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那晚她要了11次 顶的速度越来越快的感觉

  • A+
所属分类:挂失

这道声音很是突兀,所有的人都看过去。

皇上穿的是寻常的衣裳,夫子和学子们都没有见过他,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宋宛月愣了愣。

一脸矜持笑意坐在一边的老先生也看到了,瞬间就要起身,皇上一个眼神看过去,老先生改为微微欠了欠身。

皇上看向宋宛月,“这位姑娘,如何?”

“好啊。”

宋宛月也回过神来,爽快的应下。

祭酒连忙走到一张桌子前,把上面的黑白棋子各自收回棋盒中。

见祭酒亲自动手,一应夫子和学子们便知道此人身份不简单,均是后退了一些,让开地方,收了声音。

皇上走过去坐下,宋宛月也抬脚往桌边走,目光看向老先生,见他不着痕迹的点头,心里有了数。她在桌边坐下,做了请的手势。

皇上也没客气,拿起一颗黑子放在棋盘中间。

黄公公候在他身侧,祭酒站在他另一边,两人目光灼灼的盯着棋盘。

皇上不慌不忙,宋宛月是信手拈来。半个时辰过去,两人都还游刃有余,一众围观夫子和学子们不自禁的往前了一些。

皇上虽不像老先生那样浸淫棋道几十年,却也一直爱好下棋,常常和一众大臣下几局,鲜遇对手。原本他没把宋宛月放在眼里,一个小丫头而已,能有多大的能耐,能以一对十,不过是祭酒的套路。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宋宛月刚才也不是侥幸,她棋艺确实很好。

如此想着,他蓦然改变了棋路,接连设了几个陷阱,只要宋宛月踏进一个,就会全盘皆输。

祭酒看的心提起来,他看得出来,皇上是势在必赢,想要给宋宛月一个眼色,让她不着痕迹的让一些,宋宛月却只低着头看棋盘,自己完全没法提示她。

宋宛月依旧不慌不忙落子,每一子都落在陷阱的周围,好似下一步就能进入陷阱,最终却都一一绕开,然后形成合围,将对方的后路全部堵死,动弹不得。

祭酒没忍住叫了一声好,“好!”

话出口,才想起来是皇上输了,赶忙看皇上的脸色,见他没有发怒,心稍安了一下。

“下的确实好。”

皇上弃子认输,“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在棋艺上竟然有如此造诣。”

“承您谬赞,我只是比较有天赋而已。”

皇上

分手那晚她要了11次 顶的速度越来越快的感觉

大笑,起身离开。祭酒想要去送,被黄公公用眼神制止,皇上不会希望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也不会想今日的事情传出去。

等他们一走,那股无形的压迫消失,围观的夫子和学子们顿时沸腾了。他们不敢围去老先生和宋宛月身边,团团围住祭酒,争先恐后的央求要给宋宛月对弈。

这边的事很快传到了大皇子和二皇子耳中。

年前被皇上斥责了以后,大皇子这些日子并没有什么动作,此刻听到这个消息他有些坐不住了,喊了幕僚来商议。

幕僚献策,“殿下,您可以借着下棋的名头去许府,这样不但能接触到老先生,还能接触到那个宋宛月,如果能把她也拉拢过来,大位定然非您莫属。”

大皇子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但是,他如此迫不及待的去许府,父皇若是知道了,免不了会多想,他不能再让父皇训斥了。

“这个主意不错,只不过不能现在去,等上几天,等这阵风头过了,我再去许府。”

二皇子听到以后,喊了侍卫进来,吩咐了几句,侍卫出了府,去户部门前守着。

散衙时辰一到,户部的官员陆陆续续出来,宋思走到中间,所有人都跟他打招呼,宋思一一应过,走到自己的马车边,正欲上去,侍卫出现在他面前,“宋侍郎,二皇子有请。”

宋思微愣,“殿下找我何事?”

侍卫面无表情,“宋侍郎去了就知道了。”

宋思便没有再多问,上了马车,随着他到了一个茶楼,上了二楼雅间。

二皇子穿着寻常的衣服,坐在主位上,悠闲的喝着茶,看到他进来,眼皮都没抬。

宋思行礼,“见过殿下。”

二皇子直到把茶盏里的茶喝完,才出声,“坐吧。”

“谢殿下。”

宋思坐下,二皇子并没有让人给他上茶。二皇子转动着茶盏,然后松手,茶盏落在地上,啪的一声后摔的粉碎。

“看到没,瓷器再好,如果不被护好,也就是这个下场,宋思,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该怎么选择。”

“殿下说的是。”

二皇子弄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盯着他。

宋思起身,深深弯下腰去,“臣愿意追随殿下,但殿下需得保证护住我的家人。”

二皇子大喜,“好说,只要你为本殿下效力,别说你的家人,就连定国公府本殿下也护得住。”

……

宋宛月再次在京中扬名,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听到有人议论,许家更是门庭若市。

和许家有关系的直接上门,没关系的托了关系上门,想和宋宛月对弈,都被老先生以过几日要去江南,这几日需要做准备为由,打发了。

孟氏院中,吴嬷嬷正喜笑颜开的同孟氏说话,“我刚听管家说,一上午来了不下十拨人,都是来找孙小姐下棋的。”

这几日府里的人也都一直在说宋宛月棋艺的事,孟氏也是掩饰不住的高兴,“你也听婉儿说了,她并没有教月儿棋艺,这孩子完全就是天赋。”

“可不是,孙小姐做什么都有天赋,下棋是,做生意也是。”

“谁说不是呢,连我大哥都说月儿是做生意的奇才,也不知道这孩子随了谁。”

“当然是随了外祖母了。”

伴随着话声,宋宛月掀帘进来。

孟氏听的心花怒放,招手让她坐到自己身边,“今日怎么这么早过来了?”

“我想问问外祖母手下可有对码头熟悉的人,我想让他带我过去租条大船。”

孟氏看向吴嬷嬷。

吴嬷嬷笑道,“刘掌柜对码头很是熟悉,我这就派人去把他叫过来。”

“不用了,他在哪个店铺里,我过去找他。”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