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1个月玩我3次 趴着不许挡别让我说第二遍视频

  • A+
所属分类:挂失

早朝取消,李世安以龙体抱恙为由传禀此事。

朝中百官闻之人心惶惶,多半早就看出周帝身体有恙倒下是早晚的事,少数觉得周帝不可能那么早挂掉,估计还能再起来。

下朝之后,百官三五成群守在金銮殿外谁都没走。

更有在朝中德高望重的大臣直接去皇上寝宫想要一看究竟,当然,他们也不好说自己想看皇上到底有恙到一个什么程度,皆以有大事启奏,不启奏就能死人的借口围聚到寝殿门外。

这会儿挡在门外的除了李世安,还有宰相鹤柄轩。

昨夜发现皇上跟晏伏失踪,李世安第一时间找亲信把消息传到宰相府,待亲信回来杀之防消息走漏。

这会儿鹤柄轩知道内情,自然不许那些大臣以‘胡乱’理由晋见周帝。

寝宫外,十几个大臣缠着鹤柄轩,言词间有种‘今日定要见到皇上,见不着就死在这儿’的架式。

鹤柄轩不压众,多半因为他现在还是代相,在朝中又没有自己门生,他纯纯粹粹依附周帝,所以这会儿他被群臣闹腾的十分辛苦。

但有一样,他到底为相,谁也不敢在没他点头的情况下闯进去,毕竟擅闯寝宫那是死罪,谁进去也不是为了死。

就在群臣不依不饶之际,李世安眼尖看到不远处走来一人,于是急急推开几个大臣钻到鹤柄轩身边,“宰相大人,战军师来了。”

鹤柄轩周围嘈杂声音太大,他一时没听到李世安禀报,只顾着安抚那些朝臣,“你们少安毋躁,待皇上稍有好转自会宣召你们,等一时又何妨,你们……”

“宰相大人,战军师来了!”李世安情急之下抬高音调,这回不仅鹤柄轩听清楚了,群臣也听清楚了。

寝殿外一时鸦雀无声。

跟鹤柄轩不同,战幕在百官心目中有着绝对分量,谁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鹤柄轩见状,心里多少有些

老板1个月玩我3次 趴着不许挡别让我说第二遍视频

不是滋味儿,好在这会儿不是妒忌的时候,该如何才能解决现在的问题才是关键。

“战军师来的正好!”鹤柄轩如同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快走几步行到战幕面前,“您瞧瞧他们,皇上龙体欠安他们非要吵着晋见,说什么有要事禀报,何等要事比龙体更重要!”

依着鹤柄轩的想法,战幕说话,这些人必定不会与之硬刚,且等这些肥肥腻腻的大苍蝇散走之后,与不与战幕说那就要看战幕的态度了。

战幕止步,沉冷视线扫过群臣,落到鹤柄轩身上,“皇上怎么说?”

鹤柄轩被战幕问的愣住了。

皇上没说,皇上没了。

“皇上龙体欠安,微臣未敢打扰。”哪怕鹤柄轩的职位,在战幕面前也要自称‘微臣’。

战幕皱眉,“若诸位大臣当真有国之大事,宰相大人这般阻拦实属不该。”

鹤柄轩,“……”

在其身后,李世安心里也犯起嘀咕。

“本军师有一请求,大人且听是否可行。”战幕一袭黑色大氅,银发如霜,以白玉簪整齐束在头顶,六旬年纪,身姿却是挺拔,单单是站在那里的动作已然彰显出威凛无双的锐气。

鹤柄轩拱手,“军师且说。”

“本军师可否随鹤大人一同入寝宫面见皇上?皇上有旨的话,今日诸位大臣也不必在此等候,早早退了。”战幕扫过群臣,声音铿锵有力。

鹤柄轩下意识看向李世安。

李世安也没主意,默默低下头。

鹤柄轩挡得住群臣,挡不住战幕,单凭身份他就不敢说一个‘不’字,再者今日之事总要有人出头,他不知那就战幕。

毕竟战幕除了是太子的人,他还是帝师。

“军师请。”鹤柄轩侧身,恭敬道。

诸臣见状心里不愤,但也不敢造次,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拿出身份都不可与战幕同日而语。

战幕未动,看了眼李世安。

李世安当然知道这个节骨眼儿上该由他先进去通禀,可他给谁禀报?于是低头。

战幕收回视线,心底微沉,“鹤大人先请。”

“不不不,军师请!”鹤柄轩才不能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吃不好能不能毒死不好说,至少扎嘴。

战幕举步走上台阶,鹤柄轩紧随其后,李世安自然要跟进去。

他是知情者,这事儿跟他脱不了干系!

临近殿门处,李世安先一步推开殿门,战幕迈步进去,鹤柄轩也跟着走进去,李世安进去之后自里面将殿门阖紧。

即便是战幕,也没有直接越过屏风,“老夫拜见皇上。”

鹤柄轩有样学样,也跟着拱手。

李世安一时无语,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战幕见无人回应,侧眸看向李世安,李世安躲开目光,看向鹤柄轩。

最后还是鹤柄轩朝战幕抬抬手,示意战幕往里走。

战幕疑惑,直起身绕过屏风。

眼前一幕令其震惊到无语!

而事实上,战幕早知周帝出了意外,昨夜晏伏入周帝寝宫他知,李世安派人到鹤柄轩府邸他亦知,他只是不知周帝到底出了什么意外。

“皇上在哪里?”战幕猛然转身,怒视鹤柄轩。

李世安挤急忙上前,身子俯低,“军师明鉴,昨夜睿亲王说有要事求见皇上,皇上应允之后老奴被迫退出来,等老奴再进去的时候皇上跟晏伏全都没了。”

“大胆!”

战幕白眉寒凛,吓的李世安扑通跪到地上,“老奴四处寻过,皆无皇上踪影。”

鹤柄轩急忙走过去,“军师息怒,微臣以为当务之急是稳住朝野,若叫人知道皇上失踪恐要大乱。”

战幕目光扫向龙榻,深吸口气,但没有说话。

鹤柄轩又

老板1个月玩我3次 趴着不许挡别让我说第二遍视频

道,“皇上失踪定与晏伏有关,微臣以为安抚过朝中大臣之后,当派人去搜睿亲王府,再将睿亲王家眷控制起来,军师以为如何?”

战幕作沉思状,依旧没有表态。

鹤柄轩有些搞不懂战幕态度,瞥了眼李世安。

这时外面又有嘈杂声传进来,鹤柄轩跟李世安一同看向战幕。

“先出去罢。”战幕转身,绕过屏风。

李世安与鹤柄轩相视一眼,一前一后跟出寝殿。

于鹤柄轩,这个烫手山芋甩出去总好过留在自己手里,之后事情再怎么乱跟自己无关,李世安也觉得此事让战幕接手不是坏事,若周帝回来,他可反诬战幕跟太子府想要造反,不回来……

回不回来,只要战幕搭上这件事便是狼子野心!

喜欢风华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