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灬深一点灬·好爽快给我 圣僧…快不行

  • A+
所属分类:挂失

王传林身为市委秘书长,他亲自给秦吉春打电话,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要知道当年在雍平的时候,秦吉春和王传林两人可以说是水火不容,两人甚至在县委级别的会议上还拍桌子骂过娘。

说起来两人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矛盾,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因为两人都是牛人,一山不容二虎,彼此谁都不服谁!

雍平政坛本土派王传林第一,秦吉春就只能屈居次席,这是凭什么?秦吉春就是不怎么服气!两人早在干乡镇党委书记的时候就较劲,两个乡镇比成绩,比发展,甚至是比体育,比演出,反正只要能较劲的,两人都要掰一下腕子,较量个高低。

光阴荏苒,转眼就是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王传林是市委秘书长了,成了副厅级领导了,秦吉春也马上要成为牧一方区县的诸侯了,两人分开也有差不多十年之久了。

所谓时过境迁,很多问题和矛盾都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变淡,更何况虽然两人位置的不同,心态也发生了变化,甚至彼此都有了让对方看中的价值。

比如王传林现在成为市领导了,根基比较浅,在市里他可以慢慢的打基础,但是在下面县市他还是需要有人啊。

而秦吉春的短板本来就是上面没人,他在市里也需要可靠值得信任的盟友,所以这个电话无疑是具有很大的意义的,两个人从敌对到握手言和其实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行了。

要知道他们是多年的对手,彼此了解得很,秦吉春有多大的本事,王传林是个什么样的人,彼此都非常清楚,所以很多话根本就不用说破,点到双方便各自明白了。

而唐俊忽然之间就接到了秦吉春的电话,电话一接通,他道:“县长?您有什么指示?”

秦吉春道:“唐俊,你现在人在哪里啊?在没在县城?”

唐俊道:“今天我刚刚上大林山来了,今天上下河的烟草基地挂牌,另外今年我们准备在路基拓宽开工前,把必要的一些肥料,煤炭还有一些建筑材料先运送到位。

所以还有很多调度的工作要干,镇里面大家都忙,关键是我们的姚局长非得要我亲自把关……”

秦吉春道:“行吧,这样,明天我来一趟大林山!你不用大张旗鼓的准备,下午来,住一晚,第二天就走,就是看一看你们今年的计划,顺便给你们开一个简单的班子会议……”

“啊?”

唐俊直接懵逼了,这是什么情况?县委经济工作会议一结束,秦吉春马上就要来大林山视察,往年可不是这个节奏啊!

要知道雍平政坛,郑平原和秦吉春两人之间楚河汉界分得蛮清楚的,大林山是全县扶贫工作的重点乡镇,这里是郑平原的地盘,一般来说秦吉春是不太可能把自己调研的第一站放在大林山的。

不过唐俊的反应也很快,道:“是的,县长,我一定妥善安排!”

秦吉春似乎明白唐俊的疑惑,道:

“你如果在县城,我是想跟你聊聊天的!你既然没有在,那干脆我要调研,直接就先从你们乡镇开始呗!”

唐俊又被这话整懵了,老秦是什么意思?

他的言下之意是唐俊如果在县城,他的这一次调研视察就可以取消?他专门跑一趟大林山,目的就是要和唐俊说几句话而已?

唐俊挂了电话,心里琢磨了好久还是抓不住重点,照说,县长要见唐俊,一个电话过来,唐俊连夜就能回雍平,两人能碰上头,用得着老秦亲自跑一趟吗?

唐俊想不明白,心想不管什么事情,老秦来了自然就知道了,一念及此,他便给蔡海打电话,要求连夜开班子会议,商量秦县长来大林山调研的接待问题。

蔡海屁颠屁颠的跑过来,道:

“书记,什么情况?怎么秦县长把我们大林山当成了今年下乡调研的第

呀灬深一点灬·好爽快给我 圣僧…快不行

一站了吗?”

唐俊道:“怎么?很奇怪吗?我也意外,但是是县长亲自打的电话,而且直接打到我手机上的!这应该不会有假啊!”

蔡海咂咂嘴道:“那肯定不会有假,我就是觉得不同寻常!会不会有什么喜讯带来?比如说唐书记你这一次公选考试顺利通过,马上要去市里高就了?秦县长想赶在你高升之前来一趟大林山?”

唐俊瞟了一眼蔡海,道:

“如果是那样,那我的面子也就太大了,你琢磨一下觉得是不是有这种可能性?”

蔡海认真的道:“我觉得不能排除!我听说你这次公选成绩相当好,笔试全市第一!书记,说句实在话,我老蔡以前也是个骄傲的人,一般不服人!

但是跟你共事一年多,我对您现在是心服口服!您在党委书记方法多,办法多,点子多,作风扎实又务实,这个我们大林山的干部群众都知道!

但是你的理论功底也这么厉害,全市举行的公选考试,你能考到笔试第一,说句实在话,真的亮瞎了我的眼了!

我说得大一点,就我去在县里参加全县的考试,要考第一恐怕都没有可能啊!这么算起来,人比人真要气死人!”

唐俊哈哈一笑,心想你蔡海倒是八卦得很, 对公选考试的事情旮旮旯旯都打听到了,但是他面上却道:

“考第一完全是偶然性!其实第二和第三我们基本上是一个水平线,我就是有一道客观题比对方多了一分,基本上是一样的!”

蔡海道:“行了,就算是考前三,那也是相当骇人了!你想想有多少人报考啊!那么多人才汇聚,全市里面有多少高手,我听说为了拉开分数的档次,很多客观题非常难。

说句实在话,我们都是经过了公务员考试的,你现在要我去做那种题目,不怕是

呀灬深一点灬·好爽快给我 圣僧…快不行

给我时间复习,那我肯定都不行了!

您在大林山干党委书记,这么繁忙,就算我们帮您分担了一些工作,但是时间也是远远不够的啊……”

唐俊摆摆手道:

“这个事情先不谈,先开会!反正这一次市里岗位很紧张,高手很多,笔试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我只能说考了这个成绩,回来对同志们是有个交代了!

要不然,你们忙了一个冬天,帮我挤出时间学习,结果我考得一塌糊涂,那对得起兄弟们的劳动吗?”

秦吉春这一次调研轻车简从,一共就只两台车,一台车是他自己,另外一台车就是县ZF几个分管领导,到了大林山之后,也不急着要下村,而是先在镇里开了班子会议。

刚开始唐俊还比较紧张,因为镇里刚刚开了经济工作会议,很多事情还在部署安排,今年一年的工作究竟怎么分工,怎么开展,目前还没有完全敲定下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唐俊还是怕出纰漏的,毕竟县长调研视察不是开玩笑的,倘若出了纰漏,那就是要在全县同仁面前丢脸,大林山开年就闹个笑话出来,怎么说也说不过去啊。

好在结果秦吉春谈工作都是点到即止,接见班子之后,对大林山班子的工作进行了充分的肯定,这一来大家心情都蛮好,只是散会之后,时间已经不早了,下乡好像不太可能了。

所以就只安排县长看了一下镇中学,镇卫生院等几个单位,晚餐和下榻就安排在大林山峡谷酒店!

吃了晚饭之后,唐俊本来准备是不是搞一台篝火晚会,给领导们烤一只羊吃一吃,但是秦吉春拒绝,说一天舟车劳顿,晚上好好休息了一下,另外,他还是要单独和唐俊聊一下天。

唐俊便给秦吉春安排了一间套房,唐俊过去了之后,就把客房的服务员给支走了,他负责沏水泡茶,他道:

“县长,今天晚上您不端酒杯,大家就都不敢喝酒!我这不实在是没办法,才把酒杯递给您,您哪怕举一下杯,我们晚饭的气氛果然都好了不少!”

秦吉春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

“八项规定不是儿戏,到你这里总是会坏规矩!不过今天心情不错,喝一点点也无所谓!”秦吉春用手拍了拍巴掌,忽然道:

“王传林秘书长你认识吧?”

唐俊的茶杯定格在手中,停顿了好几秒钟,道:

“认识!去年不是大林山出事了吗?为了找人帮忙,让张华领着我去了一趟他家里,反正当时也是病急乱投医,死马当活马医!

还好结果不错,王秘书长应该是帮忙了,因为案子最后发给了县纪委处理!要不然市里把我们当成违反八项规定的典型案子抓的话,你我和蔡海都要吃不了兜着走,至少有一个人要免职走人!还有一个留下来的也至少是个记过处分!”

秦吉春点点头,过了好大一会儿,他道:

“这一次你的考试不错,自己争气!据我掌握的消息,你这一次应该能够进市委秘书科!到了市委办公室,那边不比我们雍平县,机关的人才多,水很深,你要尽快的完成角色的转变!”

喜欢阳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