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够了流出来了高CBL 菟丝花生存计(高 H)

  • A+
所属分类:挂失

“受人所托,杀了你!”

玄风道人阴森森地笑了。

“唐凡,你的死期到了!能死在我师尊手里,是你的几世修来的福分!”

玄风道人的大徒弟青云冷笑道。

“你死后,我会把你埋入脚下的这座山中,化为泥土,滋养万物……”

二徒弟青虚也是一脸傲然。

他们身为修行界五大宗门之一望海宗的弟子,也确实拥有张狂的资本。

唐凡紧皱眉头,他已经得罪了一个五仙宗,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再得罪望海宗。

可是,如果确实是他们三人杀死了血头,他一定要为血头报仇!

唐凡散开修为,满身杀气地问道:“我血头老哥,可是你们杀的?”

“是又如何?”

玄风道人撇着嘴,完全不把人命当回事。

“那血头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们杀了他,也算替天行道!”

“就是,我望海宗乃名门正派,杀一个血头算什么。他能死在我师徒三人的剑下,那是他的造化!”

“对了,他的头就是我割下的,哼哼……”

青云青虚一唱一和,满嘴仁义道德。

“放屁,你们干出如此龌龊的事情,还敢说是名门正派。要我看你们全是下三烂,畜生不如!”

唐凡火冒三丈,望海宗又如何,他今天是铁了心要杀了他们替血头报仇。

玄风道人冷哼一声,说道:“唐凡,你如果现在跪下道歉,我给你一次自裁的机会,不然……”

“到你奶奶腿的歉,老瘪犊子,今天我非杀你不可!”

唐凡手掌一握,寒铁冰刃感受到唐凡的怒意,发出嗡嗡声,释放出了对鲜血极度的渴望。

“放肆,谁给你的胆量,敢和我师尊如此说话!”

青虚掐诀一指,一张金色的符箓飞向高空。

青虚口中念着法咒,金色的符箓闪烁着光辉,突然旋转起来,金光一闪,瞬间变成了四道符箓。

“师尊,师兄,你们休息片刻,就让我斩杀此贼!”

青虚大吼一声,口中咒语蓦然加快,四道符箓分向四个方位,摆出了一套攻击阵法。

阵法当中火光大盛,还有雷霆闪现,从中散出了恐怖的威压,直朝唐凡攻来。

唐凡抬头盯着笼罩下来的符箓阵法,嘴角浮现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唐凡一眼就认出了此符箓阵法的来历,说起来,还要感谢他的徒弟玄通。

他第一次见到还是骗子身份的玄通时,就从他手中骗来了一本万法神咒和众多画符用的符宝。

万法神咒乃是望海宗最上乘最完整的符箓秘籍,其原本一直由望海宗的墨轩真人保管。

后来墨轩真人外出闭关,结果在某个海岛的洞中坐化,将万法神咒及其符宝留了下来。

望海宗寻找多年也未发现其踪迹,却被玄通偶然所得,最终又便宜了唐凡。

万法神咒原本的遗失,对望海宗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虽说其内的大部分内容都由望海宗各脉传承,但是最顶端的符箓法咒却失传了。

青虚所施展的“火雷咒”,在万法神咒当中只能算是中等攻击力,一直都由玄风这一脉传承,可以算作是这一脉的看家本领。

可在唐凡看来,实在是普通至极。

先不说他学会了全本万法神咒,单是他从龙晶中传承到的高阶符箓,就有数千万种之多,又何俱青虚。

唐凡当初刚学会画符之法时,经常用大批符咒和毒丹来攻击人。

可后来他为了磨砺自己的战力,除非碰到高手,否则已经不屑再用此法。

今日看到青虚用符箓阵法来打他,简直是青铜碰到了王者,根本就入不了唐凡的法眼。

唐凡抬头看着火雷咒阵法当中的火焰与雷霆,冷笑道:“你的火雷咒修炼得还不到家,看我如何破它!”

唐凡一拍乾坤袋,从中拿出了一把高阶符箓,看也没看,直接迎着阵法扔了过去。

“什么,你……你怎么认出这是我望海宗的火雷咒!”

青虚一脸诧异,再看唐凡扔出的那一把高阶符箓,一阵头晕目眩。

“天啊,全是攻击属性的高阶符箓,你……也太败家了!”

也不怪青虚吃惊,身为望海宗的弟子,他比谁都知道高阶符箓有多难得。

先不说每画一张高阶符箓对修为的耗损极大,同时还需要用最好的符宝和灵石才能成功。

唐凡冷笑道:“火雷咒算个屁!”

“奇怪,这些符箓,其中好多都是望海宗失传的,他从何处得来!”

玄风目光微缩,有种不好的预感。

“爆!”

唐凡微微一笑,掐诀一指,那一把高阶符箓顿时释放出万丈光芒,瞬间便将青虚所施展的火雷咒的风头盖了过去。

浓烟滚滚,仿佛是一朵蘑菇云,一股浓重的生死危机浮现在几人心头,震得他们魂飞魄散。

“砰砰砰……”

所有符箓同时爆炸,所产生的威力,哪怕是玄风都要极速后退。

“青虚,快撤!”

玄风担心徒弟有危险,大声提醒道。

可一切已经晚了,大把符箓爆炸后所形成的冲击面太广,青虚躲闪不及,刹那间便被余威覆盖在内,整道身影都消失了。

“啊……噗噗!”

青虚被轰击的外焦里内,全

够了够了流出来了高CBL 菟丝花生存计(高 H)

身漆黑,衣衫破损不说,就连皮肤都没剩下几块,满身都是鲜血。

这还不算,由于威力太强,他已经受了很重的内伤,狂喷鲜血不止。

“青虚!”

“师弟!”

玄风与青云飞身上前扶住了青虚,后退了数丈,免得再被爆炸的余威波及到。

“唐凡!”

青虚痛叫一声,脸色十分狰狞,幸好他刚才只是在爆炸的边缘,否则早就被轰得粉身碎骨了。

“唐凡,你为何拥有我望海宗从不外传的高阶符箓?”

玄风看到青虚没有性命之忧,转身看向唐凡,他没好意思说这些高阶符箓都在望海宗失传了。

“哈哈……”

唐凡放声大笑:“老瘪犊子,我说你要不要脸啊,打不过就攀关系?你说这些符箓是你望海宗的,你叫它一声,它答应么?”

“唐凡,你伤我师弟,又辱骂我师尊,我非杀你不可!”

青云掐诀就要冲上去。

“慢,青云,等我问他再几句再杀他也不迟!”

玄风逼视着唐凡,问道:“你敢不敢告诉我,这些符箓你从何处得来?”

“告诉你又何妨,这些都是我画的!”

“不可能,你胡说!”

玄风心想这些符箓连我都不会画,你又怎么会!

“爱信不信,反正你们都是死人了!”

唐凡掐诀一指玄风,打出了一道天雷神指。

“轰!”

一道雷霆直奔玄风射去。

“大胆,你找死!”

玄风飞速闪开的同时,扔出了一张防御性符箓。

这张符箓变成了一面金色的盾牌,将他完全挡在了后面。

“砰!”

天雷神指轰在了金色的盾牌上面,玄风毫发无损。

“师尊,您先去给师弟疗伤,我去杀他!”

青云飞身冲向唐凡,抬手扔出了一张奇怪的黑色符箓。

“砰!”

黑色符箓瞬间炸开,黑气弥漫下,变成了一把古朴厚重,散发着无上威严的重剑!

黑色的剑身无限延长,黑压压遮挡了天空,剑身上出现了无数道裂纹,仿佛人体的血管,流淌着赤色的如岩浆一般的翻滚血液……

喜欢神眼医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