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黑暗森林的小说 胸大美女

  • A+
所属分类:挂失

苏烈在多面光体里哈哈笑道:“不好意思,我还可以像这样打上一整天。”

仿佛为了证实自己的话,他的胸口飘出一团混沌能量,投入到多面光体中,让原本已经变得稀薄的光体,重新恢复浑厚。

见状,方离原本那张死人脸,现在愈加阴沉了。

苏烈又提气扬声:“天阳,你们不要过来,这不是你们可以插手的战斗!”

“臭小子,我不是说过别来找我,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还是叛逆期还没过去啊。”

“另外,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不管面对的是什么,总之,千万不要说出‘我愿意’三个字!”

方离哼了声,朝苏烈做了个虚握的动作,但后者早有准备,早有预料,提前消失在原来的位置。

重新出现的苏烈,继续叫道:“这个家伙的皮囊快支持不下去了,最多也就几天,皮囊就会彻底腐坏,无法再使用。”

“现在他可急着换身‘衣服’,那三个字,是他进驻皮囊的关键。董方就是临死前说了这三个字,才会被它寄生。”

“你的话太多了。”方离抬起手,朝苏烈的方向挥下手臂。

地底空间的上头霍然落下一道又一道颜色深沉,带着浓郁死意的电光。

这些电光枝条张扬,把苏烈所在位置周围几百米内的区域全笼罩了进来,形成一片电气森林。

在这片‘森林’里,死亡的气息是如此明显,仿佛冥国的大门就在这里打开。

在‘森林’的范围内,各种各样的事物腐烂、死亡、归于尘土,消失不见。

除了苏烈。

他用那个深灰色的多面光体,硬是顶着这阵死亡闪电撑了下来。苏烈还用一种让人牙痒痒的可恨口气道:“这就是你的全力?不会吧,看来我得收回之前的话,照这个情形来看,你连一天都撑不了。”

听到了父亲的话,天阳停住了脚步,他相信父亲的判断。

苏烈既然说,这是他们无法插手的战斗,那就定然如此。

不过。

那边的战斗无法插手,但对付那些尸体,还是可以的。

那些尸体显然是方离用某种手段唤醒,也就是说,这些尸体中可以灌注着方离的力量。

如果消灭这些尸体,是否会变相支援父亲?

这时,那具巨尸已经和一尊岩石魔偶打了起来。

岩石魔偶一拳砸在巨尸的胸口,砸得它腐肉四溅,砸得它骨屑纷飞。

巨尸扬起大锤,那锤上散发着不明显的深邃光华,一锤轰在岩偶的胸口。

岩偶虽末粉碎,却也给砸得蹭蹭后退。

另一只岩石魔偶则被数量众多,但体型小上许多的尸体缠住,那些尸体爬上岩偶的身体,设法将之推倒,然后用各种生前的能力攻击岩偶,如同蚁群啃象般,一点点蚕食着岩偶。

看到自己两个魔偶如此狼狈,蓝龙大感脸上无光,当既显现星蕴,想要使出大范围的攻击性元素能力。

“上校,让我来。”

天阳已经取出了黑霆,往尸群的方向就是一个‘雷磔’落下。

赤红的雷木出现在地底空间,毁灭的气息席卷四周,大地在这一阵阵赤红的雷涛里瑟瑟发抖。

至于方离制造出来的尸体们,它们纵有奇异之处,但在天阳释放的红色风暴中,形体碎碎蒸发,等到那些暴虐的电蛇不再出现,耸立在盆地间的红色雷木才逐渐消失。

赤雷肆虐过的地面,原本暗红色的大地现在一片焦黑,地面上不有一些几若焦炭似的尸体。

它们表面仍为火光闪烁,不时喷溅出一撮火星,但它们的形体乃至方离赋予它们的‘活力’,都在天阳的赤色风暴中消逝殆尽。

在这座奇异的世界里,天阳的黑暗粒子无声无刻不在得到补充,相比之下,他比蓝龙等人更有挥霍的‘资本’。

这是他主动出手的原因。

另一边。

方离意外地朝天阳看去,朝那片焦土看去,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唤醒的死者军队,就这样被天阳消灭了。

“怎么样,那小子不错吧。”苏烈用几分骄傲的口吻说,“他可是我的儿子。”

方离哼了声,没有表示,却在这时,就在苏烈身后,一道身影从附近的石堆里冒了出来。

只是它才冒出来,便被一片薄如云烟似的光幕划过。然后,那道和方离一模一样的身影,便保持着错愕的表情,在远去的光幕中分成两半,形体迅速透明化,最终消失在空气里。

苏烈收回长剑,淡然道:“看来你的分身无法影响‘距离’,更别说操控‘空间’,比起你的本体来要差远了。”

方离不为所动地说:“尽管如此,但它们还是十分好用。它们只是缺少了我的‘本质’,但在其它方面,几乎拥有和我一样的能力。”

一个个方离从石堆里走出来,从空气中浮现,他们包围了苏烈,他们的气息皆一般无二,难以辩别真假。

苏烈看都不看这些东西,往天阳的方向大喝:“你们都给我走!别在这里妨碍我!”

声音传遍了整个盆地,天阳和蓝龙他们交换了个眼色,开始向后退去。

就连那水晶领主,也自朝苏烈的方向微微鞠躬,便追向天阳。

看到他们离去,苏烈在多面光体里笑了起来:“这才对嘛,乖乖找个地方躲起来,等老爹我去找你就好了。”

重新回到那盆地

作者黑暗森林的小说 胸大美女

边缘的阶梯,

作者黑暗森林的小说 胸大美女

天阳正要往上走,就给人拉住。

有着异色双瞳的雪焱拉着他道:“这样好吗?我们把他一个人丢下,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他,万一他出什么事,那可怎么办。”

天阳朝那扇巨门的方向看了眼:“放心吧,他的语气里并没有决死的味道。也就是说,他觉得自己能够对付方离。”

“方离是异神,异神是可以更换皮囊的,但现在看来,每个异神更换皮囊的方式,都不一样。”

“可无论如何,它们能够更换皮囊是确凿之事。我们留下来,只会给异神提供皮囊。”

听天阳这么说,雪焱才逐渐松开了手。

天阳继续道:“那个方离,因为皮囊已经死亡的缘故,难以发挥出全力。如果我们当中有谁成为了它的皮囊,很可能,情况就会变得相当棘手了。”

“所以现在,我们离开,同样是在帮他。”

走上台阶,天阳却在想。当初在漂流小镇里遇到分裂者波旬,那东西可不用什么条件,就可以寄生在别人体内。

而且。

哪怕他把当时成为寄生对象的幕晴斩杀,波旬也能够复原过来。也不见得寄生体的死亡,对它有什么影响。

可方离显然因为皮囊的质量,而受到削弱,看起来,这坟墓里的堕落者,实力和能力,都是参差不齐。

回到地面上后,众人也没有远离,就在不远处找了个还算完整的房屋休息。

这座仿佛为巨人准备的房屋,大门紧闭,洪象上前用力推动,时而响起了吱吱嘎嘎的声音,对开的大门缓慢敞开。

门中似乎是个工房,天阳看到了巨大的砧板,看到搁放在墙角的锤子,看到四周散落着一些防具或武器的模具。

蓝龙皱眉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在久远之前,这里曾经有生灵居住?”

“这个问题,刚才那些尸体不是已经给出明确的答案了吗?”丹青上校看着四周感叹道,“难怪这里会被称为坟墓,你看,这个地底空间,不就是一座巨大的坟墓吗?”

雪焱走到一边,随手使用冰霜能力,用冰构筑出一张椅子来,她优雅坐下,心事重重。

那水晶领主却没有跟着进来,它在外面自己找了个角落坐下,手上释放出魔光。

被魔光照耀到的地方,伤势在逐渐恢复。

天阳在那个砧板上坐了下来,这东西简直就像一张大椅,甚至可以当成一张单人床了。

“大家最好保持警惕,我曾经在北斗基地里遭遇过异神,那些东西非常狡猾。”

“所以我们都要小心,无论如何,都不要说出那三个字。”

天阳甚至连‘我愿意’这三个字都不敢直接说出来,担心它们会成为邀请堕落者寄生的媒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起初几人还不时讨论,但现在,每个人都保持沉默,这让房屋里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尽管天阳宽慰雪焱的时候,对父亲信心十足。但心底,他还是不免担心。

毕竟那是一名异神。

哪怕因为皮囊质量不行,力量削弱,但也是一名异神。

要说完全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这时,天阳突然停到了熟悉的脚步声,接着有人说道:“原来你们在这。”

苏烈!

非但天阳跳下了砧板,其它人也纷纷起身,就见已经收起多面光体,仍然穿着黑底金边战甲的苏烈走了进来。

在房屋外面,水晶领主不知什么时候,单膝跪在地上,头微微低下,以示尊敬。

天阳差点就要叫出‘老爹’二字,但见苏烈没有取下面具,知道他不愿以真面具示人,这才生生将那两个字咽了回去。

蓝龙按捺着激动道:“方离呢?”

苏烈在面具里发出一声轻笑:“我既然在这里,那家伙的下场,还用说吗?”

“他的皮囊已经支持不住了,他被迫重新进入长眠。可惜,我还没有消灭堕落者的方法。不然的话,他的下场,就和皮囊一样了。”

喜欢黑雾之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