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客人的那个太大了 太大了,顶的肚子一鼓一鼓

  • A+
所属分类:挂失

真正需要小车路考的没有几个人。

其他大部分去跟了几辆大货车。

潘大章和韩祥源,以及另外两个中年人跟教练上了车。

教练是个瘦高的中年人。

他知道四个人中有三人都是镇长,或者乡长,或者科长。

只有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少年不知什么来头。

但是一上车,中学生就塞给他一包云烟。

他敏捷地发现了烟盒里面有2张十元的钞票。

其余三人也给了他一包好烟。

上车后,他笑着对四人说:“即然桩考其他几项考试都通过了,我这项路考也是最容易通过的,没道理给你不通过,对不对?”

他建设每个人开一段路。

总共三公里路程,一人开1.5公里。

首先让潘大章开。

教练坐在副驾上。

“你听我指挥,放心开,到什么路段怎样做,我会提醒你的。”

果然,连起步,挂多少档,什么路口该减速,怎样超车,或者礼让其他车。

教练都会提醒。

其实不用他提醒,潘大章早已是轻车熟路,一点不出差错。

“你象老司机一样熟练了。”

教练让他靠边停车,换韩祥源考试。

然后是另外两人。

三公里来回,回到驾校,教练给他们填了合格单。

在办公室填了表,去隔壁照相馆照了驾照像。

“你们可以回去了,驾照会在下个星期寄到你们指定的地址。”

韩祥源还要等铁珊笼矿明天派路过的货车,带他们回去。

潘大章验了行李,跟前台打了招呼,就离开了驾校。

按照柳梦秋提供的文联报到地址,他半小时后找到了。

竟然是白天鹅宾馆。

这宾馆可能是冈州市最有档次的宾馆之一?

宾馆门口悬挂着一条横幅,上面一排字:欢迎参加冈州市文代会。

门口设了一张接待桌,坐着两位面容清秀的女子。

潘大章把摩托车放入停车场。

背着旅行包走进宾馆大门。

看见接待桌前有一张告示:“冈州市文代会参加人员签到处。”

他走前去问道:“两位漂亮小姐姐好,请问参加文代会是在这里签到吗?”

两年轻女子,一位穿件宽松的棒针衫,下穿一条黑裤子,梳个马尾辫。

笑起来一对甜酒窝。

另外一个胖胖的,短头发。

大概两人是第一次被人称呼“漂亮小姐姐”,觉得特别新鲜,同时看潘大章一副中学生的样貌。

微笑说:“是呀,你是住宾馆么?去前台登记就行。”

把他当做一般住宾客的游客了。

“你们参加文代会的,不是免费安排住宿,免费吃饭,还免费送去旅游么?”

短发女笑着说:“你了解得很清楚的,不过文代会可不是说谁想参加都可以参加的。”

潘大章:“谁才有资格参加呢?”

“各县宣传部的领导,以及在报纸杂志上发表过作品的人才有资格被邀请。”

酒窝女解释说。

潘大章看见她面前有几张名单,笑着说:“帮我看看,上面有没有我的名字。若是有的话,我就不用去前台登记了。”

酒窝女:“你,小弟弟,你大嫩了,等你有作品发表了再说吧。”

一个中学生有可能在报纸杂志上发表作品么?

“我觉得我不嫩了,很老诚了。帮我看看呗,我是俞督县的潘大章……”

潘大章嘻笑着说。

同时他已经在表上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你就是俞督县的潘大章?啊,你还这么年轻?太意外了……”

两女孩都惊讶得连声惊呼。

“是不是太嫩了?”

潘大章调侃地说:“你们听过我的名字?”

我真的岀名了?

我自己怎么没感觉到呢。

短发女:“你的大名现在在冈州文坛已经是如雷贯耳,大名鼎鼎了。”

她拿起桌上一本《名诗刊》说:“我刚才还在看你写的诗歌,写得特别富于哲理,耐人寻味,读了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潘大章:“那么我有资格在你们文代会上蹭几天饭吃么?”

“有,有,有,不对,你这不叫蹭饭,若说你没资格参加文代会,冈州地区可能就没人有资格参加了。”

短发女手里拿着一本《江山文艺》,里面有他的连载小说。

短发女慌忙让潘大章在表格上签名。

“你们县的柳梦秋和徐梅娟到了,还有曹向东没到,两个房间安排在608和609,你直接坐电梯上去。”

潘大章背着行李包坐电梯上到六楼。

一出电梯门,楼层服务员迎上前,热情问道:“先生你好,你是住哪间房?”

他也不知道是哪间房,曹向东还没有来,两间房的话,肯定是他跟曹向东住一间房。

问题是不知道柳梦秋她们两个住哪间房。

“我们县是安排两间房608和609,有两个女的先来报到了,她们是住哪间房?”

“她们住609房。”

服务员帮他开了608房间门。

房间内两张床,卫生间有热水,有两张书桌,一套茶俱,还有一台彩色电视机。

现在的宾馆能够有这些设施,算是比较高档的了。

隔壁门开了。

徐梅娟和柳梦秋走了过来。

“小潘,刚才我们两个还在念叨你,怕你今晚赶不过来签到,曹部长还特意交待你一定不能缺席。”

“来了就好,我们两个住609房,你和曹总就住608房吧,曹总,估计明天中午会赶到。”

徐梅娟主动说:“小潘,你去洗澡吧,然后我帮你把衣服洗掉,带了换洗衣服没有?”

潘大章:“怎么好意思让徐姐帮我洗衣服,我自己会洗。”

他看时间上已经是五点半,自己一身的灰尘。

于是捡了衣服进去洗了一个热水澡。

换上了一套新衣裳。

将换下的衣裳泡在桶里,撒了点洗衣粉。

对着镜子把头发梳整齐。

岀来套上丝袜,穿上皮鞋。

觉得人整体焕然一新的感觉。

走到609房,敲了敲门,披着一头长发的徐梅娟来开门。

“小潘,等柳姐几分钟。”

卫生间传来哗哗的响声。

房间里飘荡着一股清香。

609房和608房结构一样,里面摆设也一样。

“小潘,进来坐几分钟吧。咦,你不是说去考驾照么?考得怎样,通过了吧?”

徐梅娟热情邀请他进房坐。

“通过了,下个星期就可以得驾驶证了。”

电视上正在播放一部日本电视剧《血凝》,山川百惠清新秀丽的形象确实认人印象深刻。

柳梦秋披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穿着秋衣秋裤,潘大章不自禁地将目光投到了门外。

凹凸有致的身材诱惑力比较大。

“呵呵,小潘也在呀。没关系,你才多大的年纪,姐不会责怪你的。”

搞得潘大章有点尴尬。

徐梅娟都咯咯笑了起来。

“小潘脸都红了。”

我脸红了么?

应该不会吧?

我已经是五十多岁的心态,什么世面没见过。

不就是看见女人穿秋衣秋裤嘛,又不是没穿衣服。

没穿衣服又怎样?

“小潘发表在《江山文艺》中那篇长篇小说,我都读了。”

柳梦秋穿戴整齐,并且用吹风机把一头长发吹干了。

她见潘大章不自然的神态,不禁暗自偷笑。

他发表在《江山文艺》上的那篇连载小说,里面写的是一群在广东沿海城市打工人的生活。

亲情、爱情,其中也有情爱间的描写段落。

柳梦秋读来都是浮想联翩,百感交集。

若不是知道内情,谁会相信小说是出自一位十七岁的年轻人之手。

小说中人生百态,以及对生活的感悟,没有饱经沧桑的经历,凭空可以想象得出?

“走吧,到开饭时间了。”

徐梅娟把一个胸牌交给潘大章,让他佩戴在前衣襟。

走廊上陆续走出许多参会的人员。

冈州有十八个县,加上冈州市,每个县四五个人,估计都有近百号人。

冈州市人员虽然不住在白云宾馆,但是用餐时可以过来免费用膳。

潘大章是新面孔。

其他人可能以前都见过几次面,所以柳梦秋沿路都跟他人打着招呼。

一个身材高大壮硕,说话声音宏亮的男青年,从后面快步赶了上来。

“柳梦秋、徐梅娟两位美女,又见面了,咦,这次怎么带了一个小弟弟?老曹同志没有来?”

柳梦秋回头一看笑了:“王志强大哥,我们又见面了。怎么样,今年在你的英明领导之下,宁昌县又出了文坛新人没有,你王大哥又发表了多少篇佳作?”

“唉,惭愧,今年琐事比较多,只是在冈州日报上发过几篇散文,江郎才尽了,江郎才尽了。不过,我县出了一个故事大王哦,在《故事会》上发过两篇鬼怪故事哦。”

他指着前面一位正在跟人说笑的胖子说:“就是前面那位胖子,怎么样?不错吧。”

在《故事会》上发二篇鬼故事就值得吹嘘,我县的潘大章……

柳梦秋是个有心计的女人,不会轻易把自己的底牌亮给人家看。

他对王志强的说辞不屑一顾。

什么琐事比较多,狗屁,分明是忙着结婚娶媳妇。

男人就是说一套做一套的心口不一的骗子。

前年自文代会上见过她一面会后,就向她展开了追求,几天写一封信。

一度让她对未来的生活展开了美好的想象。

可是半年后,这王大个就突然冷落了她。

去年文代会上,另外一位宁昌县的女作者告诉她,王志强正在追求县老大的女儿,应该很快就要成婚了。

后来她找机会直接质问他:“为什么变脸比翻书还快?”

他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低声说:“我怕你俞督县的甘老大给我小鞋穿!”

柳梦秋知道原来是甘老头在背后插了手,所以她也无言以对。

去年甘老大退居二线,也给她做了妥善的安排。

并且怂恿儿子跟柳梦秋订了婚。

知道内情的只敢背后嚼舌根,谁敢当面说什么。

三人来到餐厅。

偌大的餐厅挤满了人。

个个都佩戴了胸牌,每张圆桌都坐十个人,随意凑满一桌就行。

王志强在跟她们招手:“两位大美女,这边,这边还可以坐。咦,这位小兄弟不会是柳美女的弟弟吧?”

柳金胜年纪跟潘大章一样,所以王志强才会这样认为。

一个客人的那个太大了 太大了,顶的肚子一鼓一鼓

是啊,他是我弟弟,怕文代会上的男人都是登徒子,所以他特意来陪我开几天会。”

柳梦秋故意这样说。

王志强笑呵呵对潘大章说:“小老弟,来这里坐,柳美女真的是你姐么?我差点就成你姐夫了。”

柳梦秋瞪了他一眼:“别乱说,我跟你什么都没有。”

王志强眼珠一转,翻了翻白眼,笑着说:“柳副部长,你这种假公济私的做法是不行的。”

“我怎么假公济私?”

“你开文代会把弟弟带来,难道不是假公济私么?”

柳梦秋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文代会应该是为本县文化传播,甚至是在文学创作上做出一定成绩的人员才有资格参加的。

而你弟一介矿工,去新闻报到稿都不一定写过吧。

带他来参会,难道不是假公济私?

“呵呵,我弟是最有资格参加文代会的人,明天开会你就知道了。”

你个王大个也真是孤陋寡闻,平时间不看书读报,冈州地区出了个大诗人大作家都不知道。

潘大章跟那个写《故事会》的胖子坐在一起。

写小说也是讲一个完整的故事,能够把一个故事写得吸引人,没有一定的笔力肯定不行。

其实前世的潘大章看得最多的杂志也是《故事会》和《今古传奇》。

所以他为胖子能够在《故事会》上能够刊登作品也是感到佩服的。

桌上还有三个空位,柳梦秋抬头看见一位丰腴的美妇招手:“蔡姐,蔡姐,这里有三个座位,来这里坐。”

美妇笑意盈盈走了过来。

“是小柳呀,见到你真高兴。”

跟在她后面是两个年轻男孩,她对他们说:“来,坐这里就行。”

王志强看见蔡姐,有点不自在的神情。

“蔡姐好,蔡姐出场,气势碾压全场。”

蔡凝阳也认得王志强,咯咯笑道:“王部长好,上个星期我还去你们宁昌县,很想去宣传部找你,但是又怕影响你前程,所以就打消了主意。”

王志强板着脸说:“蔡姐说得大严重了吧,你来找我,就会影响我前程,不至于吧?”

“县委大楼都是你岳父耳目,有女人找你,你不怕有人跟你岳父打小报告,交不了差?”

蔡凝阳咯咯笑起来,花枝乱颤,搅得人心慌意乱。

“哟,还有一个这么嫩的小弟弟在这里?”

他看见了潘大章,狠不得伸手掐掐他唇红齿白的粉嫩脸蛋。

喜欢重生1983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