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未删减版在线观看视频 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 A+
所属分类:挂失

时光夺去了一切,又赋予了一切,给了人生命的意义。

回首往昔,那些欢笑的,孤单的,痛苦的,都化为财富,在某个夏日的午后,沏上一杯茶,坐在阴凉处,慢悠悠独自品尝,或与旁人分享。

又是一年春。

“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

许青哼着老掉牙的歌,从车上下来,时光只给他的外表留下痕迹,心里依然如往昔。

迈步进屋,许文斌他们房子没电梯,老了以后不方便上下,干脆卖掉,换了个一楼。

周素芝出去遛弯了,只有许文斌一个人在家里。

正拿着遥控器对电视打盹。

“爸!”

“哎,哎……你怎么过来了?”

许文斌从沙发上起身,揉了揉眼睛戴上自己的老花镜。

“我来看您啊!”

许青大声道,人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每次回来和老爷子说话都要提高嗓门。

“我正睡觉呢,你过来干嘛呀你……”老头儿还不开心,嘟嘟囔囔,“你妈呢?”

“我哪儿知道?我才刚过来,该我问你,我妈呢?”

“不管她了,你过来干嘛?”

“潇潇生了,大胖儿子,十安问你想不想起名,你可有文化了,给他们姐弟俩起的好,还找你。”

“找我……你等我翻翻字典。”

许文斌精神了,刚刚打盹儿没精打采的模样瞬间一扫而空,扶着沙发坐起来,去到里屋找自己的书。

那一屋子藏书,在搬家的时候都丢给许青了,许锦拿了一些去,没剩下多少,新修订字典什么的都有。

老头儿嘴里念念有词,珍而重之地捧着字典出来。

起名这事马虎不得,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许锦他们姐弟俩,全靠了名字起得好,一个在首都,一个去了洛城,都离开江城这小小的地方。

“爸,我孩子比你孩子怎么样?”许青在家里冰箱翻腾翻腾,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是那么闲不住,没找想吃的,拿根大葱出来,咔吱一口。

许文斌老归老,还一点都不糊涂,“你是骂你自己呢?”

许青嘿嘿笑,老头子嘴硬了一辈子,心里早承认了。

“对了,姜禾是古代来的,要不要我说给你听听?”

“放屁,你忽悠了我一辈子了,还想糊弄我?”

“你又不信了?”许青纳闷。

“嘴里就听不着实话!”许文斌气得拍桌子,完蛋玩意,完蛋玩意,当初还是打得少了。

“不骗你,真的,这次给你讲讲,我俩暴雨中相遇……可能有些记不太清了,反正你凑合听,就那时候我们那老房嘛,说起来还是多亏了你……”

许青叼着大葱,给老父亲讲他以前抓心挠肝想知道的,再不讲也许哪天就来不及了。。

“等等,她认识李白?”许文斌拍腿喊停。

“不认识,就是被揍过一顿。”

“那她问李白在哪?”

“把你放古代环境去,哪哪都不

色戒未删减版在线观看视频 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认识,突然有个人问你认不认识姜文,你肯定也想去找啊,放在大环境下这叫老乡,正常。”

许文斌琢磨了一下,接受了这个说法,“孤苦伶仃的,挺可怜。”

“遇到我就不可怜了……”

“别废话,继续。”

许文斌就当听故事一样的,在这小房子里,听许青那个跨越时空的老婆。

怎么听怎么像编的,妈的,打他又怕把自己累着了。

姜禾在洛城还没有回来,照顾潇潇和刚出生的孙子。

有过姐弟俩的经验,再不像初当妈妈时那样毛手毛脚,经常不小心把姐弟俩弄哭,然后再手忙脚乱地哄。

“妈,你和我爸好像没吵过架?”潇潇躺在床上很无聊,坐月子这件事还是听老人的好。

“我们都讲道理,你们也多讲讲道理,他不讲道理你就告诉我,我和他讲。”姜禾拿手指逗着小孩道。

潇潇开心了,“哈哈,这样好。”

“其实我们也吵过的,是谁错了就是谁错了,有时候服个软,男人最好治了,你多琢磨琢磨。”

姜禾没办法和潇潇说怎么治,这东西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以前年轻的时候,许青有时候生气了摆张臭脸,她只要说自己买了丝袜,那家伙就忍不住问什么颜色的。

恍然间,一双儿女也已经当爹妈了,她不禁发愁,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

在直播间里捏铁甲练桩的日子好像还在昨日,那时无忧无虑,只想着赚钱养活自己。

再往前……怎么被许青骗到手来着?

记不太清了,就记得那家伙老想生五个,最后被女侠一顿痛揍,后来勉强生了两个。

嗯,事实就是这样的,她只是被迫的。

现在那个家伙捧个保温杯乱转,想生五个也生不成,年轻时一天恨不得二十个小时在床上,现在一个月恨不得二十天不回床。

潇潇睡了,许十安毛手毛脚地进来,姜禾转头瞪他一眼,让他放轻脚步。

色戒未删减版在线观看视频 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妈,你和我爸过来这边住吧,也有个照应。”

“你姐回去的时候呢?”

“呃……呃……”许十安挠头,“到时候你俩再回,又不远,反正你们在老房子,也是要搬来搬去。”

“我和你爸就喜欢住老房子,等潇潇坐完月子我就走。”

“哎……”

“请个月嫂,让你爸出钱也行,反正你请不起我。”姜禾压低声音道,她不想被牵扯在这里,婆婆的身份也不行。

女侠还有事要做。

老丈人和于丽过来的时候,秦浩的大嗓门一响,小娃娃顿时哭了。

于丽气得揪着秦浩嘭嘭打,这个胖乎乎的汉子屁都不敢放,委委屈屈的,看得许十安都于心不忍。

隔天许青过来,见有于丽俩人在,很干脆利落地带着姜禾撂挑子,跑出去闲逛,洛城他们还没有玩过。

春日的街头行人往来,比江城要大得多。

“你站在这里不要走动,我去买个奶茶。”

“年轻人喝的东西你也要。”姜禾没察觉到被占了便宜,随口嘟囔。

四月,有柳絮轻飘。

远处有如他们一般的中年夫妻,手臂挽在一起。

不经意间与那女人视线相对,姜禾露出一个笑容,转开目光。

洛城与江城的风情相差不大,即使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偶尔眼神对在一起,也会互相打声招呼,或点头示意,尽显北方人文。

互相擦肩而过,平平常常,没有人知道,这一对看似平常的夫妻,曾经逃过了十年时间,步步谨慎,与命运相争,现在只是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在当小学老师。

正如她,那些年,也是一个英姿飒爽的持剑女侠。

有些秘密会悄然过期,只要掩过了初时的破绽,再无人能发现。

连当事人偶尔都会怀疑,那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女侠。”

耳边似是响起一声少年的声音,姜禾转头四顾,少年的许青从时光里缓缓走出,捧了两杯金桔柠檬在手里,满脸傻笑。

她轻撩耳侧碎发,眼睛微微眯起,顿了片刻,伸出右手,揽住那个坚实而温暖的臂膀。

“怎么了?”许青觉得奇怪。

“我爱你。”

“不要脸,一杯奶茶就把你收买了。”

姜禾没有如往常那般展示武力,挽着他的胳膊紧了紧,脸带笑意,眼角已有微皱,凭添几分成熟的韵味。此时此刻,只想让时光慢些走。

数人世相逢,百年欢笑,能得几回又。

喜欢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