫过。

感觉自己穿过了什么……

喜欢血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