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公司把你给做了 啊…啊用力边做边走bl

  • A+
所属分类:挂失

当林云摘掉面具的刹那,一张丰神俊朗的面孔,出现在众人面前。

被林云一剑镇压,单膝跪地的柳云澜抬头看去,神色当即愣住。

这张脸,他只在画像上看过,一眼看去极为陌生。

可那句话,却是听说过无数次。

我本葬花人,葬花亦葬人。

偌大的昆仑,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句话的人,除却葬花公子林云之外,还能有谁?

“林云……”柳云澜忍不住轻呼道。

“葬花公子!”

“真的是他!”

“这家伙……怎么还敢现身,不怕死吗?”

当面具被摘掉的那一刻,辽阔的山谷草地,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惊了。

无数道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林云身上。

“真是他啊,和画像上一样。”

众人都被惊呆了,原以为初九之后暴露身份的林云,会低调很长一段时间。

谁都没想到,他竟然出现在天墟废土,这个只有圣境才能来的禁地。

“真是他……”

“他实力怎么提升了这么多?”

神道阁无霜公子,当场就怔住了。

眼前这人,当初可是给了他重重一击,将他所有骄傲全部捶碎。

可要说全场谁最震惊,肯定非黎飞白莫属。

他直接愣住了!

这是半圣?

这实力,未免太夸张了点。

黄靖宇和天魁圣君对视一眼,也是感到不太置信。

“准确来说是瑶光一脉,葬花公子林云。”

林云看向柳云澜,嘴角勾起抹笑意:“可不是什么剑帝一脉!”

话音落下,林云反手一剑劈出。

柳云澜反应很快,下意识的横刀拦在胸前,可还是被这一剑重重击飞。

噗呲!

他一口鲜血吐出,倒飞千米,捂着胸口,脸上神情痛苦无比。

“还撑得住吧?”

林云伸出手,朝躺在地上的黎飞白看去。

“撑得住……”

黎飞白握着他的手,而后被对方一把拉了起来。

“答应你的,算是做到了。”

黎飞白一边说,一边将神之血果取出来。

林云稍稍一愣,他可以明显感受到,原本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此刻全部集中在神之血果身上了。

好家伙,看来这次是真的不好走了。

林云笑了笑,将神之血果拿回来,反手就放入储物手镯中。

“杀了他!”

原本对黎飞白的敌意,全部落在了林云身上。

“找死!”

其他人还稍稍犹豫,黄靖宇当场就没忍住,一个闪身朝林云杀了过去。

“日月神拳!”

日月圣典催动,他轰出一道拳芒,拳芒日月相融,刚柔并济,日与月不断转动。

轰隆隆!

日月拳芒在转动间,强大的圣威将空间都给扯得扭曲了。

“萤火之光!”

林云提剑刺了过去。

砰!

拳芒与剑光碰撞,一声巨响日月消散,黄靖宇人在虚空被震飞好几步。

唰唰唰!

林云一个转身,护住黎飞白的同时,将周围散乱的余波通通刺碎。

“月光神戒!”

黄靖宇人在虚空,手背指向林云,手上戒指瞬间释放出一束光芒杀来。

嗖!

林云提着黎飞白横空而起,远远避开了这道光束。

砰!

几乎是二人刚走开的瞬间,那片区域就直接爆炸,空间崩坏,出现许多细小的碎片和裂缝。

好强的秘宝!

林云心中暗惊,之前远远看到几眼,现在对上之后才知道威力有多恐怖。

“金雷旗!”

天魁圣君也出手了,他手中圣旗猛的一挥。

刹那间就有万里雷云翻滚,一道恐怖的雷霆漩涡出现,而后有金色的雷光从漩涡中落下。

那雷霆像是神明施展出来的一般,威力达到无法想象的地步,可以轻松斩杀二阶圣君。

砰!

林云一剑劈开雷光,依旧被雷电震伤,仓促间退后了好几步。

“救我……救……”

黎飞白话还未说完,林云就扯着他的领子,将其拉在了自己身后。

“枯木生花!”

林云一剑挥出,撑天古树扶摇而起,万千花瓣旋转飞出,漫天剑意,纵横交错。

砰砰砰!

雷光像是暴雨般击打在花瓣上,虽说打穿了不少花瓣,可威力也被降低了许多。

“来得好。”

林云面露笑意,不等黎飞白反应,左手提着他,右手提着葬花,在雷光中来回穿梭。

剑光凌乱,人影重叠。

一时间,金雷旗只能伤到林云皮毛,完全无法真正将其重创。

砰!

但就在此时,月光神戒再次释放,林云提着黎飞白没法完全规避,心念微动,索性以以苍龙神体硬扛了这一击。

噗呲!

林云后退十步,嘴角溢出抹鲜血,伤到倒是不轻。

可他体内青龙神骨绽放,青龙圣气源源不断释放,本就不算严重的伤势。

就在这几个呼吸之间,恢复了七七八八。

“杀!”

黄靖宇和天魁圣君见状,却是欺身靠近,准备痛打落水狗。

天三十六!

可就在两人靠近的刹那,瞬间感觉重力加倍,一层层天幕不断落下,很快就举步维艰,速度变得奇慢无比。

上当了!

二人大急,想走却发现走不了。

林云一个转身,这片区域只剩下黑白二色,剑光如水墨般纵横交错,地三十六施展了出来。

砰!

他手腕轻轻一抖,天地颠倒交错,两人顿时不受控制的被弹在半空。

“金雷旗!”

“月光神戒!”

黄靖宇和天魁圣君被逼的没办法,只能故技重施,想以秘宝震伤林云。

玄字诀!

林云轻轻一笑,葬花宛如弓弦般轻轻一震,就将两大秘宝的杀招弹了回去。

众妙之门,玄之又玄。

噗呲!

黄靖宇和天魁圣君当场遭到重创,各自吐出口鲜血,倒地后又翻滚数百米。

噗呲!

好不容易跪地起身,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他们抬头看去,就见那林云一手握剑,一手提着黎飞白,眉心紫色印记,妖娆如仙。

“走!”

林云大笑,提着黎飞白就要冲出去。

“杀了他!”

山谷草地其他势力的圣君反应过来,这时候肯定不能让林云冲出去,神之血果可还在他手里呢。

“雕虫小技!”

林云眼中一抹寒芒闪过,下一刻眼中有金色光点绽放,却是半步神光剑意释放。

轰!

就在须弥间,林云身上剑光达到了让人无法直视的地步。

那是何等璀璨的光芒,山谷草地每一粒尘埃都被照的熠熠生辉。

天地间,那个青年变成了唯一的主角。

“万剑归一!”

只见三十六道残影从林云身上走出去,每道残影持剑画出一个圆,圆在重合的一刹那变成了萤火之光。

等到三十六个圆尽数点亮的刹那,这萤火之光变得比星辰还要璀璨。

“哈哈哈哈!”

一声大笑,放浪天地。

剑光所过之处,人仰马翻,一众袭来的圣君全都被震飞出去。

无法靠近,也无法阻挡。

林云就这么闲庭信步走去,谁说萤火之光,不可与皓月争辉?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林云大步走去,一手提黎飞白,一手挥剑。

圣音跨越时空回荡在这片山谷,江河穿越星河,点亮人间。

那是何等锋芒,一人一剑,所向披靡。

“这TM怎么可能……”

远处柳云澜擦干嘴角血渍,抬头看到这一幕,直接骂出一句脏话。

不仅是他,神道阁的人也全都看傻了眼。

曲无霜觉得自己成圣了,不说胜过林云,起码有了和他争锋的资格。

可看着一幕,只觉得头皮发麻,无法想象。

“半步神光剑意?他超越星河了?”曲无霜内心受到无法想象的冲击,身后一众神道阁的兄弟也看的呆住了。

“我本葬花人,葬花亦葬人!”

林云放声大笑,又是一剑挥出,萤火神剑第二卷最后一剑,草木皆兵。

蹭蹭蹭!

山谷草地在一刻,全部化成了锋利的剑刃,万千剑意呼啸八方。

许多在林云身后的人,还想着偷袭,率先被剑光所刺。

一个个焦头烂额,只得原地抵挡剑光,即便如此,还是被刺的遍体鳞伤,惨叫连连。

眼见人数实在太多,林云眼中闪过抹怒意,索性不在保留。

龙凰剑典与太玄剑典同时催动,两者在融合的刹那,剑道规则、风雷规则,还有半步神光剑意全部融合。

还没完!

葬花四曜齐开,这一剑迸发出数千丈的光芒,就这么从天而落劈了下去。

“开!”

林云大喝一声,所有人都被这一剑给吓傻了。

在他们眼中,这一剑仿佛连天都可以劈碎,非人力所能抵挡。

砰!

剑光落下,地面裂开一道缝隙,眨眼就蔓延出去数千里

早就想在公司把你给做了 啊...啊用力边做边走bl

轰隆隆!

挡在前方的十道山谷,犹如天门一般,被这一剑分开两半不断撕扯。

被林云提在手中的黎飞白,看的瞠目结舌,大脑一片空白。

平平无奇……

这就是我说的平平无奇的剑客?

这就是半圣?

这TM是半圣?

逗我吧!

黎飞白嘴角抽搐了下,感觉自己是个笑话,至尊星相都没有这么可怕。

“趴着!”

林云用力一甩,将黎飞白扔在了自己背上。

嗯?

当即感受到不太对劲,林云笑了笑,道:“黎公子练过的啊,胸肌有点过于发达了。”

他大约猜到了一些什么,也不管这黎飞白什么表情,大笑一声冲天而起。

眼看后方还有人不甘心,随他一起横空。

林云回眸一瞥,

早就想在公司把你给做了 啊...啊用力边做边走bl

一剑未出,一招未动,就这一个眼神,十几道身影吓得瑟瑟发抖,各自散落。

“哈哈哈,我是云中月,我是天上仙!”

林云只觉得痛快无比,酣畅淋漓,这才是剑修风骨,他踏云而去,只留下一阵笑声回荡山谷。

喜欢一世独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