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与女乱目录伦7

  • A+
所属分类:挂失

“住手!”

叶梵天驾驭着剑之翼,从城外寻着战斗波动,赶到了皇宫的上方。

他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是根据据点里面的探测法阵,察觉到了帝都所在的方向,出现了远超一重天武圣的能量波动。

根据规定,他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查看。

可是仍然晚了一步,他到达之后,阵法已经启动。

面对已经彻底开启的龙脉大阵,他使出全力也仅仅只能撼动,无法彻底打破。

在外面攻击了一阵子之后,眼见天上的雷劫就要降临,叶梵天已经开始考虑暂时离开,虽然不甘心,但是不得不这么做。

如果雷劫真的降临下来,他肯定要受到波及。

当然,离开,他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能够引动雷劫,必然是逆天之事。

在他的巡逻地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难辞其咎,上面定然会降下重罚。

可以说叶梵天两头为难。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形式居然发生大变。

原本已经凝聚到极致,眼看就要落下来的雷劫,居然缓缓消散。与此同时,防御屏障也开始变得薄弱起来。

发现异常,他立刻朝防御屏障发动攻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击碎。

只是此时万丈金龙已经消失,除了中心处剧烈的能量波动,并没有其他异常。

叶梵天没有犹豫就朝着波动冲过去。

等到他皇宫上空之后,他首先看到的是已经化成废墟的皇宫,接着就是正在剧烈战斗的三人。

他不清楚这三人谁对谁错,也不清楚他们为什么战斗。

他当务之急要做的,就是停止战斗,询问清楚情况。

虽然雷罚没有降临下来,但是皇宫被毁,对他来说,也同样是一件巨大的过失,必须搞清楚前因后果,找到背锅侠,减轻自己的罪过。

“住手!”

他运用真气朝下面大喝一声,同时把自己的气势也释放出来。

武圣三重天的修为,想来对方应该明白该怎么做。

只是让叶梵天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喊完之后,下面的那个人不仅没有停手,反倒下手更狠。

“找死!”

叶梵天不由的暴怒。

他身为下界巡查使,可以说是真正的土皇帝,长久一来挥斥方遒,没有人敢不服,更没有人敢反抗。

三重天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与女乱目录伦7

的武圣,在下界就等于无敌,更何况他修炼的还是天级功法。

寻常武圣连他一指都接不住。

下界依靠地级功法突破的武圣,在他眼中更是土鸡瓦狗,连让他出手的资格都没有。

长久以来养成的气势,自然不允许人忤逆。

万剑归宗!

叶梵天背后剑之翼散开,化成一柄恐怖的巨剑,朝着地面射去。

……

“尼玛!搞什么鬼?又来!”

眼看就要将两人斩杀,林虚突然听到头顶有人大喊,让他住手,并且散发出来的气势极为强大。

遇见这种情况,林虚郁闷的几乎要吐血。

难道气运之子就这么难杀?

林虚没有犹豫,加大手中攻击力道,想在对方降临前,将两人斩杀。

只是让他没想到,眼看已经绝望的两人,听到头顶的大喝,觉得的看到了希望,身上再度涌出一股力量,居然硬硬生生的撑了下来。

这让林虚更加郁闷,感觉谁都在和他作对。

轰!

头顶剑气嗡鸣,恐怖的剑意极速降临,林虚感觉到威力,只能不甘心停下攻击,闪躲开来。

嘭!

林虚所在的位置,被剑气划过,留下一个深深的剑痕。

唰的一声,一道白衣胜雪,浑身剑气充盈的身影降落下来。

林虚转头看去,那人不光衣服雪白,连头发眉毛都是白的,但面容看上去却十分年轻,白色的眉发,不仅没有让他显得的苍老,反倒有一股别样的英武之气。

只是他身上的剑意太过强盛,就像是有无穷无尽的剑气构成,望上一眼,要把人的目光都割裂,实在难以亲近。

林虚躲开之后,薛归月和苏颜汐终于得到了喘息,此时两人浑身是伤,几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不过还是咬牙硬撑了下来。

不等叶梵天开口询问,薛归月先一步说道:“叶梵天,此人是修罗族转世,妄想吸收龙脉!我命令你立刻将他拿下!”

“嗯?”

叶梵天楞了一下,这人是谁啊?居然敢命令自己!

他眉头皱了皱,并没有发怒,而是沉着气问道:“阁下是哪位转世?”

身为下界巡查使,他自然知道转世者的存在,甚至巡查使的存在,就是为了维持下界稳定,避免出现大的冲突,影响到转世者。

毕竟能够转世的人,在上界都是一方霸主,说实话,每一个人的身份都比他高贵千万倍。

当然,这不代表他就畏惧对方。

毕竟转世重生之后,能够重回巅峰的,只是少数。

不仅是因为下界的人族身体天赋更差,还因为转世之后会对神魂产生未知的影响,使得悟性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变差。

具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原因,至今无人知晓。

反正就是,无论原来的身份多么高贵,转世之后都会大大降低。

当然,就算身份和天赋降低,未来所能达到的成就,大概率也会超过他。

但他也不必畏首畏尾,毕竟他背后也站着剑宗这个庞然大物。只要不是往死里得罪,对方也不会自找麻烦。

加上下界巡查使这个身份比较敏感,一般人也不愿意得罪他。

万一自己家族的人转世,结果栽在了对方手里。在下界这种地方,对方有的是手段废了你,你还无话可说。

“元老会!上一任,转轮圣王!”薛归月冷冷道。

同时身上释放出独有的气势,证明自己不是胡言乱语。

叶梵天如遭雷击,身体抖了一下。

下界转世者的身份,在他那里都有备案,他知道对方所言非虚。

“我知道了。”

他脸色沉重的应了一声,转头看向一侧的林虚。

薛归月的身份,还有他背后的势力,使得他根本没有拒绝的可能。

“快逃!”

一道声音出现在林虚耳边,他眉头皱了一下,听出这个声音是唐七传来的。

看样子,他是知道眼前之人的厉害,或者说认识对方。

不过林虚可没有随便放手的习惯,他已经和薛归月不死不休,现在是将对方击杀的最好机会。

如果让他回到上界,那可就麻烦了。

他没有理会唐七的提醒,思考着怎么在对方的阻拦下动手。

“你自己把修为废去,我可以给你一个公平审查的机会。”

叶梵天淡淡的说道,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至于林虚偷偷运气的小动作,他感觉到了,但是并没有在意。

三重天的修为,给了他无穷的信心,根本不相信林虚能翻出什么大浪。

武圣境界不同于宗师境界,一重天都是天壤之别,说实话,就算他站在这里,毫不还手的任由林虚攻击,林虚都杀不了他,哪怕修炼的是中品天级功法。

“快逃啊!武圣三重天已经达到金肌玉骨,道体圆满的层次,你连他的护体真气都打不穿!我会想办法帮你拖住他,快走!”

唐七的声音再度传来,语气里充满了焦急。

他应该是有特殊的办法,使得另外三人都没有察觉到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与女乱目录伦7

林虚眉头又皱了一下。

叶梵天话里的意思,虽然给他辩解的机会,但是废掉武功他就等于待宰的羔羊,这种事情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干的。

而叶梵天听到薛归月的话,就毫不犹豫的答应。

说明薛归月的身份极高,就算他证明清白,恐怕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从唐七焦急的话语里也能明白,留下来,他只有一个死。

“逃!”

林虚身体瞬间化成数道幻影,同时朝着四面八方逃去。

“雕虫小技!”

喜欢我想先苟几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