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小说 论渣男改造的一千种姿势

  • A+
所属分类:挂失

暮西城北方船坞。

偌大的地下船厂中,异种战舰正在为了出航,进行着最后一次功能调校。

密密麻麻的龙骨船板,被彼此连接在一起,确保中间不会产生任何缝隙。

特斯拉寄生虫被存放进绝缘管道中,严格排列后安装进了龙骨甲板之中。

巨大的龙骨电磁炮在滑轮和起重机的配合下,慢慢被吊放到船体上方,维护人员对武器的每一个零件进行着逐一检查。

站在巨大的船头下方,芮契尔抬头看向这艘战舰,朝身边的阿伊莎问道:“全速前进的话,多久可以到达苏普哈山脉?”

作为战舰船长的阿伊莎,随手签掉了助手递过来的记事板,说道:“一切顺利的话,十天。”

芮契尔点点头,接着转头看向阿伊莎:“你应该知道这趟旅途的凶险。”

阿伊莎不在意的说道:“每一次出海从来都不会风平浪静。”

芮契尔:“你完全可以留在暮西城中,有许多船长可以替代你执行这次任务。”

阿伊莎:“除了我,任何人都别想碰这艘船。”

芮契尔:“你的决定,和国王陛下无关?”

阿伊莎瞪了芮契尔一眼,沉声说道:“和他无关。”

芮契尔微笑着回过头:“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阿伊莎:“所有装置调试完毕,武器校准结束,四个小时后就可以出发。”

芮契尔点点头,朝着身后招了招手:“我去通知乘客们,准备上船。”

阿伊莎一愣:“乘客?什么乘客?”

一群身穿平民服饰的人,在骑士们的护卫下,走进了船坞,慢慢聚集到了战舰周围。

阿伊莎瞪大了眼睛:“这些人是谁?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的安排!”

芮契尔:“这些人都是异种,他们自愿参加这次救援活动。”

阿伊莎转过身,朝着芮契尔沉声说道:“这些人是平民,根本就没有自保能力,你打算带着这群人去南方?你这是把他们往死路上送!”

芮契尔:“他们大多都来自于南方,是这次救援行动的向导......而且,论自保能力,他们的战斗力根本不逊于那些骑士。”

芮契尔打了个响指,队伍中为首的一名男子,向着前者鞠了一躬。

只见那人双手张开,周遭里的空间顿时出现了扭曲和变化,以他本人为球心的一个直径约四米左右的球状空间,他身边的所有物体,包括木箱、地面、甚至是烟尘,硬生生的从原有的位置被『切割』了下来,刹那间消失不见。

就在阿伊莎看的目瞪口呆的时候,芮契尔对她说道:“像他这样的强大异种,多一个,陛下获救的几率就大一分,你难道不是这样认为的吗?”

阿伊莎看向人群,发现了数个孩童的身影,迟疑的说道:“他们中还有孩子?”

芮契尔横跨一步,挡住了阿伊莎的视线:“异种的强大,和年龄和性别无关,越是看上去无害的个体,能力就越可怕......而且,这些人参与救援行动,已经被议会和女武神所认可,还有其它问题吗?”

阿伊莎摆摆手:“随你吧,只要这些人不要影响到航行和救援就行。等设备全部调试完毕,他们就可以登船了,但是我要事先说清楚,他们只能在第三甲板区和货仓区行动!”

芮契尔点点头,示意已经知晓。

二人正在交谈的时候,狮鹫的鸣叫声顺着山洞传了进来。

六位女武神牵着各自的狮鹫,慢慢走进船坞,停在了众人的眼前。

阿伊莎皱眉看着狮鹫,开口问道:“真的要把这些长***带上我的船?它们就不能留在城中?”

在狮鹫愤怒的尖鸣声中,女武神之首伊薇站出来说道:“坐骑就像是剑盾和弓箭一样,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它们必须上船。”

阿伊莎翻了个白眼:“那就带上这些畜生吧,只要你们负责打扫卫生,别让我的船臭气熏天就行。”

阿伊莎看了一圈周遭的人,自言自语道:“人比我想象中要多,船上本来空间就不大,希望别再......”

话音未落,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向来船坞靠近。

一群身穿白色研究服的学者和助手,在圣教军士兵的护卫下,冲进了船坞。

“成功了!我成功了!”

队伍最前方的一人,身材消瘦,皮肤泛白,但却满脸通红,兴奋异常。

阿伊莎盯着来人的面孔,摇头说道:“韦恩.邓洛普,别告诉我,你也想登船去南方。”

韦恩大声说道:“我不是来登船的!我把解药制造出来了!”

阿伊莎:“解药?什么解药?”

芮契尔走到韦恩的面前:“你是说死灵瘟疫的解药?”

韦恩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前段时间,有人将一个神秘的盒子放在了研究所的门口。我们打开了它,里面装的是一些奇怪的生物器官。但是,盒子上面用古泰**写了一句话——向死而生。”

芮契尔一愣:“向死而生?”

韦恩:“是的,我当时就判断,这东西肯定来自于长老会,我又想了想,陛下现在正在长老会寻找死灵的解药,那么这个东西很可能就是提取解药的关键。”

“所以,我立即展开实验,开始研究分析这个生物器官。”

“我们发现,在器官周遭有着死灵寄生虫活动的迹象,但是在活体组织的血肉中,任何死灵寄生虫都无法存活。”

“通过对比、筛选、提取、制纯,我在近两百种抗体标本中,终于找到了一种对死灵病毒具有完美疗效的抗体,这种抗体可以有效提高生物体的抵抗力,使得进入身体内的死灵病毒,彻底失去活性,并进入休眠状态。”

芮契尔看着韦恩,嘴中喃喃说道:“那么就是说,托德成功了?他成功找到了死灵的解药?”

韦恩:“是的,陛下成功了,他一定成功找到了解药,并想办法将它送了回来!”

一直在一旁听着的伊薇,突然问道:“如果陛下已经找到了解药,那么他为什么不回来?”

韦恩愣住了:“或许有一些其它事......”

伊薇:“而且,就连用来联络的灵魂空间,也彻底关闭了。”

韦恩:“这个......”

伊薇:“那个将解药送回来的家伙,你们根本没有看过他的脸,你怎么知道他是陛下的人?”

韦恩沉默了,他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芮契尔走到韦恩身后,看着后者的助手戴着手套小心翼翼捧着一个二十公分见长的铁盒。

韦恩走到铁盒旁边,慢慢打开盖子。

在冰块、绒布的层层包裹下,三个用银质合金包裹、装着淡蓝色液体的密封玻璃试管显得格外刺眼。

韦恩:“时间仓促,我利用研究所的所有资源,只来得及制造出这么多的病毒抗体。”

芮契尔看着铁盒中的玻璃试管,问道:“这个解药已经验证过了吗?”

韦恩点头说道:“已经做过活体实验了,动物、人都试过了,效果没问题。”

芮契尔回头看了一眼,又问道:“怎么使用?”

韦恩指着玻璃试管:“这是抗体的原液,每个人只需要注射水滴大小的一点点,就可以在体内自行激活免疫系统。”

芮契尔:“存放条件呢?”

韦恩:“在零度左右,抗体内的活跃成分会处于休眠状态;在人体温度的时候,也就是37度左右,抗体成分会被激活,并开始与活体组织相连接;但是,尽量避免过高的温度。”

芮契尔:“因为高温会破坏抗体?”

韦恩挠了挠头:“不是,抗体中含有萨瑟兰古细菌,具有嗜热性的特点。顺着温度的提高,抗体内的活性部分会变得越来越活跃,但这种活跃会让生物结构变得极不稳定。这种不稳定可能会伤害到接种者,甚至会引发一些无法预料的后果。”

听着犹如天书一般的内容,阿伊莎不耐烦的说道:“有谁能告诉我,这次航行究竟还是否要进行下去?”

伊薇拍了拍狮鹫的脖子:“虽然陛下可能与这些死灵解药有关,但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他已经安全了,我坚持继续这次航行。”

芮契尔示意助手关上铁盒,说道:“我同意,在没有确认陛下脱险的前提下,这次救援行动不能取消。”

阿伊莎拍了拍龙骨甲板,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上船吧!”
“果然在那。”

江尘微微一笑,看来他们来的还不算晚,秦池并没有落下他们太久,之不过这段距离,虽然只有几千米,但是却让他们所有人望而却步。

“江尘先祖,这……恐怕恒星级九重天之下的人,根本无法在这里承受太久,就算是一刻钟,估计已经是极限了。”

叶罗迪低沉着说道,这岩浆之海,就是他们的拦路虎,现在他们已经寸步难行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秦池,没想到吧,我们又来了。”

江尘大喝着说道,秦池猛然间回头,看到江尘等人,站在岩浆之海的边缘,踌躇不前,顿时间大笑出声。

“现在知道这里有多么的危险了吧,你们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们可能早就已经死了,这岩浆之海,你们根本扛不住的,识相的就赶紧滚吧,别到时候死无葬身之地,被烧成灰烬。”

秦池冷笑着说道,这岩浆之海有多么的恐怖,不言而喻,就算是再强的强者,也不可能无视,只能依靠源气抵御,但一旦抵御到了极限,也就等于彻底凉凉了,估计会被岩浆之海烧的渣儿都不剩。

秦池如果不是依靠着手中的九元冰魄,现在也早就已经坚持不住了。

九元冰魄是他的秘宝,对抗岩浆,有着极大的功效,手握着九元冰魄,他才能够消耗极少的源气,去抵御岩浆之海带来的危机。

“可恶,这个家伙就是得了便宜卖乖。他手中必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宝,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无视这岩浆之海的。”

叶罗迪恶狠狠的说道。

“你恐怕还没这个资格,我们一定会想办法追上你的。”

江尘不动声色的说道。

这个时候,其实他完全可以踏浪而行,踩着岩浆之上的火浪前行,因为身负五行神火,他根本不担心任何的火焰压迫,只不过自己身边的人,恐怕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一旦他们失手的话,就是彻底灰飞烟灭了。

所以江尘才没有轻举妄动,等待着秦池的下一步动作

“做梦吧,你们有本事先过来再说,我现在已经快要到了,宝贝近在咫尺,可惜你们看都没资格去看。”

秦池狂笑着说道,现在他完全无惧江尘,只要得到了宝贝,那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杀掉他们,如探囊取物一般。

“就凭你,也配得到宝贝?就算是得到了宝贝,你恐怕也没资格用。”

江尘故意冷嘲热讽道。

“不用激我,到时候你们自然知道本座的厉害了。看到了没有,那虚空断崖之上的金色轮盘,就是我要找的东西,今天,我终于终于,终于要得到这不灭金轮了,从今以后,我就可以称霸天下了。”

秦池的双眸之中,充满了火热的感觉,那虚空断崖之上的金色轮盘,也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原本江尘也以为那只是一个金光闪闪的点而已,定睛望去,那竟然真的是一个金色轮盘,看来这东西绝对不简单,能够让秦池趋之若鹜,千里迢迢的赶来寻觅,这绝对是真正的宝贝无疑。

“不灭金轮!”

江尘喃喃着说道,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这东西,自己要定了。

不过江尘并没有着急出手,这个时候秦池以为自己已经势在必得了,江尘待会儿就让他看看,谁才是真正的霸主。

“是不是激将法,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只可惜呀,你做了这一切,都是为我做的嫁衣,真不知道该不该感谢你呢,呵呵呵。”

江尘从容不迫的笑道。

“本事不大,牛皮吹的倒是不小,有本事的话,你得先到我这里来再说。咱们隔海相望,我倒是觉得你们实在是太渺小了,根本就入不了我的法眼呢。”

秦池淡然一笑,从容不迫。

“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欺负我们无法靠近,那我们就在这里守着他,我就不信他还能上天入地,钻进岩浆之海。”

叶罗迪气的两眼发青。

江尘顺势望去,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感觉到,这竟然是巨大无比的人形模样,而那不灭金轮,正好是在巨人的手中,也就是之前他们看到的岩壁断层那里。

这真的是石人嘛?

江尘不敢相信,这石人未免也太逼真了,轮廓完全与正常人类无疑,最重要的是,他定在那里,一动不动,早就已经深陷岩浆之中,双腿就在岩浆之下,那就像是一个巨人一样,站在岩浆之海,那还不早就已经融化了?

江尘摇了摇头,或许是自己太过敏感了,如果真是人的话,怎么可能插在岩浆之海里面呢。

周围的动向,江尘四处遍寻,都是没能找到任何一丝一毫破绽,这里难道真的就是空空如也,只有一个不灭金轮嘛?

江尘的的确确没有感觉到恒星内核的气息,这里真的会有恒星内核嘛?

“江尘先祖,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我就不信,他还能飞天遁地,守住这里,我们这么多人,齐心协力,一定能将他击败的。”

狄罗信誓旦旦的说道,但是江尘却是笑着摇头。

“等他拿到了不灭金轮,你觉得我们还会是他的对手嘛?”

狄罗乃至于所有青芒一族的人,都是呼吸一滞,的确,现在的秦池已经足够可怕了,如果等到他得到了不灭金轮,实力必定大涨,到时候,估计他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机会了。

“知道就好,只可惜,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想走,这一次都来不及了,等我得到不灭金轮,我会让你们所有人都后悔的。当年的战神传说,的确是非常的英雄霸气呀,只不过,我们羽族却是因此元气大伤,这一次,我一定会拿到不灭金轮,让我们羽族的光辉,踏平你们奎木星的每一个角落。”

秦池声音低沉,无比冰冷的说道,这一刻,青芒一族的人,也是如梦方醒,原来这个秦池,早就已经处心积虑而来,他竟然是羽族之人!

“什么,他竟然是羽族?”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小说 论渣男改造的一千种姿势

叶罗迪脸色惨白,他们竟然认贼作父,差点成为了秦池的走狗。

羽族,又是羽族!

江尘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阴冷,这一战,他一定要将对方挫骨扬灰,可恨的不是秦池,是整个羽族,他们就不配活在这世上。
铮!

电光火石间,赵云的天灭元神剑瞬时出体。

他拿捏的颇精妙,此刻距白衣青年已不足一丈。

这等距离,那厮不可能避的过。

“你...元神?”白衣青年眸光一凛,太低估对方了,只准仙级,竟修出了元神,而且凝练的一道元神剑,威力足够霸道

噗!

血光乍现。

措手不及的白衣青年,被一击命中。

这一剑,斩的他那叫个惨烈,元神都被劈出了肉身,看元神体上,还被劈出了一道沟壑,若非仙人巅峰,多半已被一剑生劈了。

“好小子。”

白衣青年冷笑,欲元神归位。

可惜啊!赵公子没有给他这机会,一脚踩灭了他的肉身。

同一瞬间,第二道天灭元神剑自眉心射出来,其威力还更甚第一道。

唔...!

白衣青年闷哼,又挨了一记重创。

仙人巅峰底蕴的确雄厚,挨了两剑竟然没死。

没死好说。

赵公子又给他补了一剑。

这下,白衣青年再不蹦跶了,元神当场被劈灭。

他死前的神态,那叫一个郁闷,这就被秒了?他堂堂仙人巅峰境,竟然被一个准仙斩了,他很想说,他还有很多玄法秘术没用呢?

郁闷之余,自然少不了后悔。

半夜的出来,竟撞上了一个煞星。

“下辈子出门时,看看黄历。”

赵云淡道,收走了白衣青年的储物袋,转身不见。

他刚走没多久,便见两道人影从天而降,仔细一瞅,正是姜语柔,以及昨夜的那个紫衣青年,竟也在山中,只可惜他们来晚了。

这边,赵云如一道黑影穿行于林间。

直至一座山洞,他才窜入,掩了所有气息。

这是他来仙界后第一次杀人,哪能没有战利品。

白衣青年的储物袋中,也没有太多东西,只一柄银光锃亮的仙剑,三两颗丹药和五百六百的仙石,这于赵云而言,难能可贵。

“这就是仙界的货币?”

赵云拿了一块仙石,悬在掌心看了又看。

这样的石头,的确很不凡,其内潜藏本源之力,不止可用来买东西,还能吸收入体,他就吸了一块,可比吸收灵气舒服多了。

收了仙石,他拿来了仙剑。

问世仙宗的弟子,佩剑果然不是凡品。

他取了龙渊,将两剑放一块,极尽的淬炼,将仙剑中的精髓,全都炼入了龙渊,龙渊剑绽放光亮,剑体上的铁锈,一层层的脱落,似涅槃,褪去了铅华,保留了真谛,古朴意蕴纵横徜徉。

“不错。”赵云笑了笑。

他的龙渊剑,如今已具备仙剑潜质。

等他进阶了仙人境,此剑也必会进阶。

收拾了思绪,他又窜出了山洞。

趁着月色,他又一路回到了南天城。

相比荒山野岭,这座仙城貌似更加安全。

城内。

禁止殴斗。

他花了三百多仙石,在城中租下了一座小园,这才静心盘膝,元神之力汹涌,一次次凝聚成剑,疯狂劈斩丹海,撕开了更多裂痕。

清晨

和煦阳光倾洒南天城。

不少人驾驭坐骑从远方而来,多是三两前辈,带着一个青年才俊,他们打老远来南天城,可不是游山玩水的,是来这找媳妇的。

因一场意外,姜家比武招亲搁置。

时隔半个多月,姜家又一次发出帖子。

这回...比上一次动静更大,来了更多人才,要么是大族的少主,要么是宗门弟子,没一个是泛泛之辈,只为来这夺个头筹。

多多益善。

姜家自是不嫌多。

然,姜语灵就不咋安分了,整天想着跑外面去溜达,老实说,她还没想着嫁人呢?立志做一个混世小魔王,就像昔年的月神那般。

这一日。

南天城热闹非凡。

虽然,比武招亲还需一些时日,但青年才俊们愿意等。

说是等,并不确切,在这段时间内,可与姜家好好聊聊,就譬如,在擂台上放个水啥的,若是姜家同意,不上擂台也是可以的。

比起外界,赵云的小园,还是那般恬静幽寂,只一缕缕仙光四射,皆被一道道遮掩符挡了回来,事先早已做好禁制,以防外泄。

又是夜。

园中天地灵气集聚。

他闭塞的丹海已冲开了大半,封禁丹海的神秘力量,已溃败不少,赵云和丹海中的力量里应外合,又将禁锢撕开了一道又一道。

破!

随他一声轻叱,元神剑又一次斩下。

此一击足够力道,彻底劈开了丹海禁锢。

他体魄巨颤,更有一道光弘自天灵盖冲出,却被他元神拽了回来,以免惹出大动静,还是那句话,初来乍到,猥琐发育是正道。

灭!

他又一声轻叱,震碎了体内所有神秘力量。

枷锁被彻底卸下,从里到外,都前所未有的轻松。

“成仙。”

赵云淡淡一声,立地涅槃。

跨过了红尘路,真正成了红尘仙。

嗡!

天地又一声嗡颤。

除此,便是乌云翻滚,云中雷霆炸响,一股极其恐怖的意志,笼暮了整个南天城,本是星辉璀璨,因那片乌云,便掩成一片昏暗。

“天劫?”

城中人皆心颤,集体仰头。

完事儿,便是全城人的大骂,很显然哪!城中有人引了天劫,这是要带着大家伙,一块遭个雷劈吗?这般一想,大型遭雷劈现场。

封!

赵云心中一叱,强行封了天劫。

天劫被封,劫云雷电和意志瞬间消散。

城中人见了惊愕,是渡劫者把天劫给封了吗?还是说,那个人才,被城中的大佬给秒了?引劫者身死,天劫可不就消散了嘛!

没人能给出答案。

哪怕是城中的大佬们,也未寻出是谁。

呼!

赵云终是起了身,一口浊气吐的酣畅淋漓。

立地成仙,如今的他,已是一尊真真正正的仙了。

嗡!

他的进阶,也放开了龙渊束缚。

这把剑嗡的一颤,也是立地化仙兵,一场涅槃蜕变,让它的剑体,蒙满了一层璀璨的金光,加之遁甲天字,还添了一抹浩瀚之意。

“老大,我进阶了。”

龙渊一颤,竟是嘿嘿一笑。

赵云听了这话,顿的一阵挑眉,这把剑成精了,竟然开口说话了,但貌似只能说这一句,龙渊的灵,此刻还没有完全的成熟

嗡!

天雷不安分了,自个跳了出来。

它倒也想蜕变一番,奈何差点儿火候。

“不急,会让你吃的饱饱的。”

赵云微微一笑,就等下一场雷雨天。

还有,若有地方买雷电,他也不介意去收购。

前提是...得有钱。

所以,他还得先搞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