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

  • A+
所属分类:挂失

和萧叶猜测的一样。

万福联盟的总盟主,真的为了他,派出主盟成员参战。

“得冲回去!”

萧叶来不及多想,目光变得锐利了起来。

万福混沌附近,有万众混沌生命在封锁。

不过,司徒等主盟成员出面迎战,已将封锁破坏得七七八八。

萧叶神经紧绷,藏匿身形,在观察着局势。

“机会来了!”

突然,萧叶身形一纵,如一道闪电般,朝着万福混沌冲去。

“是萧叶!”

“这个小杂种,果然要回万福混沌!”

萧叶才刚刚露面,便让惨烈战场中气氛骤变,混战停歇,不知多少双眸光,朝着萧叶望来。

“诸位,总盟主亲自下令,庇护萧叶,你们还在等什么?”

司徒表情惊喜,旋即大喝一声

“哼!”

顿时,司徒身边的主盟成员们回过神来,都是面露不悦之色。

对于萧叶,他们可没有什么好感。

可总盟主的命令,他们也不得不从。

五十多尊主盟成员,同时爆发混沌光,与司徒一起朝着前方镇压而去,要给萧叶清扫出一条,回到万福混沌的通道。

这么多五阶强者,一起出手,景象惊天动地。

正欲腾空拦截萧叶的混元级生命,纷纷被震了回去,像是下饺子般坠落。

“多谢诸位!”

萧叶投来感激的目光,身子极速前冲,万福混沌已近在咫尺。

“小杂种,你觉得自己,能活下来吗?”

就在此刻,一道冰冷的咆哮声,陡然响彻而起。

声音太可怖了,携裹无上伟力,穷尽混元生命的造化,化为音波扩散开去,让萧叶身躯一震,竟被定在了原地。

“啊!”

同时,各种惨叫声响彻而起。

以司徒为首的主盟成员,皆是捂住耳朵跪了下去,混元身躯都出现了裂痕,惨烈战场受到了镇压。

不好!”

萧叶面色苍白如纸。

他知道是谁来了。

是拜厄!

果不其然。

在远空之处,一头伟岸无边的猛虎出现,他像是要将整片浩海踩在脚下,就这样迈步走来,任何力量都要为他让道。

萧叶心头狂跳。

疯狂催动自身的混元法,可还是不行,动弹不得。

这样的杀神,强得可怕。

比他所见的六阶强者,都要恐怖许多。

“拜厄前辈,真是许久不见了。”

“你的风采依旧,独立云巅。”

“只是,这般对付一个小辈,是不是有失身份?”

就在这时,一阵温和的声音,突然从万福混沌中传出。

继而。

一束混沌光蒸腾而来,笼罩了萧叶,使其浑身一轻,竟然挣脱了束缚。

“总盟主!”

萧叶抬头望去,见到一位身高九尺,眉毛赤红的光头男子,正屹立在自己面前,顿时满脸的感激之色。

万福联盟的总盟主现身了。

“华藏,你这个小家伙,竟然也达到这个境地了。”

“只是你觉得自己,能挡住我吗?”

拜厄驻足,一双虎眸望来。

他被誉为杀神。

中海的生命,如何看他,他根本不在意。

“呵呵!”

“同为六阶,拜厄前辈堪称无敌,我自拦不住你。”

“但此子,是我联盟的成员,可否看在我的面子上,化干戈为玉帛?”

华藏朗声道。

“你的面子,在我这里,没有半分价值!”

“今日,不只是他,你的万福混沌,也将毁灭。”

拜厄冷漠道,四肢抬起,朝着万福混沌走来,让司徒面色凝重。

这样的杀神。

在中海范围内,名气实在太大了,曾杀了不少同阶者。

他们一方。

仅靠华藏,根本挡不住。

至于他们这些主盟成员,只要冲上去,就会死。

“总盟主!”

萧叶色变,连忙道。

因为他和拜厄的恩怨,他怎能让整个万福联盟,一起陪葬?

对于萧叶的话语,华藏不予以理会。

他手掌一挥,萧叶便被一束混沌光卷起,朝后退去。

刹那间。

所有杀音都消失不见,待得萧叶起身,发现自己已回到万福混沌。

此刻。

万福混沌中气氛紧张,诸多分盟成员都是面露紧张之色。

“总盟主!”

萧叶冲天而起,就要冲出去。

“萧叶,不要冲动!”

这时,一道大喝声传来。

只见五十多位主盟成员,也是跌入万福混沌中,司徒腾空而来,拦住了萧叶。

“我怎能让总盟主,因我遇险?”

萧叶握拳低吼道。

“呵呵,你倒是血性十足。”

“放心吧,总盟主是何等人物,他修炼到这个境地,自然珍惜自己的性命,怎会为了你,让所有苦功化为乌有。”

“不要太高看自己了。”

主盟成员中,一位中年妇人,对着萧叶冷笑道。

萧叶闻言皱眉,对这妇人的刻薄话语不在意。

难道总盟主,有把握对付拜厄?

“其实这一幕,总盟主早就料到了。”

“在拜厄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通知了,中海内很多闭关的老怪物。”

“这些老怪物,和拜厄都有死仇。”

司徒开口解释道。

萧叶外出执行联盟任务,华藏虽然诧异,但也没有阻止。

不经历磨练,萧叶如何成长。

但招惹到拜厄就不一样了,那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原来如此。”

萧叶闻言心中恍然。

据他了解。

拜厄就是因为树敌太多,这才本尊闭关,修炼‘大易周天秘典’,蜕变出三具不同的分身,来秘密寻找资源的。

可见拜厄。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

对待那些大敌,也不敢大意。

若是总盟主,能和那些老怪物联手,不说击杀拜厄,逼退对方应该没问题。

“所以,你乖乖留在万福混沌即可。”

“你这样冲出去,除了送死,没有任何用处,还会让总盟主分心。”

司徒拍了拍萧叶的肩膀,感慨道。

萧叶的天赋,让他极为满意。

可惹下的麻烦,也是越来越多,让他很是头疼。

萧叶苦笑。

当下。

他在原地盘膝而坐,默默疗伤。

这次离开万福混沌,凶险不断,他的混元身躯都被碾碎了好几次,受伤惨重,需要好好休养。

一众主盟成员,也没有离开。

他们遵从总盟主的命令,守在萧叶身边,一边朝着外界望去。

在浩海中。

华藏和拜厄,已经大战了起来。
罗碧不理兰俏,兰俏无趣地走开了

这货再缺心眼也知道,贺缃的圈子不是她可以加入的,她和罗碧熟,可罗碧这会儿不理她,兰俏就端着午餐找樊窈去了。

在天赋人才中,大家都有各自的小圈子。

罗碧不知道她和贺缃是不是一个圈子的,反正她和贺缃、卫茑,秦萃挺好的。贺缃忙于炼制、提取,一般不参与勾心斗角,卫茑和她堂哥们混,没啥可算计的。

秦萃跟云莞好,云莞却看罗碧不顺眼,你看特么的净事。

罗碧因此不大找秦萃玩了,云莞总是一副防备的样子,她不说罗碧也看出来了。对此罗碧只觉好笑,云莞仅仅是一级天赋契师,说实在的,她基本没什么可拿的出手的。

吃过饭中雨雪转成大暴雪,气温又降了一些,天赋契师们下午炼制、提取时嚷嚷着冷,汤绍听罢并不理喻,他不觉得冷,女人就是娇气。

罗碧依旧不炼制、提取,汤绍问都不问,只要她不拉着卫茑一起玩,汤绍随她玩,这也比罗碧炸一炉别人弄的别人没法炼制强。

玩了一天,罗碧回家,凤凌购买了一只珠鸡,收拾了给罗碧炖参草鸡吃。

罗碧瞧了一眼,不大稀罕:“不想吃。”

凤凌蹙眉:“你在聚会上吃零食了?”

罗碧洗了手,拿出灵植和其它炼制材料,坐在桌前分类:“没有,植物瓜子上午就吃完了,我不吃肉,吃炒菜好了。”

凤凌见她实在不想吃,把珠鸡放到种植田:“过几天给你做鸡吃。”

晚饭凤凌炒的青菜,异兽肉干烤制,罗碧数了数,除去午餐用去的灵植,剩余五十四株,璧翡石五块,玉璧石三块。

白赚的,罗碧收起来,明天她不去聚会了,不炼制、提取,光去玩领取炼制材料也不好,说不定引了谁的嫉妒,惦记上凤凌就不好了。

罗碧操不起那心。

看到几株品相好的,罗碧挑出来,准备给勺子当小零嘴。

这时,兰俏来串门,罗碧问:“这么冷你还串门?”

“还行吧,我穿的厚。”兰俏朝大阳台厨房瞅:“你吃饭了吗?你家做的什么好吃的?”

罗碧大概猜到这货来干什么,没回她,而是问:“你没吃饭?”

吃了。”说完,兰俏回过神,又说:“吃的不多。”

罗碧都要笑了:“晚上吃多了不好。”

兰俏:“······”

她都暗示的这么明显了,罗碧竟然不按套路出牌,兰俏就是怀疑罗碧家食材好,过来看有什么便宜可占的,谁成想,罗碧这么会气人。

兰俏没好气的走了,心里直说罗碧小气。

接下来的几天罗碧都没去天赋契师的聚会,她在家将种植田整理出一块,灌溉之后,把青萝卜种子和白菜种子种上。

青瓜长了冬季的一茬,之后就不长了,罗碧把青瓜秧拔了。

青菜吃几次也没了,罗碧拔了一把给娘家送去。

娘家回来,罗碧又到天赋契师的聚会上玩,而薛娅几个却炼制出了阵盘阵器。

汲取了仙族血液的噬血树苗开始疯长,凌凡又按殷东说的,切割了一丝灵魂火焰,融入树苗,化作树灵。

被抓进冰殿世界的仙族,都要疯了,他们拼命挣扎,试图逃离,最终却都化作了噬血树的养料,让那棵幼苗茁壮成长。

凌凡惊奇:“鸟人的血液,对噬血树苗的催生效果很好啊,魔族应该也一样吧,东子,赶紧的,帮哥那把女魔抓来,试验一下。”

“岂有此理!”魔族女子感觉被恶意针对了,被气得够呛。

她的身体顿时喷薄霞光,然后身体发生剧烈变化,迅速长高,变成一尊巨大角魔,样子狰狞恐怖,身上还有厚密的黑色毛皮出现。

“卧槽!这视觉冲击有点大了啊!”凌凡愕然,一个诱人暇思的大美女,突然变成全身长毛的魔兽,让他身体都绷紧了,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角魔通体一片漆黑,头上的尖角莹莹生辉,眼中闪动冷冽幽森的目光,盯着凌凡,让他头皮发炸。

接着,角魔庞大抖了抖全身的毛,身影扑击而……去!

这个角魔摆出一副要暴走,要攻击的姿态,却虎头蛇尾,直接逃之夭夭了?

凌凡有点反应不过来,脑子当机,一脸的懵逼。

“凌哥,进冰殿!”

突然,殷东叫了一声,让凌凡下意识的身形一闪,躲进了冰殿世界。

在凌凡身形消失的地方,有零星的虫子飞起,见风长,一开始像萤火虫,发出幽绿的光芒,转眼,就变成灯笼大小的萤火虫。

很快,更多的虫子飞起,形成一片光雾,散发出蚀人的光波。

凌凡在冰殿中,引起了极寒之意,顿时冻住了附着在身上的萤火虫,不,它们比萤火虫更小,像虱虫,是从角魔的毛发间抖落的。

角魔逃走之前,抖动身体,这些虱虫,就随着风,吹向了殷东和凌凡。

殷东一直在运转功法,那些虱虫进入他身周的大漩涡,就被他发现,并马上提醒了凌凡,才让凌凡及时躲避。

差一点就着道了,这让凌凡很不爽,心底杀意升腾,神色阴冷,带动着犹如汪洋般的寒意,锁定了那个疯狂逃离的巨大角魔。

“给老子死!”狂暴的吼声,从冰殿中响起,凌凡再次出现在冰殿之外,一个瞬移,冲现了那个角魔,隔空一道百米冰晶大刀,横空斩下。

轰!

那一刀斩下,冰光炸开,映亮了角魔转过来的那张脸,透着无尽惊恐,“噗”的一声,头像西瓜被劈开,血泉喷溅。

紧接着,一道道碧绿的枝条飞舞而出,刺穿了角魔的身体,将其缠卷,“咻”的一声拽回来,落地凌凡的冰殿世界里。

“啧,魔族的血更养树啊,看哥这棵小树苗,得到魔血的滋养,嗖嗖的往上窜,这要明足够的魔血,不是要后来居上,超越神树了?”

凌凡看看血池中的小树苗,再看看撑开冰殿世界的神级碧桫树,嘴里瞎咧咧了几句,又道:“神树需要什么养料啊,东子,我们不能厚此薄彼啊,老哥觉得,神树也需要大力培养,以后能发挥更大的威能。”

殷东没说话,在看天边的晚霞。

晚霞染红了半边天,殷红如血。

莫名的,殷东感应到了冥冥之中的召唤,感觉那个方向有很重要的东西,他说了一句:“凌哥,走!”

说完,殷东身形暴掠而出。

霞光消逝的时候,殷东哥俩停下了脚步,看向前方一个破败的建筑。

那是一座道观,跟蓝星五夷山的山顶上那座道观一样,外形,以及破损处都一模一样,像是复制的。

甚至在道观之前,还有一棵枣树,只是树上没有小猴子。

“东子,这……不会是师父留下的吧?”凌凡头皮发炸,有种很瘆人的感觉,好像这座道观是什么恐怖的妖魔。

殷东没说完,目光看向道观,眼神深邃。

他的涡墟世界入口一直开启着,小宝刚才睡了一觉,这时候突然醒来,揉着惺松的眼睛走了出来,带着哭音喊了起来。

“师祖,不要走,你不要宝宝了吗?”

殷东跟凌凡一齐打了个激灵,难道老道士的亡魂在道观里?

就想吧,凌凡的嘴一不留神说给说了出来:“哎呀我去!东子,师父该不会有一缕亡魂在这道观,刚刚消散了吧?”

砰!

道观的屋檐上,掉下了一块瓦片碎渣,打在凌凡嘴上,磕得他门牙都要掉了,生疼。

“哈哈……”殷东很不厚道的笑了,又道:“师父那个神棍,很有些神神叨叨的本事,凌哥,你小心点,骂师父的时候,一定要警惕!”

啪!

一块更大的瓦片碎渣掉下来,以一种不可能的弧度斜飞过来,擦着他耳朵飞过……本来也是对准他的嘴巴,但他及时歪了一下头,就擦着他耳朵飞过。

但马上又更多的瓦片碎渣落下,朝他飞来。

殷东身形闪烁,躲过那些瓦片碎渣,额头冒出堆黑线:“喂,老骗子,够了啊,再来我就拆了你的破道观了啊!”

道观震颤,一阵灰尘飞扬,但很快一股从道观后刮过的风,卷走灰尘。

等了一下,再没有瓦片碎渣落下,殷东把小家伙们都移出来放风,自己在道观前玩耍,并让凌凡留在外面看着小家伙,他独自进了道观。

宝宝要进去找师祖!”

小宝抢先一步冲向道观的门,小短腿跑得飞快,转眼就窜进了道观。

殷东也没拦,因为这表明,小宝感知中道观里很安全,没有让小家伙感到危险。

不过,他的警惕之意也没有消失,一根碧桫树枝条飞扬而去,悄然缠在了小宝的腰间,一旦有危险,随时能把小宝拽回来。

道观之中,一切都跟殷东记忆里相同,都是五夷山上那个道观的翻版,连触感都是一样,难道真是老道士把那一座道观搬来了?

殷东的眼神更深幽了,逛完了整个道观之后,就发现偏殿中,小宝像个小狗一样,趴在石榻上,小爪子抱着一个黄皮葫芦,正在用力的拔瓶塞。

“师祖的酒葫芦,宝宝打不开。”

看到老爸进来,小宝一脸的委屈,却被无良老爸嘲笑了:“让你惦记你师祖,他的酒葫芦都欺负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