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和他的暴躁先生 男主给女主注射药的现言

  • A+
所属分类:挂失

炎明九年,秋,北皇微服私访,携十数亲信遥遥南下。其间宿于小城,夜半闻歌,歌曰:

“残破问京华,高阁狂花,万红如火乱朝霞!”

又唱:

“天下已无家,腥血龙蛇,何曾人世仗桑麻!”

歌毕,随行将军许双鸾怒火中烧,北皇阻隔不及,伊便将那狂言之人缉回下榻之处,见是一清瘦男子,面白蓄须,作书生打扮,却一身酒气,怏怏病容,五句三咳。

焦鼎铭凝视良久,道:

“北国地大物博,上有贤君善治,下有黎民安康。先生何出此言?”

男子半咳半笑,双目微眯:

“旧帝未陨,逐凰而去,轮回百载,始将涅槃!”

又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红云至,战祸起,潇潇血雨烧炎尾,湿了征袍,起凤腾蛟!”

语毕音落,竟周身战栗不已,斜斜栽倒。

“哪里来的狂徒,竟在此胡言乱语?!”

堂内将军惊怒,帐中北皇心骇,焦鼎铭垂眸片刻,拱手拜向炎皇。

“陛下,收之?杀之?”

“本是微服私游,不料撞了晦气,自是杀之!”

许双鸾抽刀横举,剑眉倒竖。

焦鼎铭眼中闪过不快之意,闭口不言,静待北皇发落。

“许是落魄才子,自叹生不逢时,是以趁醉狂歌。”北皇炎柔沉吟片刻,“罢了,予他些许衣物淡食,放归便是。”

又道:“孤治下百姓久居安乐,心中自有定论,无惧其醺迷乱语。”

许双鸾闷闷抱拳:“遵命!”

焦鼎铭双手作揖:“遵命。”

此间事了,北皇还京。却不想五年之后,旧帝遗信出世,天下腥风血雨。

再谴人寻那书生,已不见人踪迹。

……

南北隔江而治,自古已久。

是日,焦鼎铭负手而立,沉眸慨叹。

“先生大才!此番乃是我主误了!”

昔日书生站在船头同他对望,一派淡淡。

“敢问先生姓名?”焦鼎铭再叹。

“熊庆,字常青。”

书生收扇作揖,笑道,“良禽择木,亦观眼缘,焦大人无需介怀。”

“常青,常青……”

焦鼎铭将这二字咀嚼须臾,苦笑道,“也罢!死前知大才名姓,亦是无憾!”

常青先生面露诧异,又笑:

“焦大人不愿归降?”

“焦某心向北皇,生死不可改。”焦鼎铭一字一顿。

常青先生长叹不已,见其闭目宁然,视死如归,竟畅笑数声,令将士予他松绑。

焦鼎铭诧异抬眼,又蹙眉凝声:

“怀柔之计于我无用,先生不必耗费功夫。”

常青哈哈大笑,众目睽睽下,如数年前那般口吐狂言:

“熊某自是怜惜名士,失了焦大人,这群皇争霸之战未免太过无趣了些!”

又道:“你且去罢!”

焦鼎铭愕然。

……

【卧槽?常青先生把焦鼎铭放了???】

【给我看懵了,哪个课代表理一理】

【方友文这个插叙蛮惊艳啊,我从头说吧:帝信还没出现的时候,北皇炎柔就在微服私访时遇到了熊庆(常青),熊庆是个能掐会算的预言家,但当时北国】

【没打完,当时北国一片和乐,炎柔不信他焦鼎铭本来留了个心眼问炎柔是收还是杀,结果许双鸾这个北皇脑残粉坚决认为熊庆说胡话,所以炎柔到底还是给了点东西把熊庆打发走了】

【笑死,什么打脸情节】

【结果没想到熊庆跑到了南国那边,被炎露重用,这次临江之战把北国打得特惨】

【这炎露不行啊!】

【是许双鸾的问题吧……这姑娘太莽了,该说不愧是武将吗】

【其实炎露是个贤明的女皇,看她国内老百姓过的日子就知道她挺会治理的】

【哦——懂了,善治但不善战是吧?】

【许双鸾有问题,炎柔才是大问题。她性格太温和了,许双鸾又偏激,经常和焦鼎铭不对付,结果炎柔每次都不想让自己这俩文臣武将起冲突,就非要来折中政策,在里面和稀泥】

【其实如果不是乱世的话炎柔还不错的,但现在就……】

【优柔寡断,难成大事】

【许双鸾这种属下最缺德了,没看她好几次都抢在炎柔之前说话吗?这是越俎代庖啊好不好!偏偏炎柔性子软也不管束她,难怪焦鼎铭在旁一直生气】

【就是啊,这要是我拳头也硬了】

【我觉得焦鼎铭可能要反水】

【我看不一定,焦鼎铭很喜欢炎柔……()】

【你这北国还有个三角恋我是没想到的,虽然私心想看美女贴贴但看大局还不如吃BG呢(。】

【但常青先生这是在故意卖好吧?焦鼎铭被放了,回去炎柔还敢用他吗?】

【炎柔肯定敢用,她真的很贤良很温柔,之前有一小段信任小兵传信的剧情给我看得好羡慕,难怪那么多人愿意为她死战不退,这凝聚力有理有据啊】

【前面都说炎柔踟蹰不前,反正我是挺希望自己有这样的老板的……】

【附议】

【唉,咋说呢,炎柔就是典型的擅长统筹,她自己不善战不善谋,但特别擅长把这些事情交给会办事的人,而许双鸾在用兵练兵上也确实厉害,更别提俩人还是从小长到大的闺蜜,炎柔信任她纵容她很正常……】

【可惜了,偏偏是乱世】

【炎柔想和不想战,但现状是被许双鸾和焦鼎铭逼着劝着加入战场,为了黎民百姓不得不战】

【已经二十多分钟了吧?刚才没细看,叫停率多少了?】

【34%好像是】

【卧槽这么多的吗?!】

【挺正常的……方友文和袁萧这次拍了个历史向的正剧,都没啥搞笑情节,观众可能看得累吧】

【而且有的人就看不惯男角色打辅,呵呵哒】

【确实,线上播放量也下降了】

【可是我觉得北国三人组的日常还有炎柔和百姓的互动很可爱很温馨啊(小声】

【嗐,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嘛】

【说句实话我也没咋看懂,现在边看边玩手机】

【我纯粹是想看的还没看到,无聊中】

【是说东国那边吗?】

【对啊!南北已经打起来了,东国一直在猥琐发育,等烦了都】

【别这么没耐心啊……毕竟炎青还小】

【说不定逆风翻盘呢】

【不像,但有一说一看见言星梁我是真憋屈】

【。。。咱就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你们看

小哭包和他的暴躁先生 男主给女主注射药的现言

言星梁越憋屈,越说明那些生活在重男轻女家庭的女孩平时就有多憋屈?:)】

【喷了,这也能搞对立?】

【别上纲上线好吧,真没劲】

【我还等着言星梁宫变呢,按理来说不都这么发展的吗,一直以来被忽视的那个肯定怀恨在心】

【就是,反正炎青才这么几岁,言星梁直接摄政得了】

【挟少皇令百官也不是不行】

【啧,真不愿意看前面阴谋论……反正看袁萧怎么写吧,我对这个人心里没啥底,谁也不知道他要怎么报社】

《逐凰》播放的过程里,观众或兴致高昂,或哈欠连天。

二十五分钟左右,一直戏份不多的东国终于再次有了正面镜头。

喜欢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请大家收

小哭包和他的暴躁先生 男主给女主注射药的现言

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