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 视频直播系统+高清

  • A+
所属分类:挂失

天涯峰山脚下,天鹰宗的大山门前,蒲千喜隔着护山大阵,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白鼎盛和他身后整齐排列的两千人。

白鼎盛趾高气扬地站在大山门前,对着蒲千喜下令道:“......还不赶快再给两位阁主传信,护山大阵都起了,本堂主带人回来救援,怎么能被你拦在山门外功亏一篑?”

“你蒲家掌管炼阵堂那么多年,你怎么会没有办法打开护山大阵?你若再要阻挠本堂主,休怪本堂主对你不客气!”

是有要事,耽误了本堂主救援中门,你可担待不起。”

笔直站在白鼎盛身后的程千里,眯缝着双眼紧盯着蒲千喜,暗中跟白鼎盛传音入密道:“启禀堂主,蒲千喜是个结巴,你跟她着急没有用。这里只她一人,没有旁人现身,着实蹊跷得很。”

程千里不提醒这个还好,白鼎盛听见了这话,简直火冒三丈,他把心头的无名的怒火,直截了当地向着蒲千喜倾泻过去:“蒲长老,人贵有自知之名!”

“你既不传信,又不肯放本堂主进去,给本堂主一只驯鹰总可以,本堂主亲自给两位阁主传信!你若在百般阻挠,等本堂主进了宗门,必然治你贻误战机之罪!!”

白鼎盛气急败坏的威胁之下,蒲千喜勉为其难地张开嘴,一个字一个字地质问道:“其,他,人,在,哪?”

眼前只有两千人,她清楚地记得宗门往来消息,白鼎盛该带回来人有六千,其他的四千人在哪里?

“多管闲事。”白鼎盛不耐烦地开口斥责道:“本堂主的排兵布阵你无权过问!你究竟传信了没有?怎么这么久没有回信?驯鹰你给是不给?”

“不给,我让人攻打护山大阵,自会引人来查看究竟!”

蒲千喜身上先天四境的气势陡然冲天而起,她转用传音入密,对着护山大阵外的先天高手们,流畅地传音道:“宗门规矩你们都该是明白的,谁敢跟着白鼎盛攻打护山大阵,一律按叛宗罪论处,你们可别一错再错。”

饶是有蒲千喜严词警告在前,白鼎盛却已经铁了一条心。他高举右手的拳头,扬声对身后的手下下令道:“结千人阵!左右

乱小说 视频直播系统+高清

两侧攻打山门!!”

“天鹰宗已经失守,此人乃是敌人假冒,跟我一起夺回天鹰宗,杀!!!”

转眼间,护山大阵外迅速结成两个千人阵,白鼎盛站在两个千人阵前,一边等着千人阵给他输送内力,一边继续对着蒲千喜放话道:“你假冒蒲千喜露出马脚,有胆子你别逃,让我替蒲长老报仇!”

蒲千喜怎么会逃?

她高举左手,亮出左手手腕,用内力激发手腕上的身份阵法,明亮的青白色光芒从她的皮肤下透出来,赫然是代表天鹰宗的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

蒲千喜一边向前伸直左臂,让手腕上皮肤下的标记,能被护山大阵外的众人看清楚,一边从储物袋中刷出飞信,沉声说道:“白,鼎盛,叛变,攻,打,山门,救!”

蒲千喜松手

乱小说 视频直播系统+高清

让飞信飞走,再度改用传音入密对着阵法外众人警告道:“不想叛宗之人,速退出千人阵,免伤无辜!不要为了白鼎盛的野心,替他卖命,跟他一起送死。”

蒲千喜从储物袋中刷出两个阵牌捏在两手中,让两块阵牌划破掌心用鲜血激发阵牌,她对着护山大阵外的白鼎盛,爆发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蒲千喜凌然不惧地开口道:“攻击护山大阵者,死!”

天鹰宗大山门左侧的树荫中,祁贤急切的仰头对安馨传音入密道:“白鼎盛,十有八九是被人冒充,他手下的人被他骗了。还请仙尊赶紧现身,揭穿假白鼎盛的阴谋,保全我天鹰宗的长老和弟子。”

有什么好保全的?

他们是天鹰宗的长老和弟子,既看见了蒲千喜手腕上的标记,理当不再听命于白鼎盛停止攻击。不肯罢手的,不正是天鹰宗的敌人吗?

祁贤不该连这个也拎不清!

祁贤也知道这样的理由无法说服安馨,他一刻不停地继续说了下去:“外面的两千人确实都是白鼎盛的嫡系,听从白鼎盛的号令更甚于宗门的号令。就算是如此,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看着他们被假冒之人带上绝路。”

祁贤对着安馨单膝跪下,低头沉声恳求道:“仙尊有所不知,蒲千喜正在用手中的两块阵牌,用性命引动护山大阵,换取最后一击击杀白鼎盛。假冒白鼎盛死不足惜,蒲千喜的性命还请仙尊垂怜!”

祁贤一再强调白鼎盛是被人假冒,也不知他是从何看出白鼎盛的破绽。

安馨冷淡的转过头来,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对着祁贤低垂的头颅,冷静地传音下令道:“还请祁阁主给我看看你的身份凭证。”

祁贤当即伸出左臂,把左手腕坦露在安馨的面前。

傍晚黯淡的天光下,安馨清楚地看见,祁贤左手腕上栩栩如生的天鹰宗雄鹰。安馨若有所思的问道:“蒲千阳被胡霸胁迫,这等辨别身份的凭证,是否也能被敌人假冒?祁阁主,如何能够分辨出外面的白鼎盛是假的?”

祁贤松了一口气,他低着头赶紧回答道:“白鼎盛不傻,他已然救援来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带着两千人,为了救宗门再触犯门规。”

“白鼎盛也不是甘愿回宗门受罚的人......是不是他借此金蝉脱壳借机逃脱惩处,或者是另有隐情,我也不能确定......”

祁贤一句话没有说完,站在他身前一直纹丝不动的安馨突然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天鹰宗的大山门前传来震耳欲聋的“轰轰”两声巨响。

蒲千喜从阵法前消失,在蒲千喜站立的地方变成了安馨,安馨把蒲千喜挡在了身后,两手向前平推,攻向护山大阵的力道被她借用阵法全部倒推回去......白鼎盛和他身后的两千人,全都被护山大阵的反击之力击倒在地上。

安馨不动声色地吞咽下喉头上涌起的一口鲜血,冰冷地站直身体,对着阵法外的白鼎盛和两千人,冷峻地下令道:“高举左手腕,让本仙尊看见你们的身份凭证。”

“否则杀无赦。”

白鼎盛仰躺在地上,用右手抚着左胸,“噗”一声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跟着阵法对着安馨放声咆哮道:“安仙尊,你想要报仇尽管冲着我来......”

一道亮白色的剑光闪过,白鼎盛项上人头突然向上飞起,鲜血从他的脖颈上喷涌出来,向上喷射出五尺,那抹刺眼的剑光在空中一个翻转,剑尖准确地刺透白鼎盛张开的嘴巴,挑着白鼎盛死不瞑目的头颅,头也不回地冲进护山大阵。

喜欢燧灵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