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男女啪啪

  • A+
所属分类:挂失

这等场面吓人无比,林寒一手,差点将黑色蛟龙切成五半。

剧烈的疼痛,让黑衣统领发出了高亢无比的惨叫声,同时望向林寒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浓浓的骇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林寒的战力,竟然会这么夸张,连他施展出本体在其手中,好像都没有什么作用,尤其是林寒五指间溢出来的可怕开天气息,更让他仿若是嗅到世上最恐怖的力量一般,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他实在有些难以想象,林寒怎么会有“开天气势”?

这不是盘古大神独有的吗?

盘古大神是何等存在?在洪荒时期都万族共尊,神魔共仰啊。

若没有他无尽岁月前开天辟地,身化万物,根本就不会有这方广袤浩瀚的宇宙星空存在,也不会上演各种文明、传承、万灵、等等事物。

林寒手指间就能溢出开天之气,即便与盘古大神相差甚远,可能只有百万分之一,这也是恐怖到骇人啊。

“开天气势?”

咕咚!

想到此处,其他魔蛟族的人,都不禁狠狠地咽一口唾沫,背脊发寒。

这等气势,只属于传说,林寒拥有,的确太可怕与变态。

“上路吧。”林寒面色淡然,眸子深邃如海,并没有丝毫的异动,像随意的出一招般,以他现在的实力和境界,施展开天九式第二式,对他来说,已不会造成太大的消耗。

唰!

话音落下,林寒瞬间出现在黑色蛟龙的头颅之上,脚掌猛力的一踏,就像天神下凡一般,要将黑衣统领硕大的头颅,踏成粉碎。

黑衣统领瞬间眼中爆发出恐怖的怒火,他是洪荒万族中,血脉比较强大的一小撮种族之一,林寒这混账,竟然要用最屈辱的方式,踏碎他的头颅,他自然是怒意滔天。

轰!

刹那间,在他硕大如一座黑色石山的头颅,天灵盖中,竟然喷薄出灿烂的瑞光,然后一柄黑色的神剑,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般,朝着林寒洞穿而去,与空气摩擦,发出呜呜的悲咽声,像是神魔在哭泣。

顿时林寒就被一股莫大的寒意笼罩,似某种恐怖的神兵出现,要斩杀他的精神一般,让他背后的寒毛都微微乍立一些,有些心中发寒。

“精神兵?”林寒瞧得那急速冲来的黑色剑体,不由眼神一凝,心中想到这三个字。

精神,在洪荒时期也是十分厉害的攻击手段,有的生灵肉身即便再强,精神薄弱,别人也会好对付许多,所以就导致,精神兵,十分的珍贵,据他所知,即便洪荒,拥有精神兵的生灵,也是万中无一。

他没想到,这黑衣统领竟然会有这种兵器。

一旦施展出来,同级别对手没有,必会吃上大亏不可。

“哈哈,统领终于用上这件宝贝了,林寒这家伙死定了。”

不远处,密切注视着战局的魔蛟族众成员,都大笑出来。

他们知道这是黑衣统领的杀手锏,一经使出,必会建立奇功,林寒现在身体处在半空当中,攻势还在,难以收招,正是一剑将他精神洞杀的好时机,他们心中畅快无比,觉得林寒难逃厄运。

“小子,能逼得我施展出这件精神兵,你也算是虽死犹荣了,下地狱去吧。”硕大的眼睛看着陷入僵局的林寒,黑衣统领那庞大如山的头颅中,也传出一道猖狂的大笑,他出手的时机挑选的很准,现在林寒就像是已经被蜘蛛网困住的昆虫,不可能再有丝毫还手之力了。

“九哥……”一旁,林娇儿不禁俏脸一变,当下娇躯之内,爆发出恢弘而强大的气势,就要动手,解救林寒。

这精神兵的确太犀利了,给人一种神挡杀神,魔挡斩魔的恐怖气度,林寒的精神方面造诣,虽说不浅,但她和九哥的偶尔谈话中,已经得知,他并没有趁手的精神兵,这样一来的确要吃大亏啊。

“不用着急,林寒会有办法的。”上官曦云俏脸一变,连忙拉住了他的胳膊,这一切发生都太快了,他们想要帮忙都已经有些来不及,说不定林娇儿的出手,只会让林寒分心,在这短暂的时间内,无法招架。

她现在自然是要安抚好林娇儿。

林娇儿撅了噘小嘴,似也知道,自己出手的确不会有太好的效果的,只有焦急的跺了跺纤脚,心中却是打定注意,若九哥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她一定不会让魔蛟好过。

想到这里,她纤手都用力攥紧几分。

……

“竟然是精神兵?看来林寒这下的确要有危险了。”另一边,金媛媛见状,也是不禁的眉头稍挑,有些惊讶的失声。

精神兵一出,能斩人精神,关键时刻,的确有莫大的效果。

连她都不得不赞叹,黑衣统领战斗眼光犀利,这时那黑色神剑,带来的杀伤力,近乎是致命的。

“啧啧,难道这如今宇宙中,名声震天的林寒至尊,就要如此陨落了?”麻衣中年男子,啧啧称叹了一下,淡笑道。

林寒的死活自然是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反而林寒若死去,火凰儿那便能削弱一部分力量,对他们一同去探索洪荒上古遗迹,还有着一定的帮助。

所以林寒落入险境,他倒还有些开怀之味。

“恐怕没有这么简单,这个家伙手段无穷,应该不会这么轻易陨落的。”然而,金媛媛那莹莹的俏目,看着林寒,见其年轻的面庞上只是一闪而逝,掠过一抹惊讶后,便迅速的恢复镇定,她轻轻的摇头。

林寒给人的感觉,的确太神秘了,就算她是金猿族的娇女,在洪荒中见过无数天纵奇才,也从来没想过,一个人类会给她这种感觉,仿若对方那平淡的眸子内,蕴含太多的秘密

“哦?”麻衣中年男子眼中不禁掠过一抹饶有兴致之色,想瞧瞧被小姐如此高看的林寒,在这等危机的关头之下,该如何化解。

“哈哈哈哈,小子,想好自己的遗言了吗,你倒还有机会,跟人世再说最后一句话。”诸多目光下,黑衣统领猖狂大笑,连他心中也是有些感叹,这人类蝼蚁,的确给他很大的意外,如果不是他有精神兵的话,说不定还真有陨落的危机。
“适可而止吧!

我们星域的全面开放是对宇宙的馈赠。

我们接受和放任所有生灵进来寻找机缘。

你们应该感恩,应该懂得礼数。

即便是要闹,也要注意分寸。

看看,看看!

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

把五行神树拔了,把三万多里山河毁了。

一千七百多完棵树木、两千二百多万株宝药,就这样被你们糟蹋了?

对于你们而言,它们都是植物!

但对于我们而言,它们是生命,是我们星域的子民!

子民!!”

东煌天瑜愤然起身,指着天上各族怒骂。

“吼!!”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男女啪啪

铁龙古树像是条钢铁恶龙,盘绕在地魔树身上,朝天发出清冽的龙吟。

地魔树浑身增生出粗壮的枝杈,如道道血龙,横行四方,撞击地面,怒啸天穹。

这突然的一幕,不仅把撤退的各族给镇住了,也把混世帝祖给唬住了。

他们仔细看看那颗绽放大道之威的神树,再看后面形似恶兽的魔树,以及形似战龙的铁树,突然间倒吸口凉气。

这是传说星域里的树灵?

神秘的女子是谁?

难道是某种树灵?花灵?妖灵?

他们竟然惊动了主宰级星域的……嗯……守护者?

东煌天瑜指着他们喝斥:“你们是最先进来的,不抓紧时间寻觅机缘,感受自然之力,结果又是闹又是杀,又是放肆破坏,对我们星域的植物没有任何尊重,你们的行为简直就是肆意的践踏!

你们如果再不懂收敛,别怪我们不客气!

如果惹恼了我们主宰,直接关闭星域,从宇宙消失,你们就都留下当养料吧!”

混世帝祖吧嗒下嘴,迟疑了会儿,硬是压住了沸腾的混乱帝威,摆出副尊敬的姿态,还对着东煌天瑜认认真真的行了一礼:“灵女息怒,我们无意冒犯传说星域,是有一个疯子挑衅我们,杀害了我们星域的帝祖,不得已才出的手。”

船上的圣皇和神魔们交换下目光,都接连收敛了姿态。

守护灵族啊!

得罪不起。

之前真是太天真了,以为进了这里可以随便闹,没想到人家还在关注着他们。

想想也是啊。

吞噬漩涡里的吞天帝祖也注意到了下面情况,立刻散开吞噬之力,结果黑暗里嗷的声怪叫,秦焱杀到他近前。

“你特么傻逼啊?都停下了!”

吞天帝祖破口大骂,仓促之下,狼狈反击,结果轰的声巨响,半边身子碎裂,伴随着漫天血水,打向了密林。

东煌天瑜指天喝斥。“我让你们住手!非要逼的我们至尊亲临吗?”

秦焱莫名其妙,但还是停下。小娘们儿在干什么?

吞天帝祖忍着剧痛,来到了混世帝祖身边。

“都给我听好了,我是来向你们传达指令的。”

“如果你们这些大帝不遵守这里规矩,肆意破坏自然环境,主宰将把你们全部驱逐出去。”

“不仅是你们,还有其他的所有神魔和大帝!!”

“如果再发生过分的事,此次开放时间,缩短五年!”

东煌天瑜姿态威严,语气霸道

吞天帝祖和混世帝祖连称不敢,后面的圣皇和神魔们更是收敛姿态,不敢有丝毫不敬。

深渊魔祖都从森林里现身,回到战船里,散开了凝练的魔气。

东煌天瑜道:“刚刚是主宰的命令,也只是宽泛的警告。如果你们不知悔改,激怒了十八至尊,后果……由你们自行承担。”

“十八至尊?”

吞天帝祖他们暗暗吸气,难道是至尊级大帝?

十八位吗?

不愧是传说星域,不愧是主宰级星域,竟然有这么多恐怖的存在。

万道神树都佩服,这娘们儿胡话假话是张嘴就来啊。

“我记住你们几个的模样了!”

“好自为之!”

东煌天瑜重重的哼了声,坐回藤椅上。“回!”

万道神树配合着她的演戏,载着她走进了密林深处。

地魔树载着铁龙古树,也跟着离开。

美女!等等!”

秦焱突然一嗓子,倒头俯冲,追向了东煌天瑜他们:“我能否见见你们的至尊?”

“至尊高贵,不见客。”

我想为我刚刚的鲁莽赎罪,不知道……”

“如果真有诚意,跟我过来。”

吞天帝祖他们站在半空,脸色相当不好看。

竟然惊动了主宰了?

不过看看周围这绵延几万里的废墟,他们闹得确实过分了。

等于开了一个糟糕的头,让后面进来的强族看到后的第一印象就是,这里可以随便闹。

也难怪主宰会生气。

他们内心深感忧虑,既然得罪了星域的主人,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机会寻觅到更好的机缘。

这里毕竟是主宰掌控的星球,如果故意不让他们寻找,完全能调动法则让他们倒霉。

唉……

这事闹的。

都怨那金月帝祖,非给他们惹这么大麻烦。

“那疯子看起来大大咧咧,竟然懂得妥协。直接就去赎罪了。”有神尊暗暗感慨,这样能屈能伸的帝,真是少见啊。

“那何止是赎罪,如果运气好,真见到了至尊,肯定能得到非凡的机缘。”其他神尊也很羡慕。

“我们要不要跟上去?”吞天帝祖眉头紧锁,他对这场五十万一遇的超级机缘充满着期待,如果因为不尊重这里而被限制了,真是够憋屈的。

“不要把主宰看的那么小气,如果真要限制我们,恐怕不会出来警告。”深渊魔祖道。

吞天帝祖语气严肃的道:“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收敛点,这里终究不是天源星域。

把消息传出去,提醒我们星域的神族和帝族,做事注意分寸。

如果再遇到五行神树之类的宝物,摘灵果就好,千万不要直接挖走了。

还有,如果遇到一个坐在树上的神秘灵女,千万不要不敬,她很可能是这个星域的巡查者之类的。”

各神族帝族的强者深深点头,千万不要冒犯那灵女。

虽然境界好像只有圣皇境界,但能乘坐神级树妖,还授命于主宰,恐怕身份非常特殊。

说不定就是哪位至尊的后代!!

不能惹啊!!

吞天魔帝还道:“也要警惕那个疯子,他好像……嗯……是个武器。”

其他神魔微微动容:“武器?帝级的武器觉醒了灵智?还是某种灵智寄存到了武器上?怪不得那么火爆呢。”
“咔嚓!”“轰!”

血蚕教主死亡,血蚕教大长老死亡,五个八星初期的强者死亡,血蚕教的护宗大阵直接崩溃。

“降,我投降!”

“别杀我!”

仅有的两个八星中期强者都投降了,其余大量的强者立刻扔掉了手中的武器。

投降说不定还有可能活,如果不投降必然死路一条。

神拳门,梁家,加上秦阳他们,二十几个八星级别的强者!

“自禁修为,给你们三息时间!”

秦阳冰冷的声音响起。

血蚕教的强者迅速禁锢了自己的修为,然后他们被秦阳大批大批地收到了鸿蒙造化塔里面。

神拳门和梁家的强者看着并没有任何行动。

周康宁这会儿心中都震惊不已,除了秦阳的实力这么强,秦阳手下竟然还有这么多强者!

没多久时间,血蚕教这些强者全部禁锢了修为,他们都被秦阳收了起来。

总共两三万人。

鸿蒙造化塔里面的空间大,装下他们两三万人轻轻松松。

“周门主,梁家主,多谢相助!”

“血蚕教的产业,你们看着分配,我们不需要血蚕教任何的产业。”

秦阳拱了拱手微笑道。

周康宁他们脸上露出了笑容,斩杀的强者,活捉的强者拥有的宝物全部被秦阳获得了,但血蚕教被解决,血蚕教各地的产业加起来价值极高。

神拳门和梁家,可以赚得盆满钵满。

“那些产业你们分配之后,以后如果有其余的势力抢夺,本座可以帮你们。”

秦阳继续给出了一个承诺。

血蚕教的产业多,以神拳门和梁家的实力未必能守住所有的产业。

“多谢道友。”

周康宁和梁家家主拱手道。

秦阳微笑道:“周门主,梁家主,血蚕教的余孽,你们还是得抓紧时间清理,至于本座抓起来的那些人,除了极个别的孩子,其余人都会死!”

周康宁他们暗暗乍舌,那可是两三万人。

秦阳居然要将他们全部斩杀,狠人啊!

不过这样子是符合他们利益的,秦阳如果将那些人放了,未来神拳门和梁家肯定会面临不少麻烦。

“道友,我们知道。”

“血蚕教倒下,其余许多势力也会针对血蚕教的余孽,他们无处可逃!”

周康宁微笑道。

血蚕教作恶多端,想对付血蚕教的势力可不是一个两个。

以前他们不敢,如今血蚕教厉害的强者全部折损,他们还有什么不敢的?

梁家家主道:“我们还可以设下悬赏,这样血蚕教的强者会死得更快。”

秦阳微微点头:“处理这些事情对你们来说应该不难,抓紧时间。”

“对了,血蚕教的这一个总部,本座需要。”

周康宁和梁家家主点头,神拳门和梁家的强者很快离开,他们要抓紧时间清理血蚕教的余孽,抓紧时间接手血蚕教一个个地方的产业。

血蚕教内有强大的秘境,秦阳他们很快进入了秘境里面修练。

增幅可达二十来倍。

洛灵娜她们六女修为暂时不能有啥进步了,但她们可以让自己的宝物提升。

将宝物提升来,她们的战力自然也可以提升一些。

到时联合起来的战力,秦阳估计应该可以达到顶尖八星圆满的水准。

至于九星,难。

八星圆满和九星,这中间的槛比较大。

秦阳自己如今八星初期的修为,洛灵娜她们之前抓了汪家不少强者,掏空了汪家手宝库,如今又搞定了血蚕教,他们获得的魂晶让秦阳提升到八星中期修为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卖掉许多东西换成魂晶,秦阳的修为提升到八星后期都可以!

黑夜过去,时间到了第二天。

血蚕教被灭的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开,血蚕教可不是一个小势力!

“咻!”

汪家派过来的强者降落,他到了一个大城外面,这边有传送阵,可以节约一些时间。

“血蚕教居然就这样被灭了。”

“血蚕教被灭了好啊,血蚕教作恶多端。”

“没错,血蚕教被灭,我得买点鞭炮放一下!”

汪家派过来的这一个强者入城就听到了许多人的议论声,他的脸色一变。

血蚕教已经被灭了?

“几位,你们确信血蚕教已经被灭?”

汪家这一个强者拦在了几个青年面前,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其中一个青年连忙道:“前辈,我们确信血蚕教已经被灭。”

“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

“神拳门和梁家一齐围攻血蚕教,不过血蚕教被灭主要还是因为另一伙强者!为首的就是之前对付血蚕教的神秘强者,庄黎前辈等有参与。”

汪家这一个强者脸色有些阴沉,他赶过来就是想通知血蚕教让他们躲一躲。

没想到才到半路就听到这样的消息。

“血蚕教的强者都死了?”

“有两个八星中期的强者被活捉,八星以下的强者基本上被活捉,但他们肯定会死!血蚕教主,血蚕教大长老他们两个第一时间就被杀!”

汪家这一个强者找了好几个人问了,得到的都是差不多的答案。

“草!”

心中暗骂了一声,汪家这一个强者抓紧时间返回汪家,血蚕教的强者既然全部死亡了,用血蚕教牵制秦阳他们一部分的力量已经不可能。

他得立刻回去将这一个消息传回家族

消息传得更快,等汪家这一个强者返回家族的时候,汪邵辉他们已经得到了消息。

汪家众强者脸色都不好看。

六个八星级别的强者被抓走,许多六七星级别的强者被抓走,家族总部被端,他们汪家损失很大。

如今汪家八星级别的强者只有十九个。

八星巅峰的强者只有汪邵辉一个。

根据得到的资料,秦阳他们八星级别的强者虽然没有这么多,但秦阳,庄黎,荀智都拥有八星巅峰的实力,洛灵娜她们六女联合实力更强。

司徒影,凌锋,毒龙他们都拥有八星后期的实力。

另外秦阳他们既然这一次与神拳门还有梁家合作了,神拳门和梁家会不会帮秦阳?

“家主,或许我们也不用过份担心,我们知道秦阳他们来自于哪里,秦阳他们如果乱来,我们可以派强者通过风暴海峡去海魔岛报复!”

汪家一个族老道。

“是啊家主,咱们汪家好歹还有十九个八星级别的强者,实力比血蚕教强得多,而且与我们汪家交好的势力也有一些,这方面我们也比血蚕教强。”

另一个强者道。

汪邵辉微微点头。

“尽量联络一下其余势力,如果秦阳针对我们汪家,希望他们能出面帮忙!另外,咱们得有一个八星级别的强者带人前往海魔岛,谁去?”

众人沉默着,都不想去。

风暴海峡之前冒头的海妖沧绝有不少人看到,海妖沧绝可是八星圆满级别的修为,在海里顶尖八星圆满的战力,甚至战力可能勉强达到九星水准。

他们任何一个八星级别的强者前往海魔岛,被发现就只有死路一条。

“咳,家主,这个事情咱们是不是过些时间再说?”

“是啊家主,这时候咱们有人去海魔岛,如果让秦阳知道,秦阳肯定愤怒。”

两个八星级别的强者道。

汪邵辉沉声道:“咱们有六个八星级别的强者,有许多六七星级别的强者在秦阳手中,他们应该还活着,咱们需要筹码换回他们!”

“单纯咱们掌握的秘密,秦阳估计不会放人!”

“秦阳的实力比我们估计的强!”

就如今秦阳他们展现出来的实力,有多少强者敢前往海魔岛搞事招惹秦阳他们?

“家主,秦阳他们应该在血蚕教总部,咱们不如先派人前往那边和秦阳谈判一下,说不定他会放人呢?咱们汪家的实力可也不弱!”

“没错。”

众人纷纷开口,都不想前往海魔岛!

“行吧。”

“如果谈判不顺利,到时八星初期的强者抽签决定谁去!”

汪邵辉沉声道。

众人点头。

去海魔岛那边,肯定八星初期的强者比较好,死了损失也没有那么大。

只要成功过去了,八星初期的强者应该也足够!

三天之后,汪家有两个八星级别的强者到了血蚕教总部这边,只是他们并没有太靠近。

他们派出了两个只有五级修为的手下,这样实力的手下死了他们也不心疼。

两人心中忐忑不安地到了血蚕教总部,到了山门前面的那一个大广场。

“晚辈汪家汪奇,代表汪家前来拜访谈事。”

其中一个深吸了一口气扬声道,他洪亮的声音传入了灵山内部。

庄黎这会儿并没有在秘境里面闭关修练,他听到了声音很快靠近了山门。

“两个五星级别的废物?”

庄黎神情淡漠,五星级别的人物在木叶城那样的地方是顶尖强暑,但在庄黎的眼中啥也不是。

大人有令,暂时不谈任何事情,另外你们汪家是搞笑么?两个五星级别的废物过来谈事。”

“滚!”

庄黎毫不客气地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