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把腰抬起来一下,要不我没法动

  • A+
所属分类:挂失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感觉鼻子一阵瘙痒,忍不住抬起手挠了挠,随即翻了个身,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然而就在我即将再次入睡之际,鼻子处却再次传来了瘙痒,我忍不住打了个哈欠,随后,就听一声嗤笑自耳边响起,与之一起传出的,还有小七好听的声

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把腰抬起来一下,要不我没法动

音。

“喂,太阳晒屁股啦,懒虫,快起床。”

我闻言一怔,随即‘噌’的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茅草屋内一片明亮,虎子的床空空如也,被褥被叠的整整齐齐的,唯独不见虎子的身影。

我转头向外看了一眼,就见此刻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我昏迷多久了?”我一脸的惊愕,我昏迷之际,还是上午,但此刻已经是中午了,所以我有些搞不清,我是昏迷了一天一夜,还是只昏迷了几个小时?

“你昨天上午昏迷的,算算时间,已经超过一天一夜了呢。”小七蹲在一旁,拄着下巴眨巴着眼睛看着我,说:“喂,你昨天可是失约了,小肥很生气呢。”

我一愣。

失约?

小肥?

这都什么鬼!

见我一脸的茫然,小七便继续说:“哎呀,你忘记了和小肥...就是那珠肉灵芝的约定了吗?昨晚你昏迷了,所以没能赴约,不过呢,我偷偷去了一趟,小肥很生气,不过经过我的解释,它已经消气了,还说今天晚上,你无论如何都不要忘了你们的约定,死气缠身,让它很难受呢。”

我这才恍然大悟,不过,昨天的昏迷属于不可抗因素,倒也不能说是我失约了。

最主要的是,以后每个月他么的都要被吸一次血,也就是以后的每个月,我都要昏迷一次,一想到此,我就有些蛋疼。

“有人来了。”小七忽然说了这么一句,随即‘

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把腰抬起来一下,要不我没法动

嗖’的一下就钻进了我的衣服里。

而几乎是小七躲起来的瞬间,房门便被推开了,随后,就听灵儿的声音响起:“千俞哥你醒了?太好了,我正好煮了肉和粥,爹说,让你今天好好休息一天,我去把吃的给你端进来。”

“不用不用,我没事了,出去吃就行。”我急忙摆手,随即紧忙起身穿好了衣服,洗漱了一番后,便出了茅草屋。

不得不说,这里无论是景致亦或者是空气都太清晰了,且温度适宜,住在这里别提多舒服了。

此刻从茅草屋走出后,我立马就伸了一个懒腰,而后长出了一口气,喃喃道:“这里还真是人间仙境啊,如果能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似乎也不错。”

不过随后我就摇了摇头。

师姐还在为了我两年后的生死劫在外奔波,我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安逸的生活?

吃好饭后,灵儿便让我回屋休息。

不过,经过了一天一夜的休息后,此刻的我并未感觉到身体的不适,甚至还感觉到...浑身舒泰?

“其实呢,小妖吸你的血,对你也是有好处的。”小七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人是食五谷的,体内难免淤积一些杂质,这些杂质有的淤积在血液之中,有的淤积在内脏之中,虽然这是每个人都避免不了的,但修行之人之所以能更加长寿,便是因为随着道行的提升,体内淤积着的杂质会被慢慢排出。而小妖虽然吸了你的血,但也将你体内淤积着的杂质给吸走了,所以你才会有一种浑身轻飘飘,很舒服的感觉。”

听到小七的话之后我点了点头。

小七说的没错,修行之人之所以长寿,便是因为道行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体内的炁会随着血液一起冲刷五脏六腑,起到一种伐毛洗髓的效果。

有些修行之人,甚至为了更快的排出体内的杂质,还需要辟谷。

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拿好了斩灵刀,便直奔瀑布而去。

到了瀑布后,我立马就看到了在一旁打坐冥想的庖震,和在瀑布下,咬牙切齿、苦苦支撑的虎子。

“千俞,你醒了?”

看到我之后,虎子立马眼睛一亮,但这么一开口,他提起来的那口气立马就散掉了,伴随着‘哎哟’一声惨叫,却是虎子直接被瀑布泉水给冲进了水潭中。

“没事了?”庖震睁开眼睛,看着我问。

“嗯,没事了。”我点了点头。

庖震并没有多问,只是说:“没事了,就去练刀。”

我点了点头,随即脱下了上衣,一头扎进了水潭里。

等我从水潭里爬出来之后,却见虎子正一脸沮丧的看着我呢,见我一脸的疑惑,虎子便说:“千俞,我...我没有炁感。”

我闻言一怔。

没有炁感?

所有的术法,都需要炁来作为支撑,可以说,炁是一切术法的根源,没有炁,是无法施展任何术法的。

而所谓的炁感,便是一个人对于炁的感应。

有些人天生就有炁感,这类人,甚至都不需要刻意的盘膝打坐,吸取天地间的炁,因为天生炁感的人对于炁很亲近,平日间,哪怕是呼吸,睡觉,都能够吸收炁。

而我,就是这一类人。

这也是为什么,我不需要刻意的去盘膝打坐,练炁的缘故。

还有一种人,炁感是后天锻炼而来的,每一门每一派,都有其独特的修炼炁感的法门与功法。

天资高的,往往短短几个小时就能感应到天地之间炁的存在。

资质差的,可能需要几天,几个月,甚至是几年才能感应到。

但还有一种人,是天生就感应不到炁的。

而这种人,被修行界称之为磐石,当然,这还是好听的叫法,难听一点的叫法是...朽木!

所谓的朽木不可雕,说的便是这种人了。

而虎子,竟然是朽木?

那岂不是说,虎子根本就...无法修行?

虽然之前我的二师伯就说过,虎子不是修行的料,倒是练武的好苗子。

可是我却没想到,虎子的资质竟然差到了这种程度,竟然连炁都感应不到?

这还怎么修行?

虽然庖震教的是刀法,但庖家的刀法,也是需要炁来作为支撑的,如果没有炁作为支撑,那么就算招式再精妙,也难以发挥出摧枯拉朽的威力来,就更别说一刀出,让鬼神惊的大气魄了。

“千俞,可能我...真的不适合修行。”虎子低着头,一脸的沮丧,我见状张了张嘴,想要安慰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庖震忽然睁开了眼睛,沉声说道:“你适不适合修行,不是别人来定义的,如果,你连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我的刀,你没资格练。”

说到这里,庖震一声嗤笑:“别人说你是废物,你就承认自己是废物?别人说你不能修行,你就真的不能修行?路在自己的脚下,就看你想不想走,有没有毅力走下去了,而且,我刚才只是简单测试了一下你对炁的感应罢了,待你马步有所成之后,我会传你练炁的法门,届时,你自然会炁感全开。”

庖震的话让虎子浑身一震,随即握了握拳头,低声说道:“么的,干了,管他有没有炁感呢,就算没有炁感,老子也能练就一身绝世刀法!”

喜欢活人阴差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