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快速变湿的方法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

  • A+
所属分类:挂失

“你能救多少?”

我转身,咬紧嘴唇,睁着眼睛看着北冥夜,在夜色下,他的脸蛋依然波澜不惊。

“我可以保证你不死。”他的答案很平静,即使全部都能救,我觉得他也不会管任何人。

我想,如果我们的命格不相连的话,他应该连我都不会管,会让我也跟着死吧。

“那我会陪着我的家人。”

没有恐慌,我都不知道,我说出这话的时候,会那么平静,甚至我都不觉得丝毫害怕,我只是不甘心,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蹒跚的走到那吊着的纸人跟前,一把手给扯了下来,撕了一个粉碎,地上的那东西被撕烂的脸扭曲成一奇怪的表情,像是在冷笑。

活灵活现的讥笑。

我跑到吊着纸人的大门口把穿寿衣的纸人扯下来,可是

下面快速变湿的方法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

没跑几家,我听见后面北冥夜说了声够了。

夜色倾城,月光也仿佛披上了一件黑色的纱布,朦朦胧胧照射在整个荒凉,没有一点声音的村落。只有挂在大门口上的冥灯,白纸灯笼里的白光静静地矗立在夜色中。

风吹不动,水浇不灭。

我把纸人扯下来,那寿衣纸人掉落在门口,被风一吹整个空荡荡的袖口抖动了下,随后我又看到那纸人立了起来。伸手爬到门框上,脖子一伸,又吊在了门框之上。那原本会随着寿衣纸人而黯然的冥灯,又一次点亮。

真的是没用了。

这些寿衣纸人,到底是谁做出来的?是谁能把孤魂野鬼的魂给融合到纸人身上,谁能运用这种妖术。

我知道,我心里很清楚的,那个对我施展布头娃娃诅咒的人。

阿香的死,也一定跟那个人有关系。或者,阿香知道了太多的事情,被灭口了吧。

可村子里的人是无辜的啊。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只觉得天旋地转,脑袋沉重的快要瘫倒。

往家走的时候,我算是看清了,我们村子家家户户,几乎都挂上了白纸人,都在那吊着,白晃晃的东西被风一吹,身子一前一后,就跟赶夜路一样。

以后要是在赶夜路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说不定在前面走的不是人,而是吊着的什么东西。

虽然我心里想着自己家里也会挂上白纸人,可是当我真的看见家里红大门上挂上一个那东西的时候,我难受恐惧的想要哭。

我忍着眼泪敲大门,可是敲了半天没人过来开门,我心里慌了起来,一边敲着门,喊了一声妈,发现自己嗓子都哑的不成样了。

“回来了,咋了,着急成这样?”我妈打开大门,不解的说了一句。

我真的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淌了出来。

“你是不是遇到啥了?”我妈看到我红着眼睛,眼泪不停地往下滴,她伸出手在我脸上抹了下,抱怨道:“哎呀,你看看你,多大的人了,还流泪花子。”

“妈。”

我扑倒我妈的怀里,浑身颤抖的紧紧把她抱住。我妈年轻的时候很漂亮,白皙的手很细腻,可如今为了家,手上多了老茧,原本喜欢涂抹胭脂,爱打扮的她,如今也变的随着穿一件外套,在外面不辞辛苦的四处奔波劳碌。

“妈都知道了,你外婆在屋里,快进屋去。”我妈看到门口出现的大白灯笼和穿寿衣的纸人,整个人都吓的不轻,看来外婆也知道了一些事情,我妈嚷着就把我推进了屋里,然后匆匆关上了大门。

我发现外婆和我爸都已经坐在房屋里了,面色沉重,外婆看到我的第一眼,就问我出去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如今的这个情况,我没有必要隐瞒什么,把遇到的事儿全都说了。

“你奶奶对你怨气大,她这是要害你。”外婆犯愁了。我感觉她也有点难以处理这件事。

“大白灯笼,寿衣纸人,冥王勾魂夜。这怕是送不走了,送不走那些东西了。这是有人在作难啊。”外婆愁眉苦脸的。

我连忙问:“外婆,家家户户都出现了那些灯笼。现在怎么办。”我真的已经没了主意和方向。

“现在救他们也来不及了,只能听天由命了。”说完后,外婆把火纸拿了出来,然后用剪刀开始剪纸人。

“但愿,但愿可以送走。”外婆说着,我看出她的整个手都在微微的颤抖,很快的,外婆就剪好了几个纸人。

“这是你外公教我的,能不能瞒过去,那得看命运安排了。”这个时候,外面已经响起了一阵阵的沙沙声音,那声音我太熟悉了。

穿寿衣的纸人走路,就是这个声音。

我连忙跑到窗户口,透过缝隙往外面看,眯眼看过去,只见外面村子里,有很多穿寿衣的纸人穿梭,来来回回的徘徊,就好像是在巡逻一般。

“三个勾魂圣使,一位冥王。”

北冥夜的声音传出来,我的浑身打了个哆嗦,左右看了看没发现他的身影,我知道他在戒指里面,一定感受到了什么。

三位勾魂圣使,一个冥王。

青山县碰到一个勾魂圣使就差点要了我的命,如今竟然村里来了三位勾魂圣使,况且,还有一位冥王。

冥王多恐怖我不知道,但光是这个称呼,那也一定不是小角色啊,根据北冥夜说过,十殿阎罗,每殿有一个殿主,两个冥王,四位冥帅,七位圣使。

我觉得这个事变的很严重了,压抑的气氛让我透不过气来,我往窗户口看,那些穿寿衣的纸人肯定在监视什么,可能一会儿就会有阴司上门勾魂来了。

“外婆,你告诉我。为什么,奶奶为什么会对我有这么大的怨气。”我到现在还不信,血浓于水的奶奶,再怎么样也不应该置我于死地啊。

这个问题在那天从王小帅家里出来后我问过,可是外婆不肯说,但从她当天的话里我还是得知了一点,跟我的出生有关系,跟我姐姐有关系。

我就觉得自己出生是一个谜,为什么我姐姐会消失,而且外公会下落不明,我要问清楚。奶奶为什么会那么恨我,这里面肯定有原因的。

毕竟那张相片,奶奶抱着我姐姐的时候,她很开心,可是单独却恨我,哪怕死了也要想办法把我害死。

“婷婷,有些事你现在还不能知道,等时间到了,我们自然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现在不说也是为了你好,你就不要多问了。”

外婆刻画诡异图案的脸上,复杂之色交错,看来也是因为这个事太过于匪夷所思,或者不知道从何说起。

“可是”

我还想追问下去,我爸在一旁心烦的说了一声别问了,我吓了一哆嗦,乖乖的闭上嘴巴。

外婆张嘴刚要说话,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家的大门,突然被敲响了。

铛铛铛

敲响的很平静,但却像勾魂声音一样,让我们一家人,一瞬间鸦雀无声。外面敲门的声音丝毫不惧,我们都不敢说话,可是那敲门声仿佛是知道里面有人,一直缓慢的敲着。

“来了,它们来了。”

外婆的声音顿时就不太平静了,恐惧的呢喃着。

我站起来冲着门口就走去,就算是死人什么的,我也得自己去看看,到底外面来的那些穿寿衣的纸人多厉害,我真的都快被逼疯了。这些东西为什么要来勾活人的魂。

“你干嘛去?”

没想到的是外婆给我叫住了。

我偏过头对外婆气愤委屈的说道:“我打开门看看,好端端的活人,它们怎么就来勾魂了。”

外婆让我看看现在几点了,我抬头看时间,不知不觉中,居然现在已经凌晨十二点了这么快,这样算起来的话,应该刚才听见敲门的时候正好是十二点整。

“圣使勾魂,不勾无妄生魂。可有了白纸灯笼,冥王勾魂夜,你出去就回不来了。”

外婆对我着急道,我妈也在旁边说:“婷婷,听外婆的话,现在不能出去。”

我爸跑到门口,死死的推住门。

外婆把火纸剪成的小纸人,其中一个写了我的名字,然后对我说:“快到外婆这里来。”

我过去后,外婆没说话,让我伸出右手中指,然后用针扎破了,疼的我手抖了一下,用手沾住我的血,在火纸小人上画了一个很奇怪而又简单的图案。

依葫芦画瓢,接着就是我爸,刚急急忙忙做好。

突然间,那外面敲大门的声音加大,就像是有人拿着石头砸大门一样。

外婆说了声不好,快坚持不住了,看见我妈放在旁边的针,

外婆自己也扎了一下,滴血在纸人上,惟独我妈,外婆用笔勾了那印章里面的红朱砂写上生辰八字画在纸人之上。

下面快速变湿的方法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

做完这些,我们家的大门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直接砸在上面,不光是这样,关的好好的房门也直接哐的一声被推开,一股阴冷的风直接灌了进来,刺骨如冰。

当时那气氛,简直就跟地狱恶魔要涌现出来一般。恐怖至极。

“快,用草木灰擦在眼耳口鼻手心心口额头上,快,快,快!”

外婆现在也不淡定了。非常的急迫。

我现在反应过来了,这应该不是那些圣使,而是我们家挂在大门上的那纸人来勾魂了!

外婆走到门口,慌慌张张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黄纸,急忙贴在了大门上,我听到了阴铃铛在不停的响。

外婆那个能够感应鬼魂的铃铛,我可是清楚的记得奶奶回来的晚上那阴铃铛只响了几声就停止了,可是现在,那铃铛简直就跟放学下课铃铛一样,叮铃铃的响个不停,搞得我整个心脏都快从嗓子跳出来了。

我跟我爸妈我们一边手忙脚乱的在身上抹这草木灰,一边转了过来。

这时候,我听见院子里有人走路的声音。

这脚步声很诡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背对着,看不见来的是什么东西还是自己心理暗示,我总感觉这脚步声毛骨悚然的,嗤啦啦的,又像是那东西脚上拖着铁链,又像是电视雪花点一样的动静。

我跟我爸妈我们三个虽然看不见那东西,可外婆能看见,我看见外婆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一个连外婆都害怕的东西。

我当时就慌了,手里出汗了,我妈在这边也抖了起来,我们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那嗤啦啦的声音已经到了屋门口,我看见外婆那拿着铃铛的手也在抖,她冲我们三个动了动嘴,无声的说了句,别动。

看不见的东西,永远都是未知恐怖的,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

我感觉到自己浑身发冷,那种感觉非常难受,就像是明明在三伏天,但你整个人就像是在坟地里的那种感觉一样,阴冷,从毛孔里钻进去,像是有什么东西冻住骨头一样。

让我忍不住的哆嗦起来。

因为我是拉着我妈的手的,我突然感觉到我妈的手使劲捏了我一下,然后她在那边抖的更厉害起来,我心一下就提起来,下一秒我就知道我妈为啥这反应了。

我感觉有人在拽我的裤脚,然后感觉一个又滑又腻的东西从裤腿里钻了进来,直接顺着爬到了我的脖子上,就像是一条蛇,又像是死人的手在摸。

我狠狠的掐着我自己,不让自己叫出来,我不知道心中的那根弦还能绷多久。

其实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按照后来外婆的说法,那东西根本就没有冲着我们来,不然我们估计早就受不了了

冷不丁的,我面前的纸人突然跳了起来,第一个跳的是我的,当时我心里又害怕又松了一口气,哪怕后来真的出了什么事,也是对我来的,可是那纸人跳了一下之后就又摔在了桌子上,紧接着又是有我妈血的那个纸人,还是跟我一样,到了最后,代表我爸的那个纸人晃晃悠悠的,就跟喝醉酒了一样走了出去,绕过我们站的那个地方,冲着门口走了。

悬在喉咙里的那个心终于要落地了,外婆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了一些,看来是骗过那东西了

“嘿嘿嘿嘿嘿——”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家屋子里突然传出来一个阴邪的古怪笑声,我的天,那笑声简直让我全身都毛骨悚然,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猛地顺着声音方向看过去,刚巧就见到阴暗的楼梯口,从二楼下来的转角位置,原本在我房间里摆放,我从外面买回来的洋娃娃,竟然跑到楼梯间,在发出古怪的笑声。

喜欢阴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