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夜没有从你身体里退出来 古言两男同时占用女主

  • A+
所属分类:挂失

“为什么以前没有国度?”

“以前只有死路一条,组建一个国度是怕怪物吃的太零零散散么?”

“那为什么现在有了?”

“据说你会找到办法,让大家不被吃掉。”

柳平站在城墙上朝外望去。

无尽的原野深处,不时有阵阵异样的波动传来。

从地面震动的频率来看,似乎是某种大型群居的亡者们,正在全力迁徙。

天穹中,偶尔可以看见巨大的飞行怪物,以极快的速度掠过长空,朝着不可知的地方飞去。

“噩梦之潮就要来了啊……”

娅娜感叹道。

“没事,这次我们会一起面对。”玛利亚牵起她的手,用力捏了捏以示安慰。

只要是稍有实力的强者,都可以明显的感应到那种预兆。

山雨欲来。

虚无之中,那些莫名的、让人恐惧的、无比黑暗的存在们。

那些种植众生灵魂,以众生为食的存在们。

它们在永夜之下静静等待——

等着噩梦之潮席卷整个炼狱与永夜世界的那一刻。

“嗨,不好意思,我还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大家,趁着柳平已经来到永夜,现在就请大家一起看看。”女婴道。

“什么事?”李伯塔斯好奇道。

女婴一挥手。

虚空中出现了一幕光影。

只见在炼狱神柱四周的虚空中,出现了若隐若现的巨大轮廓。

——那个巨大的战甲!

“这是当初毁灭虚空神柱的那位存在,不知为何它又再一次出现了。”

女婴再次释放出术法。

光影一转。

一幕幕画面出现在众人眼前。

只见各处炼狱世界之中,纷纷出现了铺天盖地的黑暗火雨。

数不清的莫名存在从火雨里显现,开始毁灭世界。

“炼狱眼看是顶不住了,只是时间问题。”女婴感慨道。

“永夜也即将迎来噩梦之潮。”诺顿忍不住摇头道。

众人一片沉寂。

柳平突然出声道:“各位!”

大家都望向他。

他笑着说道:“你们也许忘记了这个国度是为何而建立。”

女婴漂浮在半空,欢快的绕着他飞了一圈,说道:“快!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对付噩梦怪物,快告诉我们!”

“我大概能创造一些东西和技能,娅娜她们应该知道,我曾创造过一式六道神技,名为忘川。”柳平道。

“神技?”李伯塔斯疑惑道。

“是的,后来我学会了那一招,并且凭借它来到了永夜。”李长雪道。

众人彼此对望,神情都兴奋起来。

如果柳平能不断的创造出神技,然后让人人都学会,那就有希望战胜噩梦怪物了!

“停!你们别想得太美好,我创造一些东西,必须有人拿出相应的酬劳,我才可以进行创造。”柳平道。

“你创造忘川的时候,得到了什么酬劳?”诺顿问道。

“娅娜。”柳平道。

娅娜的脸红了。

柳平望向李长雪,补充道:“救下了你。”

李长雪点头道:“还有所有的修行者们。”

“这也算是酬劳么?总觉得有些不太清楚啊。”女婴咂咂嘴道。

“说可不太容易明白,不如这样——我示范一下。”柳平道。

他冲着那位站在远处的小队长招了招手。

——田地灌溉和狩猎小队的队长,杨问天。

“来吧,说出你的意愿。”柳平鼓励道。

众目睽睽之下,杨问天显得有些忐忑不安。

他问道:“真的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我不能打保票,但我的命至少很值钱,”柳平转动着手上的荆棘指环:“既然你救了我,我会为了达成你的愿望而全力以赴。”

杨问天朝四周望去。

这时候他已经知道面前的人是什么来头了。

——永夜之中,人类国度的主人!

如果错过这次机会,自己再也无法实现那个愿望。

杨问天走到柳平面前,单膝跪地,鼓起勇气道:

“阁下。”

“我在听。”柳平道。

“至强的剑客侍立在你左右,神灵们围绕着你,那些万人之中最杰出的职业者们也都以成为你的朋友而感到荣耀,所以我斗胆说出心灵最深处的愿望,尽管它有些脱离实际,它就像是一个可笑而荒唐的白日梦,而这里只是永夜——”

“把它告诉我。”柳平道。

“我和我的爱人,我们生前在一起,死后也在一起,但我们一直——我们一直都没有孩子。”杨问天道。

柳平怔了怔。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

什么!

为什么是这样的愿望!!!

来个战斗神技什么的啊,再不济,来个战争中保命的防护知识也可以啊!

“太扯了。”诺顿喃喃道。

李伯塔斯叹了口气,跟着摇头道:“你死都死了,为什么还想要个孩子?”

“太棒了!”女婴突然尖叫起来:“柳平,你一定要想出办法来!一定要啊!”

娅娜沉默了一息,也反应过来。

“没错,”玛利亚已经张口说道,“作为神灵来说,哪怕是打神战,也要拼手下的数量,手下都死光了,只好自己上场。”

“永夜中都是安息的灵魂,很难补充数量,但如果在这死地里能孕育新生,那么人族的文明将生生不息,具有真正的战斗力。”诺顿也道。

众人越说越兴奋。

连李长雪也道:

“从战争的角度来看,永夜之中其他怪物如果再战死,就永远沉眠了,再也无法补充势力中的数量——只要人族一直有新鲜血液,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早晚拿下整个永夜世界。”

这时候,大家失望的情绪一扫而空,全都期待的望向柳平。

柳平不论创造什么,都不限于一个人使用,而是可以让有相关资质的人都可以学习和

一整夜没有从你身体里退出来 古言两男同时占用女主

使用。

就像李长雪。

她是修行侧的高手,闭馆三千年,剑术通神,又学会了忘川,一朝返回来寻柳平。

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

在这暗无天日的死地里,真的能诞生新生命吗?

大家一起望向柳平。

柳平早已垂下眼帘,陷入过去的回忆。

他回忆着无数世以来所掌握的一切知识、技巧和秘密,在城墙上慢慢的踱着步。

“我们要在这永夜中建立国度,自然需要人口。”

他自言自语的说着。

“生是死的过程,死亡是转生的起点,它们彼此蕴含,这是生死的奥妙。”

“如果想让死灵魂诞下新生命,首先需要有死掉的众生前来投胎。”

“凭什么让他们来投胎?恐怕只有因果律有这样的力量。”

柳平说完,走到杨问天面前。

杨问天依然跪在地上。

柳平索性蹲下去,问他道:“你活着的时候,有没有欠过别人什么?”

“沙场上斩过敌。”杨问天道。

“不行,这种亏欠太凶了——要温柔一些的,充满眷恋的,是你舍不得放不下担不起的那种。”柳平道。

杨问天细细一想,轻声道:“当年我上战场前,有个女孩一直给我送饭,帮我洗衣服,我跟她说如果能从战场回来,一定追她。”

“她是什么反应?”柳平问。

“她说她等我。”杨问天道。

“后来你回去了吗?”

“我在战场上跟我老婆结婚了。”

“所以你辜负了她,”柳平道:“报你的生辰和忌日,我算一卦看看。”

杨问天便说了。

柳平耗费功德,掐指一算,点头道:“还有缘分,但想穿越生死,唯有一种力量。”

“什么?”杨问天茫然道。

“因果!”柳平道。

“等等,她为什么进入永夜之后要做我的子女?”杨问天道。

“少废话——当时你是认真的,她也是认真的,然而你没做到,这是你欠她的,所以这辈子你要疼她,要爱她,为她张罗一切,不求回报的护她一生——这样的缘分就是父女。”柳平道。

他接着说道:“但是只有因果是不够的,因为你们毕竟是亡者,所以你们必须在某个时刻临时具备生命的力量,才可以接引她降生。”

“所以还需要功德!”

“可是只有功德也还不够……我们需要一种庇护……”

柳平站起来,走到娅娜和玛利亚面前。

“你们身上的神力来自炼狱,相对于永夜来说,炼狱是生命所在的世界,你们能不能联手赋予一种‘存活’的状态?”他问道。

娅娜想了想,说道:“在对灵魂的折磨之中,唯有一种蕴含生命的力量,那就是爱。”

玛利亚道:“在所有的痛苦之中,生命气息最浓郁的便是眷恋。”

“爱与眷恋融合起来,可以让一切灵魂暂时进入‘活着’的状态。”娅娜道。

“非常好,我记得有一种因果律法,是专门用来偿还多世所欠债务的,我以前用来收债,现在把它教给你们。”柳平道。

“教给我们有什么用?”娅娜不解道。

“我要在永夜中为你们建立神殿,任何渴望新生命的人们,都必须在你们的神殿中暂时获得‘活着’的状态,然后你们一起发动那种因果律,把那些新死的灵魂牵引至我们的国度,让他们降生于此。”柳平道。

“这样行吗?”玛利亚不确定的道。

“当然还需要功德,如果亡者们没有足够的功德,是无法让灵魂前来投胎的,同时,亡者们还要信奉你们——唯有真正的信奉,才可以为你们补充力量,毕竟你们是神灵。”柳平道。

娅娜和玛利亚对望一眼。

“我们专门管凡人的新生与降临——那我们就不能叫折磨与痛苦女神了。”玛利亚道。

柳平道:“转世投胎这件事,虽然你们本质上还是折磨与痛苦,但让新生命降生这件事,足以让这世间的苦都化作甜,所以你们的新名号应当是——让我想想——”

“停!名号就不用你起了!”娅娜和玛利亚齐声阻拦道。

“难道你们已经想好了?”柳平奇道。

两女一时语塞。

娅娜抚着额头道:“柳平,答应我,不要起那些奇奇怪怪的名字,好吗?”

“当然,我其实已经想到了你们的新名号。”柳平道。

“它长吗?”玛利亚小心翼翼的问。

“不长。”柳平道。

“它好笑吗?”娅娜紧张的问。

“也不好笑。”柳平保证道。

“那——你说来听听?”

“亲亲我我与宝贝么么哒的双神。”

“……妹妹,我们杀了他。”

“别——刚才是开玩笑的,严格来说,折磨与痛苦的另一个名号,应当是爱与眷恋。”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