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低声诱哄最后一次不疼 在浴室边摸边吃奶边做

  • A+
所属分类:挂失

景妍凝锦衣华服坐在萱和堂前厅里,除了身后站着的仍是婆子,与庶子自幼见到,那个高高在上,自己只能仰视的姑母没有任何区别。

想着如今自己已非吴下阿蒙,上前拱手行礼,“姑母安好,侄儿给姑母请安。”

景妍凝只是用眼神扫了扫他,并没搭理他。

庶子忍下这份屈辱,恭敬地将帖子递上,“姑母,家中的喜事,请姑母去家中一聚。”

婆子伸手接过,在景妍凝面前展开,礼数周全。

景妍凝目光落在帖子上,突然嗤笑了起来,婆子丝毫不觉意外,自如地收回帖子,回到了她的身后。

庶子一脑门子官司,摸不清门道,只得依旧恭敬,“姑母,侄儿最近得空,明日来接姑母如何?”

“玉瑯呢?”景妍凝开口,语气急切,“玉瑯怎么不在,就说他娶了媳妇忘了娘,有客至都不来相陪。”

庶子见她看向自己的眼神中皆是惊恐,仿佛自己是位不速之客。打量她身后的婆子,却都是老神在在,分明未将她的话当回事。

“姑母,你莫怕,我是侄儿啊,上次我同父亲来看过您的,有什么不妥,尽管和侄儿说,侄儿现在也是有官职在身之人,并不怕事非。”

庶子的话似乎起了作用,景妍凝猛地起身,却因为站立不稳,眼看就要倒伏在地,庶子顾不得细想,一个跨步将她接住了。

“放肆!”洛老爷快步走了进来,指着相拥在一处的两人,“简直,简直不知羞耻!”

婆子慌乱地将景妍凝扶起,顺便将庶子推开,“这位爷,怎好在这里做这事?”

庶子的慌乱只是片刻,整了整衣衫之后,重又恢复了自如,拱手道:“洛姑父,误会,误会而已,姑母一时踩空,侄儿怕伤及姑母,顾而扶了一把。”

洛老爷却闭了闭眼睛,“他是如何进来的?既无人相陪,又无人引路?”这话分明是回头对门外的洛玉瑯所说,责问之意再明显不过。

洛玉瑯在门外回答,“父亲,因儿子不得空,便让人先迎了景家侄儿,想让他稍待片刻,没承想,他竟偷摸着到了这儿。”

庶子望着洛玉瑯,眼神中透着狠厉,洛玉瑯则淡淡地看着他,眼眸低垂,鄙夷的神色毫不掩饰。

“将人赶出去,以后景家来人,没有我的允许,再敢将人放进来,家法伺候!”洛老爷看都不看庶子,依旧对洛玉瑯吩咐着。

不等庶子分辩,洛玉瑯已经开口,“父亲,都这样了,不惩戒一番,难道就这样忍着?”

洛老爷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难道还要家

他低声诱哄最后一次不疼 在浴室边摸边吃奶边做

丑外扬不成?”

洛玉瑯双手交错,旋着拇指,似乎在斟酌。

庶子眼神一闪,似乎寻到了好机会,“见官就见官,清者自清,我乃朝廷命官,有六品的官职在身,岂容人污蔑?”

“来人!家法伺候!”洛玉瑯接着他的话,高声喝道。

洛诚领着护卫即刻冲了进来,按手按脚,将庶子按压在板凳上,打之前还不忘脱去了他的裤子。

庶子哪里是洛诚他们的对手,只得高声喊叫,“朗朗乾坤,你们私设刑堂,公然殴打朝廷命官,就不怕被王上怪罪?!”

“叫完了?”洛诚问道,“叫完了,我们就开打了。”

庶子刚张开口,准备继续斥责,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一声凄厉的哀嚎。

直到将庶子屁股上的肉尽数打烂,洛诚他们才住了手,拿着洛老爷亲笔写的书信,与哼哼不止的庶子一同送到了景家门口。

景家看门的人出来,还一脸懵逼,洛诚已经将洛老爷的亲笔书信塞入他的怀中,而后翻身上马,与其他护卫一道疾驰而去。

景畴行得信,来到正厅,看到趴在长凳上的庶子,裤子褪到了膝盖,屁股那里蒙着块白粗棉布,上面早已被肉浸透。

看完了洛老爷的信,一把丢在地上,气得跳将起来,“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一旁的人从地上捡起信,展开一看,上面写着他亲眼看到的场景,还特意点明,若是嫡子尚还说得过去,姑母与侄儿亲昵一些,或许是景家家风使然。可庶子就有天壤之别矣,景家的庶子从不论血脉亲疏,同族之人也称庶子庶女,故而令他气愤之极,旧疾复发。

最后草草注了一笔,庶子居然公然与他分庭抗礼,洛玉瑯看不过去,

他低声诱哄最后一次不疼 在浴室边摸边吃奶边做

一时气极,便惩戒了庶子,或景家觉得吃了亏,尽管到官府上告,洛府愿凭官府的判决赔偿。

“父亲,这,这分明是栽赃陷害,我们现在就找上门去,一定要让他们给个说法。”

“正是,一忍再忍,他们真当我们是好欺负的?”

“去王上那里告他一状,看看到底是洛府势大,还是王权势大。”

景畴行坐在那里,怎么也想不通,洛玉瑯哪来的胆,突然想起一事,“随十四公子一同去的人呢,死哪去了?”

同去的随从一进来就跪伏在地,战战兢兢,头都不敢抬,“说,到底怎么回事?”

“回家主,洛府的人只许我们在前院等候,说是后宅我等不能进。”

景畴行嫌弃地看了眼跪伏在地的两个随从,“那十四公子呢,他是怎么进去的?”

“公子在前院等了一会,就有洛府的护院出来对公子说,‘我家老爷和家主均不得空,若公子不愿苦等,倒是可以随他先行进去等候’但是,我们不能跟着。”

其中一人说完,另外一人紧接着说道:“公子想都没想,就跟着他走了。”

“然后呢?”景畴行接着问道。

“回家主,然后公子就这样被他们抬出来了。”

“父亲,没有人证,凭他们空口白话的说,也要人信才行。”

景畴行咬牙,“洛玉瑯,谁给你的胆子,踩着梯子就往上蹦,也不怕摔得粉身碎骨。前次的事还没算完呢,这是你自己寻的死路,怪不得我了。”

说完起身,吩咐道:“来人,给我更衣,你们几个兄弟不要怕辛苦,抬了你十四弟去给王上看看。”

喜欢穆十四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