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 A+
所属分类:挂失

“用于阴宅如何?”

见于吉似乎有那么点大喘气的意思,吴良并不给他装逼的机会,立刻十分配合的追问道。

“老朽此前并未见过这种事情,也说不太好。”

于吉摊手说道,“不过‘哭口招丧’用在阳宅中尚且不妙,如今用在这阴宅之中,偏偏这阴宅还是建在恶龙之脉之中,自然便是煞上加煞……恕老夫直言,这墓可比养尸地厉害得多,只怕葬入其中的尸首有极大的机会发生尸变。”

“尸变……”

吴良想起了穿越之后盗得第一个墓,那墓中的主人梁孝王便疑似发生了尸变,化作了一种疑似“犼”的邪物。

倘若这座墓中的墓主人也发生了类似的尸变,那么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便应该是他遇到的第二个尸变事件,只是后世发现的某类古籍记载,这世间尸变也是有许多种的,而这些种类通常与埋葬地的风水、尸首的生辰八字、死亡下葬的年份、甚至是一些特殊的陪葬品等等事物有关。

因此就算真发生了尸变,在打开陵墓之前,也没有人能够说清楚将会面对什么,更无法提前做出准备。

就在这个时候。

“四弟,怎么了?”

见吴良等人一个个面色有些异样,还站在一边窃窃私语,刘备心中自是有些疑惑,忍不住凑上前来问道。

“没什么,我们只是觉得这陵墓开门的方式有些奇怪,居然并排设置了两个门,此前真是没有见过。”

吴良当即对众人使了个眼色,而后不动声色的对刘备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奇怪了起来,此前还真没怎么见过这样的大门。”

刘备回头看了一眼墓门,亦是笑着应和道,“或许是因为阴宅与阳宅的格局本就不同吧,咱们此前都没干过这种事,因此少见多怪了。”

“大哥言之有理,没准儿其他的墓也有这种建法,只是咱们这些普通人通常不会去研究罢了。”

吴良心中偷笑,嘴上却一本正经的说道,并用适时眼神警告眼中已经流露出笑意的瓬人军众人,免得他们一不小心笑出声来,又要自己浪费口舌解释一番。

“那现在咱们应该如何施为,请贤弟指教?”

刘备接着又遵循此前答应下的条件优先询问吴良的意见。

“大哥现在就可以命人拆除封门的砖墙,一切还要等待墓门打开之后再做定夺。”

吴良微微颔首道。

“既然如此,那愚兄便等待打开墓门之后再来请教贤弟。”

刘备拱手说道。

“大哥辛苦。”

吴良还了一礼,便与瓬人军众人一道返回营帐旁边的篝火周围继续暖身。

直到此时。

他才又压低了声音对瓬人军众人说道:“如今我们看出的风水与凶煞都藏在肚子里,不必教刘备等人知道,若此墓果真凶险务必,一会打开了墓门还要他们在前面打头阵,莫要提前吓到了他们才是。”

“……”

众人顿时无语。

他们还以为吴良方才瞒着刘备是有什么高深莫测的想法,又或是有什么不一样的发现,结果搞了半天却又是在使坏心眼,真是与人沾边的事一点都不干……

他好坏哦,可是我们又好喜欢。

……

虽是恶龙之脉,虽是哭口招丧。

但不得不说,这座陵墓的防盗措施属实是有些朴实无华,好歹最开始的梁孝王墓的木门还有“自来石”抵挡,而这座陵墓却就只有一道砖墙,并且这道砖墙还只有不足一尺厚的一层,哪怕对于刘备所部这样的盗墓新手,拆除起来也基本没有什么难度。

短短一个上午的功夫,拆迁工作便已经完成。

刘备并未擅作主张,拆完墙壁的第一时间便命人前来请吴良前去查看。

吴良站在上方向下望去,看到两个门通向墓中的黑洞洞的墓道,门口一小部分能被阳光照射到的地方,能够清晰的看到空气中飞扬的灰尘颗粒。

这两扇门果然都直接与里面墓道相通,而并非分成了需要选择的岔路。

即是说这就是同一个空间的一面墙,于吉此前所说的“哭口招丧”格局是成立的,只是如此煞上加煞究竟会引发什么样的变故,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依照惯例。

吴良依旧命人取出了随行的大公鸡,这只大公鸡的命也是硬的很,已经跟随吴良下了许多次陵墓,直到目前为止还活的好好的。

真要说起来,它的资历比吴良身边的某些瓬人军骨干还要高一些。

“老伙计,这次回去我决定给你找只母鸡搭伙过日子,以后出来的时候也将母鸡与你关在同一个笼子里,如此旅途中你也就不会感到寂寞了。”

轻轻拍了拍鸡脑袋,吴良对持鸡的瓬人军兵士点了点头。

兵士亦是轻车熟路的给大公鸡绑上了绳索,而后在门口插下一根木棍,绑好绳索的另一端之后,挥着手将大公鸡赶进了墓中。

望着逐渐消失在黑暗中的大公鸡,吴良忽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这破嘴,刚才是不是一不小心便给鸡兄立了个电影世界中必死无疑的FLAG?”

吴良差点给自己一嘴巴。

大公鸡若是死在了墓中,哪怕知道大概率应该是窒息而亡,那他也不敢烤来吃啊……

“四弟,此举乃是何故?”

刘备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又见吴良脸上表情不断变换,自是又凑了上来问道。

“雉通灵,可辨邪。”

吴良不喜欢一直重复此前对旁人说过无数次的话,于是十分简练的说道。

“原来如此,人们常说万物有灵,应该便是这个道理吧?”

刘备连连点头,驴唇不对马嘴的应和道,“这次真是多亏遇上了四弟,若是没有你帮忙,我们别说是找到这座陵墓,便是真找到了,贸然进入恐怕也要犯下许多忌讳,说不定便会为自己惹来一些难以处理的麻烦。”

“大哥不必如此客气。”

吴良嘴上说着,眼睛却瞟向了立于刘备身侧的关羽。

关二爷!

方才不小心为鸡兄立了个必死FLAG,是不是可以如此补救一下,毕竟

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后世拜关二爷在民间十分风靡,而如今真正的关二爷就在自己面前,立刻拜上一拜岂不是要更加灵验?

说不定还能顺便请关二爷保佑一下瓬人军的这群兄弟姐妹,莫要在墓中遇上什么不好的事情?

如此突发奇想着。

“二哥,可否请你帮个小忙?”

吴良果断对关羽拱手说道。

“四弟请讲,关某在所不辞!”

关羽有些诧异,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地方竟能够帮得上吴良,不过他依旧还是挺了挺胸,对吴良还礼说道。

“二哥请稍等,我写下几句话,你照着话对着我们念上一遍即可。”

吴良说完此话,便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回了营帐。

不久之后他再出来时,手中已经多了一尺绢布,绢布上用他那特制的炭笔写下了一些字迹。

“二哥,你先拿着,再等一下。”

将这绢布交到关羽手中之后,吴良又回身拿起了一只放在篝火旁边的陶碗,取出水囊往陶碗之中到了一些清水。

“?”

众人更加不解。

无论是早就跟随吴良的人,还是刚刚与吴良结识的人,任谁都没见吴良做过相似的举动。

就连绝对称得上见多识广的甄宓,此刻美眸之中亦是满满的疑惑之色,真心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阵仗。

但看到吴良那郑重而又严肃的模样。

他们又不能胡思乱想,总觉得吴良正在做一件十分庄重的事情,甚至可能与某些不为人知的巫术有关。

“好了。”

做完了这些,吴良终于又回到了关羽面前,将这碗水也递了上去,“接下来便请二哥一边用手指蘸水轻轻洒下,一边对我们念出绢布上的话语,莫要有所错漏……剩下的人都过来,与我一道向我二哥躬身而拜,一定要诚心诚意。”

“……”

众人一脸茫然。

居然还要躬身而拜?

这究竟是在搞些什么啊?

不过听到吴良的话,瓬人军众人虽然心中很是不解,却也十分配合的聚了过来,而后一齐颇为恭敬对关羽躬下了身子。

他们早已无条件的信任吴良,无论吴良要他们做什么,他们都会先做了再说。

而刘备所部可就不太一样了。

他们依旧站在原地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略微有那么点不知所措,当然,若刘备下令教他们过来依葫芦画瓢,他们应该也一样会照做,毕竟在场都是刘备最为信任的亲信。

“大哥,你也过来一起啊?”

吴良忽然又对刘备招起了手。

“我也要拜?”

刘备一愣。

他可是大哥,而关羽是二弟,按照这个时代的礼节,如此大礼关羽对刘备行得,但刘备对关羽却行不得,哪怕是二人对拜,关羽也需要表现的更加谦逊一些。

“如今你犯着小人呢,最应该拜一拜的便是你了。”

吴良如此说道,“此时此刻你不能将我二哥当做二哥,你要将他当做一尊可以为我们避凶化吉、助我们心想事成的神祇,心一定要诚,否则便恐怕不灵验了……还有三哥,你也过来拜一拜,相信我不会错的。”

“……”

一番话听的刘备一愣一愣的。

不过很快他便从吴良的话中推演出了一个结论:难道四弟这是要在二弟身上请神上身,再教拿尊神祇压住墓中的恶鬼,保佑我们此行一帆风顺?

如此想着,再想到那个挨千刀的小人,刘备顿时不再犹豫,立刻下令张飞与其他随行的兵士也都来到关羽面前,而后恭恭敬敬的对关羽躬身拜了下去,尤其是他自己,腰下的极深,一看就特别虔诚。

“二哥,可以开始了。”

吴良对关羽点了点头,也同样躬身拜了下去。

“呃……”

看着对他毕恭毕敬拜下的众人,关羽面对千军万马的时候都不曾紧张,此刻确实略微有那么点紧张,端着碗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开始吧,二哥。”

吴良微微抬起点头来,开口催促道。

“咳库!”

关羽只得硬着头皮清了清嗓子,将绢布铺在面前的石头上,而后端着碗坐下来,再用另外一只手蘸了些碗中的清水,一边将水向众人所在的方向挥洒,一边字正腔圆的念道:“一洒天开,二洒地裂,三洒人长寿,四洒天神归天界,五洒地神入幽冥,六洒凶神恶煞退,诸神回避,天地无忌,佑护尔等诸事顺利、心想事成、逢凶化吉、百无禁忌,急急如律令!”

“呼……”

大概是因为紧张,关羽念了这么多字竟一口气都没喘,念完之后才如释重负。

“礼成!二哥辛苦。”

吴良起身时已是喜笑颜开,无论如何,心理上他已经觉得这次稳了,毕竟他刚刚才掰了活着的关二爷。

而那只被他立了必死FLAG的鸡兄,精神上能够活着回来的可能性也是提高了不少。

众人闻言已是纷纷起身。

许多人还是不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更不确定此举究竟有何意义。

尤其是甄宓。

她方才也似刘备一般以为吴良是在请神,不过她却是唯一一个没有与众人一同施拜礼的人,因为她得先看看吴良请来的神有没有资格教她来拜。

结果却是没有。

作为一个可以称作鼻祖的出马仙,没有人比她更懂上身,但方才她却完全没有感受到关羽被任何事物上身的迹象……

而刘备则是早已趁机去到了关羽身边,眼巴巴的小声追问:“二弟,方才你可有什么奇异的感觉?”

“这……”

关羽不太自信的答道,“倒也没有什么太过明显的奇异感觉,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感觉的话,可能脚下有过一些酥麻之感,背上

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可能也曾略微发痒,还有这眼睛,似乎不受控制的跳了几下?”

“是了!是了!”

刘备有些羡慕的道,“这可能便是被神上身的感觉,只是不知四弟请了一尊什么神来保佑我们……”

然而当天傍晚。

当瓬人军兵士将绳子拖出来时却才发现,绳子的另外一头竟已经没有了那只大公鸡的踪迹!

喜欢曹操喊我去盗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