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雀春深锁大乔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挂失

伟大存在的意念无远弗届。

纵然隔了一大晶壁系,想要蒙混过关也不容易。

钟神秀以秩序为主,理想为辅,彻底封锁了自身气息与命运等等神秘学相关痕迹,然后就想到了隐藏自身的办法。

“只要我以夺舍之法,侵占一个新死身躯作为掩护,然后不再冒然动用自身法力与权柄,祂们就看不到我……”

甚至就连本土的时之衔尾蛇,都未必能察觉到命运的波澜。

咔嚓!

这时候,钟神秀就见到那一艘海船,在漫天浪花之中,轰然碎裂……化为无数碎片。

……

时间倏忽而过。

暴风雨过后,天际又现出彩虹。

在这片海域附近,还可以偶尔看到船帆与甲板的碎片。

其中甚至还夹杂着几具浮尸,因为海水的浸泡,已经微微发胀。

噗!

突然,其中一具‘浮尸’伸出手,抓住了一根桅杆,旋即一翻身,整具尸体都仰面朝天地躺在了一块破碎的木板上。

诸多海水,就从他毛孔、口鼻之中,缓慢溢散出来。

甚至,尸体渐渐褪去苍白,脸色变得红润,也有了心跳与呼吸。

“嗯……原来叫做方浪?”

钟神秀通过阅读尸体中零碎的记忆,获得了一些信息。

“闽海郡人,是一位三等水手,跟随海船出行,然后就遇到了海难……”

“毕竟是已经死亡的身躯,想要复活过来,还得多亏我简化后的‘太阴炼形术’……”

如今这方浪的躯体,经过简单的炼制,非生非死,算是个异类。

但至少,能开始修行,不用再借助本体的法力。

“如今我最好能不动用本体法力,就不动用法力……否则可能会吸引来一些注意。”

“比如那个【天姥】,我感觉昨日大海下的怪物,就是她的眷族,虽然来多少都是送死,但若用我的法力杀了一头,就相当于将我暴露在她眼前了,很是不值得。”

“等到这具身体修炼有成,再用这具身体的法力与神通,杀了眷族,就是瞒天过海,不怕被发现了……”

钟神秀将本体封印于须弥芥子,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藏于方浪体内,驾驭着那一点点微薄的不死之力,慢慢改造自身。

“太一守尸,三魂营骨,七魄侍肉……接引太阴,炼形于地,爪发潜长,尸体如生,久之成道

铜雀春深锁大乔全文完整版

……”

这太阴炼形篇,原本是太上龙虎宗的成就尸解仙之法门。

不过此时,直接被钟神秀简化,拿来让身体死而复生了。

太阳东升西落,太阴正位。

清辉的月光洒落,照射在这具尸体之上,让尸体的头发与指甲飞快生长……

虽然真正的太阴炼形篇,需要炼形于地,但钟神秀直接炼形于水,又用的是简化版,只求个速成。

到了第二日太阳升起之时,他已经一翻身爬了起来,随手一挥。

扑哧!

他指甲锋利无比,宛若利刃,将生长出来的长发割断,又随手一甩。

噗噗!

锋利的指甲宛若小刀,太长的部分直接脱落,刺入木板之中。

“果然,我如今就是个水货尸解仙……”

钟神秀不由吐槽:“简化版的太阴炼形,只是让身体复活,获得一丝不死之力,兼之力大无穷,刀枪不入……跟僵尸差不多?要是放我本尊出来,这种水货分分钟灭掉一万个,但这不是出不来么,那就勉强用用……”

他尝试了一番方浪的身躯,感觉并没有哪里损坏,不由满意点点头,然后望着大海发呆。

这倒并不是在担心食物与水,这具身体好歹已经变成了僵尸,食物只是口腹之欲,不是必须。

让钟神秀为难的,是该怎么离开这里。

方浪的身躯,毕竟还是太弱了。

“要不……我再练练,争取让背后长出一双翅膀来,变成飞天夜叉?”

若是其它人来修炼简化版的太阴炼形,九成九是将自己活活炼死,然后剩下的一分之中,又有大部分会将自己炼成不人不鬼的怪物。

要想定向演变,还是非得钟神秀亲自操刀不可。

“总觉得好好的太阴炼形,被我搞歪成什么样子了。”

钟神秀默默吐槽,突然间望向远方,手掌搭了个凉棚。

海天交接之处,一颗黑点缓缓浮现,靠近之后,才发现那是一艘巨大的海船。

他眼睛微微眯起,想了想,脸上浮现出阳光的笑容,按照方浪记忆中的方式,发出了请求救援的信号。

……

那艘海船很快就发现了求救信号,并且调转船头,放下小舟,行驶了过来。

海玄号上。

“后生仔,你这是遇到海难了?我就说前天的雷暴来得蹊跷!”

一名老水手将钟神秀一把拉上甲板。

他穿着短宽窄袖的衬衫,头上戴着一顶即可遮阳又能挡雨的海笠,脚上短裤堪堪只到脚踝,脸上充满沧桑感,一看就是极富经验的老海狗。

“多谢阿叔,我们那一船人都被海浪给打散,老惨了……”

钟神秀带入方浪,说着方浪该说的话,眼睛扫过甲板。

这海玄号不大,甲板上三三两两地挤着水手,甚至还有几个女人。

她们穿着蓝色为底的服饰,头上披着狗牙毡布,突出额头两寸,露出左右一半的脸庞。

此时,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钟神秀。

“蜑族?”

一股属于方浪的记忆浮现,令钟神秀脱口而出。

以舟为室,视水如陆,浮生江海者,蜑也!

所谓‘蜑族’,就是生活在渔船上的一群人,他们水性极好,往往小孩时候就可在舟船之上如履平地,长大之后更是一个个堪比浪里白条般的人物。

“不错,我们正是蜑族,我叫做‘麦畲’,后生仔你呢?”

麦老叔笑嘻嘻道。

“方浪!”钟神秀再三感谢:“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要谢也别谢俺,去谢船主海叔吧,是他决定救你的。”

麦老叔笑道:“后生仔你肯定又饿又渴吧?咱们先吃饭,先吃饭!”

船上的伙食很丰盛,也很豪放。

就是直接将海中捕捞起来的海鱼、海虾、还有巨大的螃蟹放在一起炖了一锅,白煮之后蘸着盐、姜、蒜、酱油食用,倒也鲜美无比。

钟神秀虽然不用吃饭,但还是得意思意思,抓起一只巨大的螃蟹钳,细细剥着蟹肉。

便在此时,他眼角有一道红影闪过。

喜欢神秀之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