菟丝花生存计(高 H) 老根嫩草1一40淑媛

  • A+
所属分类:挂失

现在整个现场,不知道多少人口伐通圣古府,就是那些与通圣古府有着相同目标,想置君无邪于死地的势力都沉默了,没有任何人站出来给他们说话。

通圣古府在天位争夺战上无底线的骚操作震碎了众人的三观,之前还信誓旦旦,嘴硬得不行,现在真相暴露了,谁敢为他们说话,估计得被世人骂出翔来。

某些势力的人很清楚,所以保持沉默,冷眼旁观。

通圣古府的高层们低着头,浑身发抖,根本不敢还嘴。

这种事情是真的极其丢人,不暴露还好,现在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整个星空无尽修行者都目睹了。

“我说你们通圣古府真是不长记性。”君无邪冷笑着看向通圣古府的人,“来这里的途中,你们派人出五个极天位满圆的强者截杀我,那些强者死了,你们又派出十个极天位圆满,四个极天位绝巅的强者在这片星域中布下结界欲杀我,结果你们的人还是死了,现在又让极天位绝巅的强者伪装成年轻至尊来对决。”

“嘿。”君无邪嘴角上扬,语带嘲讽:“你们是觉得这个老东西比那十四人更强还是怎么的?一个极天位绝巅就想杀我,那我君无邪早已死了千百次,还能活着站在这里?不得不说,你们真是群可爱的蠢货。”

“你……”

通圣古府的人气得双目赤红,差点原地爆炸。

但此时此刻,他们却发现自己难以反驳。

在这种极度理亏的情况下,若是强行辩解或者言语争锋,肯定会遭无数人口诛笔伐,只能强行忍着怒火,都憋出了内伤来了。

“不要磨蹭了,是否还有人前来对决!”

君无邪踩着法阵走向那个萎靡的老头,揪着其头发将其提了起来。

通圣古府的高层皆用森冷的目光盯着他,但谁也没有说话。

事已至此,他们不接受也得接受,这届的天位争夺战,他们输了,一败涂地!

“刚才听诸位说,这老东西名叫岸田瘟雄?”君无邪提着岸田瘟雄正对青月直播的符文通信器,道:“星空中的朋友们都看清楚了,这就是通圣古府所谓的年轻至尊,一个叫做岸田瘟雄的老东西。名字倒是取得有意思,雄?再雄,遇到我也得发瘟,看看他此时那生无可恋如丧考妣的样子,跟之前那强势的姿态差得不要太远。”

青月非常配合他,立刻调整直播通信器的符文效果,给岸田瘟雄来个面部特写。

这一刻,全星空所有观看直播的人面前都出现了岸田瘟雄那放大的面部影像,鼻青脸肿,皱纹如老树皮般的脸特别的扭曲,看上去就跟一朵被人蹂躏了千百遍的老菊花似的。

“君神,干死这个无耻的老家伙!”

“干他!妈的,太没有底线了,通圣古府的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等地步?”

“真是想不到啊,堂堂通圣古府,竟然这么的下贱,简直就是宇宙之耻!”

“青月仙子,求求别特写了,这朵老菊花脸看着太膈应了,令人极度不适,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好在遇到了君神,否则真让通圣古府这些无耻之人赢了,那些天位道果落入他们手里,对于当世的修行者们来说恐怕是灾难!”

“说得不错,这么没有底线的势力,将来为了利益,指不定能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如今可是古来最特殊的大世,这种毒瘤,绝对不能让他们占有优势资源!”

“君神威武!”

“君神哥哥~爱死你啦~”

……

星空直播平台,无数咒骂通圣古府的声音。

只这一次,通圣古府声誉扫地,坠入万丈深渊,被世人唾弃与不齿。

“诸位星空中的朋友,未来诛仙皇朝扩城升级,有了更大的容纳量,届时欢迎诸位来诛仙皇朝游历。”

君无邪说完返回战场中央,当着所有人的面,一巴掌震碎了岸田瘟雄的脑袋。

那颗布满皱纹的白发头颅,噗的一声四分五裂,白的脑浆红的血液一起迸溅。

“嗯?”

君无邪眼中寒光一闪,岸田瘟雄灵魂被震碎的瞬间,他感觉到有股不属于岸田瘟雄的意志随着其灵魂的崩灭而消散。

他想要去捕捉,但却没有成功,慢了一拍。

“消散得挺快的,但还是没有逃过我的感知,这通圣古府,有意思……”

君无邪暗自思量,虽然没有能捕捉到那缕意志,但是敏锐的神念却感知到了那意志的特殊气息。

“这么看来,未来是内忧外患啊。我必须在那之前解决掉这些毒瘤,否则恐怕会生出各种意想不到的变数……”

他扔掉岸田瘟雄残破的尸体,看向通圣古府的人,道:“如果你们没人前来对决,那这届天位争夺战就算是到此结束了,别稳着了,宣布结果吧。”

松赞闻言,脸上的肌肉狠狠跳动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充满了阴冷与不甘。

他嘴唇颤动了好几次,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呵,看来万世古院的道友们承受不了打击,沉浸在失败的悲痛中难以自拔,那便由老夫来宣布吧。”

大长老走了出来,面对在场观战的所有人,面对青月仙子直播的符文通信器:“我万世古院大长老万古天,在此很荣幸地宣布:万世古院夺得天位争夺战的胜利,获得九十个进入天位秘土的名额;通圣古府惜败,获得安慰名额十个。至此,天位争夺战圆满落幕,明日将开启天位秘土入口,感谢诸位的关注!”

“星空中的朋友们,天位争夺赛落幕,直播也到此结束了,青月要跟大家说再见了。明日天位秘土开启时,青月将再次进行现场直播,直到进入秘土获取道果的年轻至尊们从秘土归来为止,咱们明日再见。”

青月对着符文通信器挥了挥手,然后便关了通信器。

下播的她与直播时,立刻就像是换了个人,眼神变得深邃了许多,在那深邃中藏着凌厉。

这时,大长老和脸色铁青的松赞出手撤去了山脉中间的战场结界。

菟丝花生存计(高 H) 老根嫩草1一40淑媛

君无邪回到了万世古院所在的山峰上,一群年轻至尊,不论男女,全都蜂拥而来,围着他,将他举起了起来,抛向空中,一片欢呼之声。

当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这些年轻至尊们心里突然感到不安,忐忑对君无邪表示歉意,说自己太兴奋了,才做出这样出格的举动。

“行了,你们一个个,很怕我吗?现在,你们不用把我当做诛仙皇朝的君神,将我当做万世古院的学员,我们之间是同窗关系,不用那么拘谨,我又不吃人。”

众年轻至尊顿时笑了。

君无邪走到万古天面前,道:“大长老,我们这里只有二十余位年轻至尊,但名额却有九十,这是还得返回古院一趟吗?”

“是的,在这之前,老夫也不能百分百保证能稳赢,加上你当时在星空中,也做好了你和音澜无法赶来的打算,所以并未将他们都带来。现在老夫便返回古院,你们在这里等着,以你的实力加上奇闻楼的强者,应该不会有人敢乱来。”

“他们全部一起上,都不见得能占到便宜,大长老不用担心这里的事情。离去之前,你稍等。”

君无邪将大长老拉到没有人的区域。

万古天见他神秘兮兮的,当即神情凝重,道:“无邪,你是不是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跟我说?”

“是有东西给大长老,不过需要稍等片刻。”

君无邪说完释放出混沌异象世界,取出乾坤宝石,开始锻造战甲。

大长老满脸疑惑地看着混沌气流淌的异象结界,不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

时间不长,君无邪打开异象世界,让大长老进来。

“你

菟丝花生存计(高 H) 老根嫩草1一40淑媛

这是?”

大长老一进来就看到了一件绚烂的战甲悬浮在空中,光芒璀璨,向着中间汇聚,在那里凝聚成星月日。

“这是乾坤战甲,给大长老你的,有他在身上,此去会安全许多,就怕有人暗中对你们出手。”

“老夫不需要,你才需要它,怎么能将它给老夫?再说,这下界宇宙的修行者,没有几个人能单杀老夫,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你不用为此担心。”

“这不是我穿的甲。”

君无邪将自己的战甲唤出,覆盖身体,月华朦胧,日辉弥漫,神异非凡,将整个混沌空间都照亮了。

“你还有第二件甲?那你给音澜啊,老夫用不着。”

大长老依然不肯接受。

君无邪无奈,道:“音澜她们都有了,实话说吧,这甲名乾坤战甲,我自己能打造。这件是给你的,赶紧收下,不然我可扒你胡子了?”

“你这浑小子。”

大长老扬了扬手,做了个要敲他的动作,心里却是感到震惊。

他看过君无邪在西罗帝都的影像,深知这乾坤战甲拥有极其变态的防御效果。

说来,这样的战甲,那可是绝世级的,万古难寻,一件便是极其难得,非大气运者不可得,但君无邪他居然可以自己打造!

现在已知,君无邪符武双修,他是符师并且有着极深的符道造诣,难道他还是炼器师不成?

虽然炼器师远不如符师那样稀少,但能打造这种战甲的炼器师,当时恐怕很难找出第二个了吧?

这小子,十项全能,皆有顶级成就,究竟是个怎样的变态?

“大长老,赶紧收起来炼化吧。还有,我们万世古院那些沉睡已久的老祖们也是时候该醒来了,往后需得多加注意通圣古府,我怀疑他们与黑暗有勾结……”

“什么?”万古天面色骤变,双目神光爆射,震惊地看着他:“为何这样说?”

“刚才那个岸田瘟雄,我镇杀他的灵魂时,在他灵魂中感知到了属于黑暗的一缕意志,显然此人应该是位暗中与黑暗来往了很长时间并臣服于黑暗的人。如果说,整个通圣古府单单只有他臣服于黑暗,大长老你信吗?”

“此事非同小可!”大长老神情凝重,“这么说来黑暗早已在不知不觉中侵蚀我们的宇宙,恐怕不止是通圣古府。你放心,我们会盯着通圣古府。真如你猜想的那样,那这些毒瘤在将来末世洪流来袭时,若与黑暗生灵里应外合,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要盯死他们,我会尽量在末世洪流之前解决这些毒瘤。至于其他的还有哪些势力,我会与青月商量,看看能不能让奇闻楼去查出来!”

“你明日就要进入天位秘土,那你需尽快与青月仙子商量出个结果,老夫这就返回古院了。”

大长老说完便离开了。

这个星域是历届天位争夺战举行的地点,与帝始星之间有着暗藏的星空古路传送阵,虽然距离遥远,但往返并不会花费太多时间。

喜欢至强圣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