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故意让女主怀孕早结婚 手指在里面不停的旋转 弯曲

  • A+
所属分类:挂失

王弃最后的这一番话着实是挑动了每一个人的神经。

没人比五神山更明白虚空探索的危险性,但同样也没人比五神山弟子更明白虚空探索的好处。

只是,真的要再次开启那充满了不可预知之危险的虚空探索吗?

众人不免迟疑。

王弃则是很肯定地说道:“此事势在必行!”

“否则……不是我自夸,我想我紫府修为是肯定能够达到的,到时我可不想面对着困守于这末法世界的修行界过着一眼可知未来的一潭死水般的生活。”

“难道你们,大家就不想给自己的世界带来更多的可能吗?”

当时好多人都觉得很无语,哪有这么笃定自己能够进入紫府境的?

好吧,别说王弃了,就连在场的诸位其实心里都是这么笃定的……开什么玩笑呢,这小子现在就已经拥有部分元神大能的特性了,说他将来有朝一日能够成就元神大家都是愿意相信的。

不过白云子考虑得更多一些,她问:“此前我们那代人的下场你也看见了,若是再要开启虚空探索,我依然坚持必须要有更完善的保护机制。”

王弃闻言点点头道:“这是自然,而关于这一点我也有所准备……”

说着他就掏出了那柄在他手背上贴附着的魔刀,将之展现在众人面前道:“我所设想的保护措施,便是这柄魔刀了。”

众人皆是微微动人,玉磐子则是有些奇怪地说道:“这是当初那刀兵魔的一部分吧?只有七分之一?”

王弃点点头道:“确切点说,应该是刀兵魔在这边世界投影的七分之一……当然,只是这些的话恐怕承受不住这刀上的灭世杀意完全释放,所以等我成就紫府之后理应再去妖魔界一行,将那刀兵魔本体捕捉过来增强这魔刀的质地才行。”

众人:“……”

好家伙!

人人畏惧的妖魔在王弃这里已经这么没牌面了吗?

玉磐子不确定地说道:“可是你用妖魔本体的话,就不怕压不住它吗?还有,那灭世杀意是怎么回事,刀兵魔虽然汇聚的是战场杀伐之意,但说要灭世也太夸张了吧?”

王弃淡淡地说了一句:“啊,这是我的小秘密……不过告诉大家也无妨……这灭世杀意是我的,因为带在身上容易误伤旁人,所以就让这魔刀当我杀意的载体封印起来了。”

“不过单是这刀兵魔的投影,虽然已经在多次战争中恢复了不少,可还是感觉有些弱了……”

“等有了刀兵魔本体作为我杀意的载体,到时候虚空探索若是遇到了危险,就能够肆无忌惮地揭开封印释放杀意一战了。”

“作为曾经斩杀一个小世界而获得的杀意,想必还是能够镇得住场子的。”

众人:“……”

何止是能够镇得住虚空世界的场子啊,现在连这个场子都已经镇住了。

好家伙,这样的少年,谁敢说个不子?

这封印一旦解开,那就是个行走的天灾啊!

这冷不丁的……众人有些小紧张。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原本是担心王弃能不能压得住魔刀……结果现在得反过来担心这魔刀能不能受得住了。

这,到底谁才是魔?

一众大佬面面相觑,随后迅速地形成了一个共识……王弃怎么可能是魔呢?他要是真一个不高兴当魔了,那这个世界就没了。

“好吧,言归正传,那么我们就在此约定,等到我五神山当代第三位紫府现世之后便开始着手进行虚空探索的准备,而等到弃儿成就紫府并且捕捉了刀兵魔本体之后,虚空探索正式开始!”

白云子直接进行总结性发言……其实她对这次会议的收获很满意,至少五神山在世俗、修行界乃至虚空的发展道路已经十分清晰,接下来只要按照这个目标去执行就行了。

有目标和没有目标,这完全是两种概念。

众人都是精神抖擞信心满满……在五神山进行扶龙庭的当下,但凡阴神境的强者哪个不是对紫府充满了希望?

如今他们更是看到了自家门徒弟子也能够继续强大下去的希望,自然是充满了干劲。

而两个后加入五神山门下的首座则是又有着截然不同的感悟。

五观老人本就是孑然一身,此时倒是更容易对五神山产生归属感。

如今王弃的一番话给他开启了一个全新世界的大门,也让他看到了无穷可能性……就算是他自己,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开始进行虚空探索了。

所以他暗暗提醒自己要努力了,事实上在坐诸位中五观老

男主故意让女主怀孕早结婚 手指在里面不停的旋转 弯曲

人的积累是最浑厚的。

别看他的寿元就要到了,可一旦他找到了那个契机,说不定还能是剩下的人当中最先进入紫府境的呢!

毕竟丹蔻华的医道人才培养周期太长,见效没那么快;玉矶神女作为国师,得享气运加持是没错,但什么时候能够突破也太随机了一些。

相比之下更早入门的明玉仙姬就有些复杂了。

毕竟玉泉山的传承历史几乎与五神山不相上下,真是这么容易就能够放下的?

她只是自己心里憋着,然后忍不住暗暗进行一番比较。

这样的事情几乎每个赤铜门的弟子都在做,她们依然在怀念着玉泉山时那风光霁月的舒适生活……在五神山她们是干什么的呢?

是为五神山开采赤铜的!

让一群小仙女去开矿,这是人做的事情?

虽然实际上神机竹海已经造了许多采矿版本的‘暴走机关’来实际操作,她们严格来说只是一群‘监工’罢了。

可这样的现实依然使得赤铜门中存在着许多怨言……甚至至今为止,许多女弟子也依然以玉泉山弟子自称,显然不愿放下过往。

明玉仙姬知道这是一种很危险的苗头,可是就算如此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甚至是她的一些同辈师妹都出现了对她的怨言。

她们有理由埋怨,毕竟她这个掌门当得实在是窝囊,竟然让整个玉泉山失去了立派之根本,被乾坤正道玩弄于股掌之间。

原本她是带着一种得过且过的心态,可是当她参加了这次的五神山峰会之后,却是一下子打开了眼界。

忽然间觉得那些蝇营狗苟之事真是全然不用去在意,她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然后配合着王弃去迎接那全新大时代的来临就行了!

相比之下,她先前对乾元道人的那种卑微的爱恋是多么地渺小而可笑?

她忽然间放下了……回首过往,她看到了自己的狭隘。

再往前看,则是能够看到王弃引领下的一片广阔空间……这怎么选?

她仿佛放下了一道枷锁,而后整个人都因此轻盈了许多。

“咔咔~”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竟然听到了自己眉心灵窍中传来了一阵什么东西碎裂一般的声音。

她有些愕然,随后意识到了一件事……她眉心的灵窍竟然不再是满溢的状态,而是在往中间塌陷!

“这……”

她体内的真气不免失控了一下,泄露出了许多真气来。

玉磐子见状神色大喜道:“恭喜明玉师妹……还不快点打坐入定?快则三五日,迟则月余……

男主故意让女主怀孕早结婚 手指在里面不停的旋转 弯曲

师妹紫府当立了!”

一股巨大的幸福感涌上了明玉仙姬的心头……这并非是男女情爱的幸福,而纯粹是修行有成后豁然开朗式的幸福。

为此,她不由得滴下了一滴泪,轻声念了一句:“这便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这可真是一个意外之喜,大家怎么也没想到这次五神山峰会一结束,就又有一人要成就紫府了。

而这成就紫府之人,还是明玉仙姬这个‘外人’……

五神山上不少人都吃味了,可转念一想……连明玉仙姬这样的‘外人’都可以在气运加持之下忽然突破紫府,那没理由他们不行啊?

于是这无极坪立刻被管控了起来,暂时任何人都不能靠近,让这明玉仙姬在此突破紫府。

白云子祖师看着这一幕真是咂舌不已……好家伙,不愧是人皇,简直是心想事成。

她知道王弃早就想要开启虚空探索了,结果她才正式表明规矩,这当代第三个紫府就已经眼看着要出现了……要什么来什么的感觉。

这种情况让白云子都感觉有些慌了,这让她想起了七百年前的五神山……当长康祖师决定要通过亡魂之地来研究空间的时候,也是灵光不断心想事成。

如今他们使用的‘破空大阵’、‘虚空汲灵大阵’这等复杂的空间阵法都是那个时期灵光一现般地成型……可是现在回想起来,那也太异常了!

她不由得看了看王弃……发现王弃也在若有所思。

随后感应到了她的目光,王弃走过来就说:“白云子祖师,你说这是否就是天意呢?”

白云子不动声色地问:“你感觉到了什么?”

王弃答道:“我只是在想,一切有灵性之物总会想着要如何自我延续,或者自我提升……倘若这世界有灵性,那是否意味着祂也该在追求这延续与提升?”

说完,他又沉默了下来,似乎是在思考一个很深奥的问题。

白云子作为祖师,竟然安安静静地呆在旁边小心等待,等待着王弃思考的结果。

随后王弃回神,看向白云子道:“祖师,不知我是否现在就可以开始学习‘虚空汲灵大阵’和‘破空大阵’?”

白云子问:“能告诉我为什么吗?这两门阵法对于现阶段的你来说毫无帮助。”

先前白云子不教他,便是怕分了他的心……这两门阵法不能给修者带来法力,对于晋升紫府毫无帮助,所以白云子也规定了必须紫府境的修士才能开始学习。

王弃抬头看着天空答道:“我只是想要再试试那……‘天意’!”

白云子问:“试出来了又如何,天意如刀,我等凡人永远也别想知道天意究竟是什么。”

王弃摇摇头道:“天意如刀是没错,可那是我们生活在这世上不得不仰仗这天地来生存、修行,便是在局中之人。”

“可若是我们能换个角度去思考呢?”

他停顿了一下,来回踱步道:“就好像我做皇帝,若是手下朝臣都是阿谀奉承或清谈妄言却少做实事之辈……那我心情好的时候也就算了,心情差的时候肯定就想要把他们给换了,反正这种人换了也没什么影响。”

“可如果我的朝臣是踏实能干的那种,那我会心甘情愿地让他登上高位,给他俸禄,让他给我治国……对于这种人我会特别宽容,就算是偶然犯了什么错误也不要紧,因为他能干,所以我允许他犯错。”

“还有就是一些很聪明很有潜力的年轻人,他们或许现在能力还不行,但我会倾注资源好好培养,希望他们将来可以成长为我希望的样子……若是不幸长歪了也就罢了,任其自生自灭即可。”

“可若是万一成材了,那我肯定也会一步步送他到高位,让他发挥更大的作用……”

好家伙……

白云子心里直呼好家伙,这是在以帝王的角度来思考天意?

不得不说,听着还真是很有道理的样子啊!

但是这种视角似乎又是惊人的契合着呢!

天意之下芸芸众生,与帝王金殿之上俯瞰众臣何其相似?

天意如刀,那是因为刀下皆为对天地无用的囊虫!

可若是对天地有用之人,天意何至于跟他过不去?

白云子一声长叹,无比确定王弃便是引领着下一个时代到来的那个人……无论那个时代会是什么样的,她都很期待。

又是她说:“我懂了,七百年前的五神山就像是那有潜力的人,被天意看重,倾注了一些资源。”

“而现在的五神山?”

王弃答道:“现在的五神山,已经成长到足够对天地做出贡献的地步了……只看我们如何选择,所作所为又是否是天地真正需要的。”

白云子道:“我明白了,接下来我会传授你‘虚空汲灵大阵’以及‘破空大阵’,只希望这不会耽误你法力、修为的积累。”

王弃无所谓地答道:“修为的事不必担心,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至于法力……我觉得其实现在就应该已经够了才对。”

他不由得露出了一个颇为灿烂的笑容……紫府在他心中,已经渐渐没了敬畏之情。

喜欢玄门不正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