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傻子柱子别停

  • A+
所属分类:挂失

“咚!咚!咚!”

数万名鼠民战士的围观之下,震撼灵魂的战鼓声再度响起。

那面被铁头缴获的百刃战旗,在上百面战鼓的包围中,有气无力地耷拉在一堆涂满了油脂的曼陀罗枝桠上面。

战旗的前后左右,分列着四名头戴插满大角的白骨面具,身披猩红羽衣的祭司,精确踩着鼓点,癫狂而怪异地舞蹈着。

当鼓点忽然告一段落。

四名祭司也从疯疯癫癫化作了绝对静止,就像是四座尘封万年的雕像。

而百刃战旗下面的曼陀罗枝桠,却毫无征兆地熊熊燃烧起来。

赤红色的火焰,犹如过去千万年间,无辜惨死的千万鼠民,从地狱深处伸出的千万条鲜血淋漓的手臂,一下子抓住了百刃战旗,将它狠狠撕个粉碎。

每一枚碎片都在熊熊烈焰中翻腾,发出“吱吱吱吱”的尖叫,犹如落入陷阱的凶兽的哀嚎。

当浓烟冉冉升起时,烟雾竟然真的化作了一头头豺狼虎豹的模样。

这些昔日骑在鼠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家伙,此刻却失去了一切掠食者的威风和残暴,像是落入水中的丧家之犬般可怜和可笑。

烟雾越升越高,也越来越稀薄。

仿佛所有的豺狼虎豹,都在千万鼠民正义的裁决中,四分五裂,烟消云散。

直到此刻,四名陷入绝对静止状态的祭司才“悠悠转醒”。

他们“又惊又喜”看着半空中烟雾的形状,发出亢奋至极的喊叫:“大角鼠神已经收下了我们献祭的战利品,四分五裂的烟雾,就是鼠神给我们的启示——用不了多久,战无不胜的大角军团,一定能将所有敌人,都像是这团烟雾一样,杀得溃不成军!”

数万鼠民战士都被这一幕奇异的景象深深吸引和震撼。

下意识陷入祭司的思维陷阱中不可自拔。

排山倒海的口号,将狂热的气氛烘托到了极致。

百刃战旗还没有被彻底燃尽。

曼陀罗枝桠仍在熊熊燃烧。

这场祭祀的绝对主角——铁头,就大步跨进了燃烧的火堆。

身上披着涂抹油脂的羽衣。

踏入火堆的刹那,就变成了一团光芒万丈的人形火球。

然而,因为大角军团的巫医,早就在他周身涂抹了防火秘药。

四名祭司也在暗中激活了图腾之力,微妙控制火焰,仅仅环绕着他的身体飞快旋转,却不侵入皮肉一丝一毫。

铁头非但毫发无损。

更像是浴火重生。

完美验证了,这名得到大角鼠神祝福的勇士,拥有刀枪不入的不死之躯的传闻!

当烈焰渐渐熄灭时。

铁头浑身上下的衣服,都被烧得一干二净。

暴露在空气中的魁伟身躯,却散发出铜浇铁铸般的金属光泽,像是一具雄浑、刚劲、充满魄力的雕像。

这一幕令在场所有鼠民都彻底疯狂

他们声嘶力竭地吼叫着铁头的名字,并且在心底里,用最虔诚的姿态向大角鼠神祈祷,希望鼠神赐予自己和铁头一样的力量,变成一台不可摧毁,却能摧毁一切的杀戮机器。

在惊涛骇浪般的吼叫声中,铁头从祭司手里接过一口用图腾兽的头盖骨琢磨而成的大碗。

将里面热气腾腾,仿佛正在燃烧的药液一饮而尽。

刚刚还人声鼎沸的鼠群,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目光直勾勾盯着铁头,迫不及待想看到他身上发生的异变。

铁头将最后一口药液吞咽下去,咧嘴一笑,打了个长长的饱嗝。

随后,双眼发直,呆滞了足足三次呼吸的时间。

忽然,他的手脚紧绷,发出了非人的嚎叫。

伴随嚎叫,四肢关节也发出一连串碎裂般的爆响。

周身肌肉忽而收缩到极限,忽而膨胀到顶点,身形在短短几次呼吸之间,就缩放了好几倍。

他的脑袋,更是变大变小,凹凸不平,就像是人体最坚硬的颅骨根本不存在,整个头颅都似面团般,任凭无形的力量尽情揉捏。

狂躁的战鼓再次响起。

四名祭司跳得比刚才燃烧百刃战旗时更加癫狂。

很多动作根本不符合人体发力的规律。

仿佛他们不再是血肉之躯,不再由自身的意志掌控,而是变成了高居于云端的神秘存在的傀儡,被无形的扯线控制,才能以如此之高的频率,传递来自祖灵的神力和旨意。

终于——

非人的煎熬,持续了整整三五百次鼓点的时间,铁头渐渐安静下来。

他单膝跪地,粗重喘息,脑袋深埋在环抱的双臂里。

三万六千个毛孔中,却释放出凶兽即将出笼的浓烈杀意,烧灼周身汗液,在空气中形成了肉眼可见的环形波纹,令最前排观礼的鼠民战士们,都忍不住双腿发软,冷汗淋漓。

“吼!”

忽然,铁头高高跃起,发出比刚才更嘹亮十倍的咆哮。

七窍中激射出了七道赤红色的气箭,像是超负荷运转的杀戮机器正在散热。

犹如城墙般厚实的胸膛上,赫然浮现出了一副极度抽象的图案,就像是白骨营战旗上张牙舞爪的骷髅鼠,转移到了他的心口!

“砰!砰!砰!”

这股古怪的图腾,仿佛蕴藏着无穷的力量,正狠狠刺激着铁头的心脏。

令他忍不住攥紧流星锤般大小的铁拳,狠狠锤击自己的心口,发出比上百面战鼓同时擂响,更强劲的轰鸣。

如此狂暴的锤击,像是令铁头抓住了源自心口的力量,一拳朝虚空中重重捣出,竟然像是空气炮般,轰出长度超过二三十臂的风暴。

距离他最近的鼠民战士,都被风暴吹得东倒西歪。

稍稍靠后些的鼠民战士,双耳也被震得“嗡嗡”作响。

很显然,这不是普通的“大力无穷”,可以施展出的招式。

而是,伟大祖灵赐予高等兽人的最强横也最神圣的力量——图腾之力!

“铁头获得了图腾之力!”

“多么华丽的图腾,将一直伴随着他,直到轰轰烈烈地战死!”

这是专属于我们鼠民——第六氏族的图腾!”

无数鼠民战士的眼底,喷涌出了崇拜和羡慕的岩浆。

唯有孟超和冰风暴暗暗咂舌。

幸好他们足够谨慎,找到了这样一位金牌“肉盾”。

倘若两人亲自出手,固然能够夺取“先登”和“夺取”的战功。

但要他们在大角军团的四名高阶祭司的凝视之下,跨入熊熊烈焰,将周身衣衫都烧得一干二净,露出赤条条的身躯。

再吞下图腾秘药,让数万鼠民都清楚看到他们身上发生的所有变化。

就算再精妙的伪装,也会漏出马脚。

来到图兰泽几个月,孟超对于“图腾之力”,也有了比前世更加深刻的认识。

从本质上来说,“图腾之力”和“灵能”并没有太大差异。

都是异界周围的宇宙辐射,和异界本身的星球磁场,以及碳基生物的生命磁场,互相影响而产生的独特力量。

但在如何学习利用这股力量上,龙城和图兰泽却走上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在龙城文明的修炼体系中,每一座用来降服灵能的灵磁力场,都需要超凡者从头学起。

就算将某个招式修炼到了驾轻就熟,炉火纯青甚至转化成了肌肉记忆。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傻子柱子别停

也不可能注入遗传因子,让自己的后裔,一出生就无师自通。

就算神境强者的亲骨肉,拥有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和优越的物质条件,一出生就享有天文数字的修炼资源,贯通周身灵脉的概率,比常人高出几十倍。

但他想要施展父母的成名绝技,也需要老老实实地从头学起。

“人类需要依靠后天学习,来掌握具体的技能”,这似乎是天经地义,不需要怀疑和思考的事情

但在怪兽身上,却不是这样。

怪兽既没有学校,也没有“武道培训班”和“虚拟修炼舱”之类的东西

然而,怪兽一生下来,就掌握各种稀奇古怪的“天赋技能”。

诸如“心灵闪电”,“战争践踏”,“恐惧血雾”,等等等等。

梦魇凶兽大多能掌握一到三种天赋技能。

地狱凶兽能掌握四到六种。

传说中的末日凶兽,最多竟然能掌握足足九种天赋技能。

很多天赋技能,需要在碳基生物的血肉之躯里面,贯通错综复杂如同迷宫的灵脉,构造出极其繁琐的灵磁力场,才能引发星球磁场甚至宇宙辐射的连锁反应。

就连神境强者,都未必能轻松驾驭。

由浑浑噩噩的怪兽施展出来,却似呼吸和心跳般自然。

这真是咄咄怪事!

直到地球人打赢了怪兽战争。

解锁了大量怪兽文明终极巢穴中的秘密

怪兽研究所的专家,才初步得出结论。

怪兽似乎拥有将天赋技能,以某种不可思议的方法,压缩到遗传因子里面,直接镌刻在基因层面的能力。

毕竟,这是一种人工调制的生物兵器。

还在胚胎状态时,就在基因层面“写入”某种错综复杂的攻击程序,才能满足大批量生产和快速形成战斗力的需求

“先天写入”和“后天学习”,两种灵能运用之道,各有利弊。
陈玄丘把云霄三姐妹带去了圣山。

不过,他并未让三姐妹弄明白这是另一个世界。

三姐妹只以为这是陈玄丘所拥有的一处秘境,这里的灵气,简直浓郁的可怕。

她们依稀记得,就算她们还在三仙岛上的年代,天地间的灵气也没有这么充沛了。

也许,只有在她们的师父通天道人悟道成圣的年代,才有如此充裕的天地灵力吧。

陈玄丘竟然拥有这样一处洞天福地,可见其底蕴之雄厚,这让云霄三姐们敬畏不已。

然后,圣山之上,便又立了三尊神使的尊位。

此前已有魔家四兄弟和邓婵玉,现在又添三位女神,正好四男使四女使。

原本只有邓婵玉一尊女性神使,信徒们没得选,可现在一下子增加了三尊,于信徒们而言,却是一件极大幸事,不免挑挑拣拣,从外形气质上,选择最叫他欣赏的一位,作为自己信奉之神使。

这一来,却是分润了魔家四兄弟和邓婵玉的一部分香火之力。

陈玄丘吩咐几位红衣大衣教,叫他们开始研究,要赋予这些神使不同的职能。

就如什么工匠之神、雷电之神、风雨之神,又或者是财神、喜神……

天庭对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分别赋予仙职,显然是经过相似处境之后的考虑。

拥有相应的神职,天下信众才能有所选择地信奉。

不然的话,以后神使会越来越多,不赋予明确的职能,信徒们恐怕记都记不住这许多的神祗。

随后,陈玄丘就带着三霄姐妹回到了大千世界的四方困金城。

在三霄姐妹看来,陈玄丘只是从他的小秘境,回到了他真正的住处。

“本座已经以无上神通,切断了‘天经地纬’对你们的束缚。

不过,你们的金身,也由本座以秘法进行凝固了,不必担心魂飞魄散。”

陈玄丘看着三霄姐妹,冷冷地道:“是我从天庭手中解救了你们,你们的生死,从此也掌握在我的手中。

我是你们的大恩人,所以你们对我,要知恩图报。

以后,你们三个,就是我的贴身女奴,明白了么?”

三霄姐妹没想到陈玄丘一离开秘境,便原形毕露。

她们有种由衷的恐惧,可是一对上陈玄丘那冷冷的双眸,却打心眼儿里发怵,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勇气。

“下去吧,这后三进的宅院,是本座的内宅。你们的活动区域,只在这第三进宅院。未得本座允许,不得离开这区域半步,否则……”

陈玄丘冷笑一声,目中充满威胁之意。

三霄娇躯一颤,惶然低下头,怯生生地道:“是!我……我们……”

“啪!”陈玄丘一拍云床,吓得三女一个哆嗦。

陈玄丘喝道:“什么我我你你的,你们现在是我的奴婢,听不懂本座的话么?”

琼霄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忙讨好地应道:“是!奴婢,奴婢知道了。”

碧霄见状,忙也学着琼霄,想要恭敬地说话。

陈玄丘冷冷道:“回答本座的话,要跪着说。”

碧霄脸上顿时涌起一抹羞怒的神色。

陈玄丘看着她,很希望她能骂自己一句,如果啐上一口就更好了。

但陈玄丘等了很久,碧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虽然极尽屈辱的样子,却连直视他的勇气都没有。

陈玄丘暗暗一叹,霍地一下站起身来。

碧霄娇躯一颤,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双手扶地,头也不敢抬起,颤声道:“是!奴……奴婢明白了,请老爷恕罪!”

陈玄丘慢慢踱到她的面前,看着陈玄丘的脚尖出现在眼前,碧霄的身子忍不住瑟瑟发抖。

明明陈玄丘还没有一点具体的惩罚措施,可脑补和未知,反而让她更加的害怕

碧霄强忍屈辱,将额头压到了伏地的手掌之上,两颗泪水,从紧闭的眼中,悄然滴落在地上

陈玄丘的目光又冷冷扫过琼霄和云霄,两女只是稍露挣扎,便禁不住陈玄丘散发出的强大气场,双双跪倒在地。

陈玄丘暗暗叹了口气,挥手道:“下去吧,廊下候着,随时听候本座传唤。”

三女如蒙大赦,连忙叩首应声,惶然退了出去,看她三人模样,竟然一副很是庆幸的模样。

仿佛这已是她们极其满意的结果。

这是……还嫌羞辱的不够么?

“英魄、气魄、冲天魄,三魄有伤么?”

陈玄丘皱了皱眉,用鼓励、支持的态度帮她们重新树立信心与尊严?

用这个方法倒不是不可以,只是她们有赵公明这个亲哥哥,又有金灵圣母这位大师姐,如今封神榜的控制作用已经不再,她们有着这么强大的后台,却也未见她们改善多少。

说要让她们做我的女奴,居然也是逆来顺受,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勇气,这可如何是好?

难不成真要如吉祥所说,整天哄着捧着,小心翼翼地避免伤害她们敏感脆弱的心灵,用比她们受到伤害更长久的时间,慢慢让她们恢复过来?

陈玄丘摇了摇头,再懦弱、再老实的人,都有坚守的底线,都有让他崩溃暴发的导火索。

那就只能不断地压迫,直到触及她们的底线,燃起她们心头的怒火。

怒火,是能够转化为的勇气的。

而有了勇气,才有追求尊严的勇敢,才能重拾信心。

陈玄丘邪魅一笑,就像一只狡黠的狐狸。

只是,那目光中不只有狡黠,还有凶狠。

他也不知道这怒气从何而来,但他就是感到愤怒。

陈玄丘右手往空中一挥,一面圆光镜就出现在空中。

这可比凡间术士要用一盆水,还要念念有词准备半天的圆光术高明多了。

瞬发法术,还是显现于空中。

很快,那黑色的圆光镜渐渐显现出一幅画面来。

画面中,一个红衣的女子,容颜娇美,却又有一种上位者的凛然气息。

她的衣袂在飘动,在她后边,竟然是一片虚空。

虚空中远远近近,有点点星光闪烁。

画面中的红衣女子微微颦着眉,似乎有些不悦,正是金灵圣母。

两人在帐中议定合作计划时,便在彼此一边留下了印记,只要他们自己不抹除,就可以随时用圆光术进行联系,只要是在他们的神念可以触及的范围之内。

金灵圣母冷冷地道:“你要同我联系时,最好先有所示意。如果我此刻是在帅帐之中,那监军擎羊就在身边,岂不露了馅儿?”

陈玄丘挑了挑眉,道:“晓得了,一时情急,疏忽了。”

他那莫名的气愤之下,确实是忽略了。

金灵圣母有些无奈,疲惫地掐了掐眉心,问道:“有什么事,快说。”

她的三霄师妹不见了。

金灵实在放心不下,派出大量人手搜寻,迄今没有结果。

金灵本来正装作重伤在伤,卧床不起的,也悄然离开帅帐,以她的金乌化虹遁术,满天下的搜寻起来,已是心力交瘁。

她怀疑如今三个性情如鹌鹑一般怯懦的师妹,是畏怯诸天星君聚合的场合,干脆偷偷溜回了她们的洞府。

陈玄丘道:“你我约定过,通过交手,陆续以‘死亡和被擒’的方式,将你确信可靠的星君交给我,由我解除他们与‘天经地纬’的联系。现在可以开始了。”

金灵圣母道:“你们马上就想开战了?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我有三位师妹不见了,我要先找到她们。”

陈玄丘道:“你说的是云霄三姐妹么?她们现在就在我这里。”

金灵圣母一呆,诧异地道:“你什么时候动的手?”

陈玄丘摇摇头道:“不是我动的手。我解除了长耳兔子的法宝七情碗的禁制,将她们三个放出来的。”

金灵圣母眉宇间掠过一丝杀气:“长耳定光仙!果然该死!”

陈玄丘淡淡地道:“我现在就是知会你一声,她们在我这里,很安全,你可以放心。”

金灵圣母露出担忧的表情,为难地道:“我那三霄师妹,饱受摧残压迫。现如今性情大变,柔弱的很。还请自在王佛多多关照。”

陈玄丘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会好好关照她们的。”

说完,陈玄丘手一挥,就把圆光镜关了。

然后,陈玄丘大袖一扬,混元金斗“当啷”一声,便落在他的脚下。

陈玄丘一屁股坐在云床上,沉声道:“三霄进来,给本座洗脚!
韩三千刚想冲出去,突然,秦霜出了声:“三千。”

“怎么了师姐?”韩三千道。

“我有一个办法,不知是否可行?”秦霜微微而道。

“师姐请说。”

“既然这里这么热,要不然,你将我们收进八荒天书里?”秦霜问道。

此话一出,韩三千顿时如同突然被灌了顶,不拍脑袋:“我靠,我怎么把这事给忘记了?”

想到这,韩三千急忙手中一动,下一秒,手中一动,顿时间化出一道光圈。

“三千,这个交给你。”扶离走上前来,将玉冰珠递到了韩三千的手中。

从村庄外出来后不久,韩三千便将玉冰珠交给了扶离,让她放在扶莽的尸体旁,也正因为有玉冰珠的保护,即便如此炎热之季,扶莽的尸体也并未有任何明显的变化。

韩三千点点头,将玉冰珠往身上一放,接着一运力,所有人便瞬间进入了八荒天书里面。

而此时的韩三千,也不再管那么多,太虚神步顿时运转,紧接着猛然朝着穿山甲追去。

二人一个在地下如同地钻,一个在天上如同流星,速度奇快的一前一后,疯狂冲向了沙漠的北方口。

大约十几分钟后,两人分别在空中和地下停了下来。

巨大的沙漠之地,隐隐可见一排深长的痕迹,一路由远,直至前方的黑暗之中。

痕迹宽约两米,呈相同的距离一直朝前蔓延,而每道痕迹之上,似乎又是由许许多多的脚印所构成。

“什么东西从这里经过?”韩三千眉头一皱?!

怪了。

说是车辙也不像,可说是什么动物的脚印,也不是。

从地上那个突兀的穿山甲脑袋上的表情来看,显然这个答案,他也不知道。

“前面是什么?”

突然,韩三千猛然抬头,却依稀黑见前方的黑暗尽头里,隐隐有光亮闪过。

两人几乎同时一个对望,下一秒,火速的冲了过去了。

当两人越发靠近之时,黑暗中那光亮也变的越发庞大,越发繁亢。

那只能用灯火繁华来形容,像是一片大海中的巨舟,缓缓在沙中前行,舟上,灯笼挂彩,绚丽夺目,袅袅歌舞声在寂静的夜中独响,犹如天籁。

伴随歌舞声的,是阵阵欢声笑语。

即便是韩三千,此时望着这帮人这场景,在考虑到自己如今的深处沙漠的炎热之中,韩三千真的突然想起了地球某位古代大佬的那句诗: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此时此刻,此景此色,简直完美的表达着韩三千心中的心情。

“他妈的,我们累的跟死狗一样,这帮人在这里面却高兴的很。”穿山甲也看的窝火,郁闷而道。

“载歌载舞,他们好像感受不到这里的炎热?”韩三千微微皱眉道。

“老子皮粗肉厚,又是土灵,这会都已经惹到蛋疼,他们居然比老子还要本事!”穿山甲点点头,郁闷的很。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韩三千眉头微皱,是啊,连土灵珠这样土灵,居然在这种地方也会感受到酷热的闷感,这些人,又是如何办到的?!

看那些舞动的歌女,衣着鲜艳,如同在正常环境一般。

“上去看看?”穿山甲道。

韩三千点点头,下一秒,身体气劲一运,整个人又化成了一道光影,隐匿在黑暗之中,快速奔袭向远处的“花船”。

而那搜花船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