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滑动 老师你下面太紧了拔不出来

  • A+
所属分类:挂失

“权粟!拦住他!”李光弼面色瞬间黑了下来,这才过了多久,城外就这么没了,那这一战还怎么打。

“轰!”李光弼刚要组织人马,西面的城墙却是一阵抖动,李光弼猛然抬头,虎目眺望着前方,眼中是一阵愕然,深色难堪道:“怎么回事!”

“西面城墙破了一个口子!”张亮一剑扫开飞射来的冷箭,面色铁青,眺望着西面的城墙,张亮脸色难堪。

“什么!”李光弼面色错愕,面色瞬间煞白,眺望着前方,只见城墙的一角已然坍塌,李光弼大变,这才猛然醒悟,这襄平城原先乃是慕容恪镇守的地方,弱点慕容恪也是十分清楚。

“该死的!”李光弼一阵怒骂,却是躲在城墙下,脑海中不断想着对策。

城墙外

“嘿嘿!”蓝玉看着轰蹋的墙面,嘴角露出邪异的笑容,大手一挥,怒喝道:“继续给我轰!将墙面给我轰蹋咯!”

“诺!”

“将军!”杨延昭骑着战马来到卫青身侧,眼中带着兴奋的神彩,对着卫青拱手一拜,道:“西面的城墙破了一道口子,在有一柱香的功夫,就可以直接攻杀入城内了!”

“好!”卫青拊掌较好,随后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大手一挥道:“董纯、董章、斛律光!”

“在!”三员中将军催马杀出,面色凝重。

“你们率领三万兵马,协助蓝玉将军,一但破城,无需禀报,直接杀入城内,策应大军开道取路!”卫青拿出一道令旗,直接扔给了斛律光,三人得了将令,侧马奔袭杀出。

卫青眯着双眼,看向身后的众将,半晌盯着黄得功道:“给你三万兵马,突破敌军城门,黄回率领一万弓箭手,左右两边摆开阵仗,摆置鹤羽阵,压制城墙上的弓箭手!”

“诺!”众人得令各自分工,当即应声而去,襄平的局势开始焦灼了起来,李光弼眉头紧缩,看着不断坍塌的西面城墙,一咬牙看向身后的张亮道:“去!西城的坍塌已经是迫在眉睫了,在坍塌处,集结五千弓箭手,一但敌军突破进来,就乱箭射杀,重弩什么的都可以用!”

“诺!”张亮不敢迟疑,匆忙下了城墙,集结五千本部兵马,扛着弩箭,在西面的缺口设置伏兵。

而南面的城墙上,屠狗从云梯上跳入城墙,一双大刀挥舞的虎虎生风,双目怒视着权粟,手中的战刀猛然劈砍一人头颅,将他斩落城中,怒视着权粟,冷喝道:“贼将休要张狂,且看我取下你的人头,为武阳靖将军报仇!”

“小子猖狂!看我取你狗头!”权粟听得屠狗之言,整个人怒不可遏,猛然拔出手中的两柄宝剑,刷刷,寒光涌动,宛若残影如魅。

“哼!”屠狗浑然不惧,手中的战刀上下翻飞,和权粟打的有来有回,二人你来我往,缠斗了三十个回合,虽是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权粟渐渐已落下乘。

“城墙上的局面也是异常的不安份,上将军韩德让为了鼓舞士气,亲自身先士卒,冲在大军的最前沿,来到前线,闪避天空上射来的箭雨,韩德让挥手怒喝道:“各位将士们,攻下襄平,喝酒吃肉,南下灭了半岛上那些家伙,扬我国威!杀李光弼者封中将军,赏百金,杀!”

“杀!”往往金钱的刺激才是最无往不利的,韩德让的一席话,让很多士兵悍不畏死的往襄平城攻略而去,一个个悍不畏死,好似莽夫一般。

“轰!”襄平城好似烧开的开水,人声鼎沸,突然一声轰塌,如遍地惊雷,炸响世间,整个地面都地动山摇,西面的城墙上,烟尘弥漫,好似雾霾,将散落的墙体又重新补上,蓝玉一看城墙破了,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道:“破了!将士们!杀过去!”

“杀!”斛律光骑着黑色的战马,看向身后的数万士兵怒喝道:“冲过去!踏破阑珊处!”

“冲!”数万人悍不畏死的向着缺口蜂蛹杀去,此刻正在缺口处的张亮,眯着一双眼睛,怒喝道:“一群炸碎,乱箭射杀!”

“嗖嗖嗖………嗖嗖嗖!”冷箭宛若蜂巢,不断在烟尘中弥漫穿梭,不时有士兵被射翻在废墟上,尸体滚落下斜坡。

董章刚刚冲上去,胳膊上却是中了一箭,血流不止,董纯急忙伸手抓住董章,两人直接滑落斜坡,无数的士兵冲杀进去,却是被冷箭收割着性命,这次的鲁莽,足足有三百将士折损在里面。

“狗日的!上盾牌!先打进去再说!”斛律光左手持着战刀,右手拿着盾牌,看向身后有些畏惧的士兵,当即招呼道:“盾牌上!其余人在后面,骑兵、弓箭手准备!听我号令,冲上去!”

“一二三!冲!”

“杀!”斛律光一马当先,手持着着圆盾和弯刀,迎面冲杀向城内。

“碰碰……!”无数的冷箭射在了盾牌上,像是碰到了钉子一样,只听得噼里啪啦的声音,不停的在作响!

“唐壁!”张亮手持银枪,撕下背后的披风,用布条将长枪和自己的手紧紧的裹在一块。

“在!”唐壁手拿着战刀,带领三千精锐之士前来支援,张亮用牙捆绑好了手中的长枪,怒喝道:“杀过去!将他们掩埋在尘土下!冲!”

“杀!”

“杀!”斛律光目光灼灼,手中的战刀迎面朝着眼前的敌军砍杀,唐壁、张亮也加入混乱的战场,弥漫的烟雾中,血光涌现不断,将黄色的粉末染成鲜红色。

张亮正欲加入战圈,董章和董纯两兄弟,一眼就看到了张亮,怒视张亮,爆喝道:“贼将休要张狂”

董纯手中的兵刃四下挥舞,使了一手好刀法,一招大浪淘沙,一层接着一层,打的张亮异常艰辛,董章手中的银枪四下挥舞,刺向张亮的腿部,压制的张亮不得不往后退却,瞬间被两人压制的抬不起头老。

“混蛋……!”张亮被这两兄弟连连逼退,身上已经受了数十处伤口。

“碰!”唐壁被斛律光一刀劈砍飞出,眼看着不是斛律光的对手,唐壁一个驴打滚就打算逃跑,斛律光揉了揉自己酸软脖子,随手接过身后士兵抵来的连弩,斛律光喘息着重气,眯着眼睛,屏气凝神,黑色的双眸盯着唐壁,猛然扣动扳机:“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连发数十箭,箭箭命中唐壁的要害,斛律光将手中的连弩扔给身后士兵,来到奄奄一息发唐壁面前,高举手中的战刀,一刀而下,取了唐壁的性命。

”呼!舒坦!”斛律光长吐一口浊气,回首看向两边的士兵,猛然挥手道:“随我走!去城门,接引黄得功将军!”

“诺!”

众人皆是一阵错愕,斛律光的办事效率很高,一切以目的为主,直插敌军腹部。

“弟弟!让开!”董章单手持枪,正在和张亮苦战的董纯,急忙一招横扫千军,卖了个破绽,一个驴打滚翻下身子,董章手中的长矛直接抛了过去。

“噗呲……咔嚓……!”张亮被一枪洞穿了小腹,整个人撞到在身后的木桶上,董纯顺势一刀而下,取了张亮的人头。

“将军!情况不妙了!”张敖来到城墙上,面色凝重。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李光弼浑身浴血,亲自加入战团马,看着战况,心中却是万分的烦躁。

“张亮和唐壁二位将军战死了!敌军正在强攻城墙,将军速速随我从南城下了城墙,西面已经守不住了!”张敖拉着李光弼,手中的战刀四下挥舞,在前面开路。

“碰!”此刻的权粟双手拿着一柄剑,被屠狗死死的按在城墙边缘,看向远走的李光弼,权粟额头上的冷汗直冒,虎目盯着屠狗那张粗矿的面庞,整个人如同触电了一般。

“权粟!”李光弼眼看着权粟要遭难,拔剑正欲去救,却见权粟一个提膝盖,击打在屠狗的小腹上,吃痛的屠狗连连退却三步,面色煞白的盯着权粟,擦拭着嘴角吐出的胆汁。

“走啊!”权粟双手握剑,背对着李光弼,大声呼喊,喘息着重气,整个人疲惫不堪。

“将军!快走!”张敖看着发呆的李光弼,当即一把拽着他的衣袖就走,张敖手中战刀飞舞,硬生生的帮李光弼杀出了一条血路来。

“找死!”屠狗大喝一声,猛然跳入空中,双手高举战刀,怒视着下面的权粟,怒不可遏道:“斩!”

“叮,屠狗斩狗属性发动,基础武力值低于95的,屠狗武力值加5,基础武力值高于95的,武力值加10,武力值高于100的,屠狗武力值加15,武力值高于105的,屠狗武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滑动 老师你下面太紧了拔不出来

力值加20!”

“叮,当前权粟武力值97,武力值高于95,屠狗武力值加10,屠狗基础武力值99,斩狗刀武力值加1,当前屠狗武力值110!”

“壮士沙场千百转!还怕你这屠户栽!杀!”权粟怒视屠狗,手中的青铜剑直刺屠狗的咽喉,打算以命换命。

“狗头拿来!”屠狗怒喝一声,手中战刀一挥,只听的咔嚓,权粟刻着精忠二字的青铜剑直接被屠狗斩断,随后屠狗猛然回身一转,一声骨断之声传来:“咔嚓!”

权粟的人头直接落地,尸体滚落墙角,鲜血横流,随着权粟一死,整个西城全部被占据下来,屠狗盯着那些被俘虏的众人,此刻的天空又飘起了细微的小雪,原本万里晴空的太阳,被乌云所遮盖,屠狗面色淡漠道:“杀!”

“咔嚓……咔嚓…!”城墙上人头滚滚,无数的无头尸体被扔下来城墙。

“轰!”西城城门处,黄得功赤膊上阵,硬生生将城门给撞开了,正在把守城门的李守贤,一屁股栽倒在地面上,清秀的面庞,一脸的惶恐。

黄得功拔刀就斩,李守贤身首异处,连求饶的声音都没有发出,便是被黄得功取了首级。

“将军……!”张敖双目环顾四周,眼中满是凝重之色,李光弼双目环顾四周,看着周边的民房,半响道:“达奚震!”

“在!”一个膀大腰圆的偏将来到李光弼身侧,面色凝重道。

“去准备火油!在这里埋伏一只伏兵,敌军冲杀来的时候,将这里屋子全部点燃,乱箭射杀一拨后,你带人冲杀一阵!能杀多少是多少!”李光弼喘息着重气,根据眼前的地形,直接布置了任务。

达奚震环顾四周,随后应了一声,招呼两边的士兵在这里埋伏。

“驾!”李忠手持战枪,骑着战马,来到战场一处,看着前边不断溃败的士兵,当即怒喝道:“追!”

“放箭!”达奚震找准时机,怒喝一声。

“呼呼呼!火箭漫天四射,瞬间火焰不断的燃烧,李忠的三千兵马直接被包围了下来,李忠面色顿时大变,急忙怒喝道:“中埋伏了!快走!”

“嗖嗖嗖!”数道冷箭射在李忠身上,李忠当下直接滚落下马,达奚震手持开山斧,虎目盯着李忠,怒喝道:“杀了他们!杀!”

“该死的!”李忠勉强站起身子,忍着剧痛折断胸膛前的箭矢,虎目盯着达奚震,怒喝道:“为大军开道,杀!”

“斩!”达奚震怒喝一声,一斧子而下,咔嚓一声,李忠直接单膝跪地,扑腾倒地,战死沙场。

“嗖嗖嗖!”三道冷箭射来,达奚震面色一惊,鹞子翻身,这才躲过这射来的三箭,薛仁贵双目盯着达奚震,怒不可遏道:“贼将如此猖狂!看戟!”

“叮,薛仁贵白虎属性发动,应召白虎转世!个人武力值加10,白虎主张杀伐,如若敌军武力值超越100,武力值额外加1,超越110武力值加2,超越120武力值加1,超越13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滑动 老师你下面太紧了拔不出来

0武力值加2!”

“叮,薛仁贵白虎属性发动,个人武力值加10,达奚震基础武力值97,未达到100,当前薛仁贵武力值加10,薛仁贵武力值115点!”

“你!”达奚震刚反应过来,薛仁贵一戟挑杀达奚震,手持银枪催动战马,达奚震在地面上拖拉了足足三十米,薛仁贵这才停下身子,猛然一挑达奚震的尸体,往火屋里一扔,顿时整个屋檐坍塌,将达奚震的尸体掩埋在里面。

“将军死了……快……快走!”其余的士兵没了抵抗,纷纷向后撤退,薛仁贵看着李忠的尸体,当即下马,为李忠收敛尸骸。

后面追逐上来的马武、马成兄弟一看,顿时火冒三丈,怒喝道:“随我杀了这些狗杂碎!”

喜欢战国大召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