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小雪1—12部分小说 家雀儿(1V2)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挂失

沈昭慕驱马刚好经过池芫的马车,有意停留了下,还没想好要不要打声招呼时,窗帘被雀儿拉起,池芫探出了小脑袋。

她前后看了眼,往回缩了缩,然后见没有人敢往这边看,她才飞快朝他丢了个纸团。

沈昭慕:“……”

她胆子真的大得厉害。

但飞快缩回车内的动作,又从心得那么熟练。

沈昭慕没有立即将纸团揉开看她写的什么,池芫又拉开窗帘,瞥了眼,咬了咬唇瓣,又想扔纸团时,恰好听见后方有侍卫驱马上前要和沈昭慕说什么,立时窗帘一放,坐回去了。

眼角余光瞥见晃悠的窗帘,沈昭慕嘴角几不可察地上扬了下,但在看向侍卫时,又是那副阴冷威仪的模样。

“何事。”

“回督主,太后身边的嬷嬷问前方是否能暂停歇息下。”

太后想要休息,自然不能回答说不能。

沈昭慕看了眼前面的路,“你去回禀太后,等本督去前面向皇上请示过后,便找落脚处歇息。”

“是。”

侍卫调转马头,往太后的马车行去。

原本太后坐后边便是想着能中途随时休息休息。

沈昭慕扫了眼池芫的马车,低声传音入内,“安生点。”

声音低沉,却没有冷硬,倒叫池芫听出“宠溺”来?

一定是她有问题。

系统:不,我也觉得宠溺,这,就是明晃晃的偏爱啊。

统子脑残的声音一出来,就将池芫这点子心思气氛都给破坏得死死的。

太后想休息,楚御当然依了,队列便找了一处空地暂作歇息。

李阔担心是沈昭慕暗中使诈,便派人出去四周巡逻,他则是故意盯梢似的,来到沈昭慕跟前,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池芫下了马车,本想找沈昭慕说话的,见两位厂公站一块,她脚步便自然地一转,朝太后那边行去了。

“太后。”

彼时,嬷嬷正在给太后捶腿,池芫见太后脸色有些憔悴,又一直伸手扶腰,便机灵地上前。

“您是坐久了腰不舒服?臣妾知道怎么缓解,不妨让臣妾试试。”

她从前也当过神医,不说位面不相通好些药材作用相悖,但针灸推拿手艺还能勉强捡起来用用的。

太后身边的嬷嬷听闻她知道怎么缓解不适,不禁嘴唇蠕动,欲言又止。

她已经命宫女去请太医过来了,贵妃这个时候献殷勤,着实心急了些。

贵妃懂什么医术啊,又不是丽妃。还是说,想学丽妃?毕竟当初丽妃得太后赏识那会,就是靠的一手医术。

“你有心了。”

太后本想拒绝

我的女友小雪1—12部分小说 家雀儿(1V2)全文阅读

,但池芫直接上手了。

她话音一顿,下一瞬却眼眸一睁,缓缓舒展了眉。

原本酸疼的后腰,被她按了几下,立即暖暖胀胀的,很快就舒服了。

“没想到你还会这个。”

“闲来无事,便什么都想学学看,太后不嫌臣妾笨手笨脚才好。”

池芫说话风趣,五官灵动,没有卑微小心翼翼的,也没有骄纵无尊卑,是太后会欣赏的那种小辈。

冷宫一趟,将她身上的锐气磨去了些,倒是顺眼许多。

“你本不用闲着的。”但看着她这样漂亮一张脸,再想到她现在的处境,便不免有些怒其不争,“哀家听闻皇帝让你去他的马车,有心补偿你,但你……却气得他将你赶了下来?”

“臣妾……”

见池芫开口,她便立时打断,“你也别糊弄哀家这老太婆,要说你不是故意的,哀家一百个不信。都说婆婆难相处,你看你能和哀家相处得这么融洽,以你的聪明活泼,还哄不好皇帝?

皇帝,是哀家一手带大的,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哀家最是清楚。贵妃,你这口气赌得太长,最终只会害了你自己。”

池芫乖顺地低头听训,手上依旧在给太后按揉腰背。

楚御坐久了马车,也觉得这

我的女友小雪1—12部分小说 家雀儿(1V2)全文阅读

腿脚发麻,便下了车,走了几步后,想起太后身子不好,便前来探望情况。

便看见这么和谐的一幕。

在他面前粗鲁笨拙的贵妃,却在太后面前乖巧伶俐得很,还会推拿。

他不禁眯了眯眼睛,等太后站起来,要回马车时,他压低声音唤了声“贵妃”。

池芫其实眼角余光就看到皇帝男主了,有心装在视线盲区看不到想溜,结果还是没有逃开被逮到面前的宿命。

她低着头,上前,行礼。

“怎么,贵妃见着太后便是心灵手巧解语花,到了朕这便木讷笨拙不会张嘴说话了?”

池芫:“……”

心里翻了个大白眼,不是吧,照这个节奏下去,她怎么觉得皇帝要对她感兴趣呢……

她眼珠子转了一圈,“臣妾倒是想伶牙俐齿,但怕一个不小心开罪皇上,又落个冷宫的下场。”

语气带着压抑许久的怨愤,就差表演一个怨气冲天了。

楚御一听这怨怼之语,脸色便拉了下来,正要发作,沈昭慕就来了。

“皇上,太后娘娘说可以启程了。”

他拱手,淡定恭敬地垂首回道。

将楚御刚起来的脾气暂时压了下来。

楚御冷淡地看了眼面前的池芫,“贵妃若是想不通,这贵妃之位,朕便好好想想你适不适合继续坐了。”

说完,甩袖大步离去。

沈昭慕看着低着头看脚尖的女人,想不通她这一出和自寻死路有什么两样。

看了眼四下,低声道,“贵妃,你好不容易出来,莫要意气用事,别忘了,你兄长池大将军能不能回京,要看你的表现。”

池芫一听,抬起头来,眼睛微红地瞪着他。

“非要谄媚侍寝才能达成目的吗。”

她没有针对沈昭慕的意思,语气也是那种不解中带着嘲讽的。

——我这会表现出对皇帝的不喜了哈,希望这家伙别误会我爱慕皇帝。

系统:你接着演,我真怕你翻车。

池芫:有些车翻着翻着,习惯了就像开卡丁车一样,急速漂移。

系统:……

还引以为豪,它的宿主真是了不起。

沈昭慕表情很冷,但声音却出乎意料的轻柔下来。

“娘娘,若是你怀有龙嗣,以后的路,便更好走,也能想怎么走就怎么走,不是么。”

他以为她那日提及丽妃肚子里那个孩子时的话,便是打的这个主意。

直到她两次三番故意激怒皇帝,抗拒侍寝,他才发现,她这言行不一的矛盾。

但他只当她还在恨着皇帝对池家发难,将她打入冷宫的旧账,没有往别处想。

当然,给他一百个脑洞,他都不会想到,池贵妃心里惦记的是他啊。

池芫顿时觉得,原来两人之前是牛头不对马嘴,他一直误解了她的意思。

她深呼吸,嗔斥一声,“愚钝!”

便提着裙子回马车了。

留下沈昭慕一脸莫名。

喜欢快穿:女配又跪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