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杵直入莲花宫小f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 A+
所属分类:挂失

皇龙继续发出残忍的笑声,跟着道:“龙炎,我要你记住,这场灾难虽然是我带来的,但是你也逃不了关系,历史会记住这一切,是你导致了这场灾难的降临,就算我成为千古罪人那又如何,你才比我也好不到哪去,甚至你跟你父亲都是下贱之人,永远都无法改变。”

他也跟着咆哮起来,嘶吼着,发出得意的大笑声,似乎还不过瘾,继续道:“只是可惜了啊,你跟你父亲都是拥有绝世天资的人物,最后还不是都会死,你们斧子也要被人族所唾弃,你爹不知道是谁给弄死了,但那对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历史会记住你这个天才是被我给弄死的,哈哈,我会终结你的,虽然你不甘心,会有无数人替你惋惜,甚至对我辱骂,但我都已经不在乎了,我只需要让世人记住我的名字这就够了。”

他无比愤怒的咆哮出来,而且更多表现出来的都是发泄,没错,龙炎已经成为他最大的威胁了,他只有带给龙炎无尽的痛苦。

其实最让人痛苦的不是带给他身体上的伤痛,更多是心里的折磨,让他在痛苦中活着,甚至比直接杀了他还要让他感到痛苦。

皇龙这家伙歇斯底里的怒吼,他其实也是个可怜的家伙,可是,这家伙丧心病狂,活该可怜,他更加可恨,恨不得让龙炎将他杀死一万次。

龙炎看着他,他没听过这里还有血耀龙祖这回事,但是看到皇龙那一副得意的表情,似乎根本不但心那些所谓的老祖会现身,所以很有可能那些老祖也许是真的不会出现,他才这么有把握。

那些吞噬血狱将众人包围在里面,根本无法突破重围。

龙炎已经不想跟他浪费口舌,他只有专心渡劫,可是这祖魔之火到底怎么才能破解呢?

如此杀戮的魔物们,对龙炎不断进行攻击,龙炎是真的十分无语,甚至是无奈,根本无法摆脱这些祖魔之火。

甚至,这些魔火还异常凶猛一点都没有减退的意思。

“看来你根本无法渡劫成功,这个过程你就好好看着吧,看着所有人在你面前一个个死去,这些人都是因为你惨死的,是你带给他们的灾难,你一定会很难过,伤心欲绝,你对我充满愤怒仇恨,你还不承认自己是有罪的吗,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杀死我儿,杨大壮惹下祸,都是你自找的啊。”

以前的皇龙绝对没有这么残忍,龙炎之前跟他接触过,或许他变成了这样,也是因为这些吞噬血狱影响了吧,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知道自己没得选择了,才会变得更加残暴的。

皇龙又何尝不是被利用,变成了这些怪物的奴隶,如同杀人的工具

但是,就算这些都是真的,龙炎对他充满的仇恨一点也没有减退。

皇龙是必须要击杀的,龙炎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他这个时候,甚至不顾及自己的生死,这个人他要全力击杀,决不留情,不能给他任何逃遁的机会。

所以,龙炎的仇恨无法压制,更无法忍耐,他这个时候不顾那祖魔之火,很快朝着皇龙杀戮而来。

封神斩已经爆发出五千多剑,那就是五千万剑芒,他的生命火焰也疯狂燃烧着,让自己身处在一个不被杀死的状态,旺盛的生命力,布满全身各处,龙炎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他不愿意看到这些神龙武者同胞们一个又一个死去。

这绝对是他无法容忍,也接受不了事情

轰然之间!

龙炎动用三大祖神龙所有神通。

遁时太虚!

以无比之快的速度朝着皇龙杀去,甚至不去刻意的管祖魔之火的神劫。

他遁入到太虚世界,很快冲到皇龙近前,再次挥剑杀戮。

皇龙冷笑一声,直接闪躲而去,轰然又是无尽的祖魔之火将他包围起来。

必须冲出去。

龙炎咬着牙齿。

“岁月龙逆!”

“永恒狂潮!”

这是两大时间规则神通,时间力量用来突围,还有有很大效果的,他手持着封神斩,将封神斩决,也爆发到了极致,造成亿万剑芒,不知道穿透了多少魔火凝结的魔物。

他奋力前冲,唯一让他保护的一点,就是自己的元神,只要自己的元神不被侵犯,那么元神就能让龙炎拥有不死之身,肉身不死,才能持续战斗。

龙炎这样做,自然没错,而且他作战的方式,完全正确,元神作为武者的根基,他只要从这祖魔之火中冲出来,彻底摆脱它,或许那就渡劫成功了。

“这小子是不是疯了?”皇龙看着龙炎,都不能理解他敢这样拼命。

那些战斗的武者们,看到龙炎如此疯狂,尤其是血煞和韩宫雪他们,他们了解龙炎,知道他内心一定承受了巨大压力,他充满内疚和自责。

是在场所有人都明白,就算没有龙炎,这些灾难也会迟早会降临,只是皇龙找了一个借口,想把龙炎也拉下水而已,让众人对他也充满痛恨。

龙炎的消耗很大,如此突围,不要命的冲击,简直就是自找死路,果然,龙炎经过几轮突围,身体已经变的鲜血淋漓,全身不知道留下多少伤口,那些神劫魔物们也变得更加疯狂。

在他身体爆炸开无数血肉,龙炎承受的痛苦,让众人心疼不已,他几乎都要粉身碎骨了。

“看来你很在乎这些弱等生命啊,哈哈,拼命吧小家伙你就是个蠢货,我要慢慢看着你死!”

皇龙也没想到龙炎会为了这些跟他不相干的人,会发疯,而且马上就要死了,他身体遭受的一切,已经千疮百孔。

“到底是个重情重义的年轻人,虽然充满血性,但是太年轻了,不懂的为自己生命负责,你的命无比可贵啊,活该死亡,反正是我的话,我是不会在乎这些人的生死,先安心渡劫才对。”皇龙带着嘲讽的笑意。

不远处和那些吞噬血狱激战的血煞看到龙炎这样,也大声吼道:“龙炎不要管我们,你的责任是守护天下,区区我们数十万人,不要太在意,你不要意气用事!”

血煞是让他顾全大局才这样大吼起来的。

龙炎的心情,在场众人都能理解,知道他是为了整个血耀神殿才如此拼命的,但是对抗天道神劫,不能如此冲动,那样他真的有可能灰飞烟灭,被神劫所杀死!
夕阳西下,漫天的云霞,涂染云团,镶金边银边般的璀璨。几只倦鸟掠过长空,让他目光一路追寻,直至看不见。

倦鸟归巢。

可他还能机会,回归原来的时空吗?

心里涌起恐慌,殷东的黑眸中有着淡淡的愁绪。他的这个样子,在其他人看来,就是因为未婚妻退婚之后的生无可恋。

不过,也没人来安慰他。在流放的殷家一族中,唯有他这个长房长子,跟殷老太爷一样,是有马车坐的。

而这个特殊待遇,也是殷老太爷用了一个人情,求了一位老友给安排的。也让其他的殷家族人十分痛恨,对殷东这个病殃子,就更厌恶了。

对,殷东在这个平行时空中,自幼就是一个病殃子,能跟那个修仙奇才的白衣女人孙梦姿订婚,都是家族联姻。

在殷家被流放时,殷孙两族的家族联姻就自然取消了,但是孙梦姿那女人想要做个彻底了断,要让殷东亲笔书写废除婚约的申明,才会不远千里的追来。

殷东的反应,也是让那女人很意外,感到羞辱,但更多的也是轻松了,只要退回礼物,就代表婚约从未存在过,她身上的这一点瑕疵就能消除了,这笔交易,合算!

只不过,她以前从殷东手中得到了礼物太多了,或者说,是殷家打着他的名主义,给她送的好东西太多了,她不舍得还,而且一时半会也凑不齐,就只能约好回头一起送到边关,再让他写那个申明。

当然,孙梦姿是想打个欠条,让殷东把废除婚约的申明写了,以后再送东西的,但被殷东无情拒绝了。

殷东这个长房长子嫡孙,在殷族就是未来的族长,又加上身体从小不好,一直是金尊玉贵的养着,要是流放到边关,没一点好东西养着,哪怕他现在是来自另一个时空的灵魂,也扛不住。

所以,殷东肯定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最重要的……他还没有完全融合这个时空的本尊记忆,不知道申明该怎么写,而且笔迹是否一样!

殷东直接拒绝了孙梦姿,让她亲自把东西送到流放之地,一手交货,一手交他手写的废除婚约的申明。

他也不怕孙梦姿会玩什么花样,看得出来这女人心性高洁,清高自许,干不出那种当面承诺,背后下黑手的事。

至于拿到东西之后,会不会在边关被黑吃黑,殷东就不能想了,反正还有殷老爷子在呢,边关守将也是殷家故旧,就算孙梦姿送去的东西被刮几层油,多少总能落一点。

他只需要一点修复身体的资源,就能很快的站起来,摆脱病殃子的状态。

吱嘎吱嘎……

马车行走时发出的刺耳响声,单调的重复着,在风声中时隐时现。车轱辘碾压在这一片荒芜的沙地上,留下浅浅长长的印记,又被风沙漫过,消失不见。

突然,一道刺耳的剑啸声响起,划空而来,“哧”的一声,射入车顶棚上,往车厢里躺着的殷东头上直贯而入。

有人要对他下手了,是孙家的人吗?

殷东心念电转时,极速偏头躲过那一道恐怖的剑光,同时一个翻身,直接从车里翻下去,砸落地上。

好在是沙地,殷东这具病殃子的破败身体也没砸散架,他呲牙倒吸了一口凉气,却不是因为身体疼痛,而是目光瞟到了天空的激战。

高空中,一道浑身散发金光的身影,正在跟一个像变形金刚的机械人打斗,硬生生的拗断了对方一条机械手臂下来,光弧火花四溅。

但那个机械人的手臂,被它抢回去后,又跟断臂处对接,一阵像电焊的火花亮起,那条机械手臂就接上了,很快恢复如初。

紧接着,那个机械变身了,机械臂变成冰冷的炮管,轰的一声,打出的能量光束,直击在金光男子的身上

金光男子及时一个侧身,那一道能量光束从他身侧擦身而过,但这时,机械人又连接开炮,一波能量光束呈扇形扫射,将他扫中。

顿时,金光男子被能量光束射成了蜂窝眼,金光湮灭,血崩迸裂,但同时,他同时也反手轰出一拳,拳影蕴含恐怖金光能量,轰在机械人身上。

轰然一声,机械人被轰得爆碎。

但这样,机械人都没有彻底挂了,碎片像是有磁石牵引,很快融化,又是一阵电焊般的火花爆闪,它再次身躯重组,化成一条机械长蛇,倒是体积比之前小了一些。

“卧槽!这怎么打?”殷东忍不住爆了一个粗口,同情那个金光男子一把。

高空中,金光男子也是暴吼连连:“啊啊啊……机械族,你是要跟我不死不休,想与我众神之国全面开战吗?”

他愤怒无比,吼声震天。

高傲如他,从未想过会被一个机械人的打得这么惨,这么狼狈,这么屈辱的想要逃命,可是现在就连逃命,都做不到,一直被这个机械族人追着打。

轰!

回应金光男子的,就是机械长蛇口中的一道能量光束,洞穿了他的肩骨,血骨迸溅,他怒吼,施展秘术,化为一道金光遁走。

机械长蛇扭动长身,喷吐能量光束,对着金光男子狂轰滥炸。

厉害了!”殷东失声惊呼。

下一秒,殷东心头又沉重起来,这个世界明显比原来的时空危险太多了,小宝他们几个小家伙跟凌哥能适应吗?

不行!他一定要尽快恢复实力,去寻找他们!

对了,烂船还有三斤钉,殷氏一族被流放了,可是亲朋故旧不少,肯定还有不少人脉可以利用,能帮他找人。

殷大公子的这个身份还不能丢……平行时空的他,算起来也是他自己,就像文子的前世执念以及这一世的本尊吧?

金刚杵直入莲花宫小f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他得在殷家蛰伏一段时间,养伤,调理身体,并熟悉与适应这个新身份的一切。

殷东乱七八糟的想着,没留意到有一群人惊呼着,扑了过来,把他从马车底下拖出来,七嘴八舌的问了一堆问题。

其中有个长得斯文秀气的青年,趁机对他下黑手,在殷东胸口狠狠按了一下,嘴里还喊道:“大哥这骨头像是摔断了……啊!”
叶凡看地图的时候,望月楼,七楼。

已经被收拾过的楼层恢复了古色古香。

跟叶天日通完电话的林解衣散去了怒意,整个人恢复了应有的从容和精明。

她风轻云淡弹了一首《十面埋伏》,接着就缓缓起身来到一个大屏幕面前。

大屏幕前面,显示着好几个交通监控,上面能清晰看到叶凡的车子。

林解衣淡淡出声:“事情样了?”

已经解毒缓冲过来的林乔儿忙恭敬回应:

“夫人,我们已经按照你的指令把事情吩咐了下去。”

“效果如我们预料,该堵的地方堵住了。”

“叶凡和唐若雪也没啥人接应,保镖也没几个,看着毫无警惕。”

说话之间,她切换了好几个画面,让林解衣看到交通大堵塞。

“很好!”

林解衣俏脸露出一抹满意的神情:

“我们能做的,该做的,已经做了。”

她眯起了眼睛:“唐若雪死不死,就看他们的本事了!”

“明白!”

林乔儿小心翼翼问道:“但叶凡在车上……”

“最好让叶凡这王八蛋也完犊子……”

林解衣的俏脸多出一丝病态红润。

提到叶凡,她就胸痛!

“该来了吧?”

在林解衣看着交通地图时,洛无机曾经遇袭的山林里。

一个一米六左右的圆脸汉子正缓缓睁开眼睛。

林子太暗,如非手表显示时间,他都以为还是深夜。

此人正是唐八两,唐元霸的左膀右臂之一,铜皮铁骨,号称横练小钢炮。

这一次负责全面击杀唐若雪任务。

他活动了一下筋骨,吃了一块巧克力,随后扫过周围近百号兄弟。

三成唐门子弟,七成则是雇佣兵。

这些人此刻全都躺在地上闭目养神。

毫无疑问,全都在保持体力和精神,准备拿下唐若雪脑袋,赢取唐元霸许诺的一个亿赏金。

“唐队长,那边来了电话,两条主干道已经车祸大堵塞。”

“我们面前的北环大道会成为唐若雪的必经之路。”

“最多一个小时,唐若雪的车队就会赶赴这里。”

“车里包括唐若雪所在只有三个人,一辆车。”

“他们手里还没有重武器。”

在唐八两喝了几口净水润润喉时,一个中年胖子挪过来低声汇报。

“告诉那边,最好情况准确无误。”

唐八两闻言哼出一声,脸上带着不快:

“上一次为了给他们换人,我们已经横死了十几个兄弟。”

“说好用完就交给我们处死,结果却把唐若雪放回去,还让我们再袭击一次。”

“这不仅让唐若雪的死充满变数,还给我们带来不小的麻烦。”

“如果没有安抚好叶老太君神经,或者刺激到叶堂,咱们就有来无回了。”

尽管是唐门内部恩怨,但在叶家地盘大开杀戒,唐八两多少还是忌惮的。

捅一次篓子赶紧跑掉不会有太大的事情,连捅两次就不好确认叶堂会不会生气了。

“放心,那边说了,她会安抚好叶家和叶堂。”

中年胖子低声一句:“让我们尽管放手去干,而且那边欠我们一个人情。”

“好,那就再信他们一次!”

唐八两眯起了眼睛:“但告诉他们,今天必杀唐若雪,绝不会再给他们换人。”

中年胖子点点头:“明白!”

“叮!”

就在这时,中班胖子的手机忽然震动,一条短信传来。

他扫过一眼,精神大振:“太好了,唐若雪的车队调头了。”

唐八两马上向众人喝道:“大家赶紧吃东西,准备一战。”

近百人一阵激动。

该吃的吃,该喝的喝,接着厉兵秣马,把刀枪擦的清亮。

黄昏六点半,唐八两确认唐若雪已在途中,预计十五分后抵达山林。

唐八两眼里有着炽热,手握刀枪等待厮杀。

六点四十五分,唐八两他们探头探脑时,一条短信涌入进来。

唐若雪的车子没汽油了,正让保险公司的人过来送油,估计要缓半个小时。

唐八两他们听到消息简直懵比,裤子都脱掉了,却是这样一个答案。

只是他们也没有法子,唐若雪不出现面前,再恼怒也杀不了他。

唐八两只能原地待命。

七点半,唐八两再度收到消息,唐若雪的车子重新启动,向山林这边开赴过来。

唐八两他们重新激动起来,趴在伏击地带,上好子弹,随时要开杀。

八点,唐若雪车子还是没到。

探子的电话又打入了过来,唐若雪的车子撞人了,正跟路人交涉赔钱。

估计要半个小时才能处理完。

唐八两愤怒的差点对天开枪。

但事情已到这个地步,他只能让大家放松神经,继续等待。

只是这一等,就等到了九点。

唐八两心浮气躁的时候,电话再度打了过来。

唐若雪他们处理完事故,开着车逼近山林。

估计十分钟就能抵达。

唐八两再度吼叫起来:“快,快,准备战斗!”

近百人再度打起精神,杀气腾腾盯着路面,准备伏击唐若雪。

可这一等,又是半个小时,道路始终不见唐若雪车子的影子。

唐八两快要气坏了,愤怒掏出手机要打过去。

结果探子先发来了讯息,告知唐若雪车子撞了一辆劳斯莱斯。

现在唐若雪他们正等待交警过来处理。

事故地点距离山林只有两公里。

估计需要一个小时处理事故。

车祸?

一个小时?

唐八两快要疯掉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今天已经折腾了好几次

别说近百人心浮气躁,就是他都失去耐心了。

但现在取消行动又多少不甘,就两公里了,这等于快到嘴边的肉。

这时撤离,实在是功亏一篑啊。

而且埋伏了小半天,身上被蚊子叮出十几个包,不干掉唐若雪太对不起自己了。

思虑一会,唐八两只能一声令下,继续休整等待。

这一等,足足等了两个小时。

等的近百人快睡着了,等的近百人失去斗志,等的唐八两都快麻木了。

唐八两再度打给探子询问消息,想要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结果探子告知,唐若雪他们没有私了了,闹腾一番去交警大队了。

而且唐若雪他们好像叫来别的车辆,准备从原先车祸过的主干道回去。

因为那两条主干道已经恢复交通了。

这一个消息,憋的唐八两差一点吐血。

最终,他只能大手一挥:“撤!”

唐若雪车子不经过这里,他们的伏击也就失去意义。

而且今天大家被折腾的够呛,连唐八两都没了斗志,这个时候再攻击事倍功半。

听到撤离的命令,众人纷纷起身,收好武器带着夜视镜准备下山。

“嗖嗖嗖——”

就在唐八两他们从伏击高地撤离队伍微微混乱时,天空瞬间飞射过来几十枚白色的光芒。

唐八两瞬间打了一个激灵吼道:“小心。”

话音还没落下,几十枚白色光芒,就在他们的头顶全部炸开。

“砰砰砰——”

整个山林瞬间亮如白昼。

无比白皙,无比刺眼。

几十号来不及躲避的人眼睛一亮,一痛,随后惨叫着摔倒在地。

他们丢掉手里的武器,撤掉夜视仪不断翻滚。

眼泪哗啦啦的流淌出来。

唐八两他们虽然第一时间闭眼,但白芒爆炸后的火焰落在他们身上。

又是几十号人被严重灼痛,惨叫着在地上不断翻滚。

唐八两也被烫的连连抖动,手忙脚乱才扑掉身上火焰。

饶是如此,背部和脑袋都灼伤了好几处。

唐八两他们又怒又喜,怒的是有人袭击自己,喜的是对方只会用闪光弹攻击。

这让敌人显得雷声大雨点小,闪光弹能有什么杀伤力,把人炸翻或烫伤就顶天了。

他拔出枪械娇喝一声:“稳住阵脚,准备战斗。”

只是唐八两很快发现自己想错了。

几十枚闪光弹爆炸过后,一股股麻醉剂在山林腾升。

风一吹,麻醉烟雾顿时把唐八两他们全部笼罩在里面

十几个摆弄重火力武器的唐氏杀手身躯一晃扑通倒地。

“嗯——”

唐八两他们下意识想要撤离却是脚步踉跄。

接着他们身子一晃就猛烈摔在冰凉的地面。

虽然没有立即中毒死去,但全身无力再也握不住刀枪了。

他们想要凝聚力气挣扎起来,却是喷出一口鲜血再度倒地。

随后,他们就看到卫红朝等几十号人簇拥着叶凡出现。

叶凡眼睛清亮看着唐八两他们,语气带着一丝淡淡怀念:

“没了唐平凡的唐门,真是一盘散沙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