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草莓

  • A+
所属分类:挂失

凤凰王朝对魔犬族大家也都看出来了

如果说凤凰王朝本身跟魔犬族无关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凤凰王朝的做法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我都跟你没有关系了,我还把你当成附庸种族,给你一条活路这还不够仁至义尽?

可是不要忘记了,曾经的凤凰女皇的夫君,也就是如今整个凤凰王朝所有的后代那可都特么是魔犬族的后代。

但这种情况下凤凰王朝这种做法就真的诠释了什么叫做人走茶凉。

也诠释了什么叫做忘祖忘宗啊……

所以啸天犬想要让凤凰王朝帮忙,那无异于是痴心妄想。

再之后就是蛋糕的问题了……

魔犬族曾经的地盘就好像是一块大蛋糕一样,早被各方分了个干干净净。

你一个主神想要让一群吃的满嘴流油的主神把他们嘴里的蛋糕给你吐出来?

那特么是你疯了还是他们疯了?

然后人家肯定会问你理由是什么?

你怎么说?这是你们家以前的地方

往上推几代这里也特么不是你们魔犬族的地方,那前面拥有这片地方的人是不是可以让你们魔犬族也滚出去?

所以说,你去说地方曾经是你们家的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谁拳头大是谁的这特么才是事实……

白里这会儿一通说之后,啸天犬当场也就颓了……因为他尽管不想承认,但是也必须要承认,白里说的是很有道理的。

“那你不能帮我么?”啸天犬满眼睛小星星的看着白里。

“老哥,咱要点碧莲行吗?你仿佛忘记了我们是特么怎么认识的?当初是你跟着三只眼那个杂碎一起追杀老子的好吧……老子最后死都要咬你们一口才把你给弄出来了,如果不是老子命大,早特么让你们弄死多少次了……你现在跟我说让我帮你?”

白里觉得啸天犬在不要脸这一方面早已经是天下无敌了……

甚至白里开始思考凤凰王朝那边不愿意承认是魔犬族的后裔是不是因为啸天犬的二叔曾经也是跟啸天犬一样的臭不要脸呢?

而每每提起这件事,啸天犬也是非常的尴尬啊……

因为白里说的没错啊……自己当初就是跟着杨戬追杀白里才到了这里的……算起来其实白里没有在得势之后干掉自己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而且自己被囚禁在冥族也是白里把自己放出来的。

只冲这一点,啸天犬觉得当初杨戬追杀白里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因为白里这么讲义气,甚至以德报怨的人,为什么不能成为朋友呢?为什么要跟白里成为敌人呢?

“你放心,如果我们回到人界我一定劝说杨戬放弃追杀你!到时候大家喝一场还是好兄弟!”

啸天犬一脸笃定道。

“你特么这是在劝杨戬还是劝我不要干掉杨戬?你仿佛又忘记了,我现在捏死杨戬,就跟捏死你一样的简单……”白里一脸无语……

你特么要说服杨戬放弃追杀我?杨戬放弃不放弃老子先不说,反正老子追杀杨戬是铁定不能放弃的……

啸天犬忽然意识到已经今非昔比了……过去的白里只是一个小弱鸡,可是如今的白里……那特么可是真真正正的冥神啊……

至于白里的修为啸天犬是真的没有弄明白啊……

因为从冥族出来之后,啸天犬只看到白里出手了一次,就是须弥山直接把黑魔王给秒了那种。

别看黑魔王只是一个正神,但是黑魔王因为种族天赋的加成,其实就算是遇到一般的主神也没有那么弱小的。

是在白里面前却被一发入魂了……这样的白里到底是什么境界?

外界传闻冥神白里乃是君主……说实话啸天犬是不怎么相信的……可是现在……

想到这里,啸天犬变得更加颓了……甚至他自己都开始觉得自己很无耻了……

因为明确的算起来自己跟白里根本算不上是朋友,更属于是敌人的类型,可是自己现在却主动要求敌人帮助自己……这特么……

“不过老子这个人比较心善,也不是不能帮你,可是你想要做魔犬王的男人是不可能了……”

白里这会儿也看出来啸天犬很颓废了……虽然跟啸天犬是从敌人时代认识的,但是啸天犬这不靠谱的样儿和自来熟的样儿确实让白里觉得还不错……

所以白里其实内心也是把啸天犬当场朋友的……如此看到啸天犬这幅样子,他也是只能出言安慰了。

“那……那你能帮我干啥……”

“帮你找一匹漂亮的母犬行不行!”白里白了啸天犬一眼,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听到母犬之后,啸天犬却是不屑的一摇头道:“哼!家国未复,我怎会醉倒温柔乡!”

白里:“……”

见过不要脸的,但是啸天犬这么不要脸的白里真的是第一次见……

“我们现在去哪……”啸天犬恢复正常道。

“哪也不去,在这里等着!”

“等……等什么?”啸天犬不解……

“老夫夜观星象,感应到有天外之力今日会将黑水城夷为平地!”白里开口一副自己是大师的模样。

可是白里这话出口,啸天犬脸上直接是一脸不屑加嘲讽的样子……

“老白……该睡会儿了……都开始说胡话了……当年三界崩碎都没有能够把黑水城怎么样……我可以毫不客气的告诉你,除非是造物主前来,不然这世上就算是君主也不可能毁掉黑水城的!我就把话放在这儿……黑水城如果出了问题……我跟你姓!”

啸天犬一副绝不可能的模样看的白里忍不住笑了……

白天?这名字……呵呵……

啸天犬看着白里那猥琐的笑容是一脸不屑啊……因为他这会儿是认定了黑水城绝对不可能出事……

毕竟黑水城从古至今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大战,可是连特么人家黑水城的一块城门砖都没有被毁坏掉……所以黑水城会被夷为平地这种说法根本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白里也没有继续跟啸天犬争论,而是一脸微笑的看着啸天犬……不对……应该是白天犬……
同一时间,各方天域,各方天宫之内,都发生着一模一样的事情

寒境天域,寒境天宫内。

“天帝。”白虎至尊面露骇色,“虚空平衡被是瞬间打破了,而且还在以惊人的速度倾斜着…”

寒境天帝威严抬手,止下了白虎至尊的话语。

“虚空中,果然是出事了。”

“只是我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下令去,立刻封锁天域,除我之外,任何生灵禁止进出天域。”

“白壁。”寒境天帝看向一边的白壁至尊,“一,立刻封锁白家族地,开启家族大阵,同样的,没我命令,任何族人不得进出族地。”

“二,传令给你父亲,守在白家禁地入口之前。”

“我不在时,守好天域。”

……

无垢天域,无垢天宫内。

师尊。”梦飘飘脸色惊骇地看着无垢天帝。

对比凌界的吐血和脸色苍白,无论是寒境天帝还是无垢天帝都分毫无恙。

梦飘飘的惊骇之色,只是来自于虚空平衡的打破罢了。

无垢天帝缓缓起身,道出着和寒境天帝几乎一模一样的话,封锁天域,以及封锁家族。

无垢天帝眯了眯眼,“看来,这虚空中果然一直存在着能瞒过我们各方天帝的感知,暗中存在的东西。”

……

从异变出现,萧逸二人被那巨脸吞入口中,空间挪移至封灵天境,其实只过了短短时间。

一切的剧烈震动,恐怕爆发了都不到数个时辰时间。

但,就是这般短的时间内,却引发了无尽虚空有史以来最史无前例的震动。

虚空平衡,这是被打破得最剧烈的一次。

七大天域也罢、诸天万界也罢,整个无尽虚空此刻都笼罩在这股危在旦夕的阴影之中。

这片阴影,漆黑阴邪,冰冷寒瘆。

……

而封灵天境内。

萧逸自然也能感受到情况的不妙,天地的剧烈失衡,但他此刻只有带依依安然离去这一念头。

萧逸的感知中,扫视过老邪帝。

老邪帝正恭谨跪伏着。

扫视过帝阳源兽。

帝阳源兽仍旧是奄奄一息之虚弱。

扫视过远方的帝一、帝灵等六大源兽。

此刻六大源兽动弹不得,面露痛苦、愤怒之色,还有浓烈的不甘、怨恨之色。

萧逸眯了眯眼。

他自然能看出来,此次虚空平衡打破的爆发点,就在这封灵天境内。

而直接原因,则是帝阳源兽的重伤,以及而今六大源兽身上不断流逝的力量。

而最重要的则是…

萧逸的目光,最后落在了苍穹上那被法则锁链束缚着的那头古老巨兽身上。

那,是吞灵皇。

当年七位天帝联手才能擒下的可怕存在。

但即便被擒下,却还是无法击杀,只能被囚禁于此。

而此刻,吞灵皇的力量也在流逝着。

这些原本属于虚空的力量,正在快速流逝,这才是真正导致虚空平衡被快速猛烈打破的缘由所在。

而这些力量的流逝,却又并非是消散,而是转化为邪道力量,被高空中那老者所吸收。

你在吸收源兽和吞灵皇的力量。”萧逸冷眼凝视老者。

老者点了点头,源源不断的力量涌入体内,让他露出着愉悦的脸色,“充满力量的感觉,着实美妙。”

“我躲了无数岁月,今日是头一回感受到这般力量强大的感觉。”

“而这,都是多亏了你们炎龙域…当然,本邪神最该感谢的,是你魂帝。”

萧逸皱着眉。

想来,他已经大概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了。

他已经感知到六大源兽身上能惊人的邪道力量了。

而今,就是这些邪道力量的蚕食,方让得六大源兽被压制,连同体内力量的掌控也被夺去。

“邪帝,你不得好死。”远方,帝霆源兽愤怒的吼声传来。

“若今日我等不死,定将你碎尸万段,杀尽邪修,毁尽你邪道。”帝灵源兽怨毒无比。

“背叛我等,你必死无疑,”帝一源兽滋着獠牙。

“桀桀。”跪伏着的老邪帝冷笑一声

“各位大人,小人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从来都只是为邪神大人效命,可谈不上背叛二字。”

“且,各位大人而今该怨恨的,似乎不是小人,而是那位萧逸界主。”

“若不是他不断捕捉源兽,怎么会导致虚空力量削弱呢?”

“若不是他追杀,各位大人又怎会躲到封灵天境内呢?甚至反过来以生灵力量隔绝虚空力量,落到这般无法借助虚空,被我邪道所控制之境地。”

全盛状态下的源兽,自是强大无比,甚至横行虚空。

当年身在虚空中,借着虚空力量,甚至连冥帝的追杀都被它们躲了过去。

源兽的实力,一方面来自于自己的庞大力量,一方面则是来自于虚空天地的增幅。

它们属于虚空一方,自然也受着虚空天地的眷顾。

但帝疆、金擎、翠芒三头源兽被擒后,虚空力量就已然被削弱。

至它们躲到封灵天境内,又以大量邪修武者的生灵力量作为屏障,作为屏蔽阻隔虚空力量,已抵抗缚神印的拘摄;那一刻,它们和无尽虚空的接连就已经被大幅削弱。

再加上这里乃是封灵天境,本就是一方封禁吞灵皇、为了隔绝虚空力量而存在的独立天地。

简单而言,这里就是躲避虚空力量的最好地方,也是躲避缚神印拘摄的最好之地。

只是它们万没想到,它们抗衡住缚神印,却早已落到了老邪帝的圈套之中。

萧逸已然明白过来一切。

“虚空力量的大幅削弱,源兽对虚空天地的接连感应也被大幅隔绝,而今这片封灵天境内,邪修无数,阴风弥漫,邪道力量方是最甚。”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草莓

“而今,邪道力量反倒压制了它们体内的源兽力量,这才导致六大源兽自身的力量掌控权被夺,无可奈何。”

萧逸暗暗想着,瞥了眼老邪帝。

老邪帝,可没有这份抗衡源兽掌控力的本事。

所以,真正压过源兽掌控力的,只可能是那位邪神。

萧逸眯眼凝视着那老者,“半虚半实,不全是灵识,又不全是生灵存在。”

“邪神吗?”萧逸心头快速思索着。

他的感知里,这老者体内的力量绝对不强,甚至是空乏。

真正支撑他的,是这里的邪道力量。

萧逸眯着眼,心头渐渐有了应付之法,“要么,趁他而今不够强,我爆发实力宰了他。”

“要么,我若宰不了,那就让六大源兽动手…增强虚空力量,打破邪道压制。”

......
此时的左风正在全力向前飞驰,而这也是他在不依靠阵法之力的情况下,自身速度所能够达到的极限。

在他的后方不远处,由殷无流所凝聚的攻击,正在迅速的逼近着,要将左风的小命取走。

可左风根本就没有理会身后的攻击,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前方不远处,那颗正在快速移动中的“水泡”空间。

机会就只有一次,毕竟性命也就只有一条,左风全力以赴的前冲,也是将一切都豁出去了。

在左风的的感应当中,此时就只有那“水泡”空间,除此之外他甚至都不去在意自身的情况。

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仿佛都被无限的拉长,每一个刹那对于左风来说都是那么的漫长。在他的观察中,那颗“水泡”空间的移动没有改变,不论是速度或是方向,都没有一点改变。

左风的心都暗暗的提了起来,也就在这个时候,那颗“水泡”空间陡然间轻颤了一下。虽然只是颤动了一下,可是在左风的感知中,却仿佛剧烈的摇晃一般,左风整个人都猛的紧张起来。

可既然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根本也不可能再有其他改变,就只能咬紧牙关的继续前冲,保持着方向和速度。

‘拼了,我就不信自己的运气,真的会遭糕到这种程度!’

在那“水泡”空间只是轻颤,并没有改变速度,也没有改变移动的方向。

就这样左风终于来到那“水泡”空间的前方,到了这一刻来自身后的威胁和压力,几乎都被“水泡”空间带来的压迫力和死亡的威胁所取代。

之前哪怕在拥有防御阵法的情况下,左风移动的过程中,都会小心的保持着与“水泡”空间的距离。

即便是需要靠近的时候,他也会从那空间的侧面,而不是从正面靠近。可现在他却必须要这样,从正面靠近那“水泡”空间,并且还要精确的计算清楚。

让左风感到庆幸的是,至少在这段关键的距离内,眼前的“水泡”空间,除了轻轻颤动了一下外,便再没有了其他特殊的变化。

然而左风刚想要松口气,那“水泡”空间,却是突然提升速度,与左风的距离迅速拉近。左风能够感觉到,自己那由念力构成的虚影身体,正在扭曲变形,内部的意识更是让左风疼的连开口说话都办不到。

更加可怕的事情,是这种疼痛只是一种前兆,那预示着自己的念力已经出现破碎消散的反应。

而左风就算是后悔想要改变移动方向,也根本毫无意义,因为他几乎处于“水泡”空间的正前方。

我要完了么?就这么完了么……’

左风的内心之中充满了绝望与不甘,然而他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的发生。

就在下一刻,“水泡”空间传递过来的压迫力,忽然变得柔和起来,而那种恐怖的破坏力,也在这一瞬间反变成了推力。

只不过这种改变非常短暂,甚至还不足十分之一次的眨眼,可就是这么短暂的变化,对于左风来说就已经可以决定生死了

本来就已经快要从“水泡”空间的前方掠过,所差的其实也就是那么一点点而已。如今抓住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左风终于从死亡边缘又“逃”了出来。

那“水泡”空间外表的能量,在下一个瞬间就转变回,拥有极强破坏力的效果。而左风也堪堪钻了过去。

不用去询问,左风便已经知道,刚刚的变化来自于幻空。虽然自己在那危急时刻,连传音都做不到,可是与幻空之间的默契,也根本不需要自己多说什么。

看得出来这是幻空的极限,如果刚刚“水泡”空间的速度再快一点,又或者朝自己前进的方向移动一点,那自己现在肯定已经陨落,再来十个幻空也救不了自己。

就在左风庆幸自己从“水泡”空间下死里逃生的时候,在后方就传来了剧烈撞击产生的波动。

直到这个时候,左风才能分心探查一下后方,就像自己之前计算的那样,只要从“水泡”空间前方穿过,那么这“水泡”空间,将恰好移动到自己的后方,挡住殷无流的攻击。

虽然在这片特殊的环境中,并不会直接听到任何爆破的炸响声,可是那种巨大的冲击力,却疯狂的向外宣泄着,那比起直接听到都还要更加的真切。

也正是在那恐怖的撞击发生以后,左风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这代表左风暂时逃过一劫,不用担心被对方给击杀掉了。

然而这也不过是暂时的,危险并未彻底解除,殷无流绝不会因为一击失败,就选择放弃追杀左风。

因此当左风确认了后方的攻击,被“水泡”空间完全抵挡下来以后,左风首先做的事情,就是迅速的开始催动阵法当中的第六辅阵。

此时的左风,终于不再像之前那般,毫无头绪的完全凭借自身念力,强行催动那第六辅阵。从第五辅阵当中吸收了经验以后,左风现在已经有了一些思路,并不像之前那样盲目的进行尝试。

这一次的左风,并未不顾一切的运用念力,去催动那第六辅阵,而是以相对柔和的方式,一点点的去“撬动”阵法。

当然,如果纯粹用蛮力,那么结果与之前肯定不会有任何差别。此次左风在催动阵法的时候,其脑海当中有着十分明确的目的,甚至他的意识当中,已经开始浮现出一连串的画面。

那虽然只是临时想象出来,可是当左风在想象的过程中,其实也是一种强化本身意愿,并借此与阵法达成一种更深层次的联系。

那明显处于沉寂状态的阵法,终于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变化,特别是其变化的过程中,左风能够感受到,某种特殊的联系建立于自己的意识和第六辅阵之间。

并且在产生了这种联系以后,左风开始更加专注的去感应,让彼此间的联系能够更深。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一股寒意陡然袭来,却算不上是毫无任何预兆。或者准确一点来说,这变故根本就在左风的预料之中。

比起左风估计的时间,还要稍微慢了一些,由此左风大致能够判断出,殷无流现在的状态,恐怕比自己预料中的还要虚弱一些。

可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殷无流即便是这样,仍然还是选择追杀过来,并已经准备向自己再次发动攻击,可见其决心到底是多么的坚决。

只不过现在的左风,根本无暇去理会殷无流,更没有去管后方即将释放的攻击,左风九成九的注意,都放在了催动第六辅阵上,只有那不足一成的注意力,朝着前方的数个“水泡”空间望去。

要是换了一般人,刚刚死里逃生,现在若不是疯狂的逃窜,就是立刻准备防御手段,很少有人会去冒险。

不过左风明显不是一般人,他将自身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却都专注于第六辅阵。

相比起第五辅阵,如今他所面对的第六辅阵,要想将其催动起来,的确比想象中还要困难一些。哪怕左风已经摸到了窍门,领悟了运用方法的真谛,可是催动的时候仍然还是会感到明显的吃力。

这倒不是方法上有所偏差,又或者存在某些问题,主要还是这第六辅阵本身,就十分的复杂,且能够释放的阵力强大。

由于这些原因,所以直接导致了要将阵法当中的能量释放出来,也需要付出极大的力量,特别是念力。

殷无流显然不会给左风机会,哪怕他根本不认为,左风还有什么后手。在他看来,之前的方法,左风根本不可能使用第二次,就算真的敢使用同样的方法,也不可能两次都同样那么幸运。

既然已经十拿九稳,殷无流当然会迫不及待,更不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放弃攻击。

双方的距离在迅速拉近,殷无流的攻击也在不断的积蓄当中。为了将左风给击杀掉,殷无流也已经拿出了不要命的架势。

可是紧接着殷无流就发现,前方那快速逃跑的虚影,速度竟然稍微有些放缓。这个发现已经让其感到有些兴奋了,可是接下来他所见到的,让他更加兴奋不已。

那神秘虚影疯狂逃窜到现在,才降低移动速度,这本来就已经很让人惊讶,现在肯定是支撑不住了,这是殷无流的判断。

不过更让他兴奋的是,对方也不知道是消耗太严重,有些迷糊了,还是太过专注于逃跑,所以慌不择路。

前方的虚影这一次,竟然是直接朝着一个“水泡”空间冲过去的。

与之前经过计算后,在“水泡”移动的方向前方穿过不同,现在那神秘虚影的行为,完全就是在找死。

因为除非那“水泡”空间有巨大的方向与速度变化,不然虚影将会直接撞在上面。

可问题就在于,“水泡”空间的速度和方向,的确是无法预判什么时候会突然改变,可问题是就算发生改变,几乎不会太过剧烈。

所以之前神秘虚影,选择那种方式穿过“水泡”空间,成功的机会非常大。如今这样直接冲向“水泡”空间,死亡的机会非常大,或者说就是在找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