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吃奶三p 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 A+
所属分类:挂失

而我也是发现,我的修罗气脉、圣免气脉入了真人境界之后,之前我吸收的那些祸根、魂魄全部消失不见了。

我不由心头一震,因为香姨、张合一这样我关心的人,还在圣免手中,他们的魂魄消失了?

不对,我的身后忽然出现了一扇阴森的大门,无论是圣免、还是修罗,他们的魂魄直接从我的身体中飞出,然后钻进了阴森的大门之中。

随即阴森的大门关闭。

而我也是发现,我的修罗手吸收的祸根量早就超过了升段的需求,而圣免那边的话,好像才八段,还差两段。

可修罗却把部分的气,补给了圣免,让圣免也随之步入真人境。

我的修罗气脉和圣免气脉中的气都在一瞬间变得格外的精纯。

这些气息变化说来繁琐,可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

看到我的身体变化,父亲那边皱了皱眉头说:“你这修罗手和圣免手,倒是和我听说的不一样,书中有说,这两个气脉到了天师之后,所有被吸收的祸根、魂魄,都会以外周天的形式出来与你一同作战。”

“可你却提前把他们送入了轮回道,现在看来,你这两个气脉进入了天师境界,恐怕会出现什么惊世骇俗的外周天来,绝对不是你吸收的那些祸根、魂魄那么简单。”

“你香姨也走了?”

我说:“嗯,走了,入了轮回,和香姨一起走的,还有情胎,以及张合一师祖,还有……”

不等我说完,父亲就说:“你不用都告诉我,你心里记住就好了。”

说来也奇怪,在我的修罗气脉和圣免气脉步入真人境界之后,我原本只剩下一小半的符箓外周天迅速增强了不少。

气量也是瞬间布满。

不过我驾驭的符箓数量却没有增加,还是七七四十九道。

人祸看着我慢慢地说了一句:“这样杀你才有趣。”

大佛率先飞出,黑龙紧跟其后,两个黑色的庞然大物,打斗间又一次飞入空中。

此时门外缓缓走回一个身影来,他的出现,让人祸身后准备冲锋的几头兽形外周天忽然停了下来。

人祸转头看去,那人便“呵呵”一笑道:“我手痒了,想要找人练一练。”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投靠了我的尸祸后顾。

我看了看后顾说:“我以为你趁乱跑了呢?”

后顾笑道:“你在我体内种了符箓,我要是真跑了,你早就杀了我。”

的确,这尸祸始终藏在附近,一直在观察我和人祸的交手。

我没有吭声。

后顾则是继续说:“既然投在你的门下,总得做点什么,我来拖住那几头兽形态的外周天,其他的长矛兵,不足为惧,你小心应对。”

说罢,后顾直接飞出,一身尸气爆发,一拳便对着人祸打了过去。

人祸大为恼怒:“混账,你别忘了,你是祸根,要为祸人间的。”

后顾笑道:“老子是为祸仙界的祸根,可不是你们这种低级的人间祸根!”

为祸仙界?

后顾的这番话倒是给我吓到了。

赵青焕也是吓了一跳。

人祸躲过后顾的一拳,后顾也不追击人祸,而是和人祸身后的五头猛兽斗在了一起。

人祸心里也清楚,他的目标是我,便也没有去管后顾,而是一挥手,那数百长矛兵向我飞来。

我这边符箓外周天中的符箓再次出现四十九张符箓,都是普通的破灵符,不过也是顶级的蓝阶破灵符。

我一挥手道了一句:“去!”

那些符箓便化为四十九柄气剑飞入了人群。

人祸冲出,不过他这次手中已经没有了兵器,她的短剑在刚才化为梼杌的时候,被我归一符箓化为的雷火巨龙给撞碎掉了。

不过人祸依旧强悍,她挥舞的拳头带着外气,犹如利刃。

我不敢怠慢,挥舞着双尺,同时双尺周围一直缠绕两张御风灵符来化解人祸的气刃。

“嘭嘭嘭……”

短短一瞬,我们便过了数十招。

我的破灵符飞入长矛兵群,一串二,二串三,不一会儿的工夫,长矛兵陨落无数,而我破灵符还在源源不断地从我的外周天中飞出。

此时人祸再出一拳。

我双尺猛然交叉,直接卡住人祸打来的一拳。

我双尺犹如剪刀一样,猛的剪了一下,人祸手腕便“轰”的燃起一团火焰。

人祸愣了一下,没有收拳,而是忍着我双尺的剪击,竟然向前打来一拳。

那一拳直接打在我的腹部。

不过人祸的整条胳膊也是在我双尺的剪击下,冒起了火焰。

我倒飞出去,同时吐了一口黑血出来。

人祸的胳膊也是被火焰烧成了炭黑。

接着她直接把自己的胳膊拽了下来。

她的一条胳膊废掉了。

她不惜废掉一条胳膊,只是伤我,看来她也是黔驴技穷了。

而我这边其实也差不多,能用的神通都用了,也没有什么新花样。

想着这些,我又吐了一口黑血出来,只剩左臂的人祸看向我冷哼一声:“等我杀了你,我再造身躯,重塑右臂,我要用你的身体,来祭我右臂。”

说罢,只剩下左臂的人祸再次冲向我这边,我猛吸一口气,仙御开启,双尺挥舞。

可人祸的身后忽然又跳出两个黑色的人形外周天来,他们二话不说跳到我的左右两侧,一人便对着我一直手臂抓去。

我的符箓全部飞向长矛兵群,面对忽然出现的两道人影,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的仙御忽然自行停止,这样我便有些反应不及。

我的双手被抓住了。

人祸挥拳对着我的胸口重重砸来一拳。

小白龙见状,飞身挡在我的身前。

“轰!”

小白龙毕竟力弱,挡不下人祸这一击,只能随着人祸的左拳一切贴在我的胸口。

“轰!”

我整个人向后飞去,而我在后退的瞬间仙御才再次启动。

可已经晚了,我的身体遭受了重击,我直接觉得心口一闷,疯狂咳嗽了起来。

几口血从我口中喷出。

“嘭!”

我摔在地上,小白龙嘴角也流出了血来,可它毕竟是真龙,虽然嘴里吐血,可还是漂浮起来挡在了我的身前。

人祸笑道:“小子,你这还不死……”

她话说到一半,忽然愣住了,我慢慢地站了起来。

人祸这一拳打在普通人身上,或许可以要了那人性命,可我不同,我天生仙气脉,恰好还是上身开的仙气脉多一点。

刚才一拳很猛,可是却被调集仙气脉的气息护住了胸口,我的胸膛的骨头或许断了几根,可内脏完好,死不了。

我对着人祸笑道:“我不死,你又能怎样?”

小白龙张口对着人祸“嗷”的叫了一声。

稚嫩的声音,依旧没有半点的屈服。

再看那些长矛兵,已经被我符箓外周天中的破灵符统统击破。

而我之前刚补充回来的气息,消耗又一次过半。

几百张符箓的消耗,我也是有点承受不起的。

哪怕只是破灵符。

那空中,黑龙趁着人祸受伤,已经咬住了黑气大佛的肩膀,目前正咬着黑气大佛翻滚。

在我抬头的瞬间,黑龙咬着大佛栽倒在地上。

“轰!”

剩下的一半破烂的擂台也是被撞的稀碎,大佛外周天也是完全碎掉了。

“噗!”

梼杌、大佛两个强悍的外周天相继碎裂,人祸的身体终于遭受到了反噬。

她吐了一口黑血出来,人也终究站立不稳了。

我缓缓张开右手的修罗气脉道:“你的最后一线生机,便在我的修罗气脉中,你自己进,还是选择魂飞破散。”

人祸大笑:“笑话,就凭你!”

说罢,她还要冲。

可已经解决了五兽的后顾忽然杀回来,在人祸的身后对着人祸打出一拳。

人祸匆忙躲避,我趁势冲过去。

人祸想要再躲,后顾却又冲了上去。

黑龙也是从擂台的废墟中蹿出,堵住人祸的另一条退路。

我趁势将右手拍在人祸的身体上。

她的魂魄瞬间被我修罗手从身体里给拽了出来。

人祸入了我的修罗手。

后顾向后退了几步说:“别牵连到我,我可不想进去。”

我也没有收后顾的意思,随即关闭了修罗手,人祸的身体化为黑烟消失,接着她身体内,被她当成外周天囚禁了数万亡灵同时飞出,整个龙虎山除了面对祸根,还要面对数万亡灵的袭扰。

后顾笑道:“这麻烦,我可管不了。”

我说:“不用你管,我自有法子。”

说话的时候,我的符箓外周天中出现七七四十九道募阴兵符,等我祭出的时候,数百名阴兵出现,然后不用我说什么,他们就对着周围的亡灵飞去。

后顾说:“几百个恐怕不够。”

我说:“我还有!”

就在我准备继续使用募阴兵符的时候,我的身后忽然出现十道一身的虚空大门。

接着夜游神,一手持剑,一手提着灯笼从其中一扇门中走出,他嘴里更是说道:“城隍夜游神,携十殿阎罗十万阴兵前来助阵!”

十道门中纷纷飞出阴兵。

布满了整个龙虎山!

喜欢天字第一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