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 厨房掀起裙子从后面进去

  • A+
所属分类:挂失

李自成看向低着头的李振洪,神色很不好,一边的刘宗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则是一副打算兴师问罪的模样。

石明辉离开洛阳府城,对于李自成来说,有些难以接受,其实他早就感觉到石明辉此人不简单,身为一名商贾,能够在自己的面前侃侃而谈,丝毫不显慌张,说明其见过大世面,这样的人恐怕不单单是商贾的身份。

因为石明辉为大顺军购买过粮草,从这个层面出发,李自成不好用强。

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专门就石明辉的事宜提出了建议,认为大顺朝廷可以吸纳,这让李自成瞬间打开了思路,让石明辉在自己的身边出谋划策,同时帮助大顺军购买粮草,岂不是一举两得,何必去怀疑石明辉究竟是什么身份。

可惜的是,石明辉已经离开了洛阳府城,前往山东德州,据说是去购买粮草了。

李自成当然不会相信,他很愤怒,不过满腔的怒火没有地方发泄。

虽然找来了李振洪,不过李自成是绝对不会真正惩戒李振洪的,不管怎么说,李振洪的父亲李鸿顺对他李自成有大恩,当初若不是李鸿顺等人的帮助,李自成不可能逃过那一劫,再说了,李振洪与石明辉之间的接触,是军官与商贾之间的接触,无非是想着获取一些好处,这样的事情可不仅仅是李振洪在做,包括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暗地里都和商贾有联系。

牛金星和宋献策曾经怀疑李振洪,特别是有关李岩的事情,两人一口咬定就是李振洪从中捣鬼,可惜李自成压根就不相信,包括刘宗敏也不相信,两人绝不相信李岩会投奔大明朝廷,他们反而将怀疑的目光对准了牛金星和宋献策,认为是两人想方设法排除异己,导致李岩不得不出走前往开封府城。

不会惩戒李振洪,可训诫还是要有的,所以李自成叫来了李振洪,且没有好脸色。

咳嗽了一声,李自成看着李振洪开口了。

“振洪,说说吧,石明辉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

苦着脸的李振洪抬头看向李自成。

“皇上,我真的不知道,石掌柜就说他往山东德州去了,去购买和囤积粮食了。。。”

李自成轻轻哼了一声。

牛金星看着李振洪,毫不客气的开口了。

“李将军,石明辉究竟是什么人,是不是大明朝廷派遣来的探子,我有些怀疑,你和石明辉关系如此之好,难道就没有丝毫的察觉吗。。。。”

牛金星问的很直接,也很歹毒,他不会说李振洪勾结大明朝廷,毕竟李振洪的身份摆在那里,如果按照算计李岩的办法来对付李振洪,肯定行不通,所以必须要迂回前行,从李振洪回答的话语里面找出来破绽,最终让李振洪承认罪行。

牛金星和宋献策已经感觉到,李振洪很有可能成为他们达到自身目的之障碍,此人表面上看颇为憨厚,其实很有心机,所以必须要抓住一切的机会,让李自成疏远或者怀疑李振洪,那样他们就可以不知不觉动手,最终置李振洪于死地。

李振洪猛地看向了牛金星,眼睛里面冒出了怒火。

“丞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我勾结大明朝廷吗,石掌柜如果是大明朝廷的探子,是不是说我就是大顺军的叛徒,我认识的石掌柜,就是买卖粮草的商人,你丞相不也和洛阳府城里面的商人有联系吗,怎么我联系的石掌柜就是大明朝廷的探子,就是坏人,你联系的商人就是好人,什么问题都没有,哼,我可不是李岩,由着你们算计。。。”

李振洪还没有说完,牛金星的脸色变得铁青,走上前去,死死的看着李振洪。

“李将军,是不是心虚了,说这些没有用的话干什么,石明辉如果仅仅是商贾,哪里来的那么大的气魄,见到了皇上都不慌张。”

李振洪哈哈一笑,看着牛金星不屑的开口了。

“丞相,人家石掌柜能够从山东弄到粮食,你可以吗,人

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 厨房掀起裙子从后面进去

家能够弄到粮食就是本事,至于你说的那些废话,我不明白,什么气魄不气魄的,反正我见到皇上一点都不害怕。。。”

牛金星被噎住了,准备开口的宋献策也愣住了。

李振洪在反驳他牛金星的同时,不露痕迹的吹捧了李自成,言下之意就是李自成亲民,不会让任何寻常的百姓感觉到害怕,这可是任何皇帝都想得到的赞誉。

刘宗敏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的神情,李自成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李自成对着牛金星和李振洪挥挥手。

“非常时期,你们就不要争论了,振洪,石掌柜的事情,你做的不是很好,就不应该让他离开洛阳府城,至少要禀报朝廷,等待朝廷做出决断。”

李自成说完之后,刘宗敏抱拳开口了。

“皇上,此事也怪不得李将军,李将军与石掌柜关系很好,这石掌柜想要离开洛阳府城,不可能直接告诉李将军,昨天李将军也说了,石掌柜早就打算前往山东德州购买粮食,而且洛阳府城有不少的商贾都往山东德州去了,这样的情况之下,继续怪罪李将军不公平。”

李自成微微点头,明显赞同了刘宗敏的话语。

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人的神色有些黯然,刚刚的话语他们听懂了,皇上压根就没有惩戒李振洪的意思,两人不明就里蹦出来,这下子不仅是得罪了李振洪,也间接得罪了一直都护着李振洪的刘宗敏。

“好了,振洪,你先下去吧,今后做事情注意一些。”

眼看着李振洪退出了屋子,李自成的神情变得肃穆。

“大将军,丞相,军师,后金鞑子在景州遭遇惨败的事情,已经得到证实,不管石明辉是什么人,他告诉了我们这个关键的消息,也算有功,难怪后金鞑子会突然从洛阳和太原撤兵,原来是要回去护卫京城,免得被明军彻底打败。”

“局势变化了,我们也必须有所调整,丞相和军师与后金的谭泰谈判,后金鞑子的目的就是想着让我们回到陕西去,不要理睬外界发生的任何事情,我们是不是该这样做,大家伙都说一说吧。”

李自成话语刚落,牛金星抱拳开口了。

“皇上,臣以为,大军回到陕西去修整是最好的选择,就让后金鞑子和明军去拼命厮杀,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且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到了那个时候,皇上就可以做渔翁了。”

牛金星说完,宋献策也开口了。

“皇上,臣觉得丞相说的有道理,我大军长时间征伐,几乎没有得到修整,损失有些大,趁着后金鞑子与明军拼杀的时候,回到陕西修整,集聚实力,是最佳选择,且诸多的将士已经有了回到陕西去的迫切愿望。”

李自成只是轻轻点头,看向了刘宗敏。

刘宗敏瘪了瘪嘴,轻轻哼了一声。

“未必,回到陕西去就安全了吗,如果后金鞑子与明军也谈判了,转头对付我们,我们该怎么应对,与后金鞑子死拼吗,丞相,军师,我没有你们脑子灵活,不过有一点很清楚,吴桥之战和景州之战,都是以明军为主的,至于说有没有张献忠的参与,我们可以不管,这足以说明明军的战斗力不一般,早已经不是过去的明军了。”

“后金鞑子派人来谈判,目的是什么,就是想着让我们袖手旁观,依我看,后金鞑子未必会去进攻明军,很有可能等到缓过气来,再行对我们发起进攻。”

李自成的神情颇为肃穆,明显是在思索。

牛金星看了看宋献策,对着刘宗敏抱拳了。

“大将军,我觉得您多想了,吴桥之战和景州之战,后金鞑子损失了两万五千兵力,豪格与叶臣战死,这么大的损失,后金鞑子不可能毫无动作,就算

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 厨房掀起裙子从后面进去

是明军的战斗力提升了,后金鞑子一样要发起大规模的进攻,否则世人怎么看他们。”

“我的意思并非是仅仅撤回陕西,我们回到陕西之后,可以抓紧时间招募军士,扩充自身的实力,等到后金鞑子与明军拼死搏杀的时候,我们可以乘势出击。”

李自成眼睛一亮,微微点头。

刘宗敏也情不自禁的点点头,牛金星的这个建议他无法反驳。

终于,李自成站起身来。

“完全撤回陕西是不行的,大将军,你率领两万军士固守潼关,同时派遣斥候前往山东侦查,别忘了四川的张献忠,一定要弄到准确的情报,李过已经回到西安府城,朕就不必回到西安府城去了,朕打算回到汉中去,在汉中一带修整。”

“好的机会可不能丧失,大将军,若是得到准确情报,大军可以直接出击。”

李自成所说的话语跨度很大,不过刘宗敏完全明白其中意思。

“皇上,臣是不是可以继续驻守洛阳府城。”

李自成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的神情。

“不必,退就退的彻底一些,让出洛阳府城,大明朝廷不是有河南总兵吗,就让他们占领洛阳府城,与后金鞑子去拼命,我们抓住时机足够了。。。”

喜欢明末中兴大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