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芳的性幸福生活 梁医生不可以19章

  • A+
所属分类:挂失

坐在庄园的长凳上,面色严肃的梅瑞狄斯盯着萨瑟兰问道:“为什么你过去一直不告诉我这些?”

萨瑟兰看着自己的女儿:“告诉你什么?我找到了你的母亲和姐弟?”

梅瑞狄斯提高音量:“我有权知道这一切!”

萨瑟兰:“有时候,知道的越多,越是痛苦。”

梅瑞狄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没有资格说这些话!如果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那么为什么现在却又把我带进这里?”

萨瑟兰没有再与她争辩,而是将注意力转到了托德的身上:“时间已经不多了,你还是没有改变主意?”

托德沉声说道:“答案不会改变,我不会抛弃我的人民。”

似乎是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萨瑟兰没有再继续纠缠。

他抬头看向远方的天空,阳光明媚和乌云密布同时出现在远方的空中,中间似乎只有一线之隔。

萨瑟兰喃喃的说道:“死灵来了。”

梅瑞狄斯顺着萨瑟兰的视线方向,向远方看去,疑惑的问道:“死灵?”

萨瑟兰向梅瑞狄斯解释道:“这具身体是由瘟疫死灵所构成,我的灵魂和死灵的意志,就像共生在这具身体上的并蒂花。”

我和死灵之间,不停的在争夺着这具身体的控制权,但是随着死灵慢慢变强,我将逐渐失去最后的主导权。”

梅瑞狄斯一愣:“失去主导权?你是说,这个身体最后会被死灵所控制,而你的灵魂也会被死灵所吞噬?”

萨瑟兰点点头:“梅瑞狄斯,你清楚神选之战的一切。只有不断增强这具身体,我才能在神选之战中胜出;只有赢取神选之战,我才能获得神的力量;只有获取神的力量,我才能开启信标塔的传送之门,将所有异种传送到一个新的世界。”

“在这具身体成神之后,死灵的意志将加速侵蚀我的灵魂,我必须在所有异种完成传送之前,极力抵抗死灵的侵蚀。”

“万一……在传送还未结束的时候,死灵的侵蚀就已经快要完成,那么在此之前,我就必须找到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来强制终结这头怪物的生命。”

梅瑞狄斯听出了萨瑟兰的话外音:“你是想……让我最后杀了你?”

萨瑟兰:“严格来说,这个身体同时居住着我的灵魂和死灵的意志,所以你终结的仅仅只是这个肉体,而不是我的灵魂……但是,你那样说也没错,我希望你最后杀了我。”

梅瑞狄斯站起身,大声说道:“这太疯狂了!我承认有无数次想杀了你,但绝对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萨瑟兰劝说道:“当死灵侵蚀完成之后,这具身体将会彻底变成一个没有思想、没有理智的邪神,它会吞噬世间的一切,任何人都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梅瑞狄斯,你必须那样做。”

“而且,你根本不用担心我和斯普莉娅,还有你的姐姐和弟弟,当我的身体消亡,身为灵魂记忆者,我的灵魂空间将带着她们进入下一次轮回。”

这是拥有灵魂记忆的好处之一,在托德原来的世界里,把我们这些人称之为重生者。”

梅瑞狄斯浑身在轻轻颤抖,怒火在她的言语中若隐若现:“所以,你这次把我带进来,根本不是为了让我和家人见面。你仅仅只是需要一个杀手,一把锋利的刀刃罢了。”

萨瑟兰皱着眉头说道:“梅瑞狄斯,你难道没有觉得,我之所以把这个任务交给你,是因为我信任你吗?”

梅瑞狄斯的愤怒彻底爆发:“信任我?!如果你信任我,你就不会抛下我们,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家人被折磨致死!”

“如果你信任我,在长老会的这么多年里,你就不会装聋作哑,让我一直以为我的父亲是一个失去理智的怪物!”

“如果你信任我,你就不会将母亲、姐姐、弟弟藏在这里,让我孤独一个人漂泊千年!”

“异种的英雄?!睿智的先贤?!”

“不,你是一个最自私、最无耻的骗子!你是这世界上最差劲的父亲!”

看着梅瑞狄斯飞奔出庄园的背影,萨瑟兰在短暂的惊愕之后,神情看上去仿佛苍老了许多。

他颤颤巍巍的握着长椅扶手,一点点的沉下身体,瘫坐在椅子上,良久无语。

萨瑟兰的妻子斯普莉娅向众人微微点头,追着梅瑞狄斯也跑出了庄园。

萨瑟兰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托德,低声问道:“我……真的做错了吗?”

托德:“答案你早就知道了。”

萨瑟兰:“在我重生的这一世里,梅瑞狄斯是那个最让我自豪的孩子。她聪明、善良、坚忍……如果不是因为这么多年来的苦痛,造成她厌世嫉俗的心理,她本应该是那个最适合领导异种的领袖。”

托德走到萨瑟兰的身边,慢慢坐了下来:“你给梅瑞狄斯带来的一切苦痛,只会让她更加远离你。”

萨瑟兰扶着额头说道:“或许梅瑞狄斯说的没错,我真的是一个糟糕的父亲。数千年前的那场诸神黄昏,我那轻率鲁莽的行为,直接导致了整个神界的崩塌……我最疼爱的儿子,一个死于耶梦加得之毒,一个死于加姆之口。”

听到这里,站在一旁的伊薇睁圆了眼睛,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听到萨瑟兰提起数千年前的诸神黄昏,托德问道:“我曾经听你说过,世界的崩塌是因为信标塔机关的触发,而信标塔触发机关是因为你想要强行进入塔内?”

萨瑟兰:“自从晶宿拒绝恢复资源平衡之后,为了进入信标塔启动传送门,我瞒着诸神找来了阿斯加德所有的矮人工匠,强行在信标塔的外壳上,打开了一个半人大小的洞口。”

“从那个洞口钻进去,我看到了从未见过的景象。”

“数不胜数的透明管道,五彩斑斓的闪烁信号,艰涩难懂的复杂图形。”

托德问道:“后来你找到信标塔的传送装置了吗?”

萨瑟兰:“没有,在我刚进入塔内的时候,信标塔的机关就被触发了,整座高塔开始剧烈震动,并且发出巨大的轰鸣。我在慌乱中,失手摔下了信标塔。等我再次爬上去的时候,才发现那个费尽千幸万苦打开的洞口……消失了。”

托德:“听上去,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

萨瑟兰:“不,在摔出信标塔之前,我在慌乱中破坏了一些透明管道,并且抓住了里面的东西。”

托德:“里面的东西?”

萨瑟兰:“那东西你见过,就是长老会中用于灵魂转移仪式的还魂虫。”
轰!

圣火殿强者杀到。

跟随其后的看客们也到了不少。

平日鸟不拉屎的仙寓山,今日人山人海,将山围的水泄不通,无人敢真正踏足那片天地,因为圣火老祖和圣火殿强者的联合威压,太强太恐怖,傻不拉几的往前凑,若被威压碾死,可没人负责。

“汝真个好胆。”

圣火老祖已上前,一语震颤九霄。

别看他个头儿不高,但模样却凶狞不堪。

老祖都如此,更莫说圣火殿的强者,有一个算一个,都神色凶狠,且都杀机横溢,其中有那么几个,还施了秘法锁定了分身。

“悠着点儿,我死他陪葬。”

芳芳的性幸福生活  梁医生不可以19章

赵云分身淡道,本尊的台词儿他也整的贼溜。

圣火老祖未言语,目不斜视,欲堪破赵云分身的真容。

这般一看。

竟是未看透。

“好玄奥的遮掩之法。”

圣火老祖喃语,双目一瞬微眯。

他表面如此,心中却冷笑,眸中有玄异之光闪烁,乃是一双仙眼。

世人丝毫不意外。

圣火老祖有一双特殊的仙眼,这不是秘密

“能看透,老子跟你姓。”

赵公子见了,心中也有一声冷笑。

这么大的场面,他哪能没准备。

分身的身上,不止有遮掩之法,还涂了了一层奇怪的东西。

啥奇怪的东西呢?...石头的粉末。

当然,那不是一般的石头,是石坊中的石头,被他捡去不少,磨成了粉末,给分身浑身上下都涂了个遍儿,借的便是石头里那种诡谲神秘的力量,看不穿那种石头,自也看不穿石头的粉末。

“怎么可能。”

圣火老祖已皱眉,开了仙眼,也穷尽了目力,竟还是看不透,非他眼界不够,是对方身上有一层神秘力量遮掩,隔绝了仙眼窥看。

他看时,血光乍现。

赵云分身是个狠角色,也不说话也不言语,当场撕下了圣火神子一条手臂,很好的昭示了一番话:再他娘的窥看,老子把他另一条胳膊也卸下来。

“汝该死。”圣火老祖勃然震怒。

圣火殿的强者,也是杀机毕露,颇有一涌而上的架势。

四方看客则唏嘘啧舌,这个绑匪很尿性啊!一条手臂说撕就撕了。

“很好。”

圣火老祖老眸血红,但还是拂了衣袖,有一个储物袋飞出。

不多不少。

正好九百万仙石。

世人多在舔嘴唇。

圣火殿就是有钱哪!

更多人则心中畅快,圣火殿常年欺凌四方,不知掠夺了多少财物和稀世珍宝,也该让他们放点儿血了。

嗖!

赵云分身抬手接下储物袋,随手塞入了永恒界。

这,是本尊赋予他的能力,本尊和分身可共享空间。

“不错。”

赵云看了一眼永恒界,装有九百万仙石的储物袋,就安安静静的躺在那,看吧!还是绑票来钱快,再多干几票,又能发家致富了。

“放人。”圣火老祖暴喝。

“还你。”赵云分身一脚将圣火神子踢飞了出去。

圣火殿强者忙慌上前,稳稳接下,而圣火老祖,则在同一瞬出手,一掌掩盖了那片天地,施展的是封禁之法,拿了钱就想走?

“回见。”

任务已完成,赵云分身瞬间消散。

世人又一阵惊愣,搞了半天竟是一道分身?

看客们还好,圣火老祖的眸子,就格外猩红了,恐怖的杀意席卷九天,他乃圣火殿老祖之一,早已威震四海,今日竟是老马失前蹄了,从头到尾,竟都未看出这是一道分身,丢钱是小,丢人是大。

“分身消散,储物袋也跟着消散?”太多人挠头。

“怕是绑匪有秘术,通过分身把储物袋拿走了。”不少老辈沉吟,眸光明暗不定,话虽这般说,但具体是怎么做到的,空间之法?

“下回还绑。”

赵云最后看了一眼,偷摸退场了。

趁天色还早,他得去天穹遗迹走一趟。

相比圣火神子,他更想收拾的是黑山老魔。

圣火殿的一脉老祖,该是富有的很,特别是黑山老魔手中的仙王剑,他也喜欢的很,若在遗迹中撞见,拼了命的也得抢回来。

“该死。”

他走出很远,都还能听闻身后的怒嚎。

自是圣火老祖和圣火殿强者在扎堆儿大骂。

神子是赎回来了,但状态却糟糕到了极点,本命法器被毁了、所有财物都被掠夺,连本源也被吞噬了大半,如此损失,即便能复原,也很难再恢复巅峰,一个搞不好,终生都会止步玄仙境。

畅快!

世人虽面露惋惜,心中却乐开了花。

让你丫的再作恶多端,遭报应了吧!

夜幕降临时,赵云回了圣火城。

今日这票干的不小,动静整的也颇大,走哪都能听见议论声,走哪都能瞧见一两个话唠,一脚才在板凳上,喷的唾沫星子满天飞。

街道拐角。

赵云入了一间店铺,买了不少修炼资源。

除此,便是特殊的仙料,用来造炼诛仙驽。

“这货很有钱哪!”

店铺的老板,眼神儿中藏着诧异。

算算买的这些物件儿,得五百多万仙石。

“打八折不。”赵云问道。

“打。”店铺的老板呵呵一笑。

交钱。

拿货。

赵云来得快去的也快,将买来的仙料,都放入了永恒界,化出了一大片的分身,也分出了仙火和天雷,各有分工,批量铸炼诛仙驽零件儿,本尊有事儿做,分身自也不能闲着。

他去了城中心,入了传送阵。

天穹遗迹便是他的目的地,是为撞机缘,也为收拾黑山老魔。

“快快快。”

入传送阵的不止他一个,大多都着急忙慌,如一道道惊鸿从他身侧飞过,看样子,距离天穹遗迹开启的时间,已所剩无几。

“好多强者。”赵云心中唏嘘。

仅这一会儿,他就瞧见了上百尊洞虚境,其中大半都是巅峰级。

太虚境自也有,只不过低调不少。

更多的是玄仙,基本都是组队结伴。

“你竟还活着。”

正看时,突闻背后一语。

赵云闻之,下意识回了眸。

入目,便见一个蒙着黑袍的人。

但,这些遮掩于他而言,全都是摆设,仙眼配合永恒的本源,他能一眼望穿,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前辈...姜语灵的奶奶:雨花仙。

他很诧异,竟在这撞见了雨花仙。

他更诧异的是,雨花仙竟能看透他的阵容。

我是该叫你赵子龙,还是该叫你赵云。”雨花仙笑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