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下面滴水的图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挂失

“鬼子在挖掘你家田地?”刘国龙听到这消息,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跟赵大富可是一直在琢磨着陈立松的那块田地!

之前他与赵大财就想寻找这笔地下财富,可惜的是赵大财因为好色早早被林三才给弄死了,所以他又与赵大富沆瀣一气一块找。

“是啊,他们已经在挖了。”

“他们……他们知道你们家地底下的事了?”

陈立松“哈哈”大笑:“原来你跟赵大富也知道我们家田地底下的事了。”

“我……不是……”刘国龙又支吾起来。

当心思被当众揭穿时,脸皮再厚的人也会觉得难堪。

“不是?你跟我出来!”

这是在刘国龙的家。

陈立松刚吃完刘家老太太做的粉面,再怎么对刘国龙有啥意见,也不好当着这对善良老人家的面发火。

而刘国龙此时已经不是难堪,而是恐惧。

在开门时,刘国龙就看到陈立松手中正提着一杆枪,腰间别着一堆东西鼓鼓囊囊的,刘国龙在警察队呆过,很清楚那些肯定是子弹!

再加上他在陈立松面前自认理亏,除了顺从,别无选择。

刘国龙便与父母说了一声,乖乖地跟随陈立松出了门。

夜,已深。

鬼子来了的刀风镇,夜里一片死寂。

说事之前,陈立松要先带刘国龙到他的田地去看看。

再说,如此静的夜,若是说话必定惊扰邻里。

陈立松也不吱声,直接带着刘国龙一路朝村口走去。

远远地可以看到鬼子的探照灯挂在军营前的立杆之顶,照在村口的道路上。

道路与田地,被鬼子兵弄得坎坷不平。

一片苍白,一片杂乱。

大半夜冒出两个人,直接走向鬼子兵的军营,那是老寿星上吊,找死。

二人猫身朝路旁一闪,藏身于一处疯长着木麻黄树的坡地之中。

从这里探头往江边看去,可以看到自己家的那块田地,看到鬼子兵的军营,看到田江。

陈立松确信,自己压低声音说话,军营前的鬼子哨兵肯定听不到。

他想起刚才在陈家大院时,陈天福说他们陈家祖先的坟并不在那块田地底下,突然感觉包括刘国龙、田边在内,应当被一则地下藏宝的传闻给骗了。

而刘国龙看到前方鬼子军营乌泱泱地一片,早已吓得两腿发软,浑身直打哆嗦。

他躲在坡地之后,连再抬头看军营的勇气都没有了。

陈立松早料到刘国龙会是这样的怂样,但仍

“你觉得,大半夜我在你家吃了饭,再把你给叫出来,是为什么事吗?”

污到下面滴水的图完整版全文阅读

国龙一脸窘迫,不过暗夜里没人看得见。

他虽然胆小却并不傻,被陈立松带到这里,便知自己之前琢磨陈立松田地底下的事早已瞒不住了。

“因为你家田地底下宝藏的事吗?我保证没想夺你家田地的打算,如有这种念头,我天打雷劈!”

“呵呵,你倒挺明白的。”

刘国龙吓得两腿更软了,立马跪在陈立松跟前,握紧双拳左右开弓击打自己的脸,低声求饶道:“我该死,我无耻,我不该起贪念。”

陈立松看着刘国龙自己打自己,觉得也应给他点教训,任其继续打,并没有喊停,继续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这……”刘国龙犹豫片刻,回想了一下,答道:“你结婚那天,我跟赵大财被派去镇公所,我们正好路过镇长办公室,听路辉路将军在里边说的……”

“看来,很多人都在打我那块地的主意嘛!不过,他围住的是我们陈家祖坟,我们家祖坟在风山啊。”

“唉……哎呀,我该死,我无耻。”刘国龙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继续击打自己的脸颊,“我偷偷地溜进陈家祖坟里边过……”

陈家祖坟底下有一条地下通道,穿过田江底,直通自家那块田地地底。

这么说,地道除了自己、林三才及黄月琴姐弟进过,还有不少人也进过了!

那陈天福还多此一举,炸了干嘛?

原来,这条地道自己还才进过一次!

“停停停!”陈立松抓住刘国龙还在击打自己脸颊的手,把他拉拽起来。

刘国龙停止击打脸颊,仍怯怯地轻声问道:“立松兄弟,你原谅我了吗?”

“不原谅你又能如何?原谅了你你就不去想地下宝藏的事了?”

“我再也不敢想了……”

“呵!鬼子都开始挖掘了,你再想有用吗?”

众多鬼子兵就在村口驻扎,已经开始在陈立松家那块田地上挖掘开了,刘国龙现在亲眼目睹,确实没有他与赵大富什么事了。

“他们敢挖我田地,我总不能啥也不干吧?”

“那你打算怎么做?”

“干他们!”

刘国龙从来不掩饰自己怕死:“硬干?就凭你一个人?我……我可帮你不上。”

“就我一个怎么啦?”

“我可听说,这回来的鬼子好几万人啊!你这是去送死吗?”刘国龙恐惧到夸张,就连鬼子的人数都夸大了几十倍。

吃饱肚子后的陈立松,一脸满满的傲气:“没有好几万,也就上千人吧。送死?我还光明正大地跟他们干上了,他们能把我怎么办?”

“我……我们先回去好不好?这地方……好吓人。”

陈立松却伸手把他拉住,轻声问道:“你今晚想不想陪我去死?”

才被拉起身的刘国龙立马又“噗通”一声跪在陈立松跟前:“立松兄弟,立松哥,我的立松爷

污到下面滴水的图完整版全文阅读

爷,您可饶了我吧!”

“真不想死?”

“我家中上有老爹老娘,下有……还没给我媳妇报仇雪恨,今晚就死,死不瞑目啊!”

陈立松掏出手枪递给刘国龙:“正好替你媳妇报仇啊!杀两个够本,杀三个赚了!”

“爷爷,您饶了我吧!”

“真不想死?”

“真不想死,好!我要你告诉我一件事。”

“我真不想死。你让我告诉你什么事,我若知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很简单,你之前在警察所做事,肯定知晓。”

这倒难不倒刘国龙,他确实在以前的警察所干过:“嗯,警察所里的人知道的事,我基本也都知道!”

“好!那你现在告诉我,大刀会情况。”

刘国龙一听,立即得意起来:“你想知道大刀会?我真知道啊,可真问对人了!”

喜欢刀风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