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房 作者 胡椒子 体育老师让女生做深蹲给他看

  • A+
所属分类:挂失

是时候,让一些人见血了!

他张绣的粮,不是这么好吃的。

内敛眼中怒意,张绣随和道:“大娘,当今丞相在荆州地区广为称颂,或许他并不知晓这里发生的事情呢。”

李母没有在这件事上争辩,而是警惕护着怀中口粮,那是他们一家四口,哦不,是三口的余粮,不容有失。

张绣转头,那群马贼皆已处死。

目光冷冽,看着众人道:“葬了这些百姓,”

说完,张绣转身,看向了阳城。

阳城距离荆州不过数百里,而颍川又是最先得到粮食,还是最多的,虽然不至于蒸米救济,可熬煮厚粥并无不可。

可是,别说厚粥了,就连薄粥都掺水入沙,只赈济数百人,张绣留他们何用?现在想想张绣后怕,

若是自己没有出城,襄阳又如何知道这些?就算日后知道了,这些百姓又有几人能活的?

“赵凡,去叫县令出来见我。”张绣冷声说着,他要杀人,他要让其他各地的官吏感到惶恐,他要杀鸡儆猴。

“诺!”赵凡低头。

他内心早已经怒火滔天,百姓苦他清楚,可是张绣赈济如此多的粮食,竟然十之其一都没落到百姓口中。

随着,马贼被杀。

原先四散而逃的百姓,见马贼被一伙人给斩杀后,又缓缓向阳城靠近,因为那里有官府赈灾,算是最后的希望。

不过他们距离张绣这伙人却远远的,因为他们也不确定这些人是什么人,会不会和刚才马贼一样杀了他们。

阳城下,赵凡勒马而至。

“城中县令何人,速速出来见我。”

“嗬,哪里的毛贼,也敢见百里至尊?”因为马贼到来,县丞没有走远,反而登上城头此时高斥道。

“百里至尊?哼,速速让他滚来见过,否则我让他狗命不保。”赵凡冷哼一声。神情不善,

听着赵凡的话,那县丞反而收起了轻视,略微皱眉。刚才他是看见这群人屠戮马贼,往日嚣张的马贼如同婴儿,毫无反抗余地。

可是他没见过赵凡啊,

难道……他是上面的人?

想到这,他没了刚才的嚣张,反而警惕的试问道:“这位将军,方才在下多有唐突,还望莫怪,只是不知将军是……”

“哼,吾乃安北将军赵凡,尔等若再敢迁延,开城时,定斩不饶。”赵凡说着,从怀中掏出了安北将军令件。

“安,安北将军赵凡?”县丞顿时一愣,他听过赵凡,乃张绣麾下第一任武状元,而且安北将军秩领俸禄中千石。

而他,秩领俸禄四百石。

相差三倍之多,更何况对方还是军权,张绣得亲随。

他也不敢核验赵凡身份,连忙呼道:“下官不识将军,还望将军海涵。来人,速速打开城门,”

对着门卫喝完,又谄媚讨好道:“将军,外面燥热,不如入城小憩片刻,吾也好让县尊大人准备。”

“不必了,速速让他过来见我。”

赵凡不耐烦说了句,然后拨马回到张绣旁边。

城头上,那县丞眼神阴翳。

迟疑片刻,道:“盯住他们,我去汇报县尊。”

……

不一会,府衙后院。

相较于城外的荒芜,破败,这府衙却如同世外桃源。水榭楼阁,配上那些花草蒲团和那池塘里的游鱼,尤为宜人。

桃树下,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肚大腰圆,正在逗着鸟笼里的鸟儿,听着那鹦鹉丫丫叫着,男人甚是开心。

“大人,王县丞府外求见。”

“蒽~,他来做什么?”蒲岐皱眉,“让他进来吧!”

语罢,不一会。

“你来作何?”蒲岐挑眉问道。

“县尊大人,方才来了一伙人斩杀了马贼,而为首之人自称安北将军赵凡,下官担心他……来者不善。”

县丞迟疑了下,还是道。

“赵凡?张绣的人?”蒲岐皱眉,笑容渐渐消失,看向县丞道:“你说来者不善?这话什么意思?”

“他,指名道姓让大人你出去。我,我担心他是因为这次赈灾的事,张绣这人本就不喜世家,若是让他知晓,恐怕……”

县丞面露迟疑,述说着。

听到这,蒲岐眉宇微皱,心中清楚,不见是不可能的,不由道:“他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不足三十!”县丞答道。

“哼,三十人也敢在我的地盘嚣张?这样,立刻去召集所有县兵,准备随我出迎赵凡,若是他敬酒不吃吃罚酒,哼……”

蒲岐冷哼一声,眼神阴狠。

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不是什么善茬,他城内县兵数百,难道怕他这区区数十人?不过不是逼不得已,他不会翻脸。

交代的同时,他又回府取了个小盒子,盒子很沉,拉开,里面是一块块马蹄金,看上去鲜亮无比。

片刻,阳城外。

此时,只见阳城缓步跑出一对对县兵,只不过动作真的不敢恭维,人数估计得有一两百人,各个拿着刀枪。

至于首位,蒲岐带着老奸巨猾的笑意,爽朗向他这边走着。

“主公,当心!”赵凡和胡车儿交换了个眼神,关切道。

“赵将军前来,都是下官招待不周,有失远迎,快,里面请,下官已让人备好宴席,这就为赵将军接风洗尘。”

蒲岐余光看了眼张绣,没多想。

“接风洗尘?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张绣怒火中烧,这城外已然尸骨遍野,饥民都数不胜数,其竟然还想着招待?

“在下阳城县令蒲岐,不知阁下是……”蒲岐脸色变了又变,有些摸不透,最后还是将目光看向赵凡试问道。

赵凡看了眼张绣,道:“主公!”

主,主公?

蒲岐愣了下,看向县丞。

天下何人是赵凡主公?那不就是当朝丞相,张绣么?

眼前这人是张绣?

想到这,蒲岐腿脚有些发软。

这真的是张绣?张绣的狠名他们听过,屠戮荆州大多数世家,至于诸侯之争,曹操,袁绍都不是他对手。

越是这样,他越怕啊!

可是他这犄角旮旯,张绣怎么会过来?

“蒲县令,荆州派人运的粮呢?城外这数以千计的难民你难道看不见么?吾与荆州下了严令,务必厚粥赈粮,”

“我就想问,你赈的粥呢?”

“不足晌午,汝的粥铺呢?”

张绣眼中带着杀意,对着蒲岐叱喝道。

“下,下官该死,下官一时糊涂,只以为朝廷只有这些口粮,若以厚粥派粥,下官担心撑不到来年,所以……”

蒲岐眼珠子转动,连忙说着。

“所以改用薄粥赈济,从而减小开支,而下官这一切都是为了丞相着想,为了大汉着想啊,还望丞相明查。”

蒲岐直接跪地,痛心疾首道。

“哼,一派胡言!”张绣冷哼,“若我记得不错,颍川等地是粮食调动最多的,阳城,最少也够派厚粥三个月。”

此言一处,李母一愣。

周遭离得近的百姓,也都是有些愣住,他们本以为张绣和这些人一样,可是眼下好像和他们想的不同。

“丞相,下官冤枉啊!下官当真不知丞相尚有存粮,都是下官的错,下官这就叫人扛米煮厚粥,煮浓粥。”

蒲岐真的慌了,他旁边的县丞也有些愣住,因为张绣和形容的不太像,可是这份气质让他们不该质疑。

“晚了!”张绣冷声,“大汉新立律法,凡赈灾派粥之处,筷子浮起,人头落地。而汝不光光是让筷子浮起,”

“尽是连米汤都不愿留给百姓,如此官吏,吾要只何用。”张绣怒视蒲岐,看了眼那群里茫然的百姓,更加怒了。

蒲岐见张绣提剑,更加慌了,往后蠕动同时,对着身后数十上百的县兵喝道:“都,都愣着作甚,速速宰了他。”

“我看谁敢!”赵凡上前一步,腰间利刃半抽,怒目扫视着众多甲士,纷纷是被他的气势所影响。

张绣一刀劈下,滚落颗人头。

“诸位乡亲父老,让尔等受苦了。”张绣收起利剑,看着那群面黄肌瘦,已经如同干尸的百姓,有些不忍。

“来人,速速开厂放粮,熬厚粥,熬可立筷不倒的厚粥。”

百姓没人回答,因为太不真实了。

厚……厚粥?

这天底下赈济灾民有厚粥一说么?更何况还是竖筷不倒。

可是,看着那个撕下胡须的年轻人,他们又一阵得恍惚,他们都听过张绣的名,更是知道他在荆州地区的名声。

“诸位乡亲稍后!”

“带路!”张绣看向县丞。

那县丞内心慌得很,因为自己也贪污了粮款,这种年代,不贪污的太少了。

颤颤巍巍应下,

不多时,蒲府内。

推开一处房门,里面粮食堆积如山,甚至还能看见几只老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落荒而逃。

“哼,粮食不在粮仓,竟然全被贪污入府,当真可恨,可恨呐!”张绣一拳锤在了门旁,怒声道。

饥民没人知道有多少,只知道各地不停向荆州索要粮食,而结果却是,被这群吸血臭虫给收入囊中,他焉能不恨。

旁边,县丞吓得腿一软。

“你叫什么名字?”张绣知晓,此人也不是好鸟,不过这种时候,他需要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回,回丞相,下官吴赫。”

“颍川郡运来多少粮食?”张绣知晓,此事根源不光光是一个县城,而是整个颍川,乃至豫州。

“回丞相,此在下钦点过,不,不足八千斛口粮。”吴赫颤颤巍巍答了句。

“荒唐,荒唐,阳城预估有饥民万余,派人运粮一万三千斛,可供万余饥民食厚粥三月有余。”

“仅仅过了个颖水,竟然少了五千斛?”张绣虽然知晓有人贪污,可万万没想到,仅仅一县之地竟然都……

吴赫不敢接话。

“从今日起,你便是阳城县令,全权负责阳城大小事物,至于城外饥民,我要你施粥三个月,皆可插筷,能做到么?”

张绣目光阴冷,沉声说着。

“三,三月?丞相,这……”吴赫懵逼了,八千斛估计也就够赈灾两个月,而且他还得把自己那份吐出来。

“来人,去到县丞府去查。”张绣根本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因为自己不是求他去做,而命

通房 作者 胡椒子 体育老师让女生做深蹲给他看

令。

“扑通!”

吴赫直接跪地。

若真要去他府中,恐怕他也没了啊!县令贪污大头,他怎么可能装看不见?可是张绣根本不管这些啊……

“下官定尽职尽责,不付丞相所托!”吴赫眼下还不想死,只能是委屈求全。

PS:防盗十分钟!

“三,三月?丞相,这……”吴赫懵逼了,八千斛估计也就够赈灾两个月,而且他还得把自己那份吐出来。

“来人,去到县丞府去查。”张绣根本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因为自己不是求他去做,而命令。

“扑通!”

吴赫直接跪地。

若真要去他府中,恐怕他也没了啊!县令贪污大头,他怎么可能装看不见?可是张绣根本不管这些啊……

“下官定尽职尽责,不付丞相所托!”吴赫眼下还不想死,只能是委屈求全。

“三,三月?丞相,这……”吴赫懵逼了,八千斛估计也就够赈灾两个月,而且他还得把自己那份吐出来。

“来人,去到县丞府去查。”张绣根本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因为自己不是求他去做,而命令。

“扑通!”

吴赫直接跪地。

若真要去他府中,恐怕他也没了啊!县令贪污大头,他怎么可能装看不见?可是张绣根本不管这些啊……

“下官定尽职尽责,不付丞相所托!”吴赫眼下还不想死,只能是委屈求全。

“三,三月?丞相,这……”吴赫懵逼了,八千斛估计也就够赈灾两个月,而且他还得把自己那份吐出来。

“来人,去到县丞府去查。”张绣根本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因为自己不是求他去做,而命令。

“扑通!”

吴赫直接跪地。

若真要去他府中,恐怕他也没了啊!县令贪污大头,他怎么可能装看不见?可是张绣根本不管这些啊……

“下官定尽职尽责,不付丞相所托!”吴赫眼下还不想死,只能是委屈求全。

喜欢三国从忽悠贾诩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