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公车上吸住奶头不放H

  • A+
所属分类:挂失

解决了张江和的麻烦,唐城便连续几天都待在城中的那家旅馆里,赵大山他们也被唐城指使的团团转,张江和打电话询问的事后,唐城只是回答近期内可能有大行动。唐城口中的大行动,是指搜索队最近暗中监视跟踪的几个目标,唐城原本只以为这几个目标相互并不相干,可他没有想到,一个女子的出现,却让这几个被监视跟踪的目标,诡异的联系在了一起。

“王琴,现在的职业是一所学校的国文老师,警察局登记外来人口资料的时候,这个王琴自称是北平人,因为家中经商继而遭受汉奸迫害,才被逼跟随同学一同南下。”唐城身后立着一块黑板,黑板上张贴着不少照片,最上面的便是一个女子的照片。唐城此刻所说的王琴,便是照片中的女子,看王琴的年纪,或许也就只比唐城大不了几岁。

“北平现在是敌占区,所以王琴所说的这些情况,咱们现在无从核对。咱们姑且相信王琴所说,但现在出现了一个疑点,王琴所说的那几个同学,并不在重庆城中。根据咱们从警局查阅到的情况,和这个王琴一同南下重庆的那几个学生,都已经去了昆明,据说昆明那些正在组织大学重新开课。”唐城的话说到这里,终于出现一个停顿。

环视在场众人之后,唐城才伸手指着黑板上的照片继续言道,“咱们的工作,便是找出潜伏在重庆城内及其周边的日伪特务。所以,只要这个王琴身上存在疑点,哪怕只是稍稍的不合理,咱们就有追查下去的必要。和王琴一块南下重庆的学生,已经都去了昆明,所以这个案子,咱们需要军统的帮助,毕竟昆明站那边可以帮着咱们调查王琴的那些同学。”

唐城看得出,赵大山他们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个女人身上,毕竟唐城刚才提到的疑点,在赵大山他们看来,多少有点牵强。可唐城没有办法告知赵大山等人,说自己已经用系统技能扫描过这个王琴,所以自己认定这个王琴是个关键人物。唐城辨别日伪特务时候使用的隐秘手段,是没有办法告知给其他人的,所以他不得不决定,跟军统二处联合处理这个案子。

军统二处那边迟迟不能拿出令局座满意的战绩,他们比唐城更加渴望追查到日伪特务,所以只要唐城将消息透露给军统二处,相信军统二处那些人,就算是无中生有,也一定能找到王琴的破绽。唐城将赵大山他们集中在这里,也不仅仅只是提前跟他们通个气,唐城还想要利用这个机会,对军统二处的人员进行一次内部甄别。

甄别军统总部的内部人员去看,这是局座单独给唐城的任务,从上次码头行动之后,局座就一直怀疑军统内部出了问题。唐城不算是军统的人,而且唐城跟军统之间没有利害关系,尤其唐城一贯的表现和搜索队的能力,使得局座相信唐城要高过军统的内部人员。“这个王琴,跟其他照片里的人都或多或少的有联系,这一点更加值得咱们怀疑,天底下可没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唐城的话重新令赵大山等人集中起精神,跟正经的军统特务相比,赵大山他们还有很多不足,但是相较对敌经验,赵大山他们却要高过大部分的军统特务。当初组建搜索队的时候,唐城就对赵大山他们说过,想要对付日伪特务,就必须要有一颗怀疑一切的心。唐城翻来覆去的拿这个王琴说事,就说明唐城真的怀疑这个女人,赵大山他们怎么敢对此怠慢。

简单的会议之后,各自有着监视跟踪任务的老警们相继离开,唐城身边只剩下老福。“走吧,咱们去军统总部,希望昆明站那边能帮上忙!”唐城没有耽误时间,马上带着老福去了军统总部,只是他跟军统二处那边暂时说不上话,这还需要局座出面才行。在局座办公室里,唐城说明来意,局座到是露出一脸的狐疑。

“我就说,你小子轻易不上门,一来就准有事。”仔细听过唐城叙述的局座,并没有怀疑唐城刚才说的那些,心中隐隐有了判断的局座,实际也对这个叫王琴的女人很是怀疑。“联合办案的想法不错,二处那边这阵子也有点着急上火,正好可以抽调人手介入这个案子。至于昆明站那边,我会安排,但你们这边的调查也不能中断。”

唐城瞧着局座兴致不错,便又拿出其他那些目标的照片和资料,“我们怀疑这个王琴,是因为这个女人,每次都用一种恰到好处的凑巧,出现在我们之前的监视目标周围。这种凑巧如果只是一两次还好说,可这个女人却偏偏出现很多次,而且根据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个女人跟其中的两个监视目标,来往过于频繁。”

唐城的话语中,并未提及那两个监视目标的名字,但局座看到唐城拿出来的那些照片时,便立刻辨认出其中的几人。“这几个,都是你们的监视目标?有真凭实据吗?”脸色大变的局座问的有些急,难免有点词不达意,但唐城却马上就明白了局座的意思。微微愣了一下的唐城,并没有出言正面回答局座,而是打开那些资料,让局座自己看。

有了唐城拿来的照片和资料,仔细看过的局座面色沉重,刚才被他辨认出来的那几人,可都是有机会接触到委员长的人。如果这些人也出了问题,局座简直不敢相信后果,反正后果绝对不是谁能承受得了的。唐城看出了局座的担忧,便轻声言道,“我们目前还处于监视跟踪之中,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能证明这些人暗中为日本人做事,但如果这个女人的身份被确定下来,那他们…”

唐城的话并没有说完,便主动停顿下来,面色沉重的局座心知,这不是唐城说不下去了,而是有些话,唐城不好继续往下说了。沉默片刻之后,局座缓缓摇头道,“不行!这个案子,你们最好还是全都移交过来,我亲自督办这个案子。这里面牵扯太多,一个处理不好,就是一桩天大的丑事!”局座的话令唐城眉头微皱,他可不想将这个案子彻底移交给军统总部来处置。

“局座,我个人的意见,这个案子最好还是不要全部移交过来。”局座执掌军统多年,可谓是位高权重,已经很少有人敢于当面反驳局座的决定。尤其这里还是局座的办公室,听到唐城说出跟自己决定相反的话语,局座一脸惊愕的抬头看向唐城。如果换作时其他人,在局座的办公室里,提出跟局座决定相反的建议,此刻面对局座的无声凝视,或许早已经骇的两股战战。

可唐城此刻面对局座的无声凝视,却表现的一脸坦然,甚至身体站的比刚才还要挺拔。“呵,张江和总是说你小子是个有

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公车上吸住奶头不放H

主见的,我还一直不信。那好,既然你不同意,那你来说说看,为什么不同意将这个案子全部移交过来?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来,我可是会罚你的!”局座看着唐城说话的时候,眼中隐隐透出一丝笑意来,看着心情不错的样子。

只是还没等唐城开口说出理由,局座便脸色一变,伸手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支握柄上刻着花纹的美式m1911手枪拍在了桌子上。“我现在是以上级的身份聆听你的解释,而你以下级的身份作答,所以咱们不来虚的。如果你的回答令我满意,这支手枪就是你的了!可如果你的回答,不能令我满意,那你就必须在我军统总部的大院里跑上三圈,还要一边跑,一边喊自己是个笨蛋。”

从局座拿出这支m1911手枪开始,唐城的双眼便死死盯着桌上的这支手枪,至于局座给出的奖惩条件,唐城根本就没有仔细听。气急反笑的局座,抓起桌上的香烟砸向唐城,这才让唐城回过

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公车上吸住奶头不放H

神来。“局座,你也知道,我平时没其他的爱好,也就是喜欢摆弄摆弄枪械。你把这东西拿出来,不是馋我,又是什么!你放心,我一定能拿走这支枪!”

唐城笑嘻嘻的嘴脸,令局座气不打一处来,但他也有点享受如此跟唐城相处的时候。等局座示意之后,唐城便拉过椅子在局座对面坐下来,并且开口言道。“照片上的这些人,我们这边初步调查过他们的身份,您刚才觉着为难,应该就是因为这些人的身份敏感的缘故。”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反对将案子全部移交过来!和军统相比,我们搜索队明显还有很多的不足,但我们也有一个军统比不了的优势,那就是搜索队里所有的队员,都有家眷在重庆。他们之所以跟着我干,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养家糊口,他们并没有想过,靠这个能搏出一个前程来。”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