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她两腿之间3p 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 A+
所属分类:挂失

街市伟做事的手段名不高明,甚至很龌蹉!

他选择绑架黑仔华的家人,再逼陈汉出面谈判,择机做掉对手。

这种做法是典型的黑帮思维,一不留神,便会被人吊打。

而且用越下流的手法,越是受人耻笑。

陈汉当知道黑仔华的家人遭人绑架之后,立即就派人调查,通过做地下党的机会,还有华人司警的配合……

很快就找到关键信息。

派人将华哥的家人捞出来,

一伙枪手全部做掉。

其中,最关键还是华人司警的力量,别看华人司警对濠江社团震慑力不强,但是黑道的人手加上白道的网络,黑白两道下手刮人,除非劫匪逃出濠江,否则根本跑不掉。

街市伟为了方便跟陈汉进行谈判,还真将人留在濠江,现在街市伟一点谈判的筹码都无。

“啜。”

陈汉一口饮下热茶。

赖东生笑嘻嘻,望向酒店门口,眼神却透着冷漠。

只见,三辆皇冠轿车打头,中间一辆平治轿车,后面两辆佳美轿车跟随。

向先生坐在平治轿车里。

这时,他已经看见街市伟的身影,心中松出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街市伟做人太过招摇。

他低调来澳。

你站在酒店门口迎接。

生怕人不知道?

可正当车队放缓速度,打算驶入泊车区时。

“嘭!”

一辆宝马轿车迎面撞来,毫不减速,猛地撞中皇冠轿车。

第一辆皇冠轿车里,猪肉荣坐在副驾驶,瞪大眼睛,探手抓紧把手。

可惜,

屁用都没。

宝马轿车巨大的力量,直接将皇冠轿车的车头撞扁,旋即,宝马轿车停稳,三个穿着白衫,手中握枪的杀手推开车门,迅速下车,举枪就射。

“砰!”

“砰!”

“砰!”三人枪口全部指向车队,快步冲到车头前,连连扣动扳机,对准车里的人,一串子弹就把三辆皇冠车里的小弟全部打死。

宝马轿车背后,还有两辆平治。

这两辆平治车里冲下六名枪手,紧随其后,举枪指向酒店大门。

街市伟看着眼前发生的场景,浑身汗毛竖起,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

你怎么干!

整个濠江怎么有人敢在葡京酒店门口放枪?这得多大的胆子,多大的勇气!真当何先生是慈善家乜?

你在葡京酒店门口乱开枪,一定会影响到葡京酒店的生意,到时客人们话葡京酒店不安全。

不到葡京酒店赌。

何先生第一个扒你的皮!

“保护伟哥!”

“保护伟哥!”

几名马仔大声喊道。

旋即,五个人立即扑到街市伟身边,同时将手掏向西装口袋,想要抽枪进行反击,然而六个枪手有备而来,早已扣下扳机,击发子弹。

“嘭嘭嘭!”弹雨连成一片。

五个西装保镖当即中枪倒地。

街市伟身中两枪,跌倒在旋转门旁,满脸都是恐惧。

“保护向先生,保护向生……”这时香江新记的保镖作出反应,六名保镖迅速冲出车辆,四人用身体挡在平治轿车旁,

扒开她两腿之间3p 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一个人连忙拉开车门,另一个人则护住车门一角。

向先生的保镖训练有素,反应不弱。

可惜,这里是濠江,并非香江。

六个保镖为了合法入境都没有带上枪械,更谈不上帮街市伟杀人,只能用身体掩护向先生,紧急带向先生撤离。

向先生坐在轿车里,神色亦有些慌张,转身就要跟随保镖下车。

负责开车的驾驶员,却忽然回过头,讲道:“向生,别怕。”

“这些都只是私人恩怨,绝不会伤到无辜的人。”

“驹哥拖我给您带句话。”

“他很尊重前辈,但也希望前辈尊重他……”

向先生脚步一顿,愕然转头,望向司机,旋即嘴角扯起冷笑:“尹先生好气魄。”

向先生当即不再下车,而是整理好西装,重新坐在车上。

新记保镖们则关紧车门,一个个挡在车门前。

此刻,街市伟身上的西装已经被鲜血染红,他则用双手不断撑着地板,一步步向后移,慌张的想要躲进旋转门里。

再撑一会…再撑一会…

葡京酒店门口发生枪击案,葡京酒店安保绝不会坐视不管,等到里面的人赶到门口……

尸体都凉了!

这次干活的九名枪手是整个四联各个堂口,抽生死签抽出的后生仔,完成任务上位、扬名指日可待。

立即扎职不现实,

可是让大佬分条街管管,女人、钞票却近在迟尺。

“阿就。”

“别开枪了。”

一名枪手忽然拦住身边的兄弟,大声喊道:“驹哥说留活口。”

那名兄弟仿佛如梦初醒,深吸口气,胸膛不断起伏,愣在当场。

旋即,两名枪手立即上前将中枪的街市伟拖走,塞进车内,一共九名枪手见到任务完成,转身就挤进两辆车内,两辆轿车当即后退调头,迅速驶离现场。

茶楼内。

陈汉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杯,轻吹热气,笑问道:“怎么样?”

“小赖。”

“够不够养眼。”

“哈哈。”

“驹哥,敢在葡京酒店门口办事,威!”

“真够威!”赖东生竖起拇指,大声赞叹。

这场大戏是他根本没料到的。

有史以来,葡京门口还是首次发生枪击案。

当酒店安保抵达门口现场时,车道、台阶除去尸体、鲜血、报废的轿车再无一物。

酒店方面马上报警,各种消息,立即就上报何先生。

而酒店那边打给警局的电话还没挂,司警局的车辆就已到达现场。

杜则仕望着眼前一片狼藉,再抬头看向葡京酒店招牌,咬咬牙,切齿道:“妈的,一群扑街仔!”

“做事简直无法无天,你们清理现场,我打电话给阿驹。”

“知道了,杜sir。”司警们出声讲道。

向先生坐在车里,眼见警方开始洗地,知道事件大局已定。

濠江赌业。

插不进去了。

如果真的硬扛四联,强横在濠江插旗,恐怕下一次撞的车……

就是他的座驾!

“我们走吧。”

“回

扒开她两腿之间3p 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码头,直接坐船回港。”向先生叹出口气,出声说道。

“是,向生。”14K司机答应一声,驾驶车辆,亲自送向生离开。

向先生来濠江一趟,却连车都没有下,便灰溜溜离开,不免有点可笑。

“阿驹!”

“你在哪里!”

这时陈汉接到杜sir的电话。

喜欢首席人生体验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